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9日

漫畫家筆下的四大名捕

香港漫畫家司徒劍橋也著手動筆晝四大名捕的故事,坦白講,他畫的比老馮在刀劍笑裡畫的四大名捕好得太多了!

  在我的印像中,第一位畫四大名捕的漫畫家是「老馮」,但從他的筆下,完成粉碎了我對四大名捕的幻想。

  只有一次看他為了香港書展,專門畫了一次「冷血」做為海報,那次的冷血比刀劍笑的名劍還要帥,可是,也就那麼一次而己!為了不破壞「四大名捕」給人的印象,我還是決定以司徒先生畫的四大名捕做介紹(玉皇朝的畫家可真的都有一定的實力在)

  左方的圖是司徒劍橋筆下的無情,我一直不解為什麼無情一定要是「妹妹頭」呢?雖然無情是很「俊美」的角色,但這個樣子也太「俊美」了點吧?

  司徒劍橋所改編的版本,跟原本溫瑞安有很大的出入,招式變成「暗器四絕」:風中舞、花映淚、雪裡針及月半彎,合稱「風花雪月」;使用自創兵器「絕情明器」,招式為「明器四訣」:靈光閃、影隨形、暴雷驚、梵音靜。

  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在司徒劍橋筆下成功地表達了出來,唯一可惜的是太「娘」了。

*********************************************************************************
  右圖是司徒劍橋筆下的「鐵手」,我個人認為像是日本漫畫裡的「北斗神拳」加上電玩「鐵拳」綜合而成的!

  印象中,曾經聽 Mercury 說溫瑞安在文章裡曾經抱怨過漫畫家在畫四大名捕時,鐵手永遠是個「肌肉男」再加上一雙大大的手,似乎沒什麼創意可言。

  但我個人認為必須為漫畫家平反,雖然鐵手是個很「龜毛」的人(明明長得就是個暴力角色,卻很喜歡跟人家講道理,玩什麼以德服人 ,但在小說裡,他又耐打,內力又強,雙手可以抵擋任何武器,不畫成肌肉猛男反而很奇怪吧?

*********************************************************************************
論造型,我最喜歡的就是左邊的追命。但,他也是整體感覺最不像的一個。

  我的印象裡,追命是個有點「中年」的人了(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所以在老馮的筆下才會成了「鬍子大叔」;而司徒劍橋雖然很有創意地塑造出「豪放不羈」的樣子,但卻太「年輕」了點,與原作似乎有點差異!

  不過,綜合四位人物的造型,我還是最喜歡追命的樣子!

*******************************************************************
右邊的是司徒劍橋筆下的冷血,坦白講,他有抓到書中冷血的感覺,但我個人就是不喜歡(可能是受到老馮的影響吧,改天把老馮版的放上來,做個比較)

  為什麼看不順眼呢?我想,可能是因為司徒先生把冷血畫得一副像是嗜血的不良少年,再加上有點日本浪人的裝扮吧!



Wikipedia 上的四大名捕

這篇是看了 Mercury 桑寫的關於四大名捕的篇章後,有感而發寫的,原本只是想用評論的方式寫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寫了挺多的,所以就乾脆變成一篇了!

  四大名捕可以說是溫瑞安的名作了,竟然連網路上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 都可以看得到它的簡單介紹(不過,介紹得有點慘就是了,誰叫他老兄沒寫個像是有結果的感覺),我把 Wikipedia 的介紹引用如下!

