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5日

拼死拼活地保持成績,16分30秒

其實,今天本來是不太想去跑的,因為白天工作都是些體力活(整理機房、搬電腦等),已經有點累了...

  更慘的是,在去健身房前,我肚子有點餓了

  然而,跑步前是不能吃東西的(不然,保証吃什麼吐什麼),在 Medea 閃亮亮的眼神攻勢下(她大姐也難得堅持要跑步),我還是去跑步了

  果然,才跑不到一公里,雖然呼吸正常,但我已經有點體力不繼的狀況(可憐的肚子在無聲地抗議,這算是搞內鬥嗎),雖然持續跑著,但其實沒什麼力氣再去破紀錄了,心裡只想著:「今天可以保持原紀錄就不錯了」,跑著跑著,不知不覺地就快跑完全程了(跑步也可以胡思亂想,我自己都覺得很厲害)。好不容易「回神」,看了一下時間,慘!我只剩 40 秒可以跑完全程(還剩 200 公尺),為了「不退步」,我狠下來,不管我的「身體內鬥」,開始狂奔,速度能調多少是多少,終於在最後一秒,就是這最後一秒,剛剛好讓我完成了 3000 公尺的距離。

  可能是「暴走」效應吧?跑完步的我,全身發熱,肚子似乎也不餓了。趁著這個時候,我還跑去做了其他的訓練器材,直到 Medea 跑完也做完緩和運動為止。

  事實証明,小說跟漫畫裡寫的「狂化後遺症」是很有道理的。洗完澡,身體冷卻下來後,我馬上感受到一股「飢餓感」舖天蓋地而來,真的有種「前胸貼後背」的感受,偏偏我跟 Medea 這二個白痴還去頂好買了一大堆的東西扛回家(這個時候,平時不入眼的超市商品都覺得好好吃的感覺)

  隔天起床,我再次跟「全身酸痛」Say Hello ... 直到撰文的星期四(11月8號),還沒有完全恢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