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1日

暴飲暴食的「抱飲抱食」

隨著年假的尾聲愈來愈近,我跟 Medea 也開始抓緊時間開始去一些餐廳吃飯(下個月就要開始恢復運動習慣,這次真的是放年假,不管是工作或是運動),有家店我一直想帶她去,雖然不是像天母白宮這種水準,但也是台北地區數一數二的德式餐廳~新店的抱飲抱食。

這是抱飲抱食的門口,很神奇地,已經有排隊的人在等待(這張照片大概是 11: 10 左右拍的),我們因為某些「意外」太早到了點(我一直以為『小碧潭站』=『新店站』),原本想說就算太早到也可以在附近閒逛一下,沒想到,小碧潭站附近除了餐廳外,還真的是沒什麼店可以走走晃晃,我們也只能乖乖地等到店家十一半開始營業。

這附近的住宅都頗有一定的水準,可能是重視綠化的成果吧,我跟 Medea 都覺得這裡的居住環境不錯,身在此區的「抱飲抱食」也有這種感覺,本身是棟二層樓的建築物,庭院裡的樹讓整間餐廳的環境都活了起來,看外觀就很舒服了。

我跟 Medea 坐的位子看出去的景觀,在這裡用餐的氣氛真的是挺不錯的,我們算是早到,所以能在沒什麼人的二樓大大方方地拍照。

我個人很喜歡這個杯墊,很簡單,但卻讓人會有種會心一笑的感覺,所以特別拍了下來。

有鑑之前來的「慘痛教訓」,所以我們只點了一份豬排飯套餐+一份綜合香腸拼盤,這是套餐裡的今日濃湯~南瓜湯,坦白講,我覺得淡了點,並沒有其他菜色的水準。

忘了表現普普的南瓜湯,正戲開始了,這是豬排飯,那個豬排是厚厚沒有拍扁的,真的超大塊,而且,沒有炸得很老,真的是表皮香脆,內裡軟嫩多汁(謎之音:『這明明是間德式餐廳,為什麼會有看起來頗有日本風的菜色』),跟中間小碗的沾醬超搭的,沒有記錯的,一份豬排飯才 NT$ 170,以這個份量,這個水準,真的是超級划算。

今天來的重點,Simon 印象裡,德式菜較能上檯面的,大概就是豬腳、香腸&啤酒,綜合香腸拼盤可是這家店的賣點之一。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吃的德國菜餐廳,都有種「怕你吃不飽」的感覺,份量都超大的,天母的富利得利如此,三芝的煙薰小站如此,這間抱飲抱食也如此(所以我的標題才會是暴飲暴食的『抱飲抱食』),這個拼盤的份量,照現在 Simon 跟 Medea 的食量,大概就把我們撐飽了(幸好早餐沒吃才來的)

我跟 Medea 都很喜歡配菜的小黃瓜,可以說是我們目前吃到配菜最成功的小黃瓜,香腸也都有一定的水準,們可真的是吃了好久才吃完。吃完後,Medea 還意猶未盡地再加點了一份薯條(今天神豬上身了)...

雖然是道很簡單的菜,但這裡的薯條也沒讓我們失望,我不太會形容薯條這種速食,但這份薯條+可樂,可真的是人間美味,跟天母樂兒的薯條有得比了。

原本不太期待的套餐甜點~啤酒凍,讓我跟 Medea 吃到有種「想加點」的感動(謎之音:『你們二位今天可真的是神豬附身了』),不像是台啤做成的,而像是金色三麥這種略帶大麥甜味製做出來的,就算不說是啤酒凍,只要吃進嘴裡,就會有啤酒的影像自動在腦海裡出現,酸酸甜甜的,真的是超好吃的甜點。

我跟 Medea 吃了這麼多東西,飽到褲子都快拉不上了(真的是像標題的『暴飲暴食』),還是 NT$900 有找,以這個份量&水準,真的是間很便宜的餐廳。德式餐廳的型態,挺適合聚餐的,叫個拼盤大家一起分著吃,也不會對胃有太大的負擔。

