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0日

幾欲抽筋的痠痛,好久不見

Simon@ 塗鴉亂畫

最近我跟 Medea 又開始恢復每晚慢跑的生活,可能是我神經神經地對自己要求嚴苛了點,每次跑三千公尺,都要求自己跑在把自己「搾乾」的邊緣,僅管第二週已經在自己的計劃中,跑進 15 分內(其實,這週已經開始跑進 14 分半,算是下個星期的標準了),但心裡總是有個魔鬼在告訴自己:「你以前可是不用十分鐘就跑完三千公尺的人,現在離之前的成績還太遠,繼續往之前的成績邁進 ... 好歹也要恢復到 12 分鐘就跑完的『及格標準』」

可能是這種趨近自虐式的運動真的有效吧?我在短短的五天就瘦了一公斤多,當然,代價是疲勞的累積,直到昨天,這些疲勞來個累積已久的大爆發,硬撐著跑完後,我的小腿肌肉像是裂開般的痠痛。

可能是最近跑步跑壞腦袋了,我第一個想法不是「好痛」,而是這種感覺,已經好幾年沒有感受過了(謎之音:『你真的頭殼壞去了』)...

這種肌肉趨近裂開的感覺,第一次感受到是在五專剛入學的時候(是不是該擺個遙望當年的姿勢)
那個時候 Simon 厭倦呆呆地等台汽的被動生活,決定自己偷偷騎著腳踏車到內湖上課(路線圖如上,感謝 UrMap 網站的精準路線規劃)。由於是第一次騎十多公里的路程,所以剛開始的一個星期,小腿也幾乎是呈現殘廢的狀態,連下課走出教室都有問題,這種狀況,大概是過了整整二個星期才開始慢慢適應。
不過,適應了之後,我開始過著神猛的補習&打工生涯,騎著我的破爛腳踏車,幾乎每天依著家裡(地圖裡的 E)=>學校(地圖裡的 C)=>台北車站(地圖裡的 D),來個腳踏車之旅(地圖裡的 B 是輔助定位用的,不用管它,這一圈下來,Google 大神說大概 33KM 左右,我騎得也不算快,家裡到學校,大概都是 15 分鐘左右),經年累月下來(大概三年半),還真的是愈騎愈輕鬆,身體完全地適應這個運動量。

託這個運動量的福,我在當兵「剛開始」的時候輕鬆不少,這個甜蜜輕鬆的時期,大概不到一個半月吧,我就在另一次頭殼壞掉的情況下,被拐進了聯勤士官隊。

我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領頭的士官長帶完我們這一批就退休的關係,總之,在士官隊的日子,電影報告班長的情節與我們的狀況相比,還真是小兒科。

剛入隊報到時,就聽到伏地挺身 300 下起跳,當下我還真的以是在開玩笑,所有的國軍標準體能活動(伏地挺身、交互蹲跳等),都是標準的「十倍起跳」(真的沒打錯,十倍是起跳),做到後來,幾下已經沒什麼意義,改用時間為計量單位,像是:「今天我們做一個小時的伏地挺身,預備 ... 開始 ...」

連體能活動都這麼變態的地方,三千公尺當然也不會太好過,我們的及格標準是「12 分整」(後來才知道,這似乎是別的單位的滿分標準),我們整整練了一個半月,幾乎每天早晚跑一次,才練出這種成績(明明是後勤單位,卻比一般的陸軍還慘)

在士官隊的時候,我還真的沒有什麼睡覺的感覺,常常都是一躺下去,就覺得怎麼馬上就要起床了(真的睡死了整整六個小時),這種狀況,當然前一個半月,身體都是處在極度疲勞的狀況,幾乎每天都是拖著疲累的身體上床睡覺的。

話題扯遠了,回歸主題。

在退伍之後,我再也沒有體會過這種肌肉痠痛到抽筋邊緣的感覺,昨天身體覺得痠痛時,反而是先想起好久沒有體會到這種感覺了,或許,在某方面來說,我還真的是有自虐傾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