引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四大名捕》,武俠小說,作者為溫瑞安。


人物簡介

無情
  四大名捕中的大師兄,本名盛崖餘。諸葛神侯大弟子,禦賜「天下四大名捕」之首,江湖贊言:「無腿行千里、千手不能防」。
  小時慘遭減門,幸保性命,但經脈卻被挑斷,要以輪椅代步。可幸他智慧過人,聰明冷靜,心智極高,是四大名捕中不可或缺的領導人才。苦讀的成果是學問淵博,奇門遁甲、機械技巧、陣法韜略,無一不曉、無一不精。
  此外,他更精於暗器、擁有絕世輕功及擅用「破氣神功」,並擅於設置各種機關。絕門暗器招式為「一枝獨秀」、「三點盡露」、「順逆神針」等。
  而後期由香港漫畫家司徒劍橋所改騙的漫畫裏所使的招式則是「暗器四絕」:風中舞、花映淚、雪裡針及月半彎,合稱「風花雪月」。以及使用自創兵器「絕情明器」,招式為「明器四訣」:靈光閃、影隨形、暴雷驚、梵音靜。
  其如雪的面龐沒有一點表情,好象不食人間煙火,其實外冷內熱,極易動情,並深得大家尊重。

鐵手
  四大名捕中的二師兄,原名鐵游夏,早年已是當地名捕,後來帶藝投師。一雙鐵掌刀槍不入,百毒不侵,故得其名。內功修習「殺冶神功」,而所用外功為「赤手凶拳」:鐵劃銀勾、赤壁銅牆、十里驚雷、臥虎潛龍、萬軍莫敵、煉火焚拳、分裂天地。

追命
  四大名捕中的三師兄,原名崔略商,出生時便帶有內傷,故取名"內傷"的階音"略商",五歲時父母雙亡,從此流落江湖。
  所用招式「追命十三腿」:追風、追影、追電、追恨、追日、追浪、追神、追夢、追逝。強項為酒量、輕功和追蹤術。雖然常醉的東倒西歪,但只要遇到突發狀況,立刻變得冷靜清晰。人灑脫不羈,不修邊幅,對什麼事都不在乎。

冷血
  四大名捕中的四師弟,原名冷凌棄,所用兵器為軟劍,招式為「四十九路無名劍法」。精於劍法,與人搏鬥,只進不退,遇強愈強,受傷更勇,凡做一件事,必全力以赴,無後退之心。
  習武比別人更迅疾快捷,但到達一定境界就不易再提高。不太善於處理感情方面的問題。


故事簡介

少年四大名捕
四大名捕會京師
碎夢刀
溫柔一刀

  在 Wikipedia 的介紹裡,只有「四大名捕會京師」有介紹,我也引用如下:

引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四大名捕會京師是著名武俠小說作家溫瑞安在1980年代的作品。原來在《明報》連載,現時已被改編成為電視劇。它是溫瑞安的《四大名捕系列》的最後一部。

  在 Wiki 裡,四大名捕算是介紹得少的。Mercury 桑,考不考慮上去補充一下?

2006年9月19日

小朋友回家吧,政治不干你們的事啊!

最近新聞總是同一個話題,看得我眼睛都累了(台灣最近的新聞都是綠地 V.S. 紅潮,幾乎不報其他的事了)!不過,在不小心看到新聞畫面時,看到新聞報導了有小朋友「倒扁」或「挺扁」,還請了幾位應該還是小學生的小朋友唸起了一些吐槽的打油詩,看的我是直冒冷汗!

  我個人認為遊行是表達自己意見的一種手段,重點是「表達自己意見」。

  要表達自己的意見,總要先有自己的思想,及明辨事非的能力吧。

  我個人認為,要達到這個標準,再怎麼小也要國中吧!

  這幾位上電視的小朋友,他們到底知不知道為什麼要去做這些事?不論是挺扁還是倒扁,到底是為什麼要去那裡表達意見?我看他們只是家長帶著去「玩」而已吧(或許還有顧小孩方便的因素在)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新聞在播這種小朋友吐槽政客的時候,我總會在心裡問候拍攝的人,也很想對那位小朋友說:「等你大一點,真正是自己認為該挺哪一方再來吧」。

  還有,九月 16 日挺扁活動結束後,記者訪問一位要搭公車回家的挺扁婦人,我看她又叫又跳,對鏡頭喊得聲音都啞了的樣子,真的很像個瘋子,雖然我不懂她的訴求點在哪裡,但我仍舊希望這些熱中政治的人可以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別沒事幹看起來像從精神病院出來一樣!

