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5日

重新跑進 15 分內,14分55秒


這篇似乎應該要早點發的,畢竟是 25 號的事!

  那天 ... 我跟 Medea 去健身房跑步,由於天氣熱得很奇怪(都已經十一月了耶),所以我沒什麼暖身(只小走了一分鐘),就開始跑了,速度也有點神經病地設在 12KM/Hr 的地方。

  很神奇地,雖然腿有點酸,呼吸有點急促,但我仍舊跑得很順,沒有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這種感覺直到跑完二公里後。開始有不適應的狀況出現了(早知道不要去看跑多少了),逼不得已,只好把速度降到 11KM/Hr 先跑個五百公尺,剩最後的一點點時,再加速上去,看能不能衝進 15 分內跑完。

  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卻還剩下 200 公尺的距離,腦袋發熱的我,把速度往上調到 16KM/Hr(心想:『反正也才跑一下下而已』),誰知道,我跑到心臟有種要爆掉的感覺,到最後的一百公尺,我只能抓著前面的扶手跑,不然真的有種受不了的感覺。

  雖然實際的成績是 14 分 45 秒,但由於我在最後有抓著扶手,所以我自己加了 10 秒上去。

2007年11月24日

大中至正?自由廣場?

大中至正門
相信大家對這個門都不太陌生吧,不管在哪裡,看到這張圖,一定可以認出是台北的中正紀念堂,在某些方面,它是台北市的著名景點外加有名地標,也是 Simon 外國朋友第一次到台灣必定造訪之地。

  但,趁著它還沒改名之前,趕快去照張相留念吧,我們的推行無數成功教育政策的教育部,為了貫徹「忠君」的美德,打算將它改名了...

  最近看到 Yahoo 新聞上寫的「『大中至正』拆定了,教育部另外保管」,讓我有種很不可思議的感覺。

  台灣,還真是個民主的國家啊,凡事只要牽扯到「愛台灣」就一定是對的,一定是無比正確的,不管你公然汙辱人,不管政務官參與選舉活動,不管發生再多麼離譜的行徑,只要口頭上高喊著愛台灣,那就一定是對的。

  這句話,比清朝的尚方寶劍還好用(謎之音:「清朝是沒有尚方寶劍的」),比古代的聖旨還好用。這就像是西洋中古世紀的「教會黑暗期」一樣,只要是異教徒一律死刑,因為「神只有一個,神的一切都是對的,與神不同的都是邪惡的象徵」,沒想到「民主」的台灣也會走到這一步啊!

  大中至正門要改名這件事讓我再次認識了台灣人的善良與守法。

  即使我身邊百分之百的人都覺得這件事是政客無聊的作為(來個我身邊人的民調,肯定百分之百跟政府公佈的數據結果相反,最起碼我從出生到現在還沒有收到任何民調電話),但卻沒有看到任何有力的抗爭,即使有很多人在反彈這項政策,但我們的教育部仍舊沒有聽到這些聲音,秉持著忠君的理念,毅然決然地當一條乖乖地狗,忠心地執行著所謂的「政策」,或許我該考慮替這個部門畫張類似「八公」的圖來表揚一下他們的盡忠職守。

  話說回來,我還是想不通蔣公跟民主自由有什麼關係?這算是對裡面蔣公銅像的一種反諷嗎?在努力發聲與國際接軌的同時,我們國內卻一直鬧笑話給國外看,我們的政府還真是英明偉大到了極點。

  照慣例,引用 Yahoo 的原文,以免人家說我空口說白話(原文連結點這裡

更新日期:2007/11/22 14:30;陳映竹 報導
教育部表示,文建會已經通過「台灣民主紀念園區建物更名再利用計畫」,「大中至正」牌坊將改為「自由廣場」,中正紀念堂則由「台灣民主紀念館」代替。依照文建會決議,「大中至正」四個字是古蹟的一部分,這幾個字教育部必須妥善保存。

經由文建會審查通過,高掛在中正紀念堂上將近三十年的「大中至正」、「中正紀念堂」排匾,將被「自由廣場」、「台灣民主紀念館」替代,由於兩旁的「大忠門」、「大孝門」並不在當初申請國定古蹟的範圍內,得以保留「原名」。

教育部主任秘書莊國榮坦承,「大中至正」當初申請古蹟的一部分,因此未來這四個字,教育部必須妥善保存。

莊國榮也提到,政黨淪替後,新的執政黨也能按照法定程序,申請取消國定古蹟。「假如發生那種情形,他要把它改成改紀念『民族救星世界偉人』或是『獨裁者』都也蠻好的,如果有人願意這樣做,也是一種方式。」

莊國榮證實,只要接到文建會的正式公文,就會上網公開招標一周,決標後立即動工。

2007年11月20日

愛台灣?