題外話,家庭號拼盤份量真的很嚇人,單點的沙拉,大概是四~六人的份量,第一次去的時候,頗有震憾感,因為他們家的沙拉是用「碗公」裝的,四個人以上去吃,我覺得比較剛好,不然就真的是暴飲暴食了。

前一陣子做實驗,把自己的通訊錄玩掛了,在重新要電話的同時,免不了被一些「貝戈戈人」虧(平時嘴賤的報應?),通訊錄裡人的資料可以重新再要(還可以順便聯絡感情),最令我傷心的是搜集許久的餐廳資料全部消失,這也讓我興起了要好好把資料分開放置的想法,在 Blog 是個不錯的方式,還可以記錄不少當時的情況,所以之後關於這種「食記」,會好好地清楚記錄店家資料。

我想,抱飲抱食應該不介意我 Po 一下他們的店家資料吧?

抱飲抱食
地址:(231)台北縣新店市中央三街五號(小碧潭二號出口對面的巷子裡,很好找)
電話:02 2218-2018(最好先訂位,它真的挺多人去的)
傳真:02 2218-2032
地圖:我沒這麼閒,要去的人自己去找 UrMap 或是 Google Map ...

2009年1月25日

奇特的年夜飯

乎每年,我們家的年夜飯都是照著傳統到不行的習慣,煮一大桌菜(或是把拜拜的祭品搬下來熱了後吃),大家圍著一張大桌子一起吃,可以說是標準的「圍爐」。

去年,真的是很精彩的一年,其間發生了不少事,像是老媽從石牌搬到明德、我家終於翻修、祖先牌位也搬到我大哥那裡去了,如果依照慣例,應該是去我大哥那裡「圍爐」才對。

但,我大哥那裡似乎有點小,這次要塞九個人進去,似乎不太實際(在之前的抱怨文裡曾提過,就不太多囉唆了),所以我找了天母的一家義大利餐廳吃年夜飯(台菜餐廳大多休息,要不然就是沒有位子了)。

這間義大利餐廳在天母頗有名氣,算是我跟 Medea 常去的店之一,就是「隨意鳥地方」。

二嫂一家&老媽中午就先到我家報到(這其實已經是我家的『承載極限』了),在看了二部電影了一個下午後,就走路過去餐廳(我家走過去還挺快的,大概五分鐘左右就到),老媽第一個反應跟我第一次去隨意鳥地方一樣,都是:「這哪裡是『鳥地方』,一點都不鳥。」

說真的,對一個找餐廳的工人來說,帶去用餐的人高興是最重要的(也會滿足這位工人的虛榮心),Simon 媽這樣,第一次來這種所謂的『高級餐廳(註)」的侄女&侄子更是有點傻眼(其實,侄女已經有點心理準備了,我敢帶他們去的餐廳沒有差的)

或許是有訂位,也或許是我們訂的是大桌子,我們有專用的衣架,服務生的服務也有恢復到我之前去隨意鳥地方的水準,可以很清楚地介紹菜色與推廌客人需要的菜式,這點讓我覺得隨意鳥地方是有在恢復之前水準的。

不出我所料,我大哥一家又遲到了(已經講明了是訂六點的位子,隨意鳥地方附近就有停車場了,這樣還遲到,我也沒話說),都來餐廳了,我們當然是先點先吃,義大利餐有個好意,它也可以像台菜玩「合菜」,點來之後大家一起分著吃,這已經是我能找到比較有圍爐氣氛的方式了。

由於小侄子第一次來這種餐廳,看他正襟危坐,連講話都不敢大聲講的樣子,真的是快讓我笑噴了,身為叔叔,只好開始指點他一些用餐的禮儀&基本常識,就當做是機會教育,可是他還是連點菜都小小聲的(平時講話音量的 30 - 50% 左右),害得負責的正妹得靠很近才聽得到他在說什麼(還一直被我們打趣他因為看上那位正妹 Waiter,所以臉都紅了),簡單地說,他不知道在緊張什麼。

