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7日

天下文章一大抄

前些日子,Lucifer 來我家分享了「學生愛 Google,老師更愛 Google」的心得,再加上今天在 Yahoo 新聞上看到了一篇新聞(我有引用在最下面),心裡不禁對現在學生的智商感到懷疑(泛指那些抄作業的學生,我相信還是有認真向學的人)

  Google 大神向來是「有拜有保祐」的(外加來者不拒),學生可以查,老師當然也可以查,在歷經了 Internet 發展史的一群新生代老師,只會比學生更會用網路,更加了解 Internet 在搜尋資料的便利性。這些透過 Google 抄作業的傻瓜,還以為他們碰到的是學富五車,但與電腦無緣的老師嗎?

  時代在進步,學生在進步,老師自然也在進步。用關鍵字查詢已經成為使用 Internet 的必備技能了,只要把作業中的任何一句拿去拜 Google 大神,大神就會原封不動地把所有相關的資料一一列出,這其中搞不好有作業的「原版」,難怪 Lucifer 會一直邪惡地笑說:「學生愛 Google,老師更愛 Google。」

  最讓我噴飯的,莫過於 Lucifer 說他的位寶貝學生,複製貼上也就算了,連排版都不排,每行都在很奇怪的地方斷句,我做了個 Sample 如下(拿我前面的文章來玩)

引言:
前些日子,Lucifer 來我家分享了「學生愛 Google,老師更愛 Google」的心得,再加
上今天在 Yahoo 新聞上看到了一篇新聞(我有引用在最下面),心裡不禁對
現在學生的智商感到懷疑(泛指那些抄作業的學生,我相信還是有認真向學的人)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這傢伙太沒誠意了吧」,第二個想法是:「抄也算了,你專業一點嘛,好歹排個版,看起來也比較不像是抄的」,對那個學生的想法只有一個經典名句:「You can not pass」。

  Simon 以前雖然是「拼期末考小組」的成員(期中隨便考,期末認真考),但只要是作業,幾乎都是親筆寫的(後來都是小組作業,我只要負責排版等電腦相關作業),抄?我個人認為很沒有意義,因為那不能証明什麼,學習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分數(我相信以前學校的老師一定看我不太順眼)

  再看到 Yahoo 新聞裡的文章,其實,我個人也贊同那位楊先生的看法,現在這類型的商業週刊都挺「八股」的,剛開始看或許還好,後來看就很無聊了!

引言:
更新日期:2006/10/26 07:10
記者:許韶芹 台北報導


當作家、記者嗎?最近網路有一個人氣部落格,版主楊維中提供「雜誌產生器」電腦程式,只要網友輸入如「名字」、「職業」等關鍵字,就會自動產生有「天下」、「商業周刊」的專業財經雜誌風格的「深度報導」搞笑版文章。
  搞笑的關鍵字搭配正經八百的文章,相當「Kuso」(惡搞)又爆笑,短短兩個星期,網址就被網友們一傳十、十傳百,迅速在虛擬世界走紅,最高一天曾有七萬人次點閱,如今累積人次高達八十幾萬人。
  楊維中最近會寫「雜誌產生器」程式,不過是想嘲諷台灣新聞界千篇一律、重複生產同一套成功者神話的新聞寫作風格。
  他說,十月十四日那天在學校加班到很晚,和幾位學弟到一家咖啡館吃晚餐,剛好桌上有幾本財經雜誌,隨手一翻,發現這些雜誌的寫作風格、筆法幾乎是一模一樣,「真搞不懂這種可以交給程式產出的文章,為什麼還要記者寫?」
  他分析,這類雜誌只要看上兩本,就可發現其中的「十字口訣」,他稱之為:「景數格家學,始逆轉步閑。」
  他說,這些文章一開頭通常先寫景、再用數字破題、接下來寫些勵志格言、家庭環境、求學背景、事業伊始、逆境強敵、如何轉型、步驟經過、閑雜人等背書。「只要從一到十按照編號一路寫下來,再引述幾句愈空洞愈好的格言,就是一篇很有台灣專業財經雜誌風格的文章了」。
  楊維中在撰寫「雜誌產生器」電腦程式前,在網路世界已小有名氣。三十歲的他,現在是台北藝術大學戲劇所博士生,並在政大新聞系擔任助教。
  楊維中大學念新聞、碩士學藝術,愛玩樂團、會畫漫畫、喜歡寫文章,在學弟妹眼中是「駭客級」電腦高手。
  對社會現象觀察敏銳的他,五年前剛退伍時,曾因為看不慣軍中長官們的惡形惡狀,寫了一本書「國軍部隊的真相與荒謬」,探討軍中問題。
  兩年前楊維中曾自創詞曲,寫了一首「Orz 之歌」,在網路上爆紅。今年學測考火星文「3Q得Orz」,「Orz」頓時成為時下熱門名詞,他順勢再做一曲「3Q得Orz」之歌,劈頭就唱出「老師啊老師,你真詭異,我白天上課、晚上補習,你偏偏考些不教的東西」,諷刺學測考題的荒謬乖誕。
  抱著「閒著無聊」的心態,花不到一小時,楊維中隨手寫了「雜誌產生器」的程式,網友們只要「按表操課」,程式就會自動產生一篇雜誌專訪文。不過,雖然最近網站爆紅,但他則是以相當嚴肅的心情看待。
  他認為,在媒體中,成功者的論述已經公式化、形式化了,即便每個企業家都有不同的背景、故事可以闡述,但在相同一套寫作公式下,這些故事反而變成同質性極高的商品,閱聽人看完就忘了。


