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8日

學生啊,要有自覺!

最近看 Lucifer 大教授當人(也沒當幾個,以我的標準,可能當一半以上吧),MSN 標題立刻換成了一些與學生有關的東西(這傢伙,嘴巴上說無所謂,其實還是很在乎的吧),讓我不禁小有感觸。

  扣除無知的小學生時期,從國中開始,我就一直是老師又愛又恨的人物,會愛是因為我心情好時,成績就會不錯(特殊註明,是心情好時,心情不好還是會『明顯』地亂考的);恨是因為,我不太把老師當一回事。

  在我學生的時候,那個年代是允許老師體罰的,說誇張點,只要不出人命,不殘廢,其餘都是老師可以體罰的範圍內(所以我常說現在的學生過太爽,當然,那個時代的老師也沒這麼變態)。打成「黑青」是家常便飯,通常帶傷回去,被老媽看到,還會再補上個一次二次的(次數得視老媽心情及奶奶在不在而定)

  雖然不是愛的教育,這種不對就扁的教育方式也的確是讓我學了不少合適的應對進退(錯了就被扁,誰都學得快吧)。但,這也只限於應對進退,至於教學方面,由於我的腦袋還不錯,所以成績都還過得去,某方面來說,還算是「乖孩子」(升學教育的迷思,只要成績好的都是好孩子),我也會利用這個漏洞,做一些不太乖的事,像是留長髮(別懷疑,那個時候男生的及格標準是平頭,只要可以分邊就是長髮)、放老師鴿子(就是翹課啦)、上課時研究禁書(金庸的武俠小說就算禁書了,最好笑的是,還是在學校的圖書館借的)、課堂內找周公下棋(實在太無聊了,所以睡大頭覺)

  雖然那個時候敢囂張,但卻是有本事做為依據的,學生可以做為依據的,除了狗腿拍老師馬屁外,就是成績。是否真正吸收到了該學的知識,考了就知道(當然,在這裡扣除考運這個因素)。這也是我考試從來不作斃的原因(呃,答案給人家看,幫助同學應該不算吧),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有什麼好拗的?成績好,証明你已經吸收到了需要的知識,老師自然也就不需要苛求你在學識這方面的事,再怎麼顯擺,台上的老師也是會閉一隻眼,裝做沒看到。

  國中時期囂張,是因為升學主義當道,學校為了拼升學率,就會把成績好的學生當寶,一個都不願放過,更何況是我這個有希望前三志願的小混蛋。

  由於我的考運實在是不太好,只要是碰到大考,平時身體壯得跟頭牛的我,就會生病,在發高燒的狀況,成績實在是不太理想(雖然還是有公立高中可以念,但我仍舊是選擇了較為自由的私立五專,當時有個賤賤的親戚還來顯擺說她孫子考了上了公立高中,卻被我狠狠嘲笑一番,因為她引以為傲的好成績孫子還差了發高燒去考試的我快 30 分)

  到了五專,我只有第一學期很認真唸書(因為搞不清楚狀況)。到了第二學期,我就開始糜爛了,因為五專的程度對我來說太過簡單,真的是大考前三天唸一唸,成績就不會太差。

  我唸的五專算學期總成績的方式很簡單,平時成績 30%、期中 30% 及期末佔 40%。平時成績包括了小考成績,只要有小考,就可以多少撈點分數,我這個 30 分拿個 10 分沒有問題(我相信,以我上課的態度,老師是不會給我除了考試外的成績的);期中考我都會混一下,通常是考 50-60 之間,所以就用 15 分算好了;也就是我期末只要考個 90 分就可以安全低空飛過,偏偏我每次都可以「達陣」,讓找我一起暑修的同學敗興而歸。

  由於期末的成績高過期中太多,所以只要是老師都知道我之前是隨便考的,自然對我的印象不會太好,那些還當著課堂被我「嗆」過的,更是對我糟到一個不行(還有平時成績真的給我鴨蛋的老師,但我還是以 60 幾分過關,因為是我最擅長的資訊科目)

  在五專的時候囂張,是因為我有跟老師著著幹的本錢!不需要老師的「同情加分」,憑著公開、公平競爭的期中、期末考,我也可以 Pass 過關,自然不太需要理會老師。

  而且,我個人不太喜歡五專老師的到五專教學的態度,除了真正專業的科目是由校外的專業人士來教之外,五專老師大多是以「懷才不遇」的心態「淪落」到五專來教書的(甚至還有人一副就是我是拿這裡當踏板),既然自己沒本事爭進大學教書,就表示實力有所不足,幹嘛拿學生當出氣筒,一副老子不幸才來教你們,你們可是三生有幸的咧!

