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月29日

二代健保費!污錢的開始?

今天在 Yahoo 上頭看到了個令人有點生氣的消息,就是健保費又要變換收取基準方式了!

  說真的,雖然我很少用到健保(我可是超級健康寶寶,一年可能用不到一次),但我不得不承認這個東西是個好東西,看到了健保局每次都在新聞上可憐兮兮地說他們虧了多少又多少錢,員工卻又有年終獎金可以領(印象中,年終是有盈餘的公司才發的不是嗎),我不太懂他到底是虧損在哪裡?感覺上像是一個千萬富翁在跟門口的乞丐說他很窮一樣!

  我個人覺得,在加高健保費的同時,健保局是不是該檢討一下自身?而不是一昧地將這些「成本」加諸在民眾身上?我個人對健保局的服務是很感冒,之前 Medea 去辦個帳單地址轉換,轉了二次,都還是寄去原來的地方,等到知了,早就過期了,而每次去辦都要花時間,服務人員的態度也不是很好(可以稱得上是惡劣了),讓我每每都不太想保,但卻又是強制性的(這算不算是某種獨佔事業)!

  反正,這些官員說了就算,人民付不付得出來是你家的事!所謂的考量,都是基於富人基礎的,於是呢,有錢人都往國外跑,剩下我們這些窮人在台灣苦苦掙扎,賺的錢被政府徵收的愈來愈多,卻不見政府真正為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做了什麼事!每當有什麼事情發生,都只看到「英明」的政府官員在互相推托責任,沒有人真正願意出來負責,這就是所謂的「民主政府」嗎?

二代健保費!以家戶總所得收取
原文連結按這裡

  二代健保未來的雛型,終於出爐了!專家建議,保費以「家戶所得」收取,而不是現在可依雙薪家庭中,較低的收入加保,雖然費率還有細節都沒有定案,但一般研判,保費可能會增加。

  實行10年的健保制度,未來將有新變革,特別是和您荷包息息相關的保費問題,收費標準將從現在可依家庭中較低收入的一方加保,變成以家戶的總所得,作為保費基準。

  舉一個雙薪家庭的例子來說,如果父親的收入是6萬,母親的收入3萬,2個小孩跟媽媽加保,每個月的保費只要1242元,爸爸另外支付自己的保費830塊;但是二代健保以夫妻倆加起來的收入,9萬塊加保,保費可能暴增1千多元,變成3588塊。

  不過衛生署說,家庭總收入要怎麼計算,牽涉稅制問題,還沒有定案。衛生署健保小組召集人陳樹功:「所謂的總所得包括哪些項目,你如何去把這些資料收集起來,要不要定一個基準。」

  另外,為了避免民眾逛醫院的陋習,二代健保小組的專家建議採行改良型的包醫制度,民眾可自由選擇加入不同的醫療聯盟,加入之後,只能在聯盟所屬的醫院看病。有學者批評這樣的規劃太過理想,衛生署表示,一切都還在討論階段,未來還需要修法才能實施。

2005年1月28日

別當作業系統傳教士...

最近由於要準備 Server 下次升級的資料,我努力地上論壇找相關的資料,卻看到了不少 Linux 與 Windows 擁護者的爭論!

  出自於看戲的心態,我努力地看了一下,這個好笑的程度其實跟政治版有得拼(差別的只是支持的『東西』不一樣吧)!



  有人說 Linux 怎麼強,也有人說 Windows 怎麼好,就這樣二派的死忠愛好者就拼了起來(頗有笑傲江湖裡的劍宗、氣宗之爭的感覺)。比的方向還挺好玩的,有人比作業系統的穩定,有人比應用程式的功能是否強大,還有人比游戲的,哇咧,還真令人絕倒!比的東西完全沒有交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我眼裡,其實他們爭論的東西都很好笑!我覺得,這只是個工具罷了,何必執著在一定要用什麼呢(套句笑傲江湖裡的話:『是人在使劍,還是劍在使人』)?每個東西都一定會有其優缺點,擇其所長,用得順手就好了,何必在乎一定要用什麼呢?

  這讓我想到之前在源源電腦工作時,有一位 RedHat Linux 的玩家來買了張 Pcmcia 的網卡(那個時候,會自己把外接的網路卡掛上去的就可以算是高手了),看他用純文字介面上網做測試,我不禁多嘴問了句:「你怎麼不用 Mozilla 啊?」誰知道,他回了我一句:「高手是不用圖形介面的」!還外帶了個大大的白眼,一副我問的問題很沒水準似的。我心想:「高手,那你的 XWindows 是裝來爽的哦,不要用啊,你不是高手嗎?」(當然沒想說出來,因為那個『玩家』的媽媽就在旁邊,一副很以自己的兒子為榮的樣子,我可不想去招惹一位很會殺價的媽媽,這種類型的媽媽是被我列入『最危險人物』裡頭的)!