楊維中網址:http://zonble.twbbs.org

2006年10月24日

左派?右派?

常聽報紙或新聞談到左派右派的字眼,雖然 Simon 總是覺得政治是很無聊的東西(每次講到政治人物,我腦袋裡總是會出現一群「生物」在搶著一塊大餅的畫面,至於為什麼說是「生物」,而不是人,請自行發揮想像空間),但仍對自己不懂的名詞抱持著高度的好奇心(這或許是 Simon 的優點之一吧)

在 Simon 之前常看的「諸神的黃昏」裡,作者提到了「左派右派」的分辨法,我引用來做個參考(稍微排版了一下,希望原作者不會見怪)

引言:
左與右


有很多左右派的分法,以下幾個是我比較喜歡的:


反對自由市場造成的不均等為左
接受自由市場與其不平等之則為右



我常說的:「不平等的社會,更是一個可以發揮自己專長的社會。」
人人都謙虛,假裝平等的社會,笨蛋就會看起來和聰明人一樣,笨蛋是平等政策下最大的受益者。


偏好一個「更大的」政府為左
偏好一個「更小的」政府為右



政府官員都是無能迂腐浪費公帑的笨蛋,造就大政府,只是讓大家有更多機會貪污罷了。
這世界上只有兩種政府,大而無當的政府,和小而無當的政府,所以寧願選後者。


政府從來就不能幫人民解決什麼問題,只會讓人民的問題越來越糟。很多政府看起來很棒,其實只是你看不到其背後運作的隱藏成本罷了。


平等為左
自由為右
集體主義為左
個人主義為右



人沒有愛國的義務,只有捍衛自我意志和自由選擇的權利!
參與群體,以群體為榮,都是一無是處,無法以自我為傲的蠢貨!


認為人性本善為左
認為人性本惡為右



各盡其職,各取所需的幻想,從來就沒有實現過。
左派那些支持人性本善的人,最好摸摸自己的藍趴,問問自己真的相信嗎?
真的自己都沒有私心貪欲嗎??
做不到,就不要出來唱大戲,丟人現眼!


據恐龍服學弟
很驚駭的描述對我的認知
除了信教ㄧ項之外
可以在我身上其他所有右派的特質

根據多年前 Lucifer 幫我做了個測試(為什麼測試我已經忘了),測出我是個「反社會主義」的人(當時他還一付嚇到的樣子)。以這種結果來說,我應該是個右派人士吧。

2006年10月20日

又是改名,行政院的官都中了「台毒」了嗎?

昨天看到新聞播出我們「精明」的行政院繼中正機場改名後,又把矛頭指向了台灣航空業界的老大哥~「華航」,有可能的名字是「台灣航空」或是「福爾摩沙航空」。

  看到這則新聞時,我有點憤怒(其實中正機場改名就有點搞不太懂政府官員平時都吃什些什麼了,這種搞笑的花樣也能搞),雖然現在枱面上的執政政客都是些台獨份子,但也沒有必要抹殺了所有關於「中華」的字眼,即使英文名稱有 China 又怎麼樣?搞無聊的正名活動,只會對外公告著政府對自己沒有信心而己!