  既然老師這副德行,我又何必對他拿出師長的尊重之道(五專生涯裡,值得我尊敬的老師一隻手數得出來)? 由於我不太需要老師的關係(很多科目,還真的都是我自己唸的),我自然在學校有囂張的本錢(曾聽過不少傳言,說科裡的老師都不太喜歡我)

  其實,上面寫了這麼多,只是因為看到 Lucifer 大教授在 MSN 上的標題覺得好奇,明明沒本事,憑什麼有臉要求老師讓你 Pass 過關?這世上哪有這麼多不勞而獲的爽事?如果要 Pass ,成績考好一點,不要無故缺席,讓老師覺得你是有在用功的,這樣都是一定會過的,沒有什麼努力,人家憑什麼讓你 Pass?是妳長得比較美?身材暴好,沒事還讓教授清涼一下(男人都愛看美女,這是天性)?還是你是某位名人?還是你是哪個大人物的後代?

  如果什麼都不是,拿什麼要求人家一定要讓你過?想想自己的所做所為,摸著良心問一下(如果還有良心的話),憑什麼要求 Pass?

P.S. 其實,只要做個簡單的角色互換,
就可以大概猜出自己會不會過關,這會很難嗎?

2007年6月27日

再次進入 15 分內,14分55秒

貓熊狂奔中 ...
  在幾近拼命的狂奔下,我終於又進入了 15 分這塊領域(謎之聲:『是誰說士官隊的標準是 12 分鐘的』),上次跑進 15 分鐘好像是快二個月前的事了(最近還真是混啊)...

  可能是體力還沒到這個等級,今天跑完後,有種幾近虛脫的感覺(真的快掛了,最後想來個 Turbo 都辦不到)。雖然如此,我還是在稍做休息後,跑去做了其他的健身器材,感覺上,果然是累到一個不行啊,平均都比平時掉一個等級左右。

  值得慶幸的是,今天浴室修好了,運動到累得要死的狀態下,洗個舒服的澡,真的是爽啊 ...
P.S. Medea 大小姐今天的成績是 16 分 18 秒

2007年6月26日

《公告》不用理會那些垃圾迴響了哦!

貓熊與狼 VS 網路蜘蛛
這是給各位 Blog 主人看的,如果不是本站的 Blog Owner,就不用看了!

  由於最近垃圾迴響很多,所以 Simon 決定在每個星期五做一次全站刪除標記為「垃圾迴響」的發文,各位 Blog Owner 不用再理會這些垃圾迴響,只要記得把不是垃圾迴響的改回正常迴響就好了!

2007年6月25日

混蛋,看什麼看?我才没有哭呢,混蛋 ... 嗚嗚嗚

海賊王 312 回,ありがとうメリー! 雪に煙る別れの海
標題引用自 Franky 名言錄 ...

  最近跟 Medea 在狂看「海賊王」的卡通版,不知道是海賊王的許多劇情太會催淚,還是我冷血,又或者是 Medea 感情太豐富,反正 Medea 為了其中幾段劇情淚如雨下...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為了 Tony Tony Chopper 努力找回的香菇,卻是致命的毒藥,把自己最親近的人毒死;最近的一回是電視版第 312 回「ありがとうメリー!雪に煙る別れの海!」,主要是跟陪伴草帽海賊團已久的「Going Merry」講拜拜。

  最近看了海賊王,才深刻感受他的魅力。

  雖然是很簡單的故事主線(航海,繞行偉大的航線一週,成為海賊王),但加上了特殊而有個性的人物設定(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怪癖),有趣的情節,造就了這部動畫與眾不同的魅力。

  真的要描述海賊王這部卡通是有點困難的,畢竟他精采的章節太多,也有不少的伏筆等待解開。但,看到這集的 Going Merry,成功地表現出了那種壯志未酬身先死的感覺,實在是挺容易讓人鼻酸的,也難怪我們家 Medea 就自動飇淚了。