這是「伴遊行程」中的一段小小插曲,其他的部份我會晚點補上。

  應來台朋友的要求,我帶他們去了我跟 Medea 自己都沒有去過的「台灣故事館」(我沒打錯字,不是台北故事館),在懷舊風情中,無意間看了「樂舞台戲院」裡放的「汪洋中的一條船」,雖然只看了小小的一段(那個時候講對白還真是字正腔圓外帶咬字清𥇦),但卻突然間讓我有很深的感觸(特別是在早上看了新聞之後)

  坦白講,我很少看國片,也從來沒有看過那個時代的電影,但裡面的幾句對白卻讓我印象深刻...

  對白我已經記不太清楚了,大概的意思是,男主角希望利用出書所賺來的錢,辦所圖書館,造福鄉里,為了達到書出的目標,他熬夜寫稿,為的就是所謂的「回饋社會」。

  以現在功利主義掛帥的時代來看,這是種愚不可及的想法,自己爽都來不及了,管別人怎麼樣(說真的,我自己也是這種人)?但我卻深刻地感受到主角愛台灣的心情(畢竟,這是真人真事改拍的),不算簡單(開圖書館可要不少錢),但卻觸摸得到的理想,似乎更能對小小的台灣有從根本的改善。

  對 Simon 這種眼光短淺的小老百姓而言,這種做法讓我深刻地感受到原作者那顆熱愛台灣的心。

  比起老愛拿二二八事件來炒作的某黨(老愛聚眾以受害人自居,你家真的有人死在二二八事件裡嗎?還是只是來領便當的);比起高談闊論不知所謂的「幸福經濟」;比起輸於政治鬥爭正在努力與「基層交陪」的參選人;比起巧言令色,只會跟老百姓嗆聲,不知自省的上位者;比起只會搞族群分化的某黨;比起遙不可及的加入聯合國(入聯公投、宣傳要花多少錢?怎麼不先把台灣各縣市的路補平一點,怎麼不先救助那些真正需要錢的人),這種簡單實在的付出更能震憾人心,也更能感受到那個真誠的愛台灣的心。

  不是愛某個黨派,不是愛出風頭,不是愛當官,不是要貪錢,純粹是為了這塊土地上的居民付出,單純地為了下一代與鄉里付出,我個人覺得這才是愛台灣。台灣當初的奇蹟也就是社會上有不少這種人存在才紥下了成功的基石。

  看著新聞上的政客口角講著:「愛台灣」,與鄭先生這種腳踏實地的想法相比,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愛台灣?我心裡不只是冷笑,更多的是不屑與嘲諷。

真的是「牛」啊

今天在 Yahoo 新聞看到一則讓人差點吧咖啡噴出來的新聞~「陸客爬華爾街銅牛地標 紐約客傻眼(照慣例,怕 Yahoo 更新後砍文,引用原文在最下面)

  這個行為,我真的只能用對岸常講的「牛」來形容了(仔細想想,還挺貼切的
 牛啊
牛啊 
更新日期:2007/11/19 13:20
記者:記者李姿瑩/北京綜合報導

北京不斷推廣文明城市的形象,不過在紐約卻出現令人噴飯的畫面,一群中國遊客在華爾街參觀看到了著名地標「銅牛」,竟然爭先恐後地爬上去,說是要帶來好運,令在場的紐約客傻眼,這些行為全部被北京電視台的主持人紀錄下來,並且po在部落格裡,希望民眾能反省,提升自己的文化素養。

中國大陸為了打造文明都市的形象,請來中央電視台10位主播拍廣告。北京文明乘車監督員董其朝說:「請您不要隨地吐痰,亂扔廢棄物,謝謝大家。」文明乘車監督員每天清晨在公車站牌,規勸大家排隊。

為了提升整體素質,全民都在努力。不過在太平洋的另一頭,卻出現這樣的醜態──北京電視台主持人王芳的部落格po出,到紐約度假卻意外發現,一群中國觀光客竟然爬上了華爾街著名地標,得意地騎在銅牛上面,還不停吆喝團員一起上來。

大家互相推擠的場面,實在令人噴飯,在場的人看到全部傻眼,問他們來自哪裡?竟然還很自豪的說「我是中國人」,讓當地的紐約客不斷搖頭,而其他遊客想合照,門到沒有!只能被擠到後面,和牛屁股照相。

近年來中國出境的旅遊人數大增,同時也將生活陋習帶到國外,除了亂丟垃圾、在禁菸場合吸菸、隨意插隊、大聲嚷嚷,還當眾脫鞋打赤膊,粗魯的舉止甚至在一些觀光景點還刻意用中文標示,提醒大陸遊客注意自己的行為。

近幾年大陸不斷推廣文明,就是希望大家能對中國粗魯的印象改觀,但是反觀這些遊客出了國門,所有陋習就彰顯無疑,政府一直在背後擦屁股不是辦法,看來想扭轉形象,還是得先從自身行為上開始下手。

2007年11月19日

好累好累的小小進步,15分30秒!

