2004年11月16日

無聊的政客... 幹嘛拿國父做文章!

或許是因為要選舉的關係吧,又有一堆白痴在做白痴發言!

  其中最讓我生氣的莫過於前些日子的「國父事件」(很少看到政治新聞會讓我生氣的了)!應該是英明的考試院長,說了句:「國父是外國人」;考試院裡的人又更勁爆地發言:「國父有很多個」、「建議廢除國父」等說法。更是讓人生氣!

  我不太了解,這些聰明的中央官員到底是在哪長大的?

  中國歷史他們唸了沒有?說不定,國外歷史他們還比較熟一些!

  說話前都不經大腦思索一下,國父是為什麼被人尊稱為國父的?與其說國父是外國人,不如自己想想自己身上拿哪個國家的身份證?

  近代史裡,我最尊敬的人是國父,最佩服的人是蔣公!

  這不是拍馬屁,而是我心裡真實的話!以一個政治家而言,國父懂的東西似乎是太多了點,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他不擅長「以力服人」,只是執著於儒家那套;在太平盛世裡頭,他一定是個超強的政務官;在亂世裡頭,他最大的成就也大概就是如此了!以一個學者來說,國父可以說比范仲淹來得強得多了!他的所做所為,完全符合國父這個稱號!

  在我自己的想法裡頭,蔣公是梟雄!手段強硬,凡是障礙,一律掃除,所以他可以成為一位極為成功的軍人,適逢亂世,讓他可以一展身手!但在治理一個國家,有時候軍人這套似乎略嫌嚴苛了點!

  但我最不懂的還是考試院這幾位官員,曾幾何時,他們會去詆毀一位專心為自己國家奉獻的人來做為炒做新聞的一個方法?這樣的官員,真的適合繼續在中央政府任職嗎?我也懷疑,這樣的人審核出來的考試題目,真的適合現在的學子嗎?看到我二哥的二個可愛的小孩,我不禁怔怔地出了神...

2004年11月4日

電腦大廠之死

十月初的時候,我買回了一台 IBM 的機子打算轉讓給一位長輩使用,誰知道一拿到機子,看到了 CF 卡插槽的退出桿斷了,便送回了 IBM 做付費更換主機板的動作(正確來說,應該是緯創,因為 IBM 把維修的部份外包了;先前是東宜,不知道為什麼換人做了

  由於換主機板的費用是由公司付的,所以在報價後會有一連串的流程要做,等到公司把 PO 簽出去後都已經是十月中了(Purchase Order,我們公司的付款確認書,表示一定會付,只是看當初簽月結多少天而已),又花了些時間讓緯創的小姐搞懂什麼是 PO,機子才又回到我手上!

  拿到機子的當時可真的是欣喜萬分啊,終於可以把機子轉給這位長輩了,只要等我把系統裝完就好了。一回到家打開機子,天啊,原本沒有問題的 LCD 成了有光斑的大花臉(那個時候心裡想著:『靠!果然交給緯創是不對的,我還是應該走後門的,這麼乖幹什麼』)?心裡不爽歸不爽,但還是可以先把系統裝上,LCD 換了就好了,還可以省下裝系統的時間!誰知道,這台機子的坎呵命運還沒有結束,TrackPoint(IBM 的小紅豆)不動了!我還想說是我想睡覺,所以有什麼地方沒有檢查到,仔細看看所有的設定,再用系統檢測工具測了一下,還是不行,就為了這個狀況,我搞到快三點才放棄(硬體問題,我還玩什麼?我靠,維修報告書還全都勾 OK 咧)

  隔天,我心裡有點不爽,但又怕這種事情搞大了會整到自己在 IBM 上班的好朋友,所以只是發了封措詞略為強烈的 e-Mail 給 IBM(當然附上了那張不知所謂的維修報告書)!這次緯創的人反應倒是很快,下午就連絡我要把機子收回再做處理了!我心想:「好吧!你們都這麼乖了,我也不要太惡搞你們,機子快點修好也就算了。」