2007年6月24日

有點小小失望的史瑞克三

史瑞克三官網截圖
今天去看了史瑞克三,雖然片子本身笑點不斷,但看完後卻有種莫名的失落感。

P.S. 下面的內容會談論到故事裡的一些內容,
如果沒有看過的人,請先想清楚再走來看。

~~~假定不介意劇透的分隔線~~~
其實,我個人很喜歡史瑞克的題材,童話故事裡的妖怪變成了好人、打倒了白馬王子、娶了公主,還跟一隻喜歡碎碎唸的驢子成了好朋友,這真的是個很棒的反向思考。

三不五時,我們小時候熟悉的童話人物還會出來惡搞一下,這也算是笑點所在。

無論是第一集還是第二集,史瑞克都成功地惡搞了不少童話故事與諷刺了不少美國文化(特別是第二集),算是很成功的娛樂片,看完後,走出電影院會有種無法形容的滿足感。

但,這一集似乎沒有前面二集的感覺了!故事情節較第二集鬆散許多,整個故事接得有點跳躍式前進的感覺。
  • 奇怪的白馬王子在當上國王後,仍然堅持透過演戲來惡搞一下?
    (不過,我覺得白馬王子在酒吧裡演戲時,還真的挺慘的)
  • 亞瑟(遜)從卒仔變成勇於發言的角色也轉得很奇怪;還有,他什麼時候願意當國王啦?本來不是反抗到極點嗎?
    (最奇怪的是 Far Far Away Kingdom 的國民還真的接受他當國王,這個國家的人民對國王的要求還真是低啊,還挺像某島國人民的)
  • 也就區區幾個童話故事裡的反派角色,就能拿下整個王國,這個王國也太容易攻打了吧?
    (竟然連衛隊都聽『逆賊』的話,完全沒有所謂的忠貞概念,史瑞克好歹也是個親王,還是很好認的那一種,也或許,這些衛兵想幹掉他已經很久了)
我覺得第三集進步最多的就是小木偶,他開始懂得玩文字遊戲了,還可以把白馬王子耍得團團轉 ... 雖然看這種片是不太需要想得大多的(謎之聲:『都說是娛樂片了,你還想這麼多幹什麼,邏輯在這裡不存在啦』),但我想,下次的第四集,我是不會再去電影院看的了(Medea 跟我說的,她說第四集已經確定開拍了)

再次進入 16 分之內,15 分 20 秒


可能是因為受了上回太大的刺激(上次退步太多了,今天一閒,我跟 Medea 就去健身房跑步了(這種天氣,如果不是在健身房裡跑步的話,我可能隨時會中暑倒地吧)
  可能是立志要進步的關係,我這次的成績不錯,15分20秒(謎之聲:『是誰說要先跑進 12 分鐘的啊』)。 Medea 小姐也有小小的進步,成績是 17 分 20 秒(事實證明,她之前真的是太混了)
  不過,今天在健身房裡,仍舊有些小插曲。
  最主要的是~浴室的水壓不太穩定,忽大忽小的,水溫自然也不太穩定(還好最近天氣熱),搞得大家都怕會洗到一半,忽然沒有水可以沖澡(全身是泡的狀況下,這可真是慘啊),所以都是草草洗了就算了(包括我跟 Medea,她大小姐還真的不敢去用烤箱),健身房的工作人員也挺慘的,要面對這些會員的指責(其實,抽水馬達壞去,干他們什麼事?他們又不是水電工人)
  不過,Simon 的運氣還不錯,剛好要洗的時候,都有水可以沖(只是忽大忽小而已)。至於其他人,我可就不知道了,但,似乎隱隱約約傳來了不少抱怨聲 ...

2007年6月22日

超級大退步,16分20秒


今天終於找到了時間可以去運動,距離上一次跑步已經是二個星期多的事了(不是混,而是事情太多,要不然就是平時在家裡就已經熱到沒力了)
  成績很糟,我竟然又退到 16 分外了,這次是 16分 20秒,可以說是這一、二個月來跑步最糟的一次!可能是真的太久沒去跑了,上次的成績我已經不太滿意(上次跑 16 分整),沒想到這次更糟,看來,我下次得更加努大一點(謎之聲:『下次是什麼時候』)
  由於這次我是有點對自己放水的(可以說是沒有出盡全力跑,因為有打算做其他的運動),所以並沒有上次跑 16 分時,一副要掛掉的樣子,呼吸及腿力都還算正常,做其他的運動也還可以(只是很累而已),所以不太需要進烤箱去讓肌肉放鬆一下,只是洗個澡讓自己舒服一點而己。
   在更衣間時,我發現有很多小朋友喜歡噴香水(肯定是沒當過兵的,連穿內褲都要遮遮掩掩),有人在旁邊還大力噴香水也就罷了,還是噴那種不入流的便宜貨,那味道之嗆鼻,只差沒有告訴人家:「我是用化學合成的香水」,還真虧得他們噴得下去,是拿來防蟲用的嗎(搞得我在旁邊一副被薰死的樣子,其實,沒睡飽我的是準備找架打的。薰我?喵的,也要看你禁不禁得起打
  不過,那位小朋友挺有修養的,沒有理會我的白眼(我真的有打一架的心理準備),不過,他顯然知道他老兄的便宜貨引起了我的不爽,所以乖乖地去旁邊噴(謎之聲:『還噴啊』)。在這方面,他是值得讚許的。 
P.S. Medea 小姐這次竟然有小小的進步,成績是「17分32秒」(我是看她上次太混了

困擾重重的房屋裝修

貓熊替狼蓋狗屋
最近都在努力於房子裝修的事情(不弄實在是不行了,原本的陽台外推壞得差不多了),由於預算「非常」地有限(我現在還是月光族),扣除一些一定要交由專家的項目外(外牆防水、電線、冷氣安裝…),很多東西還得自己來(像是設計圖、找工人、拉網路線…)

