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8日

受到連累的鬼神

看到這則超級想罵人的新聞(呃,突然發現,有人罵得比我還直接,看了真是爽,待會把連結放在最下面),我只覺得鬼神運氣不太好,竟然這種事也可以被牽拖到?最好笑的是「廟方一致表示」的地方,哇咧,你們來淌什麼混水啊?表示個什麼東西?表示你們收了不少香油錢,所以得說好話嗎?

  一直以來,我很討厭宗教人員介入這一類的事情,說得好聽是怪力亂神,講得難聽是沒事找事做。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類無法解釋的事情,也相信這個世界一定還有人類知識範圍外的生命,但也不需要把個人的行為牽拖到這些無法解釋的行為上。說是卡到陰,怎麼不說是外星人抓他回去做實驗,所以才有這些行為出現?

  照慣例,為了怕 Yahoo 定期刪文,先引用一下原文讓大家看看


中時更新日期:2007/08/26 04:39
記者:程炳璋/高雄報導


  清大準博士生劉崑毅尾隨女子強行猥褻犯行被揭露後,劉家表示,已找精神科醫師幫助孩子。護子心切的母親表示,兒子從小不讓人操心,會發生這種事,可能是被不乾淨的東西附身所致,劉父也說「卡到陰」。


  劉父表示,他是單純的上班族,生了一子一女,是個平凡的小家庭,兒子攻讀博士,女兒也正在讀研究所。兒子從小就很乖,非常聽話又聰明,並無特殊的舉動或癖好,也交了一個女友,目前正在中北部工作。


  劉父指稱,發生事情後,他們不相信也搞不懂自己兒子為何如此,親戚也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兒子女友則請他們在家先冷靜一下。信佛的他們最後只好去問神明,求了三處都得到相同的答案,廟方一致表示,劉崑毅是「卡到陰」。


  劉父要兒子放棄攻讀博士學位機會,在家每天抄寫經文等待當兵,並接受法律制裁。他們也找了一位精神科醫師,準備幫孩子開導。劉父表示,年輕人都有犯錯跌倒,早點摔跤對兒子也許是好事,但他們會陪著他走過這段路。


  劉家父母這幾天一一向幾位受害者登門道歉都遭罵回,還擔心兒子會想不開。劉父嘆言,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食不知味,坐立難安。

  Simon 在當兵時,就曾經發生過一件宗教介入的事,除了讓我更加討厭「管閒事」的宗教人員外,到現在我還是印象深刻。

  那個時候我已經是個小小的教育班長了,負責帶新兵從剛到本部到抽籤分發的這段時間,所以只要是我們這個單位的新兵,我幾乎都認識。有一位我帶過的新兵,剛下單位沒多久就逃兵了,因為這個關係,所以關到我們這裡的禁閉室反省。

  理論上,這個故事應該是以這個二兵在禁閉反省過後,回到單位裡順利地服完兵役告終。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趁看守禁閉室的班長不注意從禁閉室裡跑掉了(註一),因為如此,上級開始懷疑這些看守禁閉室的班長的能力,只好找所謂的「精英」,也就是我們這些訓練班隊的教育班長輪流「兼差」幫忙看著禁閉室。

  不管中間的過程如何,這個自目還是被抓回來了(註二),讓所有人跌破眼鏡的是,他除了帶家人,還帶了個「師太」一起回營。我沒有打錯字,是師太,沒錯,就是頭光光的老尼姑(可能想說我們指揮官是佛教徒,應該吃這套),請那位師太說好話,什麼他知道錯啦、不會再犯啦、再給他一次機會啦 ...

  我們指揮官可能是頭一次看到這種狀況,不知道是被他的「創意」感動了還是嚇到了,竟然還真的答應了,沒送進軍事審判。於是呢,在關完一個月禁閉後(註三),一回部隊。他老兄「又」逃兵了,這次被抓回來,就沒有找那位「師太」來了!

  經過這次事件,我對這種參與「世事」的宗教人員反感到了極點,不就是出家人,都已經出家了,還來亂幹什麼?你以為你是誰啊?佛經唸多了,腦子燒壞了嗎?我比較尊重那些真的有在做事的出家人,像是什麼行醫啊(這是真的有,不是小說裡看來的)、參與救災啦、聽所謂的「信眾」倒垃圾啦 ... 那些手上拿個缽化緣的,我覺得跟詐騙集團沒什麼兩樣?說要蓋廟?可以想辦法賺錢啊?拿個缽就是在工作嗎?那跟乞丐有什麼不同,人家也是為了生活啊!

