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1日

小丑的大勝利

Madness, As you know, is like gravity;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push.

  上頭這句,是我在這部電影中最喜歡的一句話,大概的翻譯是「瘋狂就像地心引力,輕輕推一把就會逼人發瘋」。

  由於 Heayh Ledger 的關係,我去看了原本沒有什麼期待的「蝙蝠俠~黑暗騎士」,誰知道,這部片真的超出我想像之外地好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位我目前看過最成功的蝙蝠俠系列電影反派~小丑(之前我覺得是謎天大聖~Jim Carrey)...

  我個人喜歡這部片給我的感覺,蝙蝠俠有點變成一個超級厲害的特種戰士,不再擁有「必勝」的感覺,不再隨心所欲地了解犯罪者,被完全解析的反而是他。或許這是他首次碰上無法理解的罪犯?或許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敗給犯罪者?這一切的一切,都顯示出蝙蝠俠其實是個「人」。
  這次的小丑成了執法者的「剋星」,猜不透小丑下一步是要做什麼?有什麼是可以相信的?看起來好像有點原則卻又毫無原則,表面上裝瘋賣傻但實際上全部都是計劃好的(這還滿怪的,他明明是混亂理論的支持者),只要幾個行動加上幾句話就能造成混亂並且趁機利用(玩弄?),他簡直就是恐怖分子的標準教材。
  小丑的厲害在於玩弄人性黑暗的一面(或把別人拉下水?)、大膽的計劃和瘋狂的行為。
  在整部片子裡,他有很多次機會被人家做掉,全部都是利用這些執法者自以為「正義」的心態,讓他得以全身而退。像他要跟蝙蝠重型機車對撞的那一幕,如果不是蝙蝠俠堅持透過法律制裁這些罪犯的話,這一撞,幾個小丑都會扁掉吧(上面那張海報的重型機車)?這些人對法律的堅持,反而成為小丑用來對付他們的工具。也就是蝙蝠俠的堅持,讓他在跟小丑對決上吃了敗仗。
  被捉到警察局裡的時候,我覺得那段的小丑真的超級棒的,有種被關的不是他而反是外面警察的感覺。牢籠外的警察小心翼翼,與牢籠內的小丑神色自若,成了極諷刺的反差。
  在 Heayh Ledger 的精湛飾演下,我很欣賞小丑這個角色,在他的瘋言瘋語之中,有種看透世間的感覺。在警局裡一句淡淡的:「現在要玩好警察、壞警察的游戲了嗎?」,原本帶有震憾感與戲劇性出現的蝙蝠俠反而立刻成了一個丑角,也帶出了他根本不怕蝙蝠俠的暴力脅迫。在蝙蝠俠嚴刑逼供下的一句台詞:「你根本沒有什麼可以威脅我」,更是讓我有種拍案叫絕的 Fu。當蝙蝠俠以之為主力的高超身手不再管用的時候,他還剩下什麼?
  這部片看完,我只覺得小丑才是主角,反而蝙蝠俠與各項特效成了配角。蝙蝠俠不再擁有擊敗罪犯的完美結局,反而在面對這種罪犯時有種深刻的無力感。就像上頭的海報一樣,蝙蝠俠不再自信滿滿,緊緊握著拳頭的他,反而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總之,這部片很好看,但是那種很沈重、很黑暗的好看。

2008年7月16日

懇親

上一篇的「特別的宜蘭之旅」就是為了這個標題去的,好友L君在區公所堅持徵召下(我很認真地懷疑,他是不是當了人家區公所員的小孩),終於在三十多的高齡入伍了(我們之前就在就在開玩笑,說不定他比他們的連長年紀還要大,可能是該連第一高齡)

當兵,是每個健康的台灣男人很特別的回憶(或,躲不掉的災難),男人聚在一起聊起當兵的時候,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難得㕷們L君也要體驗這種感覺了,雖然他的狀況特殊,但 ... 總是可以體會到台灣另一種不同的文化 ...

L君的新訓中心是宜蘭金六結,這個營區我可是聞名已久,在當教育班長的時候,可是收過不少這裡出來的兵,託L君的福,我今天可以來這裡長長見識。

一走進來,我好像回到了當初當兵的時候,這「簡潔」的配置,部隊還真是數十年如一日啊,好像都是這種風格(這是否代表了沒有進步呢)。為了自己的鼻子,我不太敢靠宿舍太近(當過兵的應該都知道我在怕什麼),只好遠遠地從另一邊慢慢閒逛進去。

逛沒多久,咦?走了一圈了?金六結果然是個不大的營區啊(我之前待的營區,光是上個哨可就要騎 20 分鐘的腳踏車),看著熟悉的訓練設備,還真的頗有幾分懷念。

我這次的運氣不錯,還碰上了難得的軍營開放日,進來參觀的民眾,再加上懇親的人潮,原本應該空曠的營區頓時變得熱鬧了起來,在中間的司令台還有表演(不知道表演什麼就是了,最讓我有印象的是在播放『分手相關內容的情歌』),旁邊的操場還有幾個攤販,最讓我訝異的是這裡的營站,竟 ... 竟 ... 然是~Hi Life 萊爾富!枉費我在這種大熱天,揮汗如雨地從外面的小七扛飲料進來 ... 囧rz ...