  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最近行政院玩起了「正名活動」,嫌平時太閒沒有事做嗎?如果太嫌,為什麼不去把台灣的路弄平一點?如果嫌預算太多,怎麼不改善一下交通問題?改善一下空氣品質問題?改善一下大家好久都沒有跟上物價漲幅的薪資?只會搞內鬥的國家,只會讓別人看不起而己!

引言:
又要華航正名 工會嗆聲:陳致中先改成陳致「台」吧!
ETToday 更新日期:2006/10/18 17:24
記者:記者陳俊名、江志男台北報導

行政院的正名行動鎖定中華航空,未來可能改為「台灣航空」或是「福爾摩沙航空」,不過華航工會痛批政府搞正名卻要企業自行負擔損失,因為光是飛機重新塗裝就要花掉 6.7 億,工會不但堅決反對,還嗆聲要陳水扁總統先把陳致中的名字去中國化,改為陳致「台」。

  華航第一架波音七四七巨無霸客機和揹著國旗的華航飛機,是很多民眾的共同記憶,現在華航總公司大門口這塊招牌在國際上已有 10 億美金的身價,但行政院卻要推動正名要把「中華」改成「台灣」或「福爾摩沙」航空公司。

  華航工會第一個跳出來反對,新上任的理事長張學廉反嗆陳總統先幫兒子改名吧,「如果所有『中』字都要改的話,我看那陳致中是不是要先從他的名字改起,那改叫陳致『台』嗎?」

  創業 47 年被要求改名,政府還說風涼話說沒有影響,難怪華航人要反彈,光是飛機改塗裝就是大工程,機身上的英文字 ChinaAirline,全都要改成 Taiwan 或是 Formosa,這筆錢可沒聽說政府要來出,張學廉痛批,「一架要一千萬,(這樣一共)要花 6 億 7 千萬,光這個飛機就這樣子,(還)不含我們還有航約航權,和我們不能飛的地方。」

  67 架飛機一架要花一千萬,全部換新,就要花 6 億 7 千萬,受到波及的還有華航的品牌價值多達 300 億無形資產,換了名字,豈不是拱手送給對岸大陸,航約、航權、商標全改了,政治味濃厚,但新公司卻可能賠上最賺錢的台港航線,萬一大陸不給飛,損失無法估計,難怪工會要反彈。

2006年10月19日

我家被K隆星人入侵成功

近跟 Medea 迷上了 Keroro 軍曹的卡通(因為實在是太好笑了),不知不覺間,家裡就從頭開始看起 Keroro 的卡通了(請別問來源)

  先引用一段來自 Wiki 的介紹(Wiki 還真是好用啊,紅不紅看這裡的篇幅就知道),原文點這裡

引言:

「伽瑪(Gamma)星雲第 58 號行星「宇宙侵略軍特殊先鋒部隊隊長」Keroro 軍曹,為了要進行征服藍星(K 隆星人對地球的稱呼,漫畫版原文為「ポコペン」,由於帶有輕蔑的意涵,因此動畫版中改為「ペコポン」)前的準備工作,而潛入日向家。


  但卻輕易的被冬樹和夏美擄獲,侵略用武器Kero球也落入冬樹手中。其後,侵略總部以將有被發現的危險性為由,緊急撤離地球,留下了在藍星的先鋒部隊。於是,Keroro 軍曹開始了隸屬於日向家的生活。隨後軍曹的部下們—「雙重人格」Tamama 二等兵、「燃燒鬥士」Giroro 伍長、「電波系」Kururu 曹長、「暗殺兵」Dororo 兵長和「恐怖大王」安哥爾摩亞也相繼登場…。
我個人很喜歡這種搞笑風格,不同於一般少男少女漫畫,除了傳統的外星人侵略地球情結(要不是派 Keroro 來,可能早就成功了),還能看到惡搞經典卡通的橋段(這可是內行人才知道的笑點,要看過的人才會噴飯狂笑)。坦白講,Keroro 小隊成員還真是適合當搞笑藝人了,下面我就從我的角度來介紹一下 Keroro 小隊成員:

Keroro 軍曹(ケロロ軍曹)