其實,這是11月10號就有去跑了(那天的成績是 15 分 40 秒),只是那個時候太累,後來又發生了很多事,就一直沒有寫(好啦,我承認是我懶啦)

  由於前方的電視在播犬夜叉的卡通,所以剛開始跑的時候,我只把速度設定在 10KM/HR,雖然我很混,但這個速度對我來說還是很輕鬆的。等到犬夜叉播完(也才看五分鐘而已),我就開始把速度調到 12KM/HR,這個速度對現在的我來說是有點累的,但卻是我之前的基本速度,說什麼也要拼完這次(畢竟剛才在鬼混)

  跑完二公里後,我開始有點累了,但看時間卻可能會沒什麼進步(邊跑邊算大概幾分會跑完),於是我做了個很瘋狂的決定~先把速度往上拉到 12.5KM/HR,用這個速度跑四百公尺後,又再次把速度往上拉到 13.5KM/HR,等到剩最後的二百公尺時,我把迚度拉到 16KM/HR 做最後衝次,一舉跑完全程。

  可能是最後一公里的速度變化太大了,我的呼吸有點跟不太過來,難得我腿沒力,呼吸也亂掉了!幸好成績小小地進步了 10 秒,沒有枉費我這一番「暴走」。

2007年11月6日

目前收到最嘔的發票

我自己也覺得奇怪的標題,什麼發票收到會很嘔呢?
  是沒有中獎的嗎?
  是中了大獎卻又打了統編上去的嗎?
  雖然我相信上面的狀況都會讓人很嘔?
  但,都不是 ...

  最嘔的發票莫過於收到上頭有錯誤的英文標語,還是台灣人最在意的「文法」錯誤的發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英文教學這麼在意這個不太重要的東西,我真的要慶幸我碰到好的英文老師)...

  之前看新聞有報導過,為了響應政府的政策,這個「UN for Taiwan」會印在發票上。那時候我只是想說不會這麼慘,讓我拿到這款發票,沒想到,人果然不可以鐵齒,真的讓我拿到了(還是在吃了家不怎麼的餐廳所拿到的發票)
  先不說可憐的建仔連投球的姿勢都被人家賣了(有沒有給人家版稅啊,不會想一句『台灣之光』就把人家打發了吧),我實在是想問這個標語是誰設計的?審核的人又是誰?我們的官員不是都經過層層關卡考試考進去的嗎?怎麼連個簡單的文法都不懂,他們的英文考試是怎麼過的?從提案、審核到批可的所有人都沒發現嗎?

  我不在乎政府印要推動的「政策」在發票上,這本來就是政府可以做的(比在人家的名信片或郵件上亂蓋來得好),但,別印錯字啊,政府是想讓外國人笑我們台灣人連「幼兒英文」都不懂嗎(以哈利波特是童書的等級來看,這個真的是幼兒英文了,我也搞不懂那些看得懂英文版哈利波特的人在跩什麼?看得懂格林童話很有程度嗎)

  在我個人看來,這種東西都可以印在發票上,台灣還真的是充滿奇蹟啊!

2007年11月5日

拼死拼活地保持成績,16分30秒

其實,今天本來是不太想去跑的,因為白天工作都是些體力活(整理機房、搬電腦等),已經有點累了...

  更慘的是,在去健身房前,我肚子有點餓了

  然而,跑步前是不能吃東西的(不然,保証吃什麼吐什麼),在 Medea 閃亮亮的眼神攻勢下(她大姐也難得堅持要跑步),我還是去跑步了

  果然,才跑不到一公里,雖然呼吸正常,但我已經有點體力不繼的狀況(可憐的肚子在無聲地抗議,這算是搞內鬥嗎),雖然持續跑著,但其實沒什麼力氣再去破紀錄了,心裡只想著:「今天可以保持原紀錄就不錯了」,跑著跑著,不知不覺地就快跑完全程了(跑步也可以胡思亂想,我自己都覺得很厲害)。好不容易「回神」,看了一下時間,慘!我只剩 40 秒可以跑完全程(還剩 200 公尺),為了「不退步」,我狠下來,不管我的「身體內鬥」,開始狂奔,速度能調多少是多少,終於在最後一秒,就是這最後一秒,剛剛好讓我完成了 3000 公尺的距離。