由於某些原因,L君在部隊裡是有名的「黑人」(狀況太多的人),要找他很簡單,在認領處報名字,人家馬上就知道他的號碼了(看有多黑就好,一連好歹也 120 人以上,才講名字,班長立刻就知道號碼,沒有一定的『黑』是辦不到的),沒多久就把他領出來了。

其實,今天來只是為了讓L君可以有個人講講「K隆星語」,怕他在裡頭被笨笨的藍星人洗腦了,之後要重新適應外面險惡的世界需要一段時間。可憐的L君,原本反應很快的一個人,才入伍不到二個星期,就變笨了!反應平均慢上二拍,這在之前可真是無法想像的事!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部隊真的是一個讓人變「單純」的環境啊!

聽L君講起軍中的生活,除了不太能操練之外,似乎跟我之前當兵沒什麼二樣,不過,不能操練這點可真是讓我傻眼到家,明明都是當兵,L君都是去天使連報到(他這次還是兵器連,當過兵的人都知道這個單位代表什麼,頭一次聽到兵器連會很爽的),而我卻都是去「精實連」坎坷,明明我們倆幹的壞事都是差不多啊,怎麼待遇差這麼多 ...

聊了很多「K隆星」話,L君被藍星人腐化的智商終於回復了一點了,聊到了他們班長「幾乎」都是笨蛋的事,有多笨呢?舉個例子(他們要回連上打掃,打掃完就可以『放學回家』,可憐的我就在外面等)

一個剛從幹訓班回來的班長,帶著一班的兵去整理餐廳,第一件事就是把原本用餐的桌子搬回去放好,就有下方的對話:


 兵:「報告班長,放桌子小房間放滿了,怎麼辦?」


班長:「... ... ...」


 ... 十分鐘後 ...


班長:「那我們搬去別的地方好了 ...」


「終於」搬完桌子了,有個白痴兵把一瓶沒喝完的可樂打翻了,地上都是可樂,班長&一班的兵圍著地上被打翻的可樂


 兵:「報告班長,餐廳沒有抹布,怎麼辦?」


班長:「去裡面拿拖把出來。」


 兵:「報告班長,餐廳也沒有拖把耶,怎麼辦?」


班長:「... ... ...」


 ... 又過了十分鐘 ...


身在其中的L君心想:「你這個班長是白痴啊?這裡沒有是不會回連上拿哦?看你可以這裡愣多久 ...」(腦袋回復的L君,劣根性也跟著回來了)


 ... 再過了一會 ...


一個腦袋較為正常的兵:「報告班長,我回連上找拖把」(可能也看不下了)


班長:「哦,對哦,那你趕快去」

這可是真實案例(因為他人就在裡面),原來他們打掃了三十分鐘,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發呆」,部隊還真的是個可怕的地方啊。好不容易變回來一點點的L君,你還是早點脫離那個可怕的地方吧!


P.S. 為什麼我會想去懇親呢?因為我之前是「被懇」的那一個,孤僻的 Simon 週遭朋友大多都已經當過兵了,沒有可以「懇」的對象,難得L君去當兵了,怎麼可以不去玩玩呢?

2008年7月12日

特別的宜蘭之旅

因為某個原因(原因下一篇就會出現了),我必須在今天一大早去宜蘭。對不太習慣乘坐大眾交通工具的我來說,這次搭「半站票」的自強號,是個很特別的經歷。

  或許是我平時過太爽,Simon 從有記憶以來,扣除當兵時「押送」阿兵哥時有買過站票外,我自己出門旅行可真的沒玩過站票的模式,更別說是這種特別的半站票。

  半站票這個詞是我自己瞎扯的,因為我從台北到八堵有位子,從八堵到宜蘭是站票,所以我搞個「半站票」來形容 ...

  這次的旅程,讓我突然發現,對喜歡觀察人的我來說,有的時候坐自強號也挺好玩的。

  有坐位的時候,光是觀察人就得到了不少樂趣。各形各色的人,或坐、或站、或看報紙、或閉目養神(睡覺?)、或戴副耳機沉醉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我也是這種人)、或跟身旁的人天說地,真的有很趣。不過,最讓我覺得神奇的事,是站票的學生可以坐在地板上就睡起來了,這還真的挺了不起的。

  沒得坐的時候,我走遍了全部的車廂(我想,列車長一定覺得我這個人是神經病,沒事幹跟他一樣全車跑來跑去),在沒有特別的收獲下(幾乎大家都睡了),我找了個比較沒有人的地方窩著(最上面的那張圖),這個地方還挺不錯的,沒什麼人上下車,有個小小的窗戶,還有冷氣吹,算是個不錯的「站位」。