  說真的,雖然最近的 Linux 瘋狂進步中,但跟 Windows 的確還是有一段差距在,要一個一般的 User 去獨立安裝還有一定的困難度在(不信?叫 Lucifer 去裝裝看,看他裝不裝得起來?人家可是幫教授修電腦的「高手」耶)。在我自己的觀念裡頭,愈難愈裝的作業就愈是穩定(設定繁雜)。有一定資歷的電腦玩家也一定有聽過 IBM 的 OS/2 Warp 吧,有夠難裝,但裝好了之後就穩到不行!Linux 也是類似的東西,只是它的應用程式比 OS/2 多太多了,使用者相比之下也多了許多(或許可以歸功於免費使用的關係吧)。

  在「人性化」上頭,微軟做的真的很好,但也因為它太人性化而常常被人吐槽!在日常使用上,我個人還是偏好 Windows,畢竟軟體都用慣了!但在伺服器平台上,我倒是大力推廌 Linux!

  有二篇文章我個人覺得還不錯的,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熟悉 Linux 的人是如何看待 Windows 的,連結:其一其二

2005年1月19日

系統不是新的就是好呀...

這二天進入了小黑帽的世界(Fedora 的 Logo 真的是個黑帽子耶),覺得它其實還滿好用的(長得真的漂亮,有高級作業系統的的感覺,保証你用了會有專業感),不論安裝到設定,都有 RedHat 的優點在,想自己架站的人不妨考慮考慮拿它做入門的系統!

  在做設定的時候,讓我最感到困惑的就是新版 Fedora Core 3 的安全防護部份,與 Core 2 相比,這個版本多了個 SELinux 的功能!在安裝的時候,看到是屬於安全防護的功能,我想也不想就給它一起裝下去了(現在想想,那時候腦袋真的不太清醒)

  經過這麼多次的重裝系統(想到我就想掉眼淚啊,這是 Server,不是 PC 耶),我對資料轉移也算是熟悉了,但這次系統一裝完卻老是覺得怪怪的!對於一些要設定開放權限的目錄,不論我怎麼設定權限,卻老是寫不進去。不管我東看西看,屬性都是打開的啊?為什麼就是寫不進去呢?查了老半天,做了一堆測試,才發現原來是 SELinux 在搞鬼!

  原來 SELinux 會在沒有防火牆保護的目錄再加上寫入規則做保護,難怪我怎麼設定寫入權限都無效!說真的,我個人還滿喜歡這個功能的,畢竟安全嘛;但,這個安全屬性卻會讓我的網站無法正常作業,這可就讓我頭痛了,Server 上頭的「多多咩的預防醫學」現在可當紅(呵,自己維護的站,打個小廣告),不能斷線的!我看了不少關於這個玩意兒的設定,卻都找不到解開指定目錄的指令,無奈下只好放棄了這個讓我心動的安全功能!

  就為了搞這個鳥東西,我又多花了快 4 小時來查問題,誰說新玩意兒一定好?真的想把當初推廌我使用的傢伙海扁一頓...

2005年1月17日

又來一次... 我會被 Server 搞死...

前幾天才重灌好的 Server ... 在這幾天又怪怪的了,我查了一下,每天 Server 的流量都很大,大到家裡所有的頻寬都被 Server 佔住了,我自己都沒有辦法使用網路!

  仔細追根究底下,才發現是有人利用 Mandrake Linux 的一個 bug 來做攻擊(我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這樣表示有不少人在注意我的 Server),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只好把整個 Server 再重灌一次(嗚,我最近對這些步驟已經很熟悉了),把系統換成較為安全的 Fedora Linux Core 3,希望能讓 Server 安靜一會兒,別再讓別人惡搞了!

  為了做這個,Simon 又是一夜無眠,幸好這二天睡得飽飽的,有精神可以做這個!不然,喝咖啡會想睡覺的我,可不知道可以拿什麼來做提神的工具!

  不過,由於我對 Fedora 還不是很熟悉,所以暫時間網站可能還是會有些問題,如果有網友發現什麼問題,還請不吝到聯繫攲器裡發訊息給我,讓我能快點把問題解決!

*為了徹底解決這個問題,Simon 決定要將 Server 的作業系統找時間換成 OpenBSD 這個最安全的作業系統,由於之前沒有碰過 BSD 的作業系統(MAC OS 除外),所以還在用功中,等有點心得了,再做系統的更換!