小侄女倒是一副見過世面的樣子,東點西點的不太生疏。吃素的老媽在正妹 Waiter 的詳細解說下,也點了幾道適合她吃的菜色(幸好我老媽吃奶蛋素,不然,可以說是什麼餐廳都不用去了),再加上我跟二嫂點的主菜,可以說今晚肯定是個會撐著的夜晚。

前菜上來後,我大哥就到了,我大嫂一貫地自目,竟然說她們一家子中餐三點多才吃,可能吃不太下。我心裡想的是:「裝肖維,訂六點的位子妳是不知道哦?沒聽過這家餐廳,不會上網查哦,三點多吃,六點多就上餐廳吃飯,是怕太貴嗎?」坦白說,我個人最不欣賞我大嫂就是這個部份~白目(當然,沒有時間觀念也是一點),反正講好了大家一起分攤的,妳家少吃不干我的事,有人幫忙出錢最好。

雖然我大哥一家吃得不多,但超乎我想像的,我大哥的二位小孩(好像也是我侄女&侄子,只是之前沒禮貌,所以我不太想承認),今年比去年有禮貌多了(讓我原本不想給紅包的戲碼無法上演 ),整餐吃起來,除了酸我大嫂沒見過好一點的餐廳外,其實還挺愉快的。

今年,是我們家第一次在外頭吃團圓飯。以我大哥的狀況,我想,之後應該都是這樣了吧!

註:
可能是去過的餐廳太多,我對隨意鳥地方可真是用「隨意」的態度,這點在小侄女&侄子眼中,好像一副這個叔叔見識過很多大場面似的,坦白講,我還真有點莫明其妙。直到我去接 Medea 回來後聊到這個,連她也是一副「隨意鳥地方有很高級嗎」的樣子。在我們去過的店裡,隨意鳥地方雖然不錯,但卻還不算我們心裡要「正式服裝」出席的餐廳。

2009年1月21日

平價的東區義大利麵~米嵐義麵坊


今天下班後跟 Medea 去東區挑選過年穿的新衣服(因為眼高手低,大多看得喜歡的都買不起,所以很少買衣服),意外地去了家還不錯的店~米嵐義麵坊。

這家店是由 Medea 在附近上班的學妹&好朋友告知的,一直沒有機會去吃吃看,剛好今天有機會,我們二個大概在六點半左右到的。剛開始進去時,只有一桌母子在用餐,不禁讓我跟 Medea 開始懷疑這是不是又是家地雷,要不然在台北市精華地段之一的東區裡,怎麼可能一間好店會有如此待遇?

既然進來了,我跟 Medea 也就抱著辜且一試的心態,各點了一份套餐。大廚的手腳很快,屁股還沒熱,湯就上來了,Medea 點的義大利蔬菜湯,我點的是玉米巧達湯(下圖)。


我個人覺得我的巧達湯太稀了些,如果多點奶會更好。Medea 的義大利蔬菜湯倒是頗有水準,不過,以米嵐的價位來看,這個品質是大過於價格的。


手工麵包,看起來焦焦的,但裡面卻很軟,配上風格獨特的蕃茄醬料,好吃!


這是我點的青醬蟹肉筆管麵,對我來說,青醬太稀了些,可能是被天母的 La Pasta 養挑了,但以它的價格來說,真的是有那個水準。


Medea 學妹大力推廌的焗烤咖哩雞肉飯,怕奶味的 Medea 還是很神猛地點來吃了(因為會有我收拾殘局嗎),這個焗飯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裡面的雞肉完全沒有老掉,奶味也沒有很重,完全就是 Medea 喜歡吃的款。


結帳的帳單,由於打折的關係,所以我們的金額是比較低的,但以東區的消費來說,米嵐算很便宜的!我個人覺得這個價位來說,米嵐的表現是在水準之上的,如果臨時去東區想找間還不錯的店,米嵐真的是可以考慮的平價義大利麵。