  我常看的 Blog「諸神的黃昏」,版主老大也罵了這則新聞,他老兄思路清𥇦,罵得也比我殘忍,有興趣的可以看看這篇「卡到機八毛」


註一、
  看守禁閉室的班長都是所謂的軍中廢物,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沒法帶兵,不能勝任文書作業,部隊不知道讓他們幹什麼,所以去看著禁閉室。 



註二、
  台灣軍隊有件很神奇的事,就是不管你怎麼逃兵,就一定會被抓回來,我在當兵的時候看了幾次,屨試不爽,這還讓我挺百思不解的。


註三、
  那位菜兵,自以為一副有「強大」後台,竟在我不幸輪值看守禁閉室時跟我「嗆聲」,由於我心情不好外加感冒發燒到 39 度(去輪班前量的),隨便找個理由,就進去扁了他一頓(那個時候,只要不鬧出人命,幹什麼都可以,會逃兵的人是沒那個老二去自殺的),外加扣了他的餐點及清水,之後好像就沒有聽說過他在禁閉室亂了。 

2007年8月24日

與名牌不太搭調

今天中午走在回公司的路上,看到了一幕很奇怪的畫面,一個媽媽帶小孩闖紅燈,看得我冷汗直流,敦化北路可是大路啊,帶小孩子闖紅燈,妳有這麼趕時間嗎?計程車就在妳後面不是嗎(她已經跨過計程車等候的那排,算是在慢車道的路中間了)?還是老公外遇,想帶妳們家的小胖子一起死?

  才驚嘆怎麼台北市還可以看到這種畫面(幸好他們安全地闖過馬路,我已經有心理準備要去警局作證肇事者到底是誰了),我注意到那個媽媽竟然是背著 Lacoste 的背包(如下圖,只是顏色不同),若不是我之前跟 Medea 曾經物色過這款不太便宜的包包(正版的在百貨公司起跳 NT$2,800,那還是最小號的),我還真的認不出來(老實說,我們原本想買這款給 Medea 的媽媽『買菜』用,因為她老人家老是叼唸沒有又好又強壯的包包可以背,後來因為怕她背那個出門被搶而作罷)
  沒想到,這還不算什麼,在這一對「趕時間母子」後面,又一個背著名牌包的阿桑也忍不住跟著闖紅燈了,這次是「Chanel」,因為我認得那個大大的 Logo,那個阿桑還特別把 Logo 秀在擋不到的地方(闖紅燈小跑步時還不忘挪位子現一下,這可真的是本事)

  我沒有同事的超級眼力,可以一眼分辨出真假與否,只覺得如果是真正的名牌,這二位太太的行為似乎搭配不太上 ...

  先有必要的跑題一下,聊一下我乾爹,他是我這輩很佩服的人之一,因為他的行為舉止完全符合他的身份與穿戴,喜歡真正有品味的東西,享受生活而不浪費,愛好美食與紅酒,他完完全全符合現代人「不做作」的貴族氣質(我被他帶『壞』不少)

  由於我不願意接受他對我的一些安排(他常常因為這個氣個半死,特別是在知道某些事之後),但反而常常帶我去吃些好料的(說是補償,反正我也愛吃),不是那種有名的大餐廳,而是那種饕客才會去的店(那個時候沒過出錢,不知道價位如何,等到現在自己出了,才知道真的是不便宜),在跟著他大喰美食時,他也教了我這個窮小子一些雖然簡單,但卻至今仍然受用無窮的一些道理。

  照他的說法,台灣人有錢的很奇怪,總喜歡用名牌來炫耀自己,就像一隻𤠣子喜歡穿金戴金來表示自己的不凡,但𤠣子始終是𤠣子,怎麼學就是跟真正的人類有一大段差距。真正的有錢人喜歡名牌是因為名牌的質料與設計,而不是因為它是名牌,但奇怪的台灣人卻本末倒置,反而變成那個牌子是重點,忽略了原本比較重要的質料與設計本體。

  這就是我跑題的原因,我假設這二位太太都是愛用正版貨的有錢人,那妳們有這麼趕時間嗎?人行道的紅燈雖然久,也才 70 多秒而已,為了省這一分鐘多的時間,卻要冒著可能出車禍的危險?在我的印象裡,真正的有錢人都是很從容的,什麼是趕時間?這種詞不會出現在所謂的有錢人的字典裡頭。什麼是追求名牌?人家真正要的是那個舒服的質料、好看的剪裁與體面的質感,名牌真的只是其次,並不是重點。

  至於質料的差別,真的穿過就知道,舉個較「親民」的例子,一樣是上衣,E-Spirit 跟 G2000 就是不一樣(別誤會,是 E-Spirit 比較好,不是 G2000),我對品牌沒什麼忠誠度可言,能夠吸引我目光的就是衣服的剪裁與質感(所以看上的往往是高價位商品)。我跟 Medea 比較常在 E-Spirit 找到符合我們需求的衣服,類似訴求的 G2000,卻往往逛了半天找不到一件,還得遭受小姐的白眼(註一)

  又跑題了,其實我主要是要表達,台北人雖然很有錢,但卻沒有相對應的氣質與舉止,讓人感覺起來像是個突然有錢的暴發戶,完全沒有水準可言,再好的名牌,即使是真品,也在這種行為下,看起來像件仿冒品!更糟糕的是第一對母子,身為媽媽,妳自己不要命,幹嘛拖著無辜的小孩跟妳一起?等個一分鐘是會怎麼樣?