  其實,我這個小單位還挺神奇的,有二個陽台,前屋主全部做外推,但由於玻璃屋有點老舊的關係,有些地方因為漏水而滲入破壞了原本的木做,搞得我拿來當書房的小陽台牆壁三不五時就掉一塊下來;原本的和室也因此有點不太平整(仔細想想,好像挺慘的);再加上沒有冷氣,天母雖然涼涼的,但仍舊是不太舒服(託這個的福,我抗熱的本事提高了)

  由於我的「書房」狀況實在是太多了,所以我今年打算狠下來做一次簡單的整修,主要是把陽台外推的天花板部份拆掉,弄好防水後重做天花板(只做一個,另一個做洗衣間);再把家裡的木地板全部拆掉,挑重要的地方重弄;當然,趁這個機會,就順便裝冷氣(其實,這才是這次的重點)

  但,我昨天跟 Medea 研究了家裡的結構,二樓的木做好像也有點被水滲到的感覺,如果要弄好,那不就整個二樓都要拆掉? 看來,似乎沒有我想像的這麼簡單… 我的裝修之路還有一段距離啊!

2007年6月18日

小公司裡的大婆婆小媳婦

貓熊與狼的犧牲演出!  上演大婆婆與小媳婦!
最近 Medea 公司的氣氛不太好,似乎搞嚴重的小團體內鬥!搞得我最近成了小公司內鬥的垃圾場。

也才十來個人的小公司,竟然還依照坐的區域搞派系鬥爭,我聽得還真的不是普通的,雖然公司內鬥是無法避免的,但,我也很少聽到小公司可以幾近公然地鬥成這樣(幸好我們家 Medea 遠離鬥爭核心,沒有人會去鬥她,不然,她們公司來場腥風血雨是免不掉的)

最近常上演的劇碼是K小姐被「當權派」欺負(所謂當權派就是老闆身邊當紅的狗仔的意思)。有點老好人的K小姐,因為新人的關係,而跟當權派有點處得不太好,搞得當權派的幾位一有機會就要用話酸她一下,K小姐的座位又剛好在當權派隔壁,想閃也閃不掉,只能像個小媳婦似的,委屈地把這些辛酸吞下肚。

其實,每次聽這種「公司小劇場」,我都是當笑話聽的。一來不干我的事(又沒欺負到 Medea 頭上);二來,這種事情,一個巴掌拍不響,如果不是K小姐「消極」配合,當權派怎麼會有機會「積極」演出呢?最後,人家男朋友都沒有出面了,我叫個什麼勁(真不知道K小姐的男朋友在幹什麼?如果是 Medea 我早就去公司開罵,或單獨找欺負她的人,把她狠K一頓)

其實,這種公司裡的「大婆婆」,要對付也很簡單。只要有種來個一次「兇狠」的反抗,就不會再有下次了。愈是忍耐,這些公司裡的婆婆們就會愈來愈囂張(因為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以為自己是老大),只要反抗一次,她們就知道妳不是好欺負的了,下次欺負也不會先找妳下手。就像我常講的,尊嚴是自己給的,不是別人施捨的!

P.S. 由於 Medea 公司的設備不太好,所以畫質不太好,請見諒!

2007年6月15日

來點正經的 ... 影魔法師

影魔法師
  最近都是畫些Q版的稿件(貓熊系列),剛好最近看的小說裡有個很有興趣的人物,在公司打完草稿後(謎之聲:『你又在混啦』),回家利用 Painter 上淡墨,就成了這副樣子了!

  坦白講,這張的感覺我還挺滿意的,尤其是好久沒有畫淡墨畫了,畫起來還真的有點得心應手的感覺,手很自動地就開始找到應有的感覺,看來,雖然久沒有畫這種風格的,我的手感仍然沒有消失嘛!

  感冒一好後,才開始有可以畫畫的感覺。之前由於發燒,才一動筆,頭就開始痛,完全沒有辦法畫畫。這次好了,可真的要認真開始畫今年要投稿的東西了

2007年6月12日

奇怪的新聞 ...

今天在 Yahoo 新聞看到了一則奇怪的新聞(我實在是連標題都不太想打,連結點這裡,從這則新聞中,我只看到了二個重點。

  第一,議員平時都吃太好,很胖,胖到連內褲都不太好買!

  第二,台灣的新聞媒體實在是沒什麼東西可以報了,連這種無聊的新聞都可以報,還一副很有趣的樣子,我實在搞不懂這有什麼好有趣的。

  如果台灣的政客&媒體都是這種型的,那我還是努力工作,早點撤離台灣吧!

P.S. 感冒到今天還沒有完全好,頭還是有點痛,或許我感冒好點了會努力把這篇重寫一次。

2007年6月8日

怕痛的牙醫

貓熊與牙醫最近吃東西,老是會卡到,所以就去林牙醫那裡報到。他老人家給的建議是直接拔掉,反正沒有什麼大影響,於是我也傻呼呼地拔了(後來被家人罵一頓,說晚上拔牙有一定的風險,萬一出血,可是沒人可以幫的)

  不過,重點不是我拔牙,也不是我白目在晚上去拔牙,而是同事介紹的這位牙醫…

  這位牙醫是同事在無意中發現的,主要是因為他很有醫德,收費又低廉(像我拔牙,才收 NT$50),在我之前牙痛時介紹給我,沒多久就成了 Simon 跟 Medea 看牙齒的首選。

  而這位醫生的確是對病人很好,每個動作都很輕,生怕碰痛了病人,三不五時就會來句:「如果會痛要說,或是打個手勢」。坦白講,他的技術跟動作幾乎是讓人完全不會感受到痛楚的,但他老人家這麼一說,不自覺地就會把神經繃起來,生怕下一個動作會讓我有錐心之痛,結果 ... 扣除嘴巴張開很累外,完全沒有什麼感覺。

