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6日

搖擺不定的想法 ...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我為什麼要自己架站,架站的動機是什麼?.....

  說真的,以網站的部份來說,我實在是沒有能力再去做更新,我也一直在問自己,為什麼要架站?以現在的模式,似乎 Blog 的型態更加適合我,還是要努力地找到方法,把 LifeType 的文章轉換過來?讓大家可以方便地「切換」過來嗎?

  對我來說,Blogger 的功能簡單又方便,但我之前做的一些東西,全部都成了「做白工」,又似乎讓我有點心有不甘 ... 找個時間,我還是好好想想架站的原因吧 ...

2008年11月25日

Medea 今年的生日宴~天母白宮(餐點篇)

幾乎每年,我都會在 Medea 的生日那天,帶她去吃些「特別」的餐點,隨著我們的「見多識廣」,要找到 Medea 覺得特別的餐點,似乎愈來愈難了,幸好 Simon 我以前在長輩的帶領下(也只有長輩帶才吃得起),著實去了不少好吃的店,不然,可能很難給 Medea 驚喜了 ...

  今年 Medea 的生日剛好是星期六,沒有受限一定要在下班後短短時間的困擾,可以有很長的時間,盡情地享用美食,身為 Medea 的阿娜答,我自然得想間更為特殊的店,這次想到的是「私宅餐廳」。

  這種餐廳大多採預約制,也不一定有菜單,主要是看廚師自己的想法與當天的食材,一般的雜誌是不太會報導的,深居簡出的 Medea 當然更不會知道。恰巧,身為台北市裡數一數二美食圈的天母,就有一家其中的佼佼者,它就是 White House 白宮。

  我在 Citta Bella 的網站裡,好不容易才找到它的介紹,這家餐廳是由何榮寶(阿寶師傅)梁振業兩位名廚所合開的,這二位都可以算是餐廳業界的名人,沒想到二人為了自己對做菜的興趣,竟然一起開了這家店,衝著這二位的名頭,想必菜色也會有一定的水準。所以我就試著訂看看,原本 Medea 生日那天是有人要「包場」的(是誰說台北市的景氣不好?包場要多少錢啊),幸好那位仁兄延期,我跟 Medea 才有機會去嚐嚐這家隱藏在天母的私宅餐廳。

咳咳,別懷疑,我是莊小熊,不是合成做進相片裡的,
那天我真有去,接下來,讓我邊吃甜點邊介紹餐點的部份
莊小熊:「這個是開胃的蘋果醋,懸浮的那個綠綠的似乎是珊瑚,
雖然看起來怪怪的,但其實很搭,也真的有開胃的效果」