P.S. 我一直不懂挺扁的人為什麼要打著「悍衛台灣政權」的口號?總統做錯事跟台灣政權有什麼關係?

2006年9月9日

是不是冠以台灣本土的名義就可以行所有不義之實?

即使不想看,關於政治的新聞仍舊是佔滿了台灣各大新聞媒體(包括網路新聞),無意間,看到一則差點讓 Simon 下巴掉下來的新聞(連結點這裡,我有引用在最下面)

  在政治檯面上的某些政治人物(我實在沒辦法稱他們為政治家,因為還不配),以乎認為什麼事冠著「本土」的頭銜就可以為所欲為,民眾就會支持他們。在封閉的台灣井裡,一群青蛙在叫著我們擁有了全世界,殊不知井外面還有更廣闊的一大片天空。

  我最瞧不起這些「本省政客」的地方也就是在這裡,完全是以狹小的眼光來看世界,硬要把台灣的人民分隔成為所謂的「本省人」及「外省人」。或許以前本省人被外省人欺壓得很嚴重,但,就像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吃苦一樣,為什麼不能把眼光放遠呢?事過境遷,本省與外省間的間隔已經逐漸消失,為什麼硬要搞省籍情節?

  難怪台灣政客都只能當評論家筆下的「三流政客」,狹小的心胸,怎麼能為廣大的民眾謀福利?短視的眼光,怎麼能適應日新月異的世界潮流。台灣的政客,永遠都只能在小小的台灣裡當山大王,永遠都無法站上世界的舞台!

  一個連做錯事都不敢承認的人,他的走狗們卻還要以光明正大的理由來幫他掩蓋,不肯正視做錯事的事實。我真的不懂,這些走狗們要怎麼教育他們的下一代,難道是教他們不管做什麼壞事,只要冠以「保衛本土政權」就會沒事嗎?連最基本的「誠實」都無法做到的掌權者,國民憑什麼去信任他,讓他代表國家對外呢?難道是代表台灣人都是不誠實人嗎?我實在是不敢苟同!

引用如下:
游主席:倒扁就是消滅本土政權
更新日期:2006/09/08 17:00
黃悅嬌 報導

  九0八台灣國運動今天下午在總統府前舉行升旗典禮,由於恰逢倒扁靜坐前夕,活動有如挺扁大會師,民進黨主席游錫堃上台致詞時,指稱某些不肖的台灣子弟甘願當走狗及打手,最終目的是要消滅台灣人的本土政權。

  「九0八台灣國運動」主辦單位以一九五一年九月八號日本放棄台灣主權這一天,做為台灣國主權獨立紀念日,八號下午在凱道舉行萬人升旗閱兵典禮,由於剛好在倒扁靜坐前夕,現場也成了挺扁大會師。民進黨主席游錫堃致詞時更痛批「倒扁」只是為了消滅台灣人的本土政權。

  游錫堃慷慨激昂強調,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人的子弟如果做錯,自己內部會反省改進,但絕不允許「中國黨」消滅本土政權,還請大家堅定捍衛本土政權、為正名制憲,獨立建國努力打拼。

2006年9月6日

諷刺的全球之最

今天看到「Yahoo!新聞」裡有一篇令我訝異的新聞,原來台北市成了全球無線網路覆蓋率最高的城市了!

雖然身在台北市,我的小白也有無線的功能,但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不是因為錢的問題(雖然真的不太便宜,一分鐘約一塊錢左右),因為我自己親身試著使用過,WiFly 的開卡過程真的是複雜到一個不行,對一個第一次使用的人來說,真的是要搞很久(我自己弄了快 30 分鐘才開卡完成)。不友善的使用介面(網站)、過於複雜的開卡過程,都會讓外來的使用者望之卻步。

Simon 的二哥常常在從大陸回來時碎碎唸:「台灣是世界公認的電腦大國,怎麼無線網路這麼難設定啊?對岸都沒有這麼複雜!」我個人認為,雖然無線網路方便,但也得好好改善使用步驟會更加好些!