---無聊+碎碎唸的「註X」分隔線---

註一、

  天母西路上的 G2000,小姐的服務態度真的很糟,自己不識貨,認不得我們身上的行頭,卻用一副:「不會買就不要翻」的眼神看著我們,以為我們是只看不買的窮鬼。


  一個窮鬼會穿著 Pierre Balmain 的上衣、E-Spirit 的七分褲及一雙快 2,000 的拖鞋出門嗎?我只是去超市買個菜,卻被 Medea 順便拖去逛,為什麼要穿得很正式?雖然我穿得很隨便,但 G2000 也沒高級到要讓我整肅儀容才能進去吧?


  只有一次碰上一位服務較好的小姐(她之後就沒有出現過了),我們當場就敗了快一整套衣服,連價格都沒有砍,這樣不算好客,我還真的想不出好客的定義是什麼。


註二、


  有件事我真的不吐不快,我完全不懂那些買仿冒品的人心態是什麼?為了那個容易掉漆的 Logo?為了幾可亂真,但卻會脫線的造型嗎?帶這種包包出門真的光彩嗎?被人家認出來是仿冒的不是更糗?


註三、


  有錢才有享受奢侈品的資格(當然,偶而買一件犒償自己的不在此限),這些奢侈品的客戶群本來就是定義在一定收入的人,所以我向來瞧不起那些為了買奢侈品而負債累累的卡奴,沒錢就努力工作,動動腦筋多賺點錢,很多在享受奢品的人以前都是坎坷過來的,憑什麼沒有付出就要求有同等的享受?

2007年8月22日

好久沒有過的全身肌肉僵硬,14分59秒

最近由於回家都已經很晚了(前一陣子刮颱風跟下大雨也是我們不想出門的主因之一),所以都沒有去跑步,難得今天 Medea 可以準時下班,當然是要把握這個超好的機會,趕快去跑步!

  由於最近悶在家裡的關係,我跟 Medea 都會在家裡做些簡單的運動,像我的伏地挺身 400 下(不是一口氣做完啦,我現在一口氣只能做 70 下左右),跟她的抬腿 1,500 下,這次為了驗証自己的體能狀況,我們也特地在家完成了這些「家庭作業」再去跑步。

  可能是太久沒跑了,我這次的呼吸調得不太順,跑步時手也擺不太動(可能是伏地挺身的關係),只要一擺動手臂,就會有股痠痛,反而把自己的呼吸弄得更亂,我只好放棄原本的跑步動作,改成手臂不太擺動的方式來跑 ...

  可能是對這種動作不太習慣,總覺得跑起來有種「卡住」的關係,怎麼跑動作就是不順,呼吸自然也就跟不太上,偏偏我又手癢,把速度調到比平時還要快的 13KM/Hr,結果跑到 1.5KM 時,就已經受不了了,心臟好像要跳出來一樣,連呼吸都有點痛。

  沒辦法,我可不指望我能像小說裡的人物一樣,因為這種機緣突破人體極限,小命重要,還是乖乖地調回 10KM/Hr,先跑個 1 KM,等呼吸順一點了再來跑。

  跑 10KM/Hr 對我來說果然是相對輕鬆的,但之前消耗了太多體力,卻也在這個時候顯現出來,等跑到 2.4KM 的時候,我只剩不到  2 分鐘就會超過 15 分鐘了,但我今天給自己訂的目標是 15 分鐘以內,好不容易拼死拼活地水準都保持在 15 分內,怎麼可以因為我一時的怠惰就放棄了呢 ...

  於是我做了一個很瘋的決定~加速!我把速度拉到 15KM/Hr,開始狂奔最後的 600M,竟然讓我順利地在 14 分 59 秒時跑完全程。

  當然,付出慘痛的代價是跑不掉的,扣除二手痠痛外(最後 600 公尺,我還是用回原本習慣的跑步方式),腿也痛得要死,吃完晚飯(宵夜?)回家後,一躺在床上就沈沈睡去,除了以前在士官隊外,我好像好久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P.S. 最近沒靈感外加手殘(伏地挺身害的),小貓熊可能要好一段時間才有辦法復出了!

2007年8月20日

2007.07.27-29 宜蘭二天二夜之旅(番外篇)

Hypo 輸出成果
實體書的感動 ...