  由於之前已經很有「經驗」,所以這次即使醫生說:「可能會有點痛哦,你要忍一下,如果受不了了,打個手勢讓我知道。」,我也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甚至決定在這次拔牙,很配合地「裝」出很痛苦的表情(謎之聲:『你果然是個壞胚子』),像是皺眉頭、咧著嘴這些「好像」會痛的動作(其實,是真的完全不會痛,醫生也果然很老實地以為我很痛,口頭上的慰問也愈加頻繁了!三不五時就會來句:「如果會痛就打個手勢,我會立刻停下來」。

  很無聊的我,統計了一下,這種「怕痛」的慰問,最起碼重覆了約十次以上… 說真的,我還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誰怕痛啊。

這 ... 這還是現代人嗎?

貓熊 VS 狼
  今天看到了一則令人訝異的新聞~「看不順眼學弟妹 學長姐夜半點名」,也難怪外界的人對體育系的學生總是抱持著「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第一印象了!
  老規矩,為了怕 Yahoo 新聞更新太快,我把原文引用在最下方的位置!

  現在都是什麼時代了,連部隊都不太敢玩這一套了(至少我退伍前是如此),這麼落後的管理制度竟然可以在大學裡看到,看來龔教授的稻草人理論直到現在仍然適用啊(學歷愈高,生活智能愈低。怕的是學歷不高,生活智能仍然很低)

  不過是學長姐,憑什麼叫學弟妹做東做西的?晚點名?幹嘛,怕逃學啊?人家部隊是怕逃兵,順便維持紀律才這麼玩的,背後還有軍法依據的耶。學生玩這個,憑什麼法律?學生會自治法嗎?這是可以不用理會的好不好?現在都民國幾年了,這種老掉牙的情節還可以在現代的學園上演?

  先不說這些白目的學長姐,這些學弟妹也是腦袋沒帶出來,人家叫你做什麼,你就一定要聽啊?只是學長姐而已,又不是你的誰,不理會怎麼樣?被扁?不會打回去啊,體育系是唸假的哦?還是校規裡有一條不聽學長姐的話會被記過(如果是我,就算記過也不會去鳥他的),你唸書是都唸到狗身上去了?人身自由懂不懂?狗受脅迫時,還會叫、會咬跟會跑咧。生而為人,竟然連條狗都不如,你們是哪門子的萬物之靈啊?我還真替這些學生的父母可悲(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家人在幫我出頭前,肯定會先把我暴打一頓,被打的理由同上)

  看到這個,我不禁想到之前在書店看過的一句話:「狼行天下,吃肉;狗走天涯,吃屎」(書名是『狼魂,強者的經營法則』,我是沒看過啦,只是封面上的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尊重本來就是靠自己掙取來的,不是別人施舍的,如果你自己放棄掙取的權利,那就別怪別人欺壓到你頭上,這本來就是世界的基本運行法則。

  講到這個,就會覺得難怪 Lucifer 跟我會是好朋友,我們二個都有點天不怕地不怕的特質,他老兄在大學時就曾經一個人跟學生會對著幹過,也沒看過他老兄少了根毛什麼的,反正他不怕人緣差(他在課堂上很好認,前排,整排只有他一個人坐的就是了),自己又熟讀過一些什麼學生會自治法之類的怪東西,所以他可以「引經據典」地跟人家對著玩,最好笑的是對方往往是沒有準備就來了,這就像赤手空拳的人對著一個手拿機關槍的,會嬴還真的是沒天理。

  至於我呢,我是個老實人,沒什麼人會來欺負我的 ... 自然也用不到這些鬥爭的手段了!

引用原文如下:
 更新日期:2007/06/07 12:28 記者:葉奉達

TVBS_N屏東教育大學的體育系的大一新生,傳出深夜被學長姐叫到操場「晚點名」,期間還要聽學長姐訓話,還有學妹因為感冒戴了帽子,還被學姊責罵說她是在「深夜遮陽」,校方知道之後大為震怒,表示會嚴格調查禁止類似事件再發生。

  屏東教育大學體育系學生,白天開開心心上課,但到了晚上,才是惡夢開始,集合大一新生深夜「晚點名」,這軍隊裡才會出現的場景,居然在大學裡發生。屏東教育大學學務長:「這是我們體育系的一些學長們求好心切,他們覺得說學弟們,可能在體能競技方面來講,他可能還有加強的空間。」

  7、80個學生排排站,任憑學長姐教訓,一站就是1個小時,還有女學生因為感冒,照樣也得到場,還因為戴了帽子,被學姊譏諷是在「深夜遮陽」。屏東教育大學體育系大一學生:「那個是學姊開玩笑而已。」記者:「是開玩笑的喔?」屏東教育大學體育系大一學生:「對對對。」

  校方介入調查後,發現這群要學弟妹深夜點名的大二學生,其實在大一時,也曾被學長姐在晚間叫到操場點名,而這似乎已經成了體育系傳統。

  不過也有老師替大二學生講話,說他們沒有惡意,只是重團隊榮譽,認為有些學弟妹對師長不尊敬,才會要學弟妹到操場「聽訓」,沒有體罰。

  而校方也強調,未來還是會嚴格查禁,不讓錯誤的行為,繼續偏差下去。

2007年6月6日

大退步,16 分整!

可能是太久沒來運動了,今天退步了不少,3000 公尺只能跑 16 分鐘整 ...

