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大溪賴祖傳豆花

Simon&Medea @ 大溪賴祖傳豆花
這間豆花店是我跟 Medea 之前在晚上騎回中壢時不小心發現的店,由於當時趕著回中壢,所以只大概記了位置。這次趁著 Medea 要去大溪蓋章,專程過來嚐嚐這家大排長龍的店。

這是我們到達時的狀況,拍照的時間是 12:47
連中午吃飯時間生意都這麼好,我不敢想像接下來下午會排成什麼樣子

上面的水氣算是種降溫裝置,讓排隊的客人不會這麼熱,頗有愛護地球的感覺

靠近點再來張櫃台附近的排隊人潮

櫃台很清楚地寫著菜單&營業時間,由於是夏天,所以只有「冰飲類」

超忙的老闆娘,真的是兩手沒有停過
Simon&Medea @ 大溪賴祖傳豆花
在排隊的同時,有位好心的姐姐很熱情地跟我們這二個明顯是第一次來的人說哪一個比較優。據姐姐的推廌,黑豆花比較優,不加冰的情況下,焦糖的香味會更濃;三樣配料裡,一定要選脆圓&芋圓,這是店家手工製做的,沒吃可惜。我們除了著姐姐的推廌外,還加點了一個加冰的黃豆豆花(真的是太熱了),配料則是加點了軟花生和紅豆。

姐姐推廌的黑豆花

我們自己點的黃豆花+冰

長相很奇特的脆圓&芋圓
Simon&Medea @ 大溪賴祖傳豆花
在排了快 30 分鐘後(前面有太多大戶了,很多都是一個人點了十幾碗,我們這種二碗的可真的是小戶中的小戶),我們終於買到這個需要排隊的豆花了(我還真的是第一次吃到需要排隊的豆花),誠如姐姐所介紹的,不加冰的黑豆花會有股焦糖飄出,口感吃起來有點布丁豆花的感覺,真的很讚;黃豆豆花的口感綿密,是我們目前吃過最優的(難怪要排隊)

配料的脆圓&芋圓雖然是方方正正的,但口感奇佳,不點的確可惜,只是芋圓甜了點,我跟 Medea 吃不太慣,軟花生煮得也很不錯,紅豆的水準就真的是普普,跟一般的店家差不多。

雖然賴祖傳豆花沒有內用的座位,排隊的時間也不算短,但真的是值得一嚐的好味道,我想,這裡大概會成為我們來大溪一定會來報到的地方了。

賴記祖傳豆花
地址:(335)桃園縣大溪鎮仁和路一段59號
電話:03-3909840
營業時間:10:00~21:00(星期一、星期二公休)

2009年8月27日

Mr. Rice Risotto Restaurant


Mr. Rice 的門口,我只能說,真的是很低調的一家店
Simon&Medea @ Mr.Rice 瑞司義大利燉飯
這是七月 16 號的事情了,看我這陣子混成什麼樣子 ... Orz ...

吃這餐飯的本意是慶祝乾