  就在十月 23 日(星期六)的時候,我收到了簡訊,大約是已經收到機子,會儘快處理之類的內容!等啊等著,一個星期過去了,一點後續的消息都沒有收到。到了十一月 1 日(星期一),我才收到一通電話,一位小姐打來跟我說 LCD 要自己付費維修,報價要 $12,600 含稅。這一天,原本是可以混到休假的我又因為 Server 的事情在加班,也沒什麼心情再來搞這個,只先說我明天再回電(心裡想著,明天我就把事情搞大,該死的,好的東西回來是壞的,憑什麼要我付錢?消費者好欺負是嗎?我就讓你們爽一下)

  十一月 2 日一早,我打了個電話給 IBM 的 CRC(聯合客戶服務中心),接電話的是小姐可能運氣不是很好(下文簡稱 T 小姐),因為我第一句話就是「小姐,我是打來 Complain 的」(接著就是上面的內容,省略... 我必需承認,我的口氣不是很好,滿衝的),在抱怨完後,T 小姐不愧是 CRC 的服務人員,仍是不溫不火地答應我會在短時間內給我個交待,讓我的心情好了點,但接下來的三通電話確讓我是愈來愈生氣。

  第一通是 T 小姐與一位 IBM 的工程師打來的(天曉得他是不是 IBM 的工程師),這位工程師打來的主要目的是跟我釐清責任,或許是怒火已經發泄過了,這次我的態度好了不少,即使是這位所謂的工程師只憑著報告在跟我談責任問題也是一樣(怒氣值開始升高),當然,這種電話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第二通是修這台機子的緯創工程師打來的,由於他是真的碰到這台機子,所以我們的討論是稍微有意義的!這次談話有二個重點:TrackPoint 是他們沒有把某個部份鎖好所以無法使用的,是他們的過失;第二,LCD 在他當初維修的時候也是沒有光斑的,至於到我手上為什麼會有,他也不知道。由於事情已經搞大了,所以他得回報給 IBM 看要怎麼處理!

  第三通是讓我最火的一通,也是讓我決定把這件事搞得更大的主原。是由一位 IBM 的工程師打來的(我們簡稱他為J工程師,經我套話後,他真的是 IBM 的工程師,但這也是讓我最生氣的原因)。他打來的主要目的是說服我 LCD 會這樣是「老化」,是每塊 LCD 都會有的,只是我運氣比較好而已!我很客氣地跟他解釋了什麼是 LCD 老化,這個狀況應該會有什麼情況出現,跟我機子的狀況是完全不一樣的(談到這裡,我已經知道,他沒有把機子叫回來看,也是位憑著報告就跟我談的真正的 IBM 工程師,我也準備開罵了);我不得不承認,原廠的工程師就是比較圓滑,在聽了我「講課」後,他只用了句「或者我們對 LCD 老化這個部份的認知有所誤差」帶過(真了不起)。由於我在台灣大哥大辦理門號續約,實在是沒有心情再跟他講這些無意義的話(舊的手機也快沒電了),只是請他把機子調回來看了再說,也講了幾句不太客氣的話(原則上,他違反了 IBM 自己對工程師的要求,所以,我也對他沒什麼好客氣的,真的告上去,他就有得爽了!一個代表 IBM 的工程師,沒有先看機器,只憑書面報告和口頭確認就要跟客戶談,這不是自己找死是什麼?)

  這篇只是個記錄,記錄這次維修的狀況,以免我忘記,說話顛三倒四的。說真的,不管這次維修的結果如何,都讓我對 IBM 這個老字號品牌的售後服務死了心,一樣是知名品牌,我最近常接觸的 DELL 卻不會有這種情況出現!或許 IBM 並不差我這麼一個客人,但我相信以這樣的維修品質及服務態度,它的客人會愈來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