剛開始跑時,完全跑不太快,只能以比平時慢一點的速度來跑(平時是跑 12KM/Hr,今天只能從 10.5 KM/Hr 開跑), 只要一快,腳就開始有種疼痛的感覺。
之前畫的作品, 裸女的背影
雖然腳有點痛,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在跑步時,總覺得呼吸很平順,若不是後來狂奔(15KM/Hr),可都都不會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在跑完後,仍有餘力去做一些重量訓練,跟以往累得要死的狀況大不相同。

不過,為了跟 Lucifer 大教授去嘉明湖,我現在的狀況還不夠好(考慮到可能會背到二人份的行李 ,還是很加強訓練強度才行。

找一天去運動用品店買個腿綁,加重自己平時的負擔吧!


P.S. 順帶一提,Medea 也要我記錄她跑步的時間,她這次的時間是 17 分 39 秒,也跟我一樣是大退步
(謎之聲:『自己明明也有個 Blog,怎麼不自己記?』)

P.S.-2 右邊的圖是之前畫的,由於有點煽情,所以沒有擺在 Blog 首頁。

2007年6月5日

奇怪的架站思維(二)

上一篇「奇怪的架站思維」寫得我欲罷不能,所以續了一篇繼續來校正一下菜鳥架站者的觀念!

  如果自己不具備網管人員的基礎知識,又想要擁有自己專屬的 Server 的話,還有什麼方案呢?其實,在每本架站機的書都會介紹到的~「虛擬主機」。簡單地說,就是花錢去租啦!

  在以前,虛擬主機是非常貴的(其實,現在台灣的也不便宜),所以一般人往往會有「租主機很貴」的印象。事實上,如果租對國外主機,其實比台灣便宜許多!以我租用 Dreamhost 為例,一年是 USD$100 不到,即使台幣再怎麼貶值,也不到 NT$3,500。

  但,這往往還含有一個免費的域名、20G 以上的可用容量、每月 10G 以上的流量、可以建立 5 個以上的 MySQL 資料庫、專屬域名的 e-Mail ... 與自己辛苦架站相比,真的是便宜許多!

  怎麼說比較便宜呢?以 Simon 自己之前架站為例,我用 DELL 的 GX-260 當 Server,這台桌上型小巧省電,Power 是 150W 的, 一個月要吃掉 104 度電,自己去電力公司查查看,光是 Server 一個要花你多少錢,這還不含網路的用電,也不含 Server 每天在那邊風扇狂轉的噪音。以一個月不到二百的代價,就可以擁有一樣,甚至更大的效果(人家虛擬主機商的頻寬一定比你家裡高),只要是神智清醒的人都知道要選什麼吧?

  台灣的主機商由於頻寬太貴的關係,所以規格上沒辦法跟國外的主機商做競爭(這也沒辦法,人家國外頻寬就是高) ,可以勝出的,大概就是「看得到」主機商在哪裡,對岸可以瀏覽吧。

  如果自己沒有技術知識,只想單純地攡有自己的網站,租國外的虛擬主機是個很棒的選擇。把這些專業的事情交給專家,你只要負責用就好了,這不是單純許多嗎?

奇怪的架站思維~最終篇

繼「 奇怪的架站思維」與「 奇怪的架站思維(二)」後,我又想到一些需要補充的內容,這可真的是最後一篇了!

  如果真的就是想把 Server 架在自己家裡看著高興的話,作業系統選 Linux 也好,FreeBSD 也罷,甚至是敗家極品的 Mac OSX Server 都好,就是不要選 Windows 系列

  先不說三不五時就要修補的軟體漏洞,人性化到看不懂的權限管理,Windows Server 版本的建置是相當麻煩的。你得自己另外裝 Apache 或 IIS 做 Web Server,ExChange 或不知名的軟體做 Mail Server,至於其他的功能,呃,好像都得另外裝軟體才會有(防毒程式、防火牆、防間諜程式就不用說了)!如果像企業一樣,都是買正版的的話,嘿嘿嘿,這些 Server 版的軟體,隨便一套都是以萬為單位起跳(非正版不在這次的討論範圍內)

  至於其他的 OS,除了 Mac OSX Server 版我沒用過外(以我用 Mac OS 的體驗來說,應該不會太難用),其他的 Linux、FreeBsd 我都玩過。坦白講,以個人或小型企業來說,真的隨便一個都比M$來得實惠。

  怎麼說呢,舉凡 Linux 或 FreeBsd 都是以 Server 作業系統為主要需求(Linux 己經開始有在走『平民風』了,但離打敗M$還有一段好長好長的路要走),所以 Server 的必備軟體都幾乎是內建的,從 Web、Ftp、SSH、POP、SMTP&Samba 都一應俱全,只要會設定(這才是重點),幾乎可以在零軟體成本的狀況下,把一台功能齊全的 Server 搞定!而且,Windows 上的病毒對 Linux 或 BSD 的系統來 說,絕大多數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這些作業系統不用以 exe、com、dll、msi 做為副檔名的執行檔,實在有點諷刺,這樣就可以阻擋近 60% 的病毒),自然也不用担心病毒的困擾(其實還是有,只是很少很少),了不起就是裝套免費的防毒程式,在 Mail 寄送出去前先掃一次!