更新日期:2006/09/05 15:26
記者:陳曉藍 台北報導

台北市無線網路新都佈建完成,Wifly 總共在台北市佈建 4000 顆AP(無線接取器),人口覆蓋率達 90%,區域覆蓋率也有 48%。

無線網路新都共有三階段,第一階段在捷運站,共有數百顆 AP;第二期建置涵蓋範圍包括:全台北市四十二條主要幹道,從民權東西路以南、環河南北路以東、和平西路及羅斯福路以北、基隆路以西的住商區域,重點商圈包括:西門町商圈、忠孝信義商圈及敦南商圈等精華地區,以及臺北市政府週邊、台北市各捷運站、全省 134 家星巴克、IS COFFEE 等,一共建置了 2,000 多個 AP,第三期則新增臺北市 9 大市立醫院院區、53 個市立圖書館分館、12 個台北市行政區大樓… 等地,以及臺北市內超過六百家的 7-ELEVEN(周邊 100 公尺內),已在全市共計佈建超過 4 千顆 AP。

統一超商方面表示,下一階段,Wifly 將跨出台北,預計在年底前把全省 4,000 個 7-ELEVEN 均設置 AP(目前 7-ELEVEN 含外島約 4,300 家),把 7-ELEVEN 打造成業務等外勤人員的「補給站」,在 7-ELEVEN 可以傳真,也可以直接購買 Wifly 點數卡上網,部分 7-ELEVEN 更設置座位,坐著就能使用電腦。

如果家中也能收到 Wifly 訊號,可以索性停掉 ADSL,台北市研考會主委周韻采表示,向 Wifly 申請月付或年繳專案,還能免費獲得「強波器」,裝置在家中,讓收訊更穩定。

目前 Wifly 費率以計時制來說,大約在每分鐘 0.8 元∼ 0.9 元之間,計時制共有 360 分鐘 300 元與 110 分鐘 99 元兩種,分別在星巴克與台北市 7-ELEVEN 銷售;定時制則有三種,24 小時 100 元、30 天 500 元與 7 天 200 元,則由星巴克、IS COFFEE、台北巨蛋與台北市 7-ELEVEN 販賣;固定會員的月付 399 元與年繳 4200 元,則可以透過 Wifly 網站、蔡家國際、胖蜥蜴、德總與聯成電腦申請。

2006年9月5日

樂活(Lohas)是什麼?OFF 學又是什麼?

最近很流行一個詞「樂活」(Lohas),我一直搞不懂它是什麼意思,直到我突發奇想在「Yahoo!奇摩知識」上才找到解釋這個詞的文章(我有引用在最下面)

看了之後,我才發現我自己似乎也是個樂活族(只是是很窮的那個),因為我喜歡天然的東西(但往往天然是要付出代價的)

大聲喊Lohas!樂活族
坂本龍一、無印良品、陳月卿……
樂活族的生活方式既簡單又很炫,已席捲全球,且正在改變世界的面貌與想法,你也加入了嗎?

愛健康、愛地球
不只是愛地球,也不只是愛自己和家人的健康,而是兩者都愛的生活方式,跨越地理、種族、年齡的限制,滲透全球和台灣,這就是「樂活(Lohas,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

美國社會學者雷保羅(Paul Ray)與同事花了15年調查,於1998年寫了一本《文化創造:5000萬人如何改變世界(The Cultural Creatives: How 50 Million People are Changing the World)》定義了樂活族:一群人在做消費決策時,會考慮到自己與家人的健康和環境責任。

因應樂活族的興起,樂活市場應運而生。包括永續經濟(如綠建築、再生能源等)、健康生活形態(如有機食品、健康食品等)、另類療法、個人成長(如瑜伽、健身、身心靈成長等)和生態生活(二手用品、環保家具、生態旅遊等)。