  身為隊長,他是全小隊最「墮落」的人(青蛙?),身為侵略者卻成為被侵略對像的「家奴」。喜歡做家事、玩模型、上網、打電動等活動,活脫脫是個日本所謂的「宅男」,無厘頭的個性,自以為是的小聰明再加上常常出槌的行為(卡通裡 80% 的事都是他惹出來的),成為了理所當然的第一主角。

引言:
Keroro 小隊的隊長,體色為綠色,帽子上的記號為星星,生日換算為地球曆為 12 月 9 日。


  目前寄住在日向家,在地下室弄了個侵略用的秘密基地,但基地的最大功用是放置他最喜愛的鋼彈相關模型。擅長於做家事和組裝鋼彈模型,但實際上個性十分懶散。所持有的多功能「Kero 球」目前由冬樹長期保管。


  在溼度提升至接近 K 隆星的溼度時,戰鬥力會提升,可發出類似「Tamama 衝擊波」的「KinKin K隆波」(這時才看得出身為隊長的戰鬥力)。但因為不喜歡塗上防溼液,所以常因此轉變為暴走狀態,最後被 Nyororo 吸乾水分。


  說話時習慣在句尾加上「是也(であります‎)」。

Tamama 二等兵(タママ二等兵)

  卡通裡唯一性別不明的角色,理論上是公的,可是他對 Keroro 有莫名其妙地尊敬及奇妙的好感(愛戀?),所以很討厭喜歡 Keroro 的摩亞(難道他是同性戀?可是小 Tama 很可愛,所以我完全不敢往這個方向想)。由於還在幼年期,所以有尾巴(就是蝌蚪啦),外型跟其他小隊成員不太一樣!

  平時雖然很可愛,但只要眼睛開始出現血絲,就會變成一個粗暴的傢伙,是個明顯的雙重人格角色。由於卡通裡奉行著「什麼人養什麼鳥」原則,所以 Tamama 是被同樣有雙重人格的桃華所收養,以平時的物質條件而言,小 Tama 是最爽的(因為桃華家很有錢)

  從 Tamama 身上看得出來惡搞七龍珠的影子,像是從嘴巴裡發出的 Tamama 衝擊波、抓狂時週圍會有金黃色的氣出現、收集嫉妒力量的嫉妒玉,不管怎麼看都會讓人聯想到七龍珠!

引言:
Keroro 小隊的突擊兵,也是最年輕的隊員(仍為幼年期 K 隆星人),體色為藍黑色,帽子上的記號為兩個對稱的平行四邊形(代表「新手」之意)


  目前寄住在西澤家,但經常去日向家找 Keroro。和他的主人西澤桃華一樣具有雙重人格。對 Keroro 有高度好感,非常嫉妒十分親近 Keroro 的摩亞。絕技為「Tamama 衝擊波」、「嫉妒玉」、「嫉妒踢」、「七味玉」和各種古怪的拳法。


  說話時習慣在句尾加上「的說(ですぅ)」。

Giroro 伍長(ギロロ伍長)

  全隊最認真於侵略「藍星」的人,相對於其他成員的不正經,他的「用功」反而成為一種很奇怪的存在(雖然殘忍,但就是這樣才好笑)!由於被夏美擊敗過,所以喜歡上了「強悍」的夏美(在卡通裡,女生幾乎都是強悍的角色),只要是牽扯到夏美的事情都會變得很認真!

  由於 Giroro 是所謂的「軍火王」,所以在他身上可以看到很多「鋼彈」的影子,像是大型的槍械及光劍(我個人相當懷疑是作者懶得想槍械的造型,所以直接拿鋼彈來「參考」)。或許是因為太過認真再加上軍階不高的關係,常常成為 Keroro 及 Kururu 的惡搞對象(扮女人色誘、新道具的實驗品 ...)