  以初學者來說,我個人推廌裝 Linux Base 的 B2D Server 版本,這是國人善心人士為了讓一般使用者也可以很容易上手玩 Linux 的計劃,很簡單的安裝與設定,Server 就可以自動架好,裡面的設定值都已經調整得差不多了,對硬體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很適合入門的 User(當然,還是得具備基礎的知識)

  至於 BSD,由於是純文字介面,比較適合進階的使用者,知道要用 BSD 的人也大多是高手,不太會拿 Windows 去玩自己架站的(扣除考 License 做練習),所以我也不需要多說什麼。以我之前架站的經驗來說,BSD 真的還是最穩的,但,安裝也是最麻煩的,什麼都是以純文字介面為基礎,跟人性化是沾不上邊的(雖然我到後來也適應了)

  還在用 Windows 架站的朋友,誠心地建議你,搞個 Linux 玩一下吧,相信你會立刻拋棄 Windows 做 Server,那實在是太累人的一件事,讓電腦去做電腦該做的事,人的時間,似乎可以用在更有價值的地方。

誰讓我吃這麼多的?

誰讓我吃這麼多的?
  這是今天晚上 Medea 跟我的對話,她大姐突發奇想,問我說:「不是要減肥嗎?為什麼今晚還吃這麼多?」我的回答往往簡潔有力:「是妳自己喊肚餓的」,所以有了上面這的靈感!

  不過,我們真的又開始混了,又一段時間沒有去健身房跑步,不知道下次去跑會是什麼淒慘的成績?

  其實,健身房離我們家不遠(走路約 15 分鐘不到,跟我老闆從汐止開車來,我們真的算是近的),但只要工作一忙,我跟 Medea 就往往不太想去(是真的累了),於是肥肉消滅又陷入膠著戰的狀況!

2007年6月4日

奇怪的架站思維

熊也會弄電腦哦!
今天,朋友忠仔又問了關於架站的基本概念,是關於網址申請與主機的問題。

  其實,這種問題,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問到了,我自己的攲器工作室網站,由於是以 Xoops 為基礎,再加上自己的一些修改,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所有的東西,都是我自己摸索及論壇上的一些高手指點後才一點一點學會的!但,這有個前提,我是個「網路工程師」(這樣講也很奇怪,反正就是 MCSE、RHCE  之類的工程師)。我懂網路的一些基本概念,Server 的架構、DNS、WINS 等網路相關的基礎我都有,所以我可以專心在 Xoops 與現在的 LifeType 上。

  每次在回答這種類型的問題時,總有種「這種問題你也不會,還想架站,架起來也累死你」的感覺。

  托坊間這種「自行架構 XXX 網站」書的福,Windows 的 User 也可以築出自己專屬的網站,沒有權限的束縛(Windows XP 與 Linux base 相比下,的確沒什麼權限的概念),沒有容量的問題(反正硬碟便宜,不夠買了就有了),等於是在網路上有了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

  這一切,看似美好,但卻都沒有人注意到後面的負擔

  首先,Windows 由於使用人口廣大,所以相對入侵的窗口多了許多,病毒也多了許多。架站,其實就是把電腦連上 Internet 讓人家存取,所以有一定的風險,如果架站的人自己不懂這方面的維護,被入侵資料外流不說,連 Server 的基礎 Windows 都有可能會被人家弄掛!一個月重灌個二到三次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或許一次重灌還可以忍受,那來個 30 次呢?看看你有多少耐心吧!

  接著你得要三不五時求神保祐,肥到流油的 M$ 不會缺$$,不會大動作去抄你(別忘了你的 Server 可是 24 小時連在網路上的)。我目前看到的 Windows 平台架站者,還沒有人用「正版的 Windows」及「正版的防毒程式」的(呃,其他的軟體我就不說了,反正連 Dr.Eye 都不是正版的),這種狀況下,人家不詛咒你電腦每天當機就不錯了,你還想要 Server 穩定?做夢去吧!

  如果想要成為自有 Server 的架站者,你得具有以下的基礎:
  1. 基本的網路概念,總得知道什麼是 Domain、Static IP、DNS 及 WINS 是的運作原理,不然,你怎麼把你的 Server 放到網路上讓人家連進來啊。

  2. 基本的 Server 操作,總得知道 Http Server、FTP Server 及 Mail Server 是怎麼操作與設定吧(好歹得知道如何重新啟動 Web Service 及 Mail Service 吧,老是重新開機,不累啊)