  最近 Simon 實在是忙到一個不行,但仔細想想,卻又想不起來在忙些什麼,只知道自己很忙,忙到沒時間寫 Blog 文章,忙到沒時間畫小插圖,總之就是忙到一個不行(謎之聲:『這才是真正在上班吧』),回家只想睡覺,還曾經有幾天沒把小白帶回家,只想回家什麼都不碰,好好休息。

  呃,我又跑題了 ... 隔了這麼久才來個番外篇,不是因為我很混(雖然無可否認地有那麼一點點),而是 Simon 把這次的遊記弄成了 iPhoto 攝影集請 Hypo 輸出,製作攝影集需要時間,人家 Hypo 輸出也要時間,所以拖到現在才發文。

  自從有了數位相機這種東西以來,Simon 都一直把相片存在電腦的硬碟裡頭,除非真的有「優待」時(像買東西送的免費沖洗幾張),才會真的把很喜歡的照片上傳沖洗。所以大部份時間,照片都是像下圖一樣的方式存在著:
Windows 裡的「我的圖片」
  真到用了超人性化的 MAC,跟 iPhoto 變成好朋友之後,照片才變成以這種方式存在:
iPhoto 使用介面
  可是說真的,萬一臨時想回味一下當時的狀況,就得想辦法找出當時的照片出來,雖然電腦很方便,MAC 超級人性化,但那是對我來說,對 Medea 來說可就一定了(她跟 MAC 還無法成為好朋友,這是我一直無法理解的,是不是中了 Windows 的毒呢),萬一又碰到 Simon 不在的時候怎麼辦?我可捨不得讓一些菜鳥來碰我的生財工具(萬一搞壞了,誰來賠我)...

  碰到上面的問題時,其實很簡單,回歸原始,印出來就好啦!有實體的東西可以觸摸,可以翻動,總比無形的檔案來得好。

  可是,單純的照片仍舊是有缺點,誰知道在照這張照片時,你人在哪裡啊?一年內可能知道,二年內或許回想得起來,三年內可能勉強地講得出來,那接下來的時間呢?為了滿足這種需求,iPhoto 提出了一個超棒的解決方案~攝影集!
iPhoto 攝影集的操作介面
  按照自己的意思,透過滑鼠移來拉去把照片做編排,加入自己想要的字(頗有畢業紀念冊的感覺),可以記錄下來自己當時的心情或發生的趣事,編排完成後,線上付費輸出,等個幾天,就可以收到這本獨一無二的回憶。

  這就不僅僅是看照片了,加上註解及簡單的編排,除了更容易回到拍攝的那個時候,也更加清楚當時所發生的事,最更棒的是,這比照片容易整理多了。一本一個記錄,不再像照片需要自己再做分門別類,萬一漏了一張、二張的,不就得再重新排放一次?這種攝影集的設計才叫人性化嘛(這也是我最佩服 Apple 的地方)

---收到 Hypo 輸出實體 iPhoto 攝影集分隔線---
Hypo 宅配外包裝
  為了給 Medea 一個小小的驚喜,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背地裡」完成的,利用上班時間編排、上傳、付費,等待 Hypo 輸出寄來上圖的這個玩意兒。收到後,我靜靜地拆開,Hypo 對客戶的作品保護得很紥實,還特別用了個特厚的厚紙板做了個簡單的信封保護裡面的攝影集。
Hypo 用心的厚紙板保護信封
  輸出的樣子就是本篇開頭的那張圖,我就不再貼一次灌水了!雖然並沒有想像中的精美,但我個人懷疑是我自己相機解析度的問題(Nikon Coolpix 2500 只有 200 萬畫素),如果是新的 S50 可能會再好一點。

  誠如我所料,Medea 看到這個我特別為她設計製作的攝影集時,感動得哭了出來,雖然這個情人節禮物我早送了點(八月九號收到的,反正我也記不起來情人節是什麼時候),但她的確是感受到了,這也就夠了!


P.S 我一直覺得 Windows 沒有一套很棒的相片管理管理程式,但最近發現 Google 的 Picasa 及 Adobe 的 Photo Alubm 還挺不錯用的,也都是免費軟體,只有 Windows 可用的朋友不妨試試。

Google Picasa2

2007年8月13日

奇怪的新聞又一則

宜蘭柯林湧泉
今天看 Yahoo 旅遊新聞看到了這一則新聞(我有引用在最下面,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下),標題是:「『宜蘭還有啥好玩』 網路罵翻」。

  看到這則新聞,我覺很不可思議,宜蘭可以玩的地方又不止是羅東鎮或冬山鄉這一帶,明明還有很多地方啊,其他的鄉都各有各的特色,足夠玩上許久的,這些無聊的人,不會玩就別出來亂叫,只會讓人家覺得你很遜,連玩都不會玩。

  我這麼說是有根據的,宜蘭是由宜蘭市、頭城鎮、礁溪鄉、壯圍鄉、羅東鎮、三星鄉、南澳鄉、蘇澳鎮、冬山鄉、大同鄉、五結鄉及員山鄉所組成,童玩節只能算是羅東鎮跟冬山鄉的活動(後來好像有延伸到綠博的會場,只是我沒去過),蘇澳冷泉聽過沒有?白米木屐村去過沒有?太平山去過沒有?大同鄉的茶區去過沒有?福山植物園去過沒有?三星卜肉吃過沒?明明這麼多地方,多到我一時間寫不完,竟然會有人說沒什麼好玩?是你不會玩還是真的沒什麼好玩?真的是沒見識又愛亂吠 ...