莊小熊:「這可以算是前菜吧,麵包一份,不過我覺得醬比較讚耶」

莊小熊:「這個也是前菜,菜名記不得了,主要是炸牛肉條,
那個炸出來的麵衣,真的是超棒的」

莊小熊:「這個也是前菜的一部份,不管是最左邊的香菇,
中間的生菜沙拉,
或是右邊的小黃瓜包貝類,都很好吃」

莊小熊:「這 ... 這麼爛的照片,是誰拍出來的?
可以把好喝的雞湯燉排翅拍成這樣?
這樣對得起這麼好喝的雞湯嗎?還不去買台單眼回家練習」


莊小熊:「主菜終於出現了,當初在訂餐的時候,
只是簡單地說牛肉&海鮮
沒想到做出來的菜一點都不簡單,還超級好吃的」

莊小熊:「這是隨在主菜後的月亮蝦餅,單吃蝦餅本身有點油,
但配上生菜與沾醬後,非但完全不油膩,味道更加棒了」

莊小熊:「甜點是起司蛋糕跟手工餅乾,
由於二位主角都飽到掛點,所以我就一熊獨吞了」

莊小熊:「最後要特別來一張的是飲料~伯爵茶,
據俺阿母 Medea 說她從來沒喝過這麼好喝的伯爵茶,
我想,她以前喝的大概都是加十倍水的版本」

莊小熊:「最後,由俺推著蛋糕來做個食物方面的總結,
雖然一個人所費不低,但餐點每道都有很高的水準,
不負二位名廚的赫赫名聲,有機會又有錢的話,
是我們一定會再來的店。
由於店裡走氣氛路線,所以都昏昏暗的,
我們家可憐的 Nikon S50 夜拍的缺點完全地突顯出來,
看了覺得傷眼的客倌請找俺老爸 Simon 算帳,
我要當好孩子回去睡覺了!」

~~~ 後記 ~~~

  坦白講,以白宮的餐點水準與份量來說,一位收 NT$1,800 是真的很超值,從前菜開始,我跟 Medea 就有驚喜不斷的感覺,不單單是菜色精緻,味道也都讓人有種不吃對不起眼前食物的 Fu,Medea 到喝完雞湯燉排翅就飽得差不多了,最重要的二道主菜也吃了幾口而已,大多是由我一點一點慢慢吃掉的(幸好異次元胃袋及時接通),不管哪一道菜,都可以感受出廚師精心調製的誠意,以我跟 Medea 的挑嘴程度,也只講得出幾個小小的問題而已,而其中的口味太重,卻是因為我跟 Medea 平時吃得太清淡的關係。
  整套餐點吃下來,我覺得較為可惜的是水不是礦泉水,很多高級餐廳是可以讓客人選擇一般的水或是礦泉水的,許多義大利的礦泉水有讓人口腔緩和的做用,可以更加專心地品嚐下一道菜色;至於沒有拍攝到的冰咖啡(我點的飲料),是全部的餐點裡較為普通的,雖然如此,它仍舊是比 Medea 自己在家煮的好喝許多(很多餐廳的咖啡,是不如 Medea 自己在家裡煮出來的)
  由於餐點的篇幅太大,所以我把室內較為特殊的地方拆到下一篇去。Simon 平時不太在晚上或是昏暗的環境拍照,如果傷眼,還請看的朋友見諒。
白宮私宅餐廳(White House)
電話:02 2831-8420
地址:(111)台北市士林區中山北路六段186巷3號
刷卡:可
預約制,先預約才有得吃

2008年11月19日

碎唸 ... 幾句

這篇純粹是我個人的碎碎唸,無聊得很,只是因為在公司等電腦做更新沒事做,又沒有靈感畫什麼東西出來,不寫些東西好像怪怪的,大家都是有正事要做的人,就自己跳過吧。

  託L大教授的福,我有機會看到簡媜女士的「好一座浮島」跟「胭脂盆地」二部作品(我家小小的書櫃再次少了幾本書的空間)

  這次的週末載 Medea 回中壢,因為這本「好一座浮島」難得在她家過了較有文學氣息的週末(幾乎每次都是與八卦雜誌&漫畫一起渡過),L大教授不愧是我的死忠兼換帖,推廌要我先看的「好一座浮島」真的是合我胃口的作品,文風辛辣又不失詼諧,字裡行間處處充滿了種戲謔又不損文人格調的趣味(看她損人,我老有種L大教授在虧人的畫面重疊在一起的感覺,文人真的可以罵人不帶髒字),以我破爛的中文程度,大概一輩子寫不出這種類型的東西 ...

  說真的,這個週末會載 Medea 回中壢,一半原因是因為她太久沒回家了(最少一個月沒回她家給她阿母看看了),另一半原因是我需要休息一下(說穿了,就是逃避一下)。這些日子都在整理家裡的雜物(我對之前家裡可以塞這麼多東西深表訝異),坦白講,由於預算不足,所以櫃子仍舊處在不足的狀態,想要整理也可以說是有心無力的狀態,下面這張照片是家裡一個小小的角落,我可憐的書櫃已經塞得滿滿的東西了。
  幾乎每天回家,腦袋就想要把家裡好好整理(我個人認為,家要是個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亂當然是可以,但這種亂法,已經影響到我休息的興緻,我大概只有這點像巨蟹座),一、二個星期下來,我已經快累死了,所以找個藉口好好地「逃」一下(有個對比,回家更高興點)

  如果順利,大概這個星期就可以順利地把家裡整理乾淨(終於啊,我家東西明明沒有很多的說)

  這次回中壢,我面對了一個雖然早就預料到,但真正碰到還是有點訝異的狀況(雖然 Medea 嚴重警告我別寫,但我還是想留個對自己想法的記錄),雖然寫了一票,但說來簡單,也就幾個字~~~我被 Medea 的媽媽逼婚了

  雖然早就準備,但突然來句「什麼時候找你媽來提親」這種話,還是挺讓我震驚的。