後記~
大概在七點之後,人潮就陸陸續續地出現了,原來不是米嵐生意不好,是我們太早到了。而且,米嵐的飲料也不錯,喝起來有我們自己在家裡煮紅茶的感覺。

2009年1月20日

下定決心

話說,最近都一直在想架站的目的,雖然用 Xoops 很爽,功能可以自己想要什麼就用什麼,但,真的需要大量的心力去維護,以我目前忙錄的程度,似乎不太可能再去維護攲器的基本運作。

  仔細想想,當初架站的原因,只是為了讓自己方便查找資料而已,可以說是筆記的性質居多,沒想到做著做著,竟然隱隱有所謂社群的趨勢,還真的頗有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感覺。

  但,隨著事情愈來愈煩雜,似乎我也開始沒什麼時間去維護網站的程式碼了(工作上的東西都用不完了,真的是沒有時間去照顧這些 PHP 的程式碼),不禁開始努力地想攲器對我的真的意義是什麼 ...

  想了好一陣子,我一直在自有 Server 與使用 Google 大神的資源中掙扎,扣除轉資料的大工程外,自有 Server 真的是好處多多,但維護的工作卻又一直讓我不太敢「衝」下去(我又不是很閒)。

  在 Google Apps 的大力協助下,我似乎不用費什麼心力,也可以擁有一個像樣的網站,有著類的功能,在這種情況下,似乎投靠大神是個比較好的選擇 ...

  在站上另一位大咖~ Mercury 也贊同的情況下,我下定決心,準備把攲器的重心整個移到 Google 大神這裡來。

  接下來,就是忙錄的資料轉換了(麻煩的開始)。

2009年1月16日

自找麻煩的「幫忙」

前些日子去對岸出差,所以都沒有什麼機會寫些什麼東西。本來是想先寫個對岸見聞的,但發生了一件讓我個人不太爽的事,先記錄一下,為了怕版面太空(畢竟是無聊的生活抱怨),所以畫了一張以後會用到的練習稿上來充個數 ...

  話說,最近要過農曆年了,理所當然的,大家一起圍爐的聚餐成了一個問題。

  照正常的情況來說,祖先的牌位在哪裡,就是由哪一家來準備年夜菜的事情(之前都是這樣,所以都是由我可敬的二嫂來準備),去年祖先已經搬家到我大哥那去,理所當然地,這個年夜菜也就應該由我大哥這裡來準備,我只要乖乖地準備出錢就好。

  沒想到今年初,我回明德跟大家閒聊時,突然想到今年過年的問題(因為之前的『驚世媳婦』事件,我實在是不太想再有類似的狀況了,怕我會控制不住),沒想到,一提出來,大家都沒有任何消息(包括老媽),什麼時候到?去吃什麼?需不需要幫忙?完全沒有人知道。

  今年的農曆年是在 25 號,這下好了,台北市有名的餐廳在這種日子,哪一家不用提前很多就先訂了?以「謝小姐」忙碌的情況來說,不太可能來處理這種「小事」,在「第一年」祖先搬完後過年的狀況下,也不太可能由二嫂這裡準備(超級奇怪的),到月初都還沒有消息,不會沒有處理吧?

  於是,家裡位階最高的老媽打去問了,果然如我們所猜測,真的沒有任何準備 ...

  哇咧 ... 這下好了 ... 今年真精彩 ...

  原本我是想任性地純看戲就好,看看謝小姐怎麼處理這種狀況,有狀況也不講,再加上之前的事,誰會去問她啊?但好心的二嫂仍舊是在我不知情的狀況下(怕老媽大過年的就不爽),拱了我去「幫忙」找餐廳(誰讓我喜歡東奔西走找好吃的)

  於是呢,我從一月六號開始找到九號,熟悉的餐廳大多沒有做除夕夜的生意(像:方家小館、金廚、金蓬萊 ...),有做的台菜餐廳也大多客滿(是因為我都找知名餐廳嗎),接著,我出差去深圳坎坷了 ... 我還期待我家老大會好心會想到要找餐廳,沒想到,等我出差回來,還是什麼都沒有(我個人猜測他壓根兒忘了這回事)

  於是呢,在 14 號晚上,我們談定了他也去找餐廳的名單,由我來打電話也無所謂。

  隔了一整天(15 號去郭小璧的結婚儀式了),在今天,我仍舊是沒有找到可以去吃年夜飯的合菜餐廳,在跟二嫂還有老大的三方 SkyPE 裡,我家老大直接把我的「幫忙」變成了我的「任務」了,好像沒有找到餐廳是我辦事不力一樣 ...