  3. 基本的 Server 維護,自己擁有網站,總得定時做資料備份吧。程式碼放在哪?資料庫的資料放在哪?信箱裡的郵件是否需要備份?定時的清理病毒或 SpyWare 更是得常做,不然你的 Server 就會成為「毒窟」(別懷疑,網路上無聊的人就是這麼多,自己以為是駭客的俗仔更是不少,偏偏入侵與破壞 Windows 的工具滿地都可以撿得到)
  以上的一切一切,都只是「基礎」,不然你以為網路工程師為什麼要上課、受訓外加考執照啊?上課受訓也都是在講這些東西,什麼都不會也不肯付出的人,憑什麼可以有一台穩定的 Server?就憑你有台不是正版 Windows 電腦?

  我有一位在外商電信公司工作的朋友,他講了一句至理名言:「要嘛多花錢,要嘛多看書」,這句話還真的挺適合這些想不勞而獲,自己想付出少少代價就擁有自己 Server 的人。

2007年6月1日

Keroro 與鋼彈
今天逛網路時看到「蟑螂俱樂部」,真的讓我嚇了一大跳,原來台灣也有這麼瘋模型的人在啊。也學了不少關於模型的製作技巧,真的有大開眼界的感覺,沒想到我很喜愛的「五星物語」竟然是模型迷的最愛系列之一,也找到我在萬年大樓裡一直很喜歡的「機神幻想」系列資料(其實,這個才是我的重點)
五星物語~黃幽靈(特別限定)
蟑螂俱樂部裡 Jack 的作品「五星物語~黃幽靈(特別限定)」
由於圖檔太大,所以我改了一下大小,原文連結點這裡
機神幻想~黑之翼
蟑螂俱樂部裡 撒旦的情人 的作品「機神幻想~黑之翼」
由於圖檔太大,所以我改了一下大小,原文連結點這裡
機神幻想~人馬騎士
蟑螂俱樂部裡 Vix 的作品「機神幻想~人馬騎士」
由於原本的圖檔太大,所以我改了一下大小,原文點這裡
也託這幾位「達人」的福,我找到了「ガレキの幻像 −絶版アイテムギャラリー−」這個網路相簿,裡面有我每次看了都會流口水的機神幻想系列。

看了他們這幾位達人的「工程介紹」,幾乎每件作品都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完成,以他們的一台模型玩上幾個月的「玩模型方法」,還真的是夠本了,我也不禁想說:「Keroro,你跟這些專家相比,就馬上遜掉了哦.」

教育部的新花樣 ...

今天在 Yahoo 新聞上看到了則很好笑的新聞,原文點這裡

  我其實一直有個問題,台灣的國語到底什麼?為什麼狗腿部長除了玩正名外,還要玩「推廣方言」,那其他的方言怎麼辦?客家話?原住民用語?不是變相被畸視了嗎?

  照這則新聞,我們部長大人還要唱歌拍 MV 呢,他老人家是為了下台後的事業第二春在做打拼嗎?這會不會成為一股政壇的潮流啊?政客出 KTV 帶子,搞不好在 KTV 會大紅哦(是我就會點來看一看,笑一笑)

  一直以來,我總覺得台灣的政客是很好玩的生物。譁眾取寵不說,沒有自己的堅持(像那位等待熱帶氣旋的老兄,我個人認為,除非他遇到海賊王裡面可以讓人衝到空島的海流,不然,他是一輩子起不來的了),也沒有自己的意識,只要是可以取悅民眾的,這些政客就像蒼蠅看到狗屎一樣地貼上去,完全不顧自己是否有任何應該注意的地方,照 Simon 的好朋友所說,這些傢伙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他們是錢派(這點我倒是完全認同,不論是右派或左派,他們在心裡總還是有一點點理想的)

  為了怕 Yahoo 新聞更新太快,這被新聞被砍掉,我引用如下,如果有任何版權上的爭議,請不吝通知我,我會立刻移除:

更新日期:2007/05/31 12:39 記者:謝學豐

  教育部國語會,為了要推廣閩南語常用詞,計畫把50首點播率最高的閩南語歌,重新錄製伴唱帶,並填上新字幕,舉例來說,台語歌,相思雨一曲中,點著「煙」,的「煙」字,未來寫法要改成煙「薰」的「薰」重新錄製的伴唱帶,可望找來鄭進一和教育部長杜正勝一展歌喉,不過,此舉也引來台語作詞人的不滿,直言教育部就像是秦始皇。

  在KTV裡,唱台語High歌,康康的這首快樂鳥日子,歌詞恐怕要改,「取水某」,未來要改成這樣寫,教育部國語會,要推廣閩南語常用詞,先從50首點播率最高的台語歌開跑。

  安平追想曲中,無情笑我傻的傻字,台語要這樣寫,相思雨一曲中,只有點著煙,煙字台語寫成薰,輕輕柔柔的天頂的月娘,一次一次,要改成一擺一擺。

  就是看重這些台語紅歌的傳誦力和影響力,教育部,準備重配字幕,當教材,台語歌曲創作人,多半持保留意見。藝人施文彬:「現在他們所改編的,就像你剛剛所講的,跟我認知的有一段差距。」

  還有人說,教育部像是秦始皇,政策一切準備就緒,打算邀鄭進一重新錄伴唱帶,還有他也可望能夠參一角。

  曾經在尾牙開金口,教育部長杜正勝,也可能加入錄製行列,以後到ktv唱台語歌,先習慣新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