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7日

好熱﹠好有文藝氣息的聖誕節

最近的天氣真的怪怪的,明明都是十二月了,為什麼天氣仍舊是 Simon 我最討厭的大熱天呢(評定標準:>攝氏 25 度=熱天)?這可以說是 Simon 出生以來,過得最熱也是最有文藝氣息的一次聖誕節了!

  熱是理所當然的(貝戈戈的 Lucifer 還打電話來恭賀:「好熱的聖節啊!」頓時讓我週圍的溫度又高了幾度),但,為什麼跟文藝有關呢?
  話說從 23 號起,我跟軍中的一掛好朋友(台南的C先生一隻與高雄的L先生一對),就在淡水為好朋友T先生慶祝,為了避免在家裡太悶(事實是:其他人要開車回南部,不能再喝酒;沒有酒喝的T先生,只好帶大家出去走走),往金山的路上,由於不知道去哪裡,T先生就帶我們去很有氣質的朱銘美術館(到達目的地之後,另一車的人是一臉錯厄,反正T先生是壽星,他說了算)

  這可是 Simon 跟 Medea 第一次一起來朱銘美術館(呃 ... 因為我之前就有來過了。金山除了泡溫泉之外,也就這麼一個地方可以逛,難不成我還去氣派的X寶山啊)

  大約六年沒來了(我是 2000 年第一次去,很有水準吧),這裡的變化似乎不大,每次來都覺得藝術家可以當成這樣子,朱銘還真的不是普通厲害,最起碼他比掛百來年了才爆紅的梵谷好多了(P.S. 左圖是我最喜歡的朱銘作品~太極系列之單鞭下勢)

  照解說員的說法,由於是冬天的關係(我實在感受不到冬天的威力),所以不能走進草皮裡,仔細看看這些作品,只能走馬看花地快速看過。

  儘管如此,這些作品仍舊讓我感受到了明確的太極拳動作(其實,我個人比較偏好這種看得懂的作品)

P.S. 形單影隻的C先生,由於只喜歡車子,又沒有把他家那口子帶上來,明顯地對這些雕塑作品沒有興趣,整個參觀過程都一副疲累欲死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