  童玩節我跟 Medea 去過二次,是不錯玩(選對時間,又有帶裝備的話),但總覺得沒什麼新意,設備就是那些,活動也就是那些,如果沒有改進,講白點,沒有創新的它被淘汰是一定的事。

  這是個競爭的社會,客人不可能因為什麼文化活動的感情(這也是我覺得最好笑的地方,童玩節跟文化有什麼關係),就一直來光顧(新聞有報導有人全勤,每年都有去報到,這真的是讓我佩服到了極點),身為一個遊樂園區,就一定要給顧客有「創新」的感覺,人家才會一直有想再來的欲望,沒有新意,誰要再去啊?照這種「維護文化、保護回憶」的標準,那眷村也不用拆了,那些居民住危樓就好啦,那裡要文化有文化,要回憶有回憶,完全符合這個條件啊。

  時代是一直在進步的,舊的東西如果不能有所創新跟上時代,被淘汰是一定的事實,這有什麼好罵的?真的要罵,也是罵主辦單位沒有新意,只想著靠這些老招數來賺錢,原本很容易撈錢的活動給搞垮了(要名氣有名氣,要場地有場地,要人潮有人潮,要失敗也是件很難的事),這也是件很神奇的事,算得上是某種程度的台灣奇蹟!

  引用一下在 Yahoo 新聞上的原文:

更新日期:2007/08/09 07:20
記者:記者王燕華、廖雅欣/五結報導

  童玩節喊停,童玩節官方部落格昨天湧入不少工讀生及遊客的意見,有批評、也有鼓勵。國內最大的bbs站台大批踢踢實業坊宜蘭板、南方論壇、與媒體對抗等網站,都一面倒的大罵縣政府。

  bobo說,童玩節代表宜蘭文化藝術價值的表徵,縣府只以一個虛幻的計畫,就想替代童玩的招牌,宜蘭人不同意,外地遊客也惋惜,「沒有童玩,宜蘭有啥好玩」。也有人批判,停辦只是逃避,開創新活動只是藉口,不希望童玩成為政爭下的犧牲品。

  很多工讀生都上網留言,回憶參加童玩節的陽光與歡笑,表達不捨,有工讀生發起「就是要童玩」連署,希望童玩要繼續,共同守住這個文化財。

  遊客kiied說,童玩節可以體驗與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與藝術,已是宜蘭人的驕傲,不要讓這份驕傲,在沒有努力過,就把它判死刑。

  「還有什麼可以停辦 」童玩節停辦的消息傳出後,國內最大的bbs站台大批踢踢實業坊宜蘭板,網友幾乎一面倒大罵縣政府。還有網友說,呂國華上任2年,先是國際名校划船賽喊卡,現在連童玩節都沒有了,宜蘭還剩什麼活動可以砍?

  網友YangJimmy表示,他在外唸書,同學都知道童玩節,讓他小有優越感,但縣府不想改進,就直接停辦,「這是哪門子的做事方法!」網友jerry213說,童玩節已經是宜蘭的招牌,就像叫Nike把勾勾改掉一樣,「未免太瞎了吧」。


P.S. 鄉民的想法果然很特別,幾乎是完全沒有邏輯可言,連我這沒什麼邏輯的人看了都不可思議,如果 Nike 用童玩節主辦單位一樣的做法在維護企業形象,勾勾早就不見了,別說十年,能超過二年就是世界奇蹟了!


P.S.-2 至於寫這種嘩眾取寵報導的記者,我也懶得去講了,也不能怪他們,這是市場主流嘛,明明知道是笨蛋言論,還得跟進吆喝,其實也挺可憐的!

2007年8月11日

快把自己累死了,29分40秒

最近由於我跟 Medea 都很忙,所以都只能在家裡做點簡單的運動,好不容易今天找了空閒時間,就很主動地往健身房跑了!

  剛開始原本想說已經快三個星期沒去了,身體應該已經把原本跑步的記憶忘得差不多了,誰知道一跑起來,並沒有多大的差別(難道做伏地挺身也有差,太扯了吧 ...

  之前決定的跑步方式是一次三千,一次五千。出門前我還特別看了一下 Blog(有做紀錄還是有差啊,這次得跑五千公尺,速度仍舊是跟上次一樣設定在 10KM/Hr,如果沒有誤差,再加上 5 分鐘的暖身及 5 分鐘的冷卻運動,總共要跑 40 分鐘左右。

  含暖身的 5 分鐘,前 20 鐘是很順利的,呼吸跟身體都很完美地配合,沒有浪費多餘的體力,旁邊跑得很大聲的 Medea 也沒有影響到我(我們 Medea 大小姐今天跑的似乎不錯哦,在我跑到 21 分多的時候就開始做緩和運動了

  後來的 10 分鐘,腳開始痠了,呼吸仍然很順,但有點不太協調了。

  最後的 5 分鐘,簡直是渡秒如年的狀態,呼吸已經有點亂掉了,腳是完全跟不上了,我一直在心裡對我說:「頂著,就快結束了,再怎麼累,也就是這幾分鐘了。」可能是自我催眠有效吧,我還真的跑完了,而且在最後還「加速」到 13 KM/Hr,才能夠提前 20 秒完成(謎之聲:『你還真的有病,都已經很累了,還加速,上二檔算了』)

  不過,這次真的累得夠嗆,跑完後,身上找不到乾的地方,全部都被汗水弄溼了!