  我 ... 靠 ... $%^&(俺是斯文人,三千字髒話就省略吧)

  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們家搞出來的,怎麼都變成是我在做事?

  謝小姐很忙?我就不忙?她這麼勢利眼,那請問她賺得有我多嗎?憑什麼說她忙?

  我只是「幫忙」而已,為什麼她什麼事都不用做?餐廳好訂就是了?她怎麼不來訂訂看?

  既然知道會忙,會加班,為什麼不早點提出來?讓大家可以早點處理?過年大家大眼瞪小眼很爽就是了?都幾歲的人了,還不知道什麼是自己該負的責任嗎?

2009年1月8日

雜記 ...

由於 Medea 在健身房裡突破自己極限,所以我答應她再度讓小貓熊出場(我最近真的很忙,沒什麼時間畫畫),每突破一次極限,我就加一個人物上去,這次是二個極限,所以有二個人角色 ...

  最近 Medea 瘋了似的想讓自己瘦下來,堅持要健康瘦的原則下,我跟 Medea 最近常跑健身房,晚上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到家後就直接去健身房報到。大概就是跑三千公尺、做做臂部運動、仰臥起坐等活動,雖然是為了瘦身,但也可以說是為了今年其他的活動做準備。

  今年的目標,除了要多跑些保護區,多來些島內旅行,讓 Medea 學會游泳外,還有個努力想要實現的事就是單車環島。

  這些活動都需要大量的體力,對以往過著飼料雞生活的 Medea 來說,這些活動有點超過她的體力範圍,上健身房順便鍛練,讓體力變好也是件好事。為了有計劃地訓練,我訂了個簡單的目標如下:


給 Medea 的目標:
  1. 三千公尺:16 分鐘內跑完
  2. 仰臥起坐:40KG,36 下
  3. 臂部運動:40KG,36 下
我自己的目標:
  1. 三千公尺:13 分鐘內跑完
  2. 仰臥起坐:65KG,36下
  3. 臂部運動:70KG,36下
  為了要多背些東西(真的爬山,我大概是那個挑夫吧),我的臂力還需要多加強,腿力也是。看來,沒個三個月,可能無法達成這些目標哦 ...

可以稱為國片奇跡的海角七號

海角七號,我可以肯定地說它是紅遍台灣的一部電影,別說同事間的口耳相傳,朋友聚會時的聊天話題,連我家那些侄子&侄女們,都會三不五時想跟我聊這部片子(我在他們眼中是常常看電影的人,沒看過才是怪事),沒機會去戲院看的我們,好像成了外星人一樣(由於上映的時候,我跟 Medea 都因為房子裝修的事忙得半死,就錯過了首輪上映的時間,我們又是那種不看二輪片的怪咖,所以就乖乖地等 DVD 了)

  在許久許久以後,這部片子終於發 DVD 了(據說還有藍光版本),我跟 Medea 找了個時間,就在家裡的小劇院看了起來。看完後的感想,這部片還真的是台灣奇蹟,我怎麼都想不通它為什麼這麼紅 ...
  說真的,它是部不錯看的片,在導演喜歡自 High 拍些大眾看不懂的台灣市場裡,它可以說部正面面對商業市場的佳作,但也就是在一群 40 分的片子裡的一部 75 分電影(滿分 100),當然,它在台灣電影市場裡很突出,可是絕對還不到可以與國外大片抗衡的地步,也還不到讓我一看再看的程度。
  先講講我個人覺得海角七號不錯的優點好了,首先是音樂,這部電影的配樂真的很有水準,也是讓我對整部片最有印象的地方,恰到好處的音樂,中孝介的感性旁白,真的讓這部片子加分許多許多;再來是電影鏡頭忠實地呈現了台灣南部的狀況,我想,這應該是引起許多人共嗚的地方吧?或許,很多人是為了這點才對這部片有這麼高的評價。