引言:
Keroro 小隊的機動步兵,武器與軍事專家,體色為紅色,帽子上的記號為骷髏頭。


  肚皮上原本有記號,不過疑似因為左邊肩膀掛著由左上自右下的斜式皮帶,而將記號除去。


  皮帶上的小盒子內裝著日向夏美的照片,如果失去皮帶,戰鬥力與平衡感都會大幅下降。


  目前和小白貓一同寄住在日向家庭院的自建帳篷內,裡面堆滿了軍火,而且常常拿出來清理。十分重視自己的軍人身份,會把侵略地球的任務放在第一位,頗有責任感。暗戀夏美,只要她有危險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到。此外也常常成為 Kururu 的實驗品。


  信奉大艦巨砲主義;非常怕怪談和鬼魂之類恐怖的東西,也很害怕活的海蔘。

  接著介紹小隊剩下很有個人風格的二隻(Kururu 及 Dororo)及天真的小隊助理(雖然摩亞並不是 K 隆星人,反正都已經成為小隊助理了,就把她算進去好了)

Kururu(Kululu)曹長(クルル曹長)

  坦白講,Kururu 是我最喜歡的一個角色,因為他總是很聰明地算計別人(小隊成員也在「別人」的範圍內),很冷靜地觀察週圍的人事物,由於太過陰沈,剋星反而是天真(蠢?)的摩亞!

  感覺上,他是多啦耶夢加上小丸子裡野口的綜合體(想想野口要是有多啦耶夢的道具,會有什麼好事發生,就可以想像出 Kururu 是多麼危險的一號人物),小隊裡一些必要的工具也都是他一手完成的,在某些情況下,他也會在「預算不足」的情況下,做出 Keroro 要求的道具(那往往是災難的開始),當這類型的「偷工減料產品」出狀況時,他就會躲到旁邊去 Ku~KuKuKu,並等著看好戲(事後追究責任時,也會以「預算不夠」為由,把責任推給 Keroro)

引言:
Keroro 小隊的作戰通信參謀,體色為黃色,帽子上的記號為漩渦狀的圖形,Kururu 的名字發音與日本數字 966 發音相似,所以物品上的標記都寫「966」。


  在漫畫版中曾稱呼 Giroro 為學長(其實,卡通版也有!不要懷疑,因為我昨天才看過),由此得知他比 Keroro、Giroro 與 Dororo 年輕,但軍階卻是全隊最高的。


  幼時已為天才發明家,曾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升為少校,但因惡意操弄軍方情報而被降級為曹長。個性極度陰險、陰濕、陰暗。專長是發明資訊科技和各式用品(但經常沒把製品的使用方法說清楚,甚至會暗藏驚人的裝置)。白色頭蓋內藏有一對能發出使人痛苦聲波的天線,也可發出洗腦電波(但並不常用)


  喜歡「ku~kukuku(くーッくッくッくッ)」的笑。超愛吃近似自己體色的咖哩,甚至用咖哩洗澡。對摩亞純真的笑容沒有抵抗力。

Dororo 兵長(ドロロ兵長)

  Dororo(原名是 Zeroro)可以說是個老是被遺忘的受虐兒,由於孩童時期誤結「損友」(Keroro 及 Giroro,Giroro 也有這麼一面,真是蛙不可貌相啊),而產生了因童年的陰影而形成的「心靈創傷開關」。論單兵戰鬥力是最強的一個(忍者的關係嗎),連標準「軍蛙」Giroro 都自嘆不如。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應該很厲害的他,卻是戲份最少的一個,意見常常被忽略不說,連年終獎金都沒得領,是個幾乎沒有存在感的傢伙!

引言:
Keroro 小隊的暗殺兵,原名Zeroro,體色為藍色,帽子上的記號為手裡劍的圖形。忍者裝扮,操古代武士腔調(自稱「在下」、說話時習慣在句尾加上「ござる」)


  出生於 K 隆星上的有錢人家,很希望得到友情以及別人的注目。由於深深被地球的美景所吸引,因此成為愛好和平與環保的人,並改名為 Dororo,表達保衛地球的決心,也不願參加 Keroro 的侵略行動。與 Keroro、Giroro 是同一屆軍校學生,但卻常被 Keroro 等人無意間遺忘。


  受到 Keroro 過去的折磨,有嚴重的心靈創傷,直到現在還是經常被啟動「心靈創傷開關(トラウマ スイッチ)」。

安哥爾.摩亞(アンゴル.モア)

  預言家所預言的「恐怖大王」,無差別攻擊的破壞力無人可比(重點是無差別攻擊,常常為了處罰傷害 Keroro 的人,卻連 Keroro 一起打),是個幾乎沒有心機的角色。少根筋的她手上拿的路西法之槍卻是行星級的武器,即使減少到千萬分之一,範圍也還是很大(所以會進行敵我雙方無差別攻擊)

  因為她喜歡 Keroro 的關係(青蛙王子現代版?Keroro 這隻「宅蛙」還挺受歡迎的),所以只要是有人傷害 Keroro,千萬分之一的啟示錄攻擊就會立刻出手,托她的福,Keroro 在開沒有用的作戰會議時,少挨了 Giroro 好幾拳!