P.S Medea 今天跑出了目前最棒的成績,16分03秒。
希望她能再加油一些,我就可以請客了!

2007年8月9日

怪怪的市政創意

巴黎塞納河畔的沙灘
  忘記是昨天還是前天了(我最近都睡得迷迷糊糊的),看了「文茜小妹大」(我果然是突然神經接錯了,才會去看這種政治的談話性節目,平時都是看好笑的談話性節目),節目中討論到了台北市的新公共建設~沙灘。

  我們的新市長突發奇想,提案把市政府旁的一塊空地改做沙灘,讓都市裡忙錄的市民們可以享受到不同的感受(以下省略 100 字以上)...

  在陳文茜女士的節目裡,感覺她是很正面地看待這項建設的,我個人卻覺得這項建設有點突兀。在我自己的印象中,沙灘總是要伴著水的,不管是河或是海,反正一定有水就對了(不然就叫沙漠了),雖然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是哪塊地要弄成沙灘,但我知道台北市政府大樓附近是沒有河也沒有海的,充其量也就是有條水溝而已。

  在這種狀況下的沙灘,我腦袋裡的想象圖,怎麼樣也跟「休閒」這二個字扯不上邊,反而是用「燥熱」來形容會適合些,怎麼想像都像是身處在沙漠裡面。更別說台北市善變的天氣,來個大風吹,市政府可能會多一項新的奇景~「風飛沙」吧(在附近上班的朋友,請自己保重)

  在這個節目裡,還特別拍了法國實施後的樣子(我個人其實挺佩服巴黎市長的,勇於承認自己的同性戀的政客其實不多,雖然我個人很討厭 Gay),其實看起來感覺挺好的,河流旁的小小沙灘,感覺真的頗有島國渡假的氣氛,以法國人的浪漫程度,在這種狀況下,做個日光浴,過過乾癮也是不錯的。

  把場景轉來台北市,在人來人往的信義計劃區裡曬太陽?我怎麼想怎麼怪,就算強迫我腦袋裡出現畫面,也是「瘋子」在曬太陽,跟悠閒是完完全全地沒有關係的 ...

  在某些程度來說,我肯定市府團隊的創意。但,創意請用在看起來「正常」的地方。要複製,也請找個類似的環境來貼上,不然,老虎畫不成,像些奇怪的生物就不太好了!
台北市政府大樓外觀
---我是題外話分隔線--- 

  我之前是很肯定「文茜小妹大」這個節目的,畢竟它是少數會關心對岸與國外話題的節目,在某方面來說,是看得比較寬廣的節目。
文茜小妹大
  但在這次看起來,總覺得這個節目也開始帶有顏色了(偏藍),我不太相信以一個三不五時就跑國外的人,會連這種沙漠與沙灘不同的分別都看不出來,而只是一昧地肯定一個絕對會很奇怪的公共工程。

  我個人認為,雖然沒有絕對的客觀(我自己就是很主觀的人),但主持一個節目已經有預設的立場的話,是不太妥當的,特別這個節目還標榜著客觀的主場(好像很多政治的談話性節目都是這樣)

  看著節目上的「常態性來賓」(好像每次都是那幾個),我覺得,我又少一個稍微有公正性可言的節目可以看了!


P.S. 我個人很討厭執政黨對中國的鴕鳥心態,不知道在逃避什麼東西,對岸在經濟起飛,正在朝一個真正的強國邁進是個不爭的事實,為什麼就是不肯去正面面對這個問題?而只會在台灣打嘴砲自爽而已?我也不懂為什麼一定要加入聯合國?如果台灣自己好好利用既有潛力來發展,在經濟上成為更強的國家,別的國家還巴不得你加入咧,自立自強,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這些掌權的人都不懂呢?老是喜歡巴著老外的大腿不放,卻忽略了台灣本身的優勢,真的是有病!

2007年8月7日

好久沒去的資訊展

為了買新的數位相機,我跟 Medea 特別一反常態地去湊了這次資訊展的熱鬧(資訊展拗配件的機會比平時高一些)

  由於事前都做好功課了,選定的機型是 Nikon S50,雖然沒辦法拍攝 Tiff 或 Raw 檔,但輕巧的外型,對三不五時跑來跑去又討厭「外掛」很多裝備的我們來說,倒是挺適合的。小小的跑題一下,我一直很佩服可以『扛著』單眼相機套裝去跋山涉水的人,單眼相機本身就不輕了,再掛些配件,雖然拍出來的影像非常地有「專業感」,但,我還是別玩這種的,多背些喝的比較適合我...