  Medea 家裡是很傳統的家庭,她媽媽更是傳統中的傳統,還是認為女生愈早嫁愈好的那種傳統,偏偏我跟 Medea 都有自己的想法(嚴格來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覺得經濟不好的狀況下,我寧願維持現狀,我不想因為別人的眼光就委屈自己未來的另一半搞個半調子的婚禮,一輩子就一次的事,為什麼要為了趕神經病的時間而委屈?

  偏偏 Medea 的媽媽不知從哪聽來的讒言,突然來個什麼今年不錯啊,早點娶一娶之類的話,一副就是跟我媽碰面談談,今年就要搞定的樣子,我的意見不是重點,她們大人決定就好。

  從這裡可以看得出 Medea 家有多傳統,還停留在父母說了算的年代。

  偏偏我不吃這一套,結婚明明是我跟 Medea 的事,要結婚的是我們倆,要接著過一輩子的也是我們倆,一切的一切,應該以我們的意見為主,憑什麼父母說了算?最讓我心裡窩火的,那個進讒的傢伙是誰啊?妳說適合結婚就適合?今年只剩一個半月知不知道?結婚的前置作業很多知不知道?打打嘴砲看人家忙個半死,這個誰不會?信不信我哪天去「回禮」一下?

  當然,進讒的混蛋很有一套,讓 Medea 的媽媽深信不疑,一直在我面前碎唸類似的內容,剛開始我還能面帶微笑應對,過了快半小時,我的耐心到了一定的界限,只能稍微運用一下我的大眼睛震憾她老人家一下,讓她能聽進我的話(老人家只顧自己想法,完全聽不進任何話的本事真的厲害),讓她知道我不信什麼孤鸞年的鳥事,今年是不可能結婚的,我的婚事我說了就算,我媽也只是出來做的場面,凡事還是由我做主。

  可能我的大眼睛攻勢有效,Medea 媽終於聽進了我的話,放棄今年結婚的打算。不過,我想,明年類似的戲碼還會再上演吧 ...

2008年11月17日

其十四、最大的敗筆~廚具

說真的,這次裝潢的所有事情裡,我個人覺得最不滿的大概就是~~~廚具了(儘管它算便宜)...
  廚房可以說是 Medea 的專屬空間,就像我的書房一樣,都是另一半不太會去碰的「地盤」,雖然我會幫 Medea 洗碗(心血來潮時),但也僅限於洗碗而已,天生怕熱我的,連煮碗麵都搞不定,瓦斯爐對我來說大概就是燒開水的工具而已。

  對我來說,廚房是為了 Medea 特別弄的(預算也比較高),雖然做不起杜邦可麗耐的人造石檯面,但標準的美耐板檯面還是用得起的,為了配合我們家的色調(不知不覺間,變成了黑白色調了),廚具弄成白色的,配上黑色的鋼琴烤漆玻璃牆面,其實,廚房看起來還挺像這麼一回事的。
  雖然外觀看起來得不錯,但在檢查時,卻是狀況不斷,像是最重要的美耐板枱面受傷,系統櫃的筒身有破損,讓我再次有種一分錢一分貨的感覺(原本我想弄的是日本的 CleanUp,但它真的太貴了,再怎麼便宜都要十萬起跳)。更慘的是,可能價位太低了,那個廠商耍賴中(好心的設計師要我不要弄臭他,算這家廠商好運),雖然設計師會一力承擔後來的維護,但感覺還是很差 ...

  到這裡,其實家裡的裝修已經大致到一個段落了,接下來就是傢俱的部份了。這個部份可能要等上好一會兒了,因為裝修的嚴重超支,傢俱沒什麼預算買,只能看一樣買一樣了 ...

2008年11月7日

其十三、施工好多次的大金四方吹

  其實,室內機十月 20 號就吊掛完成,室外機也在十月 21 號安裝完成,但直到十月 31 號才真正安裝完成,這台最貴的家電,整個裝好的過程還真是繁鎖啊 ...

十月 20 號
  室內機吊掛完成,就是最上方的這張圖,從付款完到現在,它終於出現在我們家了。

十月 21 號


  室外機&管線都已經安裝完成,附帶一提,管線是拜託朋友T君從日本弄過來的,據說是設定給溫泉區專用的材質,剛好適合天母這個地方。

十月 25 號
  24 號交屋後的隔天,原本應該是心情愉快地整理家裡,沒想到竟然發生了T君與設計師沒有溝通好的慘案,天花板的洞跟室內機的面板一樣大,這樣室內機的面板根本遮不住天花板的洞,會有個不算小的縫隙出現,美美的天花板當場破功,心情還真的是跌落谷底。

  打起精神後,開始聯絡設計師,讓他與T君二位去解決這個問題,最後他們二位協商的結果是在原本天花板預留孔洞旁邊補上角料、補土、上漆三次後,再把面板弄上去,這下可好,又要施工,我客廳也不用掃了,乖乖去清理廁所吧。

十月 31 號
  天花板補好+油漆完後的樣子,看得出來室內機的套房變小間了,天花板的新補的角料很靠近室內機本體了!


  這次施工我人在現場,當然是要來個施工現場狀況拍攝,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曾經出過包,所以這次來了二位師傅安裝面板,我這台四方吹由於線路的關係,所以沒有採用線控的控制方法,換成以遙控器操作(大金這個是選購,要另外加約 NT$5,000 大洋)
  終於,在二位師傅的聯手施工下,面板順利上去了,大金四方吹冷暖氣最後還是順利住進我們家,成為家中不可或缺的一員(夏天我用,冬天 Medea 要用)