引言:
「星球終結者」安哥爾族人,法國預言家諾查丹馬斯所預言 1999 年 7 月世界末日的執行者。漫畫版中準時降臨地球;動畫版中則因為早了 500 年到達,在地球軌道上午睡而遲到,2004 年 5 月才降臨地球。


  在 Keroro 指示下放棄破壞地球的計畫。目前寄住在地下基地,以助理身分協助進行侵略工作。童年時與 Keroro 一同度過,稱呼 Keroro 為叔叔。絕技是以「路西法之槍」使出「啟示錄攻擊」,可以藉由以分數為倍數(像是一千萬分之一)的方式降低或提高攻擊力道;特殊技能「黑式.啟示錄攻擊」原理上則與「啟示錄攻擊」相反。


  說話時喜歡套用四字成語—「這就叫(四字成語)嗎?」(~っていうか、(四字熟語)?),不過很多時候都是誤用。

2006年10月12日

好奇怪的上位者思維 ...

由於倒扁活動的關係,今年國慶日註定是「好戲連場」(本來我是想在家裡守在新聞台前看好戲的,無奈 Medea 要加班,沒辦法在家裡看 Live 轉播),原本想說會出現紅綠互嗆,總統幫腔的狀況 ...

誰知道我看新聞竟然報導出我們英明的總統說出:「國慶大會以後不再辦」的勁爆話語!

這跟武俠小說裡打輸了,邊撂狠話邊落跑的俗仔有什麼不一樣(我真的有下巴掉下來的感覺)?今年學生不想參加國慶是因為怕成為衝突下的犧牲者,被逼著參加可以說是冒著「受傷」的危險,有怨言是在所難免(我五專去參加心裡也是不太高興,有點演猴戲給台上的人看的感覺),更何況學生後面還有一批立場不明的家長(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小孩受傷吧)

身為總統,應該知道國慶的意義,也應該知道這種活動代表的是一個國家,可以說是國家過生日,所以才會邀請外賓,展示出國家最強的一面,這跟過生日辦宴會請朋友來是一樣的道理。

雖然國內有紅綠之爭,但身為台灣總統要做的應該是維持整個大會的順利進行(誰叫你是總統,這種時候就是出來扛責任的時候),而不是在台上講氣話吧!開口閉口就說自己是「台灣之子」的人,在這種關頭卻做出近乎背叛台灣的行為,實在叫人齒冷。

引言:
外面圍攻 裡面鬧場 扁怒:國慶大會以後不再辦
中時電子報 更新日期:2006/10/11 04:09
記者: 林淑玲台北報導

陳水扁總統昨日出席國慶大會致詞,史無前例被身著倒扁紅衣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泛藍立委鬧場,場外還有數十萬紅衫軍包圍。陳總統滿臉怒氣,以激動口吻表示,這種形式的國慶慶祝大會,大家意見這麼多,參加得又這麼勉強,應該立即檢討,明年以後不再舉辦。

宋及泛藍立委叫囂 外賓錯愕

總統府也對國慶大會史無前例遭到干擾,提出強烈的譴責。

陳水扁及夫人吳淑珍昨天上午十時在安全人員嚴密保護下,步出總統府,站上國慶大會主講台。相隔只有一層白色布幔的宋楚瑜及泛藍立委,立即開始抗議。「阿扁下台」聲音傳到主講台時,滿座政府高層和外賓都很錯愕,頻頻四處張望。陳總統一臉不悅,十二分鐘致詞結束,隨即匆匆離去。

陳總統以嚴肅的口吻說,他知道今年雙十國慶慶祝大會,有許多學校、團體表示沒有意願參加。他認為,這是民主自由具體呈現,至少我們不必像過去五十年,參加雙十國慶大會敢怒不敢言。許多人在做學生時被強制動員來排字幕、充場面的記憶,印象並不很好。他指出,現在台灣已經從威權走向民主,拒絕參加國慶還要擔心被學校記過,完全是威權黨國體制所遺留,不合時宜的儀典。慶祝國家生日方式很多,任何強制動員或非自願的出席,都不應該繼續存在。