  由於目標明確,又在我設定的價格內(我設定的價格是 12,900),找到 Nikon 的展場後,很快就成交了,成交的對白如下:


  Simon:「先生,我要買這台 Nokon S50,你們賣多少錢?」


  店員一:「這台哦,會場價 NT12,000,有含 2G 的記憶體、副廠電池及小腳架。」


  Simon:「我用不到小腳架,可不可以貼錢換大的腳架?」


  店員一:「呃,我去幫你問一下哦!」



---過了不到一分鐘,換了個店員二過來---

  店員二:「先生,一口價,含你要的大腳架,11,500 賣你!」


  Simon:「有現貨嗎?這個金額可以刷卡我就帶走了!」


  店員二:「沒問題」

  看機子、談條件、成交、點貨、閃人 ... 前前後後可能沒有 15 分鐘吧?由於我們去的展售攤位只有一台展示機(我後來才知道是家樂福),等那個把玩許久又沒有買的小姐走了(問東問西又不買,妳是來鬧場的嗎?不買就閃一邊去,卡什麼位子),輪到我們試用時,已經是成交在等店員二拿新機來了。

  從到到尾,我沒有一句話是提到砍價格的事,在點機子時,還聽到一個外型頗有日本風的男人在小聲地碎唸其他店員(小聲到我可以聽見,看資訊展多吵),之後這台不可以賣這個價錢及含這種配件之類的話。喂喂喂,這還真是冤枉啊,我可一句殺價的話都沒有說,是你們家的店員「自砍」的,我可是很乾脆地刷卡哦!

  可能是因為我們很早就進去展場了(大概 10 點多就到了),所以人還沒有很多,有點白痴的我們,還想說人不會很多,就逛起來了,導致我們二個在好幾區被擠得東倒西歪的。不過這次 Nikon 的展售攤位很奇怪,竟然沒有集中在一起,而是拆成三個地方,是要避免大家惡性兢爭嗎?總覺得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附上幾張 S50 拍的展場狀況,這可真的是人擠人,展場的小姐身材 ... 呃 ... 普普啦!反而是華碩在展場請小姐 Cosplay 魔獸爭霸的精靈比較辣,但裡面人多得要命,我完全不會想擠進去拍。
---關於逛街分隔街---

  一直以來,Medea 都覺得跟我逛街沒有意思,我挑衣服與飾品的速度快(這是 Lucifer 之前一直很喜歡拉我去幫他買衣服的關係),往往她大姐才剛始逛而已,我就已經把店家的衣服「掃描」一遍,有好貨就帶她去看,沒好貨就一臉索然地等她逛(我個人相信,我看不上的衣服,最後她也一定看不上)

  扣除服飾外的東西,特別是電子產品,那買的速度就更快了。因為我是那種有「目標」才會想去逛的人(我覺得單純地『逛街』是件很累,又很浪費時間的事,除非真的沒事幹又不想睡覺才會去),而且對目標都會先做好功課,去哪裡買最便宜都會先找好,只要店家態度不錯,能符合我的條件,又在預算內,我就會很阿莎力地付錢帶走,所以時間很短,也往往沒什麼逛的機會,整個交易就結束了!


P.S. 我跟 Medea 剛開始在一起時,還常常為了逛街這種事情吵架(我們吵架的原因好像都很好笑)。她大姐覺得很多店沒有逛到,我覺得我不想在沒有東西可以買的店浪費時間。到最後,變成我儘管在沒有東西可以買的店,也會安靜地等她逛完(這算是變相妥協吧)。她只要看我一臉不屑,就知道往下一間走,無數的事實証明了我是對的。

2007年8月5日

好久沒有過的感覺,200下!

最近由於一直沒有時間去健身房,所以在家裡換了個「自虐」的方式~做伏地挺身。

  這個活動是從星期三開始的(大概吧,我也記不太清楚了),一開始是先從 100 下做起,由於很久沒有做了,所以得拆成好幾個「部份」,才能組合成 100 下,也順便把自己累了個半死 ...

  隨著這幾天每天都有做(幾乎啦,我星期六就因為累個半死沒有做),肌肉的感覺慢慢地回來了,現在我一口氣可以連續做 50 下,雖然還沒有加些特殊的「花樣」,但我已經有點滿意了,畢竟這種東西是不太可能一下就進步太多的。

  為了怕我自己不夠累(謎之聲:『你果然有點自虐的傾向』),今天特別把總數加到 200 下。坦白講,我已經好久沒有做這麼多下了,剛做完時,還以為我在做夢(心裡面還特別重算了一下總數有沒有少),竟然離之前士官隊的標準有明顯地接近(士官隊的標準是 300 下不間斷),心裡面還挺爽的,不過,我想明天上班的時候會更爽吧(光是想我就肌肉痠痛啊)

