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日

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惡之處

最近看到新聞風風火火地在做救援卡奴的活動或新聞,說真的,以我個人的看法,我真的看不太懂為什麼要這麼幫這些不知節制的朋友。是政客作秀,還是媒體炒作新聞而已?

  信用卡在申辦時,每項條文都寫得清清楚楚的,借多少錢,還多少錢,這是很天經地義的事。刷卡只是銀行提供一個不用帶現金的管道,讓你方便而已,跟借錢是沒什麼二樣的。在我看來,銀行只錯了三點,第一個是信用卡審核制度不夠落實;第二個是不實的廣告;第三個是不當催收。

  以我自己的狀況來說,我真的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人欠下這麼大筆的債務(扣除做生意之外)

  現代人不買名牌的包包好像沒辦法出門的樣子,我就不是很懂這是什麼心態。我仔細算算,一個 LV 的包包大概就要了我一個月的薪水(高級的可能還不止),這還是我不吃不喝的狀態,為了一個包包,值得嗎?我還寧願去多吃幾頓大餐(一個高級的包包算 4 萬就好,王品台塑牛排一份了不起 2,000,可以吃 20 客)

  在吃自助餐時,店家都會把電視調到午間新聞,但我看到這些因為無法自制而欠下大筆債務的人,我的心裡只有憤怒的感覺。

  憑什麼他們欠債可以不用還錢?

  憑什麼大家都要幫他們?

  那我們這些奉公守法的小老百姓算什麼?

  真正因為生活壓力而欠下卡債的人有多少?

  好手好腳的,不老不殘,憑什麼要利用社會資源來處理他們的債務?

  這些社會資源去幫助其他的弱勢團體會不會更好?

  或許會有些人認為 Simon 的想法有點殘忍,但我個人認為既然爽到了,那就要付出相對的代價。

  等價交換法則雖然不適用在任何事務上,但基本上在這裡是可以認同的。想要早點爽,那就是之後多還點,名牌可以說是人人愛(呃,我就不是那個愛名牌的,我真的看不出來 LV 有什麼好看的),那為什麼就是有人可以忍著不買,沒什麼收入的人憑什麼先享受這些應該在中年才可以使用的東西?

  我曾在某個網站上看到了篇文章寫得很中肯,引用給大家看看,Simon 的文筆不太好,可能無法完整地表達出自己所想要表達的意思,但我還是認為簡簡單單地過生活會比較好(我相信我寫了這篇後,應該會有不少人反感,但我還是想把我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也因此,我不打算公佈這篇的網址,以免在這種時局裡造成人家的困擾)

引文如下:
  我覺得我們現在的社會價值判斷標準真的有問題了!尤其是立法委員,還要為這種人奔相走命救卡奴,就不知道救卡奴是多神聖的一件事?卡奴自己又負了什麼責任?


  十四歲的外甥女兒回家說「我們班同學都覺得當卡奴沒什麼不好,可以買很多名牌,然後上電視哭一哭說不定就不用還錢了,反正大家都在幫卡奴想辦法。」聽聽,這是下一代卡奴說的話。當各立委、民意代表、理財專家一面倒地幫卡奴出聲時,可曾想過奉公守法市井小民的心情?卡奴的負面教育還要繼續下去嗎?


  筆者的月薪六萬五千元,每個月在貸款、生活費中量入為出,從來不敢欠過信用卡公司一塊錢。我們每個週末到大賣場都盡量挑特價促銷品,百貨公司沒有打折絕不敢買,工作近十年連一個名牌包包都沒有買過,我並不是沒有慾望,而是在我的能力範圍內很辛苦地克制自己。


  反觀在電視新聞中泣訴的卡奴楊小姐,臉上掛著上萬元的古馳鏡框、手上拎著比我一個月薪水還高貴的LV提包,口口聲聲她活不下去、看不到明天,要求銀行寬貸、政策救命。憑什麼?我們的心中只有一句,憑什麼?


  妳又願意付出什麼來得到這些救援?是獻身公益?還是義務勞動?社會幫了卡奴,卡奴們要付出什麼來換?


  社會上有很多經濟弱勢者,像失業的單親父母、繳不起營養午餐錢的偏遠地區兒童,他們都得不到社會資源的妥善照顧,筆者不明白這些卡奴憑什麼在享受奢華生活以後,竟可以厚顏要求社會資源協助?當他們佔用大量媒體曝光、煩擾許多財經專家出面研商時,正是變相在消費高昂的社會成本,但卡奴們自身又付出了什麼代價?


  卡奴原本就是相對沒有責任感的一群人,如今他們在享受不屬於自己的繁華富貴以後,反過來可憐兮兮地要求銀行、政府為其善後,依然不需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未來難道不會出現更多的卡奴嗎?


  我們的義務教育中對於理財、稅法等生活教育極度貧乏,很多大學生連基礎的財務知識都不具備,再加上社會風氣盡是向錢看,也難怪年輕不懂事的卡奴越來越多,一出社會就累積了完全無力償還的巨額債務。


  既然卡奴風暴已經形成,國、高中學校正應該藉此機會,教導學生基本理財知識和正確的理財觀念,除了救卡奴救經濟,更重要的是提早預防下一代的小小卡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