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9日

碎唸 ... 幾句

這篇純粹是我個人的碎碎唸,無聊得很,只是因為在公司等電腦做更新沒事做,又沒有靈感畫什麼東西出來,不寫些東西好像怪怪的,大家都是有正事要做的人,就自己跳過吧。

  託L大教授的福,我有機會看到簡媜女士的「好一座浮島」跟「胭脂盆地」二部作品(我家小小的書櫃再次少了幾本書的空間)

  這次的週末載 Medea 回中壢,因為這本「好一座浮島」難得在她家過了較有文學氣息的週末(幾乎每次都是與八卦雜誌&漫畫一起渡過),L大教授不愧是我的死忠兼換帖,推廌要我先看的「好一座浮島」真的是合我胃口的作品,文風辛辣又不失詼諧,字裡行間處處充滿了種戲謔又不損文人格調的趣味(看她損人,我老有種L大教授在虧人的畫面重疊在一起的感覺,文人真的可以罵人不帶髒字),以我破爛的中文程度,大概一輩子寫不出這種類型的東西 ...

  說真的,這個週末會載 Medea 回中壢,一半原因是因為她太久沒回家了(最少一個月沒回她家給她阿母看看了),另一半原因是我需要休息一下(說穿了,就是逃避一下)。這些日子都在整理家裡的雜物(我對之前家裡可以塞這麼多東西深表訝異),坦白講,由於預算不足,所以櫃子仍舊處在不足的狀態,想要整理也可以說是有心無力的狀態,下面這張照片是家裡一個小小的角落,我可憐的書櫃已經塞得滿滿的東西了。
  幾乎每天回家,腦袋就想要把家裡好好整理(我個人認為,家要是個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亂當然是可以,但這種亂法,已經影響到我休息的興緻,我大概只有這點像巨蟹座),一、二個星期下來,我已經快累死了,所以找個藉口好好地「逃」一下(有個對比,回家更高興點)

  如果順利,大概這個星期就可以順利地把家裡整理乾淨(終於啊,我家東西明明沒有很多的說)

  這次回中壢,我面對了一個雖然早就預料到,但真正碰到還是有點訝異的狀況(雖然 Medea 嚴重警告我別寫,但我還是想留個對自己想法的記錄),雖然寫了一票,但說來簡單,也就幾個字~~~我被 Medea 的媽媽逼婚了

  雖然早就準備,但突然來句「什麼時候找你媽來提親」這種話,還是挺讓我震驚的。

  Medea 家裡是很傳統的家庭,她媽媽更是傳統中的傳統,還是認為女生愈早嫁愈好的那種傳統,偏偏我跟 Medea 都有自己的想法(嚴格來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覺得經濟不好的狀況下,我寧願維持現狀,我不想因為別人的眼光就委屈自己未來的另一半搞個半調子的婚禮,一輩子就一次的事,為什麼要為了趕神經病的時間而委屈?

  偏偏 Medea 的媽媽不知從哪聽來的讒言,突然來個什麼今年不錯啊,早點娶一娶之類的話,一副就是跟我媽碰面談談,今年就要搞定的樣子,我的意見不是重點,她們大人決定就好。

  從這裡可以看得出 Medea 家有多傳統,還停留在父母說了算的年代。

  偏偏我不吃這一套,結婚明明是我跟 Medea 的事,要結婚的是我們倆,要接著過一輩子的也是我們倆,一切的一切,應該以我們的意見為主,憑什麼父母說了算?最讓我心裡窩火的,那個進讒的傢伙是誰啊?妳說適合結婚就適合?今年只剩一個半月知不知道?結婚的前置作業很多知不知道?打打嘴砲看人家忙個半死,這個誰不會?信不信我哪天去「回禮」一下?

  當然,進讒的混蛋很有一套,讓 Medea 的媽媽深信不疑,一直在我面前碎唸類似的內容,剛開始我還能面帶微笑應對,過了快半小時,我的耐心到了一定的界限,只能稍微運用一下我的大眼睛震憾她老人家一下,讓她能聽進我的話(老人家只顧自己想法,完全聽不進任何話的本事真的厲害),讓她知道我不信什麼孤鸞年的鳥事,今年是不可能結婚的,我的婚事我說了就算,我媽也只是出來做的場面,凡事還是由我做主。

  可能我的大眼睛攻勢有效,Medea 媽終於聽進了我的話,放棄今年結婚的打算。不過,我想,明年類似的戲碼還會再上演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