樂活真 hot、真 in
這個市場巨大到無法想像,美國的大型市場調查雜誌《營養產業期刊》調查,2003年美國有4400億美元,比一些小國的生產毛額都高。雷認為,過去美國以每年1%的速度成長,但現在4400億美元卻是由每年10%成長的市場所擴展,「因為愈來愈多人更有自信、更積極進入這個市場,」他說。

目前美國每四人中有一人是樂活族、歐洲約是三分之一,但他預估,10年內美國將有一半的消費者都是樂活族。

英國早在1946年就實施有機認證,是全世界最早有機認證的國家,可說整個國家就在支持樂活。

查理王子發起的有機品牌duchy-originals就是其中代表,這個品牌從食品到保養品都賣。

英國國民品牌美體小舖(The Body Shop)創辦人安妮塔.羅迪克(Anita Roddic)不僅經營事業,更是伸張人權、動物權、主張環保的人士。

不僅美體小舖的產品素材是自然,所有成分沒有以動物為實驗對象,所有材質都可以再生,所買的商品都不是在侵犯人權下的產物。

因此美體小舖發現製造肥皂的歐洲廠商利用廉價移民勞工,立即決定更換廠商,在英國格拉斯哥一個貧困的社區中建立肥皂工廠,提供當地就業機會、促進該地經濟發展。

大企業也關注樂活
為掌握樂活市場,樂活論壇每年都會舉辦,今年是第九屆,在美國加州舉行。此論壇一年比一年盛大,許多大公司都關注此會議。

例如英特爾(Intel)和戴爾電腦(Dell)提供會議期間的 cyber cafe,提供最新的電腦和免費無線上網;大廳展示福特汽車新推出的全球第一台減少空氣污染的油電混和車(Hybrid);主持人坐的椅子也是由有機原料製成。

瞄準這群樂活族的媒體就應運而生。據估計,美國至少有 40 本雜誌針對此市場,如 2001 年創刊的《有機品味(Organic Style)》雜誌,即表現亮麗,目前發行量約有73萬份。日本也約有10本雜誌針對此市場,表現最好的《天然生活》發行量約18萬本,連台灣也有不少粉絲。

我投資,因為我樂活
和其他市場不同的是,樂活市場的投資人很多是因為自己身體力行,就成為樂活族,也連帶投資樂活市場。

《華盛頓郵報》最近報導,二、三十年前在科技領域活躍而躋身億萬富翁的科技「舊」貴們,最新的選擇是投資樂活。

因為他們年紀漸長,開始關心自己和家人的健康,也順便投資。如美國線上(AOL)創辦人凱斯投資2000萬美元在瑜伽和彼拉提斯錄影帶。

「我們相信我們接近一個轉捩點,會有愈來愈多人尋求更健康、更平衡的生活方式,」凱斯對媒體說。

台灣也有這樣的趨勢,台塑、奇美、光寶、永豐餘也跨入健康食品業,就是因為大老闆們要吃有機蔬菜,也把提供有機蔬菜當做員工福利之一。

以下是OFF學↓↓
進入二十一世紀,隨著醫學的發展迅速,人類平均壽命逐漸延長,人口結構也逐漸老化。然而長壽並非理所當然,其實健康陷阱仍然不少。而在這個人口老化現象之下,除了年齡的數字增加令人欣喜,老人生活與生命的品質也是格外的重要。

從健康的角度來看「OFF學」,可以將「OFF」解釋為氧氣(Oxygen)、樂趣(Fun)及朋友(Friend)。現代人與大自然日行漸遠,連呼吸一口無污染的新鮮空氣都很困難,附帶的也遠離了充分的陽光與好山好水,這是很可惜的事。二十一世紀的新新人類何以成為「草莓族」的代名詞?或許是因為在壓力與樂趣之間找不到一個平衡點,因為懂得人生的樂趣才可以提升面臨壓力考驗的閾值。而貼心知己的好朋友更是當代社會的稀有動物,因為在競爭的情境下,如果每個人在現實生活中也像是在網路遊戲中區分並尋找策略伙伴與情勢敵人的話,則許多心事將成為情緒控制的壓力與死角,而心中的鬱悶也將成為健康的殺手。

