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8日

愈來愈平淡的過年

不知道為什麼,今年的過年總覺得特別沒有過年的感覺,總覺得石牌的家裡與我有種格格不入的疏離感。

  可能是自己買房子住的關係,平時習慣二個人,也習慣了天母這個小單位的格局,一回到石牌總是有種不自在的感覺,好像我的存在很突兀。

  想用電腦嘛,客廳桌上型的速度連天母的多功能錄影機都比不上(我家的 DELL GX-260 是拿來接電視卡看電視用的,所以我都戲稱它是多功能錄影機),而且石牌的電腦我完全不會有想碰的欲望(幾乎每次碰它都是要維修)

  不碰電腦嘛,又不知道要幹什麼(電視有人霸著,就算沒有人佔著,我也會讓給小朋友看),總不能老是盯著我的小白(雖然我帶了好幾部片子要看)

  雖然家人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但也沒什麼共通的話題可以聊(聊工作,彼此的專業領域差太多;聊政治,我是政客都是爛人派;聊宗教,我媽到最後只會冒一句:「孺子不可教也」,因為她扯不過我;聊八卦,我可是超級八卦絕緣體,認識的女星手指頭都數得出來),至於有些家庭成員,則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完全不會想搭理她們。

  看著我大哥又在用不良習慣看電視(所謂不良習慣就是一碰到廣告就轉台,轉啊轉啊,轉到後來,什麼節目都沒有看到),我心裡不禁想著,我明天過年是否要找個藉口去國外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