府批在野食言 對王亦不尊重

對國慶日的亂象,陳總統指出,意見可以不同,但不能破壞團結。國家認同可以分歧,但國家不能分裂,政府也不能空轉。台灣就只有這麼大,我們不能讓彼此的裂痕愈拉愈大,內心的藩籬愈築愈高。陳水扁強調,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大家同船一命、休戚與共。我們尊重每一個人自我選擇的權利,但促進整體的幸福與發展,是所有成員共同的責任。

總統府則聲明指出,天下圍攻活動未經事前申請,屬違法活動,卻仍執意進行,造成交通受阻,影響周邊捷運、民眾就醫等生活所需之極大不便,發動單位可說完全失策,相當不負責任。同時,該活動與會貴賓及外賓座車進行不禮貌的強制動作,對這種不當舉止,總統府強烈譴責。

總統府也批評,在野黨違背原先承諾,透過國會議員不當阻卻典禮活動的進行,這是對國慶典禮主席王院長的不尊重,而前來參加的若干立法委員,違反安全規定,另備道具,在現場叫囂、不聽勸阻、甚至發生相互拉扯,已破壞整個儀式的莊嚴性,對此,總統府至表遺憾。

轉自 Yahoo 新聞,原網址點這裡

2006年10月10日

時間過得好慢好慢的電影,Mission Impossible III

昨天看了 Mission Impossible 3,雖然之前看影評就知道可能不太好看了(票房也似乎沒有第二集好的樣子。題外話:第二集真的很好看,吳宇森果然是高手),衝著阿湯哥的名頭,憑著好看的預告片,還是給它看下去了(反正假日也沒啥片子好看)

  其實,憑良心講,這部片的確是砸了大錢的,聲光效果都不錯(像:炸掉高級跑車啦、開戰鬥機及直升機劫機啦、學蝙蝠俠在高樓間玩盪秋遷 ...)。情節「理論上」也很緊湊,應該是部不太難看的片子才對。但,我跟 Medea 卻看得呵欠連連,還得去小睡片刻再回到螢幕前面看,雖然片子不會很長(了不起二小時),卻讓我有三到四小時的感覺,可見,導演真的很重要啊!

  對我而言,這部片子的情節太過老套了,看前面就猜到「幕後黑手」是誰了,果然又是一部導演自以為觀眾猜不到的作品。

  而唯一合乎影集「Mission Impossible」 精神的就只有梵蒂崗綁架軍火販子的橋段。其餘的用「終極伊森」來形容比較恰當(想想「終極警探(Die Hard)」就知道我為什麼這麼說了),整部片看不到團隊精神的發揮,而像是場個人秀(真的有 Die Hard 的感覺,主角馬不停蹄地受反派的虐待)

  但劇中有許多有趣的對白(我承認我有去查過英文字幕,光是聽可不能完全確這句話),像:電腦黑人高手(我還是想不起來他在劇中的名字)在看到主角阿湯哥時說的:「Well if it isn't Mr. "those who can't do, teach"!」,所謂的「Those who can't do, teach」是句挺常用的英文。意思是說指那些做不到的人,最會動動嘴巴教別人做,頗有中文「光說不練」的意思(我個人還蠻喜歡這句話的,因為很多人就只會說不會做)

2006年10月8日

真功夫果然精采 ... 殺破狼

昨天中秋晚上沒有什麼節目可看,所以把之前「搜集」的片子撈了出來看!

  突然想到一直沒有把「殺破狼」看完,所以就一時興起地把整部片從頭到尾看完!雖然劇情是很一般的正直警察對老奸黑道,但加上真功夫,就真的令人覺得好看!