假如台灣的健保與醫療生態,因為政治的迷思而無法走出「資本主義下卻建構社會主義醫療制度」的矛盾,便無法避免走向世界所有公醫制度國家的共同缺失,即醫療服務速度受「總量管制」而產生塞車。此時或許醫病雙方不必怨天尤人,因為或許還可選擇苦修「健康OFF學」這條路來走。

2006年9月2日

台灣記者=狗仔?

昨天看新聞時(為什麼看新聞呢,因為沒什麼節目可以看),看到我們台灣國陳長公主怒斥記者跟拍她老人家的活動(哈,好封建的感覺,可是不是帝制體系,哪來的公主、附馬呢),我跟 Medea 都覺得那位記者好可憐,混口飯吃混得這麼辛苦,行為簡直跟狗仔隊一樣!

  不過,我覺得台灣的記者真的有點沒格,常常問些很白痴又很不尊重人的問題。不回答嘛,麥克風就會一直跟著你不放,一副不問到不肯走的樣子;回答嘛,自己的心裡又很不爽!而我們這些採訪的記者卻一直沒意識到自己已經做了很沒禮貌的事(或許他們也沒有意識到,還是在他們的字典裡沒有禮貌這二個字)

  之前看 CNN 對國外機場防範恐怖份子的報導,我看了很有感觸,台灣對這麼大的新聞就只是草草提過,主要都是在談什麼趙附馬生活如何啦,陳長公主買什麼東西啦,好像第一家庭的生活比種對國際都有影響的事件還要重要(我仍舊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更重要的是,人家 CNN 的記者會去做深入分析為什麼恐怖份子要採取這些手段?機場為了應付這些恐怖活動,旅客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這似乎是比較接近我心目中的記者,所應該做出來的報導!而不像台灣,只會去注意什麼恐怖份子的姐姐是國際名模這種像是八卦新聞的消息(還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我覺得台灣的記者似乎真的該反省一下到底他們該做什麼事情,報導什麼樣的新聞,才是真正符合大家想看的!

  我引用一篇「諸神的黃昏」裡的文章,雖然我並不是完全認同作者的觀點,但我同意他對記者的看法!
倒扁(2)
如果你認識國外【先進國家】人民

你通常會知道
隨意問人家
例如【你薪水多少?】這樣的問題
是非常無禮的
輕則默然不語
動則翻臉大吵

我剛來美國時
有一次
跟我法國同學出去吃飯
途經一個住宅區
裡面很多人將他想要支持的眾議員名字的木牌
插在家中的庭院
我法國同學很不屑的指指那些木牌
用很不屑的聲音跟我說【A~meri~can~~】
我不懂他的不屑
他對我說
選舉這種東西
你進投票所
自己知道就好了
幹嘛天天掛在嘴上
大呼小叫
美國人沒文化
可見一般


可見他不知道這世界上
有個更沒有文化的國家
叫做台灣
裡面有很多人
天天將政治理念掛在嘴上碎碎念
低級到了極點也就算了
人家不想講
都有一群叫做【記者】的人渣
去逼迫人家表態
【你捐錢倒扁了嗎?】這樣的問題
和去問人家【你一個月薪水賺多錢?】
一樣的低級
假如我是公眾人物
被問到捐錢倒扁這樣的問題
我一定會反問那些記者
【你一個月薪水多少?】
讓他體會一下
他的問題到底有低級

這真是一個低級的問題

說實話
很多時候
我常常覺得台灣是個低級而缺乏文明的國家
裡面充滿了一堆低級的人
而且那種低級
常常以一種無理
混合了無知
再雜以無恥的形態來表現
讓我非常無法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