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月9日

人不會喝酒還真是不行啊

今晚是公司主管 Joe 補請喜酒的日子。


  在台灣人的觀念裡,新郎敬酒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大家也都習以為常了!Joe 在公司裡做人很成功,大家跟他的感情都不錯,自然在這種一生一次的大日子裡不會放過他(太多次似乎也怪怪的)!

  可能是怕大家太投入喜宴的氣氛裡頭吧,喜宴上頭只有不太烈的「玫瑰紅」,Joe 敬到我們這桌時,我們很好心地敬了「一杯」酒給他(就是那種已經利用到表面張力的滿滿一杯),Joe 喝了半杯之後,擋酒部隊就出現了(Joe 的爸爸出來接下了剩下來的半杯);原本我的想法是他還有其他杯要喝,所以保留戰鬥力,誰知道回到位子後,他老兄的臉呈現「豬肝色」(我真的第一次看到有人的臉可以紅成這個樣子),他~~~真的醉了,醉在「半杯玫瑰紅」裡頭。

  天啊,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一杯醉」的!



  他 ... 他 ... 可真的是個健康的好寶寶啊!


  接下來,公司的人真的是有夠狠的,還輪流派代表去跟他敬「酒」,我算了一下,他大概喝了整整「一杯」的玫瑰紅吧!但看他老兄一副要倒要倒的樣子,我實在是有點狠不下來,拿茶去敬他的時候,他還下意識地要拿那少少的酒要跟我喝,雖然我讓他用茶代替,但那個表情可真是經典啊...

  看來,人不會喝點酒還真的是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