2007年8月1日

好笑的新聞四則

原本想繼續寫宜蘭二天二夜的遊記的,卻因為看到了幾篇好笑的新聞(今天的新聞頗有 PTT Joke 版的感覺,第一篇還讓我笑到被紅茶嗆到)
  1. 特別費/馬英九特別費案 8/14一審宣判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731/8/i39u.html
  2. 謝長廷:正名制憲 當選後5年完成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731/2/i38b.html
  3. 防洩密、中毒 教育部8月1日起禁用MSN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731/8/i2fy.html
  4. 學生錯字、老師改錯 師生錯一窩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731/2/i38s.html
  先講第一個好了,看似平平無奇的新聞,但爆點在最後的一句「律師甚至向合議庭動之以情,如果對馬英九是否貪污,存有一絲疑慮,就不該判他有罪」

  我的天老爺!這個律師的執照是騙來的是不是?連我這個法律門外漢都知道在法庭上一切是講「証據」,還動之以情咧,是不是電影看太多了,乾脆叫超人來証明馬先生的清白算了!

  其實,我之前對馬先生是很看好的,形像不錯,長得又帥(這點真的很重要,畢竟總統是要代表國家形像的,找個帥哥總比找隻禿頭神豬好),做事雖然有些不太周密,但整體來說比綠黨給我的印像好得太多(所以說長得好看很重要,光是第一印像就加分超級多的了)

  但從這次的危機及所謂的「Long Stay」,卻讓我有點不屑起他來了,感覺像他像是個花瓶,雖然好看,但卻禁不起挫折。也或許是官場上一帆風順的關係,總覺得他在鬥爭這方面是沒什麼經驗的(這點綠黨的人就強得太多了,簡直一個在天一個在地下室三、四十層的地方。看看陳總統,經歷過紅衫軍事件,仍然屹立不搖,雖然不太光彩,但這就是本事的証明,隨便一鬥就倒,連做秀都不太會,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這是很明顯的嘩眾取寵。

  身為一個領導人,特別是國家元首級的領導人,會不會鬥爭是很重要的,口頭上跟對手講愛與和平,私底下捅他個幾刀,這才具有在這個圈子生存下來的本錢。


***********************
  第二個光是看標題就很神奇了:「正名制憲 當選後5年完成」,先不說副手人選到底是誰這件事(其實我有點好奇,就像看了開頭的八點檔,就算中間過程再怎麼爛,還是會想看到結局,現在流行「畫大餅」嗎?雖然我是政治白痴,但我還知道總統一任是四年,這塊餅還畫到下一屆去了,如果他老大真的拿這個當參選政見,那可真的是不切實際到了極點。

  不過,從以往的經驗看來,台灣有些民眾或許還真的會吃這一套(這才是讓我覺得更神奇的地方。我個人的無聊觀點看來,這好像詐騙集團的手法(前一陣子才報過的,騙投資客去大陸投資豪華別墅,出這個點子的人妙,信的人也真的是白痴,只不過,騙的不是錢,而是選票!


***********************
  第三個標題沒什麼,讓我笑得半死的是裡面的內容,最後一段裡的其中一句:「所有的通話紀錄,必須接受教育部的檢查,沒有隱私可言」。我個人很好奇,這記者是吃什麼長大的?上班時候做「私人」的事本來就是不對,什麼時候變成是可以的了?人家查核過濾是天經地義的,哪裡有錯?講得一副上班時做自己的事是對的一樣,納稅人繳錢養這些人是讓他們做自己的事嗎?

  來個最近很流行的「退一萬步言」(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這句話常出現,從 MIS 的角度來看,天曉得會不會有人 MSN 聊一聊就把一些重要的事情流出去了(白痴的 User 一堆,隨便接受檔案,中毒還要牽拖累死資訊室的人)?機密外流事小,加班事大,憑什麼為了這些偷吃又不會擦嘴的人收爛攤子(我相信,這是資訊人員的心聲)

  講到監控電腦,跨國的外商公司一直都有在幹這種事啊,只是手法比較高超而已,在領電腦時就會事先聲明,還會很清楚地在 Policy Page 裡寫著咧。

  再說,如果真的是聊公事,還怕所謂的長官查嗎?查到上班認真做事嗎?暗爽都來不及了(啊~~~我認真做事被長官發現了!不過,以寫出這種報導的記者,也應該沒有機會進入一流跨國企業見識一下吧?我從學生時代碰到的外商都一直是這麼幹的,這是不是代表了教育部跟外面的世界脫節了快 10 年呢?


***********************
  第四篇其實說穿了一點都不神奇,我只是可憐現在的小朋友而已(特別是我的侄子和侄女有機會『中大獎』的時候

  幾年前就有一堆「先天下之憂而憂」的人在說大學生的中文程度普遍不高,作文能力不強,過個幾年,這些大學生變成老師了,自然就開始誤人子弟了。只是這種情況對從小接受「正確」的國文教育的我,有點不太能理解而已。

P.S. 最近都一直在等東西,心情煩燥,自然就慢慢「真情流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