  最後,就是這部片在人物塑造的部份,非常地成功,而且生活化(這點很重要,生活化才能引起小老百姓共嗚)。在台北音樂發展不順,失意潦倒回南部投靠繼父的阿嘉;從日本離鄉背井,獨自工作,扮演女強人的友子;單純痴戀老闆娘的修車工水蛙;老婆跑了,但仍舊痴心一片的火爆警察馬勞;認真賣酒的業務馬拉桑;無論如何都要上台秀一下的國寶茂伯;再加上台灣可見的形形色色人物,成功地讓電影裡的人物鮮活了起來。這可真的是導演的功力,讓這麼多角色在短短的電影中具有各自的特色,這個真的值得贊賞。
  接著,就是我看到的海角七號缺點了(希望不會引來海角七號迷的怒火)。我個人覺得最大的敗筆就是那封跨越六十年情書故事的部份,每個接到那個古老年代的部份,都讓我有點覺得電影節奏中斷的感覺,把原本故事的流暢感完全破壞掉,反而是預告片裡的做法,接得比電影本片來得巧妙,不會有斷斷續續的感覺。

  還有,二位主角的感情轉換太快,有種突然跳過中間過程的感覺。喝酒後那個,叫一夜情,這是任何人都可以接受的;之後友子承認自己愛上阿嘉,這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原本二個人不是猶如貼錯門神般地討厭對方嗎?怎麼突然在一次下半身交往後,就愛上了阿嘉?這個接得有點奇怪。

  最後,是我個人看 DVD 的問題,不知道電影院裡會不會一樣?那就是 DVD 裡的顏色怪怪的,有種後製修過頭的感覺。像天空的顏色,南部的天空藍,在 DVD 裡看起來反而變成有點水彩色的藍,人物看起來好像是貼上去的一樣,但我相信,海角七號一定是去恒春現場取景的,不會那種在攝影棚裡拍完人物,再把背景合成上去的作法(這個的成本很高),可是 DVD 的效果看起來真的就是怪怪的,或許藍光會好一點,改天再跟同事借藍光片來的看看好了。
*****純粹是個人觀點分隔線*****

  我超討厭那個寫情書的老師,明明是個不敢面對現實的「卒仔」,寫什麼後悔的情書,如果會後悔,就直接把友子帶回去日本就好啦。這種只會後悔,卻不肯去掙取的人,恰好是我最討厭的人物個性,雖然中孝介的旁白超感性,但幾乎每次看到內容,我都會在心裡罵。

  我看了不少人寫的關於海角七號文章,很多人把這部片推崇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好像台灣就這麼一部片好,又說什麼支持國片,所以要去看啦,還有要推它去參加奧斯卡跟黑暗騎士一較高下 ... 我個人不太同意,因為海角七號並不是我看過最好看的國片,我個人就覺得「國士無雙」比它好看,這也是我對海角七號可以這麼紅感到意外的原因,是大家期待一部「正常」的電影太久,來個能量大爆發嗎?

  與其說支持國片,不如說支持「好片」,只要拍得好,自然會口耳相傳,當然就會吸引許多人去看,難道拍得很爛的國片,還要人花錢去支持嗎?商業電影讓市場去決定這部片子的好壞,這才是最正確的,在這方面,海角七號無疑是成功的,光是票房就可以証明一切;至於奧斯卡,還是別鬧了吧 ... 海角七號是部不錯的小品,它仍舊有它的缺點,真的還不到可以與國外大片對抗的地步,跟黑暗騎士這種真正的大片相比,無論劇情、演員演技、美術、特效、場景等,都還是有一段差距的,真的參加,我個人真不看好,讓它在台灣保持長紅的地位就好。

  不過,看到海角七號出現,而且在台灣成功地開創了超高票房,我真的超級高興的,這樣會不會讓台灣的導演意識到商業電影也沒什麼不好?這才是大眾市場,與其在象牙塔裡閉門造車,不如把自己的想法透過一些較易接受的方式讓大眾接受,也讓政府感受到支持台灣本土電影還是有機會回收成本,而不是單純地編列無法回收的預算?繼而有更多的好作品出現?

