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2日

尊重是自己爭取出來的

今天在等 Medea 的時候,看了一下最近的新聞,只有二則我比較有興趣點,第一則就是這個「波蘭學醫返台遭刁難?家長泣訴逼小孩走絕路」,看得我有種想放聲大笑的感覺,也讓我更加看不起這一票事件牽扯到的人。

讓我覺得好笑的是,沒想到在這個全世界一起競爭時代,竟然還有萬事靠父母的「優秀人材」。

雖然政府朝令夕改讓人生厭,但我倒是覺得這次做了件好事。

一旦真的生病,我可不敢拿我自己寶貴的性命跟這些長這麼大還沒斷奶的優秀歸國人材賭一把(我的想法,萬事靠父母跟沒有斷奶是可以劃上等號的),萬一他老兄開刀開到一半頂不住壓力,雙手一放跑了,我豈不是倒楣?這些優秀人材的父母還可以比照這次,出來嚷個什麼醫療體系迫害醫生,那患者可真的是背到極點。

在這件事件沒有被這位家長鬧大前,我曾看過我常看的「草莓起司蛋糕冰淇淋」和 「Evil Capitalism Heroes」都提過相關的內容,那個時候,我真的覺得沒什麼,英雄不怕出身低,金子到哪都會發光,也許去波蘭學醫只是為了學費便宜,還是會有實力強悍的人隱藏其中的。

我很想問這些優秀人材,如果真的有實力,你們會怕考試嗎?如果連考試壓力都扛不過去,請問你們怎麼活過駐院實習這一關?如何面對來自病人甚至是病人家屬的壓力?如何面對來自醫療體系本身的壓力?與這些未來一定會碰到的壓力來說,考試的壓力絕對是輕的(我的醫生朋友都是這麼說的)

今天這件家長或許真的是心疼自己的孩子,但我必需說她真的做錯了,她一個人的行為讓所有從波蘭學醫歸國的學子都貼上了異色的標籤,即使這些人裡真的有優秀人材,之後也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才能獲得大家認同。不經大腦的行為,反而害慘了所有從波蘭學醫歸國的人。

特別是像 Simon 我這種凡事靠自己的人來說,我最瞧不起的就是這種有事哭著回家找媽媽的俗仔。對體制不爽,當然可以,你通過這些測驗來証明你自己不差啊?你在成積上打敗台灣的醫生,再來到衛生署前做跟這位媽媽一樣的事,絕對不會有人瞧不起你,還會衷心讚你是個真正的優秀人材。

3~5% 的錄取率嫌低?真的是天大的笑話,高普考的錄取率就高啦?怎麼沒看考試的人叫過?Simon 以前考插大,錄取率最低的一次是千分之一不到(二千位取一位),最高的也不到 1%,當時也沒看任何考生叫過半句。MSCE 一推出的時候,第一年的認識率也是 1% 左右(我就是那年考到的,當時 18 歲,是考場裡最幼齒的,還被人家以為是擦電腦的小弟)。錄取率低代表合格的人真的優秀,這點道理都不懂,以後怎麼當個真正的醫生(只想拿執照騙錢的不在此列)

以我個人來說,我不在乎醫生是從哪裡學成歸國的,只要能快速沒有後遺症地醫好我的病就是好醫生,在這次事件後,或許我會指定不要給從波蘭習醫返台的醫生看了。我也想對這些優秀人材誠心地建議,要別人對自己尊重,是要自己爭取來的,不是靠家長要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