  可能是「暴走」效應吧?跑完步的我,全身發熱,肚子似乎也不餓了。趁著這個時候,我還跑去做了其他的訓練器材,直到 Medea 跑完也做完緩和運動為止。

  事實証明,小說跟漫畫裡寫的「狂化後遺症」是很有道理的。洗完澡,身體冷卻下來後,我馬上感受到一股「飢餓感」舖天蓋地而來,真的有種「前胸貼後背」的感受,偏偏我跟 Medea 這二個白痴還去頂好買了一大堆的東西扛回家(這個時候,平時不入眼的超市商品都覺得好好吃的感覺)

  隔天起床,我再次跟「全身酸痛」Say Hello ... 直到撰文的星期四(11月8號),還沒有完全恢復 ...

2007年11月3日

一年到期啦?成績:16分30秒

美好的星期六,天氣陰陰的,飄著絲絲細雨,還真的是個適合去健身房與肥肉奮戰的好日子。

  在午睡睡醒後(事實証明,我不是塊買衣服敗家的料子),我跟 Medea 快速地收好了東西趕快往健身房出發(其實,要去健身房要帶的東西不少,除了更換的衣物、拖鞋、鎖,還得為了避免等 Medea 無聊帶本書)...

  一到了加州櫃枱,照慣例要把會員卡給櫃枱人員刷卡後才能進去,在刷的時候,就看到櫃枱小弟的臉色怪怪的,看了看我們的卡(我們的卡上沒有畫什麼東西,也沒有貼照片,就是單純的單店白金卡而已),還帶著一臉疑惑地跟我們說:「你們要繳一年 NT990 的會費了哦」。

  咦?我不是前二天才來過嗎(看 Blog 文章就知道)?怎麼那時沒人跟我說?我平時運動是不帶跟錢有關係的任何物品的(連手機都不帶了,帶錢幹什麼,給人家偷嗎,我可不認為我那個防君子的小鎖對真正想偷東西的人有任可防護作用),只好說我們下次再繳,先進去運動再說(反正都是十年會籍的白金卡會員了,不會為了這個小錢就把自己的會員籍弄掉的)

  其實,我真的認為加州這方面需要改進,最起碼在上次健身時先跟會員講,而不是已到期了再在問口跟會員來句:「要繳會費囉」,來運動的人,誰會沒事身上帶錢啊?這裡的重點是運動,而不是消費不是嗎?

  對了,今天的成績是 16 分 30 秒,跟上次一樣,唯一好的是,我跑完後沒這麼累了,下次可以考慮朝 15 分邁進。

我不是敗家買衣服的料子?

因為不用上班而更加美好的星期六,雖然三不五時飄著小小的雨絲,但絲毫不減 Medea 要去家裡附近的 ESprit 大採購的興緻。

  由於天母的 ESprit 被中國信託鬥倒了(我還真的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難過,一方面我還喜歡這家 eSpirit,但中國信託開在家附近又很方便),所以得要搬家,隨著來的就是讓許多女生為之興奮的出清折扣。Medea 是那裡的常客,收到出清簡訊後就嚷著要去那裡「狂買」,不太喜歡湊這種熱鬧的我也只好陪著她去了 ...

  我們大概是快 12 點到的,這個時間平時人是不會很多的。但,看來收到簡訊的人不少啊,裡面看的、逛的&買的人還不少(滿 NT3,500 送 350 的現金折扣似乎吸引了不少人)。Medea 一進去就陷入一種幾近「暴走」的狂熱狀態,自己就引擎全開逛起來了。

  至於被晾著的我,則是開始隨便亂瞄(這家店是女裝居多的店,男裝只佔少少的一小小區塊),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好衣服可以買給 Medea 的。逛了一會,該買的都差不多了,拿出卡來(我個人覺得,這才是我去的主要用途),去櫃枱做「第一次結帳」。

  櫃枱小姐很誠懇地跟我們說,金額是:NT$5,9XX,離 7,000 只差一些,考不考慮湊一下,滿 7,000 就可以現折 700 掉,Medea 敵不過好心小姐的熱心攻勢,就又往「花車區」出發了!沒錯,花車,就是那個 Simon 平時很懶得去翻去找的花車(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在這種店裡去翻花車是件很沒格調的事),Medea 翻了半天,終於找到幾款她有興趣的衣服,為了效率考量(我已經有點不耐煩了),我只好「下海」幫她找她要的 Size(台灣女生真的病態,剩下的大多是 M 或 L 這種 Size 的),在我的「快速掃描」下,順利地找到了 Medea 要的 Size,也順利地去試衣間試完這些第二批挑選的衣服,拿去櫃枱「第二次」結帳。

  原本想說多挑了最少三件衣服,一定可以順利到達 7,000 大關,我就可以買單走人,朝我的午餐出發。可能是 Medea 的會員卡威力太大,還是 ESprit 的訂價策略太厲害,我們竟然只買到 NT$6,921,還差 80 不到!