  下圖是我用新手機 Nokia 3110 拍的,其實我個人還挺滿意的,因為這隻手機的照相功能沒有平時用慣的 Nikon S50 或㕷們 Medea 大小姐的 K810i 好用(謎之音:『廢話,一台是專門拿來照相的,另一台是 CyberShot 系列』),平時被「寵」慣了的我,沒有自動對焦還真的不太習慣,這張龜山島的圖可是抓了好久才拍到的。
  也因為在照相的關係,跟在我同一個區塊的一位妹妹聊了起來(我發誓,不是我主動的),聊著聊著,宜蘭站到了!
  其實,坐自強號到宜蘭還挺快的,一個小時多一點點就到了。早上的宜蘭車站沒什麼人,連商店都沒幾家開張的,匆匆忙忙地找了家早餐店吃個簡單的東西(我很後悔沒有去找M記,囧rz ...),就坐計程車往我這次的目的地出發了。

  為了記錄到宜蘭的時間,我還是一樣用不太熟悉的 3110 來張宜蘭車站的照片 ...

2008年7月7日

搬家,真的是件很累的事!

今天專程請了一天假,就為了回石牌幫忙搬家,看著漸漸搬空的石牌老家,心裡真的有點感慨。

  人果然是有點犯賤的生物,我之前巴不得早早搬出去狹窄昏暗的小房間,趕快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個小小空間,儘管我已經憑我自己的努力做到了,但如今回來看著這個矮矮的舊式公寓,就好像突然穿過了一個時光隧道,回到了那個不太懂事的年頭,回想起我也曾經在這裡生活了好些年頭,很多東西都陪伴著我成長,這些舊舊的桌、椅、櫥櫃 ... 雖然歲月在它們身上留下了不少痕跡,但我依然可以回想起它們嶄新發亮的樣子,似乎可以從它們身上,找回以前的那些日子。

  這種可以稱做是念舊的心情,可真的是很少出現在我這個喜新厭舊的人身上 ...

  由於這次的搬遷來得很突然,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匆忙的情況下完成,搬家公司下午二點就來了,早上十點我們還沒有打包完成(奇怪,前些日子,這裡的『居民』都在包些什麼),身為萬紅叢中一點綠的我(還真的只有我一個男生回來幫忙,老大你可真的是好樣的),只好一肩扛起剩下的打包事宜。

  從電腦線材、網路線、第四台的線、桌子&櫃子抽屜裡東西、高處的雜物、較大型家電的拆卸 ... 都成了我的「業務範圍」,雖然已經有點心理準備,可是看到這些東西,我依舊有種手軟的 Fu(特別是當我沒有睡得很飽的時候 ... 囧rz ...)

  手軟歸手軟,我依舊很認命地乖乖開始打包整理。

  但,住了二十多年累積下來的雜物實在是極為可觀,打包下來,比我年紀還大的「古董」一一出爐(有的甚至比我那個大我 13 歲的哥哥還大),這些東西平時不知躲哪去了,要搬家的時候就一一跳出來,「古代人」用料實在,連個碗都比現在機器生產的東西重個一二倍(在包的時候,還會有人說:『那個什麼東西是從什麼時候就開始用的,小心點!』),可真的搬得我苦不堪言,身上陷入了「乾了又溼,溼了又乾」的無限迴圈。

  東西一箱一箱地整打包起來,在努力地去蕪存菁的同時,好像也同時把我的回憶一點一滴地封裝起來,這種感覺其實是很奇妙的。

  儘管我們丟了很多東西,但搬家公司的大車仍舊載了滿滿四車才載完(我可真的沒有力氣去數總共載了幾箱),或許是我媽老人家念舊心態,我們差點搬了一堆新家用不到的東西過去(像:流理台、已經快散架的櫃子 ...),若不是我堅持那裡用不到的不要搬,可能新家已經成了一個雜物倉庫了!

  整個搬家的「工程」,從早上十點開始到晚上九點才「大概」結束(因為我已經累個半死,反正所有的東西都已經處理完,只等搬家公司最後一趟載走就好),拖著疲累的身子,回到了天母的家。

  看著我的小窩,我突然覺得,這裡真是乾淨到一個不行啊!如果我搬家,大概只要一大車就全部載完了吧。


P.S. -1 我真的要很感謝崔媽媽的網站上整理出來的優質搬家公司,省了我不少尋找搬家公司的時間,裡頭介紹的丸福搬家公司服務真的不錯。


P.S. -2 各位 MSN 上的好友,感謝各位的關心,這次真的不是我搬家,是我媽跟我二哥一家,我只是去做苦力。我是這個月底或八月初因為要裝潢搬家,並不是又買了間新房子(還真的有人問我換的新房子有多大 ... Orz ...)


P.S. -3 看到石牌的狀況,我想,還是早點跟 Medea 開始打包東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