~~~後記~~~

  使用了幾天下來,我跟 Medea 可以說是超級滿意。

  原本想說這台冷氣在我家天花板最低的地方,挑高的樓上怎麼辦?是不是還得另外弄台電風扇來吹?如果要,那我買這款高級品豈不是跟白痴一樣?

  沒想到,這台冷氣這麼厲害,家裡最熱的洗衣間都有涼到,連樓上也有「處理」到,只要開它,電風扇真的就一邊休息去,整間透清涼;而我跟 Medea 還得常常去看到底冷氣有沒有關掉,因為它真的超安靜,在室是聽不太到它的運轉聲音的,花這麼大一筆錢(因為它,害我不能買 Sharp 的液晶電視),真的是頗有價值,T君兄弟常講它是冷氣之王,還真的不是蓋的。


P.S. 我知道用日記帳的方式來寫東西其實很索然無味,但以我不太好的國文程度,只能想出這種最好記的方式來記錄整個安裝的過程。

其十二、天花板的施工結果

十月21號晚上主要是天花板&大金室外機架設的部份,雖然還沒有完全完成,但己經可以看得出大概的風貌,與室內機未來要住的「房間」...
  上圖是我們家天花板用的板材,設計師驕傲地說是進口防火材料,坦白講我還真的看不出它哪裡高級!
  這裡可以看得出來我們家室內機住的「套房」,可真的是為它量身訂做,雖然它真很貴,但一想到未來一台冷氣吹整間,也算值得啦。
  夾層下方廚房天花板也做起來了,我跟 Medea 的小窩現在才真的有種一點一點成型的 Fu(之前都是基礎工程,其實看不太出來)。只要等油漆補土再上漆後,就可以變回以前那片美美白白的天花板了。

P.S. 整理房子真是件要人命的事啊 ...

2008年11月4日

其十一、地板的施作

泥作完成後,接下來就是地板的施工了。我跟 Medea 二人的生活很單純,所以把家裡也簡單地分成了四塊:一塊是廁所&浴室、一塊是夾層的臥室&衣櫃、一塊是客廳&書房,最後一個部份是廚房&洗衣間。

  夾層&衛浴的部份不需要更動,實際需要處理的是「客廳&書房」的木地板與「廚房&洗衣間」的板岩 ...

