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7日

搬家,真的是件很累的事!

今天專程請了一天假,就為了回石牌幫忙搬家,看著漸漸搬空的石牌老家,心裡真的有點感慨。

  人果然是有點犯賤的生物,我之前巴不得早早搬出去狹窄昏暗的小房間,趕快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個小小空間,儘管我已經憑我自己的努力做到了,但如今回來看著這個矮矮的舊式公寓,就好像突然穿過了一個時光隧道,回到了那個不太懂事的年頭,回想起我也曾經在這裡生活了好些年頭,很多東西都陪伴著我成長,這些舊舊的桌、椅、櫥櫃 ... 雖然歲月在它們身上留下了不少痕跡,但我依然可以回想起它們嶄新發亮的樣子,似乎可以從它們身上,找回以前的那些日子。

  這種可以稱做是念舊的心情,可真的是很少出現在我這個喜新厭舊的人身上 ...

  由於這次的搬遷來得很突然,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匆忙的情況下完成,搬家公司下午二點就來了,早上十點我們還沒有打包完成(奇怪,前些日子,這裡的『居民』都在包些什麼),身為萬紅叢中一點綠的我(還真的只有我一個男生回來幫忙,老大你可真的是好樣的),只好一肩扛起剩下的打包事宜。

  從電腦線材、網路線、第四台的線、桌子&櫃子抽屜裡東西、高處的雜物、較大型家電的拆卸 ... 都成了我的「業務範圍」,雖然已經有點心理準備,可是看到這些東西,我依舊有種手軟的 Fu(特別是當我沒有睡得很飽的時候 ... 囧rz ...)

  手軟歸手軟,我依舊很認命地乖乖開始打包整理。

  但,住了二十多年累積下來的雜物實在是極為可觀,打包下來,比我年紀還大的「古董」一一出爐(有的甚至比我那個大我 13 歲的哥哥還大),這些東西平時不知躲哪去了,要搬家的時候就一一跳出來,「古代人」用料實在,連個碗都比現在機器生產的東西重個一二倍(在包的時候,還會有人說:『那個什麼東西是從什麼時候就開始用的,小心點!』),可真的搬得我苦不堪言,身上陷入了「乾了又溼,溼了又乾」的無限迴圈。

  東西一箱一箱地整打包起來,在努力地去蕪存菁的同時,好像也同時把我的回憶一點一滴地封裝起來,這種感覺其實是很奇妙的。

  儘管我們丟了很多東西,但搬家公司的大車仍舊載了滿滿四車才載完(我可真的沒有力氣去數總共載了幾箱),或許是我媽老人家念舊心態,我們差點搬了一堆新家用不到的東西過去(像:流理台、已經快散架的櫃子 ...),若不是我堅持那裡用不到的不要搬,可能新家已經成了一個雜物倉庫了!

  整個搬家的「工程」,從早上十點開始到晚上九點才「大概」結束(因為我已經累個半死,反正所有的東西都已經處理完,只等搬家公司最後一趟載走就好),拖著疲累的身子,回到了天母的家。

  看著我的小窩,我突然覺得,這裡真是乾淨到一個不行啊!如果我搬家,大概只要一大車就全部載完了吧。


P.S. -1 我真的要很感謝崔媽媽的網站上整理出來的優質搬家公司,省了我不少尋找搬家公司的時間,裡頭介紹的丸福搬家公司服務真的不錯。


P.S. -2 各位 MSN 上的好友,感謝各位的關心,這次真的不是我搬家,是我媽跟我二哥一家,我只是去做苦力。我是這個月底或八月初因為要裝潢搬家,並不是又買了間新房子(還真的有人問我換的新房子有多大 ... Orz ...)


P.S. -3 看到石牌的狀況,我想,還是早點跟 Medea 開始打包東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