  天 ... 就差 80 塊啊 ...

  Medea 聽到金額後,就自動地再往「花車區」邁進,可是怎麼翻,就是翻不到她要那款的 Size,隨著挑選的時間愈來愈長,我終於受不了了,開始看看男生的衣服是不是有我「還可以」接受的,果然,隨便挑幾下,就找到幾件我還可以接受的衣服,挑了一件最可以接受的後,就到櫃枱做「第三次結帳」,由於男生的衣服比較貴,當然就突破了 7,000 大關,我們總共花了八千上下,逛了二個多小時。

  回到家之後,我有種全身發軟的感覺,有種比去跑十公里還累的感覺。這真的讓我深刻感受到,我還真的不是塊逛街敗家的料啊 ...

P.S. 在二點多吃完「中餐」,休息片刻,我就跑去樓上睡了,這一睡,竟然睡到七點多 ...

2007年11月1日

久違了的身體痠痛,16分30秒

墮落了快三個月沒有跑步了,我跟 Medea 終於「想起」我們還有天母加州的健身會員籍,也在今晚重拾心情去跑步。

  可能是太久沒跑步了吧,身體有點不太能適應,雖然我的速度並沒有設定得很高(也才 11KM/Hr 而已),但卻有種腿部酸軟的感覺。在跑的同時,常常有句「要跑完了吧」在腦海裡飄盪(明明才跑不到十分鐘而已)。呼吸的控制也沒有之前來得好,最後還是「暴走」才勉強跑出 16 分 30 秒的糟糕成績(之前都可以在 15 分內)。

  感覺起來,有種身體被「Reset」的感覺,整個身體對跑步的感覺,從呼吸的控制失調,腿部的肌力不夠,到整體搭配的不太協調,我可能要好一陣子才能恢復三個月前的水準了(離我原本的目標 12 分鐘跑完又更遠了)。

  全身酸痛,Hello,好久不見 ...

少根筋卻值同情的官員

最近我注意到了些很好笑的新聞,都是官員不知所謂的民間疾苦,先是有某位官員叫大家去買一把五元的菜;接著是有別位官員說 3,000 C.C. 的車子是小車;今天是另外一位說 NT$30,000 是小錢,仔細想想,最近好像是開白目官員的自白大會似的。

  雖然這些官員不太了解小老百姓的生活艱辛,但,扣除那個一把菜五塊的那位(那傢伙是真的是白目加欠揍,自己菜價沒有控制好,還講這種白痴話),其他二位說這種話,我完全是可以體會的。

  簡單地說,這些官員可能出生在所謂的有錢人家,不了解這些民生事務是很正常的,因為他的週遭生活碰到都是這些東西;他們不了解一般大眾的生活,就像我們不能了解有錢人的生活一樣,沒什麼好奇怪的。今天說他們白目只是因為他們是人民的「公僕」,好歹做一下關於「主人」的功課,而不是笨笨地亂講話。

  Simon 之前唸書也碰過這種「少爺級」的同學,很難得他沒有富家子弟的驕氣,但由於生活環境真的大不相同,雖然不是故意的,卻往往很誠懇地講了些仙人級的話,讓同學完全呈現無力狀態。舉個例子,他之前曾經在午餐時間問了班上同學一句:「怎麼你們家司機不幫你們送便當啊」。在他的世界裡,有司機是天經地義的事,家裡的車子不是 BMW 就是 Benz,這再正常也不過了,沒什麼了不起。

  但從 Simon 的角度來看,一台車子就快要可以買一間房子了,誰買得起啊?可以偏偏這些有錢人就是可以買著玩,對這些人來說,3,000 C.C. 的確是小車,高級房車大過這個等級的比比皆是,這種等級的車子都可以買來玩了,NT$ 30,000 也對這個層級的人當然也就不算什麼,可能他們一個月的保險費就不止這個數字。

  今天只是這些人是一群人中的一小部份,所以我們平時看不太到,但,如果硬是要把我們的標準套在他們身上是完全不適用的,他們是不了解所謂的民間疾苦,也不需要去了解。不過,身為官員,可能還是得做些關於平民生活的功課會比較好一點。

~同場加映,攲器裡的「Simon 的異想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