先來個官方劇情簡介吧:
引言:
由高級督察陳國忠(任達華飾)指揮的重案組屢立奇功,武術專家馬軍(甄子丹飾)即將接替提早退休的陳國忠,他決心將所有事情撥亂歸正。

  寶爺(洪金寶飾)為新冒起的黑道代錶人物,其左右手 Jet(吳京飾)為一名行動快速之冷血殺手。陳國忠一名被派往接近寶爺的卧底被發現遭人殺害,陳國忠認為這一定是寶爺的所為,誓要將寶爺繩之於法。

  由於缺乏證據,寶爺無罪釋放。寶爺在離開時曏陳國忠留下戰書,只要他的手下一踏出警署門口,定必遭到教訓。

  陳國忠之下屬被 Jet 一一解決,警署內人心惶惶。後來,馬軍發現陳國忠與寶爺之間的恩怨乃另有內情。

  馬軍先與 Jet 展開一場激烈決鬥,再獨力迎戰寶爺,結果兩人遍體鱗傷。其實寶爺早已把生死置於道外,唯一是放不下家庭……

  陳國忠被斷定身患絕癥,他帶著養女來到海灘,看著夕陽西下……
資料來自新浪網,網址點這裡
  雖然是去年底的片子,但我卻覺得很好看,可能是這部片主打的「真功夫」賣點吧!看吳京的「飛驚斬擊」真的還挺可怕的(不會是這樣才被禁播的吧?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這部這片為什麼會被禁播)。甄子丹跟吳京還有洪金寶的對戰也很精采,跟吳京那是真的可以看到「刀光棍影」耶;跟洪金寶的那場簡直是「異種格鬥技」大集合,柔道、摔角技 ... 什麼都來,真的有種拳拳到肉,精采萬分的感覺。

  在我個人的感覺上,這部片的導演並不算厲害,鏡頭轉換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但卻因為演員的「高手過招」而成了一部好片!在充滿了「花拳繡腿」的電影市場裡,這種真功夫的感覺還真是好啊!

P.S. 拍功夫片免不了受傷,聽說洪金寶還為了這部片舊傷復發,即使負傷仍舊是把片子拍完,真是敬業,希望他早早就復原了!

引言:
甄子丹誤傷洪金寶
  甄子丹和李連傑一曏是讓演員和觀眾感覺過癮的事情,由於《殺破狼》強調真功夫,甄子丹和洪金寶的對打讓甄子丹感覺更是過癮,在最後一場大決戰拍攝中,甄子丹習慣了自己平時出拳踢腿的速度,結果誤傷了洪金寶,但洪金寶是出了名的敬業,完全不當回事,另據導演葉偉信介紹:「Ending那一幕,因為大哥與子丹的對打全是真功夫,大哥用腳擋了子丹一腳,即時令舊患復發,行步路都辛苦的喊痛,但大哥很專業,受了傷也忍痛完成所有拍攝過程。」
  看來觀眾在前面看的爽的同時幕後的演員真的付出了太多心血和汗水,拍動作片真是危險又辛苦的事情。

「真實」格鬥彰顯設計功力
  被觀眾一致稱贊的吳京甄子丹後巷對打戲,被譽為「全是兩主角沒有任何編排的硬橋硬馬發揮」,其實作為電影打鬥藝術,當然不會全是真實對搏啦,無隙可尋的格鬥場面當然要歸功於出色的武打設計,此次打鬥設計前動作導演甄子丹根據吳京武打套路的風格設計了一系列的動作,保持原來武術套路觀賞性的同時主要增加其力度和實戰性,為了更象真實打鬥,區別於以往的動作片,還並匠心獨具的設計了一些 miss 動作,因為真實打鬥不可能象你攻一下我擋住我再攻你再擋,會有很多互擊和 miss 動作的。主要細節和動作定下以後,兩人再憑自己的功夫自由發揮,給觀眾呈現了一場超乎完美的動作戲。

真打實鬥演員起紛爭
  為了趕進度和節省資金,同時為了拍出動作導演甄子丹眼中的真功夫效果,甄子丹的武術指導班底裡一眾武打及特技演員全身而上,十幾天下來,各個傷痕纍纍,但甄子丹在圈內是出了名的嚴格,最終仍有部分效果不是很滿意,結果仍是重拍,擔任助理動作指導的谷垣健治看了實在是心疼,對著自己的好友甄子丹把一個道具熊扔在地下,但最後谷垣健治說:「我很佩服子丹,這次又跟他學到了不少東西,而且最佩服他的執著,他認為對的東西就一定要堅持,結果最後片子出來後,效果非常的棒!雖然我也因這個片讓自己的腳受了重傷,要二、三個月才好,但我覺得非常值得」

轉錄新浪網裡這部片的拍攝花絮,網址點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