  在挑選木地板時,我掙扎了很久,天母是個很潮溼的地方,實木地板踩起來雖然很爽,但真的容易壞,而且價格真的挺嚇人的;海島型地板雖然價格「親民」,也比較不怕潮溼的環境,但踩起來的感覺真的沒有實木這麼好;至於所謂的超耐磨地板,美其名是環保,但卻差不多是由塑料合成的,只是看起來像木地板而已,完全不在我跟 Medea 的考慮範圍裡。

  最後,我們還是屈服在金錢的壓力下,選擇了海島型木地板,看起來還不錯,真的頗有實木地方的 Fu,但我們心知肚明它的品質肯定沒有原先的實木地板好,雖然已經有心理準備,但實際踩起來,唉 ... 之前真的過太爽了 ...

  由於廚房&洗衣間比較容易有水的問題,所以我們在設計師的建議下,挑選了板岩這種不怕水又耐重的材質(冰箱&洗衣機都是很重的家電),也選了偏灰的顏色做區隔(房子不大,所以用顏色代替隔間)
  出乎意料地,這種莫明其妙地搭配組合,真的有種明顯區隔的感覺,其實還不錯,搭上還沒有出現的廚具、家電與洗衣台等,這個可以說是為 Medea 專門打造的空間還頗有設計感的(君子遠庖廚理論,所以這裡是 Medea 的專屬空間)

  地板的施工時間很短,十月 20 號就完工了,旁邊的板岩因為還沒乾的關係,所以還不能踩上去拍照,工班在施工的時候沒有什麼切割到,大多是整塊整塊下去舖的,看起來真的是還挺不錯的。


P.S. 原本是想每篇關於裝潢的篇章都要來一張的,但最近實在是忙得要死(發文的這一天,我們已經搬回天母了,每天回家就是在整理,整個就是累到不行,新完成家裡還沒有傢俱,連張書桌都沒有),所以只能在公司隨便來一張貼上來(老闆就在旁邊,我也不敢太囂張),所以也不要計較跟文章的內容沒什麼關係啦!

2008年11月3日

其十、泥作從開始到完成全紀錄

玻璃屋大概完成後,泥作終於開始動工了,從 14 號進場,到 18 號才完成(含配管),雖然我跟 Medea 急著要在 24 號搬進去(請『大師』友情贊助,算出來的結果),但這種基礎工程又是趕不得的,看著似乎愈來愈慢的施工進度,我們準時搬進去的機會似乎愈來愈渺茫 ...

這是 14 號晚上去拍攝的進度:


  在玻璃屋安裝主要支架時,工廠的老闆發現了其實我家牆面並不平整,所以在裝玻璃屋時,留了不少縫隙讓泥作施工補平,現在看得出來已經補平的狀況了。


  上面這幾張看得出埋管與泥作舖平的狀況,由於 Simon 原本的書房要改成 Medea 的洗衣間+曬衣間,所以管線做了些許的變動。
  噹噹噹噹,新馬桶出現了!以後有朋友來,不用自己倒水沖馬桶了(雖然會來的都是很熟的朋友,但這個地方真的挺常被虧的)
  原本洗手台下方的水管也因為老舊而需要更換,感謝設計公司的張先生願意大力幫忙,用划算的價格換了個新的水管。


這是 16 號晚上去拍攝的進度:


  今天只能站在門口看狀況,因為地才剛舖平,為了以後地面的平整,還是先別踩上去吧!但在門口已經可以看得出來管線已經被「埋」起來了,現在這樣還真的看不太到。


這是 19 號晚上去拍攝的進度:

  今天晚上來看,其實已經可以看得出家裡之後大概的樣子,就是為了防水,才讓我多花了這麼多錢,踩在這上頭,有種在踩我自己存款的感覺(還要加上未來的薪水收入);玻璃屋的施工也幾近尾聲,氣密窗都已經裝上去了,照著工廠老闆的說法,這是他們家最低等級的氣密窗,雖然是最低等級的,但在安靜的天母住宅區裡,已經非常夠用了,讓我可以跟對面瘋狗一對的吠聲講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