2009年1月1日

新年第一天的瘋狂健走

由於某些惱人的因素,Simon 取消了在國外跨年的行程,也因為完全沒有料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所以今年跨年完全沒有排活動,當然,也沒有像前二年一樣地多彩多姿。

  不過,今年第一天,我跟 Medea 倒是做了件瘋狂的事,這或許 ... 是我們今年瘋狂的開端 ...
  首先,我跟 Medea 先去天母古道報到,走完了天母古道全程,還接著到文化大學附近,靠著我們的鼻子找了家不錯的早餐店,吃了個早餐休息一會,再沿著原路走回來。
  走回來之後,我們稍微在家裡休息了會。大概在十一點半左右,搭乘交通工具往西門町出發,為了尋找要給小侄子的新年禮物而努力(註 1)

  在西門町的一間不起眼的二樓漫畫店找不到火影忍者的文具(像士林一刻館的這種店);就到萬年大樓的四樓去找尋火影忍者的公仔,雖然萬年大樓這裡有看到稀少的火影忍者公仔,但都不符合我跟 Medea 的審美標準,所以我跟 Medea 就直接放棄了(註 2)

  看看時間,我們放棄尋找火影忍者相關產品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這中間,除了坐車來西門町外,我們可說是馬不停蹄,完全沒有坐下來休息。

  看看時間,我跟 Medea 決定去東區吃好久沒吃的紫琳。很難得的,Medea 竟然在東區地下街迷路了,我們在東區地下街東走西晃的,走了好一會才找到位於頂好名店城裡的紫琳,坐下來飽餐一頓。

  既然是瘋狂大健走,當然不會就這麼結束,接著 ... 我們去了士林的 B&Q,為了達到健走的目的,我們從捷運劍潭站走到士林 B&Q,在 B&Q 跟 Hola 買了需要的東西後。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毅然決然地,Medea 竟然真的跟我一起「走路」回天母的家(註 3)


今天走的路程保守估計:15KM(註 4)
  1. 天母古道來回:5KM(保守估計)
  2. 文化大學附近:1KM(保守估計,因為尋找早餐店繞了不少路)
  3. 西門町:2KM(都逛了半個西門町+萬年大樓&誠品裡尋尋找找,很保守吧)
  4. 東區:1KM(地下街裡迷路+覓食+小逛忠孝東路)
  5. 捷運劍潭站 → 士林 B&Q:1.5KM
  6. 士林 B&Q → 天母:4.5KM
  事後,我跟L大教授哈拉提到這件事,L大教授消化了一會(或者該說是訝異),給了 Medea 個評價:「她如果去當兵,一定可以活得很好」。


註:
  1. 話說,身處女人堆的小侄子喜歡火影忍者,雖然是還在日本上映的卡通,但我跟 Medea 卻怎麼也找不到關於火影忍者的實用文具(像:文件夾、筆記本、鉛筆盒等),在我跟 Medea 的活動範圍內都找不到的結果,就想說西門町可能會有,不然,找個可愛的公仔送他也好。
  2. 火影忍者的週邊真的少得可憐,七龍珠的週邊都還比它好找,其他的動畫像死神、海賊王,甚至是獵人的商品都比它多,我跟 Medea 為了找火影的週邊可真的是吃了不少苦頭。
  3. 雖然東西都是我拿,但 Medea 難得可以在走了多路之後,還能繼續地從士林走回天母。
  4. 雖然算一算只有 15KM 左右,但我真的覺得不止走了這麼點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