2005年1月14日

送愛心到南亞?那台灣自己呢?

最近由於南亞海嘯的關係,一堆慈善機構紛紛出來做募款的活動,街上也站了不少藍色制服的義工,在寒冷的天氣裡,拿著個小箱子,嘴上喊上著:「捐多少都好,說不定你的零錢可以救人一命」。看著這幾位義工,我還挺佩服她們的,特別是在這種涼涼的天氣裡(對我而言啦,對她們,我可就不知道了)!

  或許是我有所謂的「反社會情結」吧(Lucifer 曾經幫我做過測試)!我總覺得這種行為看起來,作秀的成份居多(說真的,我個人認為,這些錢會不會到災民的手上還是個問題)!也許我很沒同情心吧,但我總覺得台灣自己需要救濟的人已經夠多了,為什麼都沒有人去救濟他們呢?

  曾經在公車的候車亭裡看到一個老阿伯睡在等車的長椅上,讓我有很深的感觸。現在的我還是個窮鬼,沒法子給他什麼幫助,連捐錢也都捐不出來了(連自己都快養不活了),和南亞的災民相比,我比較在意呈現在眼前的狀況!

  在募款的朋友,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或是看過,台北的林肯大郡、九二一的災民(不論是南投或是台北的東星大樓)、無依無靠的老人家的慘況,在遠方的南亞跟眼前的狀況,一定要選一個錢捐出去卻看不到進展的地方嗎?這次南亞賑災的募款,我想一定是超過一億的,這些錢,如果用在改善台灣現在的慘況,可以起多大的作用?為什麼一定要捐出去「做人情」!說句現實點的,人家承不承認我們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都還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出錢的事才輪到台灣人?在國際場合裡頭,台灣卻沒有什麼說話的餘地?

2005年1月9日

人不會喝酒還真是不行啊

今晚是公司主管 Joe 補請喜酒的日子。


  在台灣人的觀念裡,新郎敬酒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大家也都習以為常了!Joe 在公司裡做人很成功,大家跟他的感情都不錯,自然在這種一生一次的大日子裡不會放過他(太多次似乎也怪怪的)!

  可能是怕大家太投入喜宴的氣氛裡頭吧,喜宴上頭只有不太烈的「玫瑰紅」,Joe 敬到我們這桌時,我們很好心地敬了「一杯」酒給他(就是那種已經利用到表面張力的滿滿一杯),Joe 喝了半杯之後,擋酒部隊就出現了(Joe 的爸爸出來接下了剩下來的半杯);原本我的想法是他還有其他杯要喝,所以保留戰鬥力,誰知道回到位子後,他老兄的臉呈現「豬肝色」(我真的第一次看到有人的臉可以紅成這個樣子),他~~~真的醉了,醉在「半杯玫瑰紅」裡頭。

  天啊,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一杯醉」的!



  他 ... 他 ... 可真的是個健康的好寶寶啊!


  接下來,公司的人真的是有夠狠的,還輪流派代表去跟他敬「酒」,我算了一下,他大概喝了整整「一杯」的玫瑰紅吧!但看他老兄一副要倒要倒的樣子,我實在是有點狠不下來,拿茶去敬他的時候,他還下意識地要拿那少少的酒要跟我喝,雖然我讓他用茶代替,但那個表情可真是經典啊...

  看來,人不會喝點酒還真的是不行啊!

2005年1月5日

重灌的詛咒?

今天一早,又把 Server 重灌了一次!

  這次放棄了 Fedora Core(雖然來自 RedHat 的它在管理上面的功能真的很強),改回我比較熟悉的 Mandrake Linux!從網路上下載最新的 DVD 版來安裝!

  誰知道,新的 Mandrake 也變了很多,我搞了一個晚上才把 Webmin 搞定,連預定的轉碼工作也沒做,還連 Apache 的 Name Server 都出狀況,搞得現在只有主站~多多咩的預防醫學可以正常上線而已,其他的幾個站都還不能正常運作!

  看來,我可能沒有用新的東西的命!目前,晚上可能還是把原先的 Mandrake 10 拿出來再把 Server 重灌一次吧!

  換回熟悉的 Mandrake 後,進展果然是快了多!Name-base 的部份也架起來了,但自己的主站「攲器工作室」的討論區卻掛了,坎坷的我還一直沒有時間去修它!現在在掙扎的是要不要真的做一次網站的重整,重新調整一次網站的功能結構(這可是大工程)!
 
  為了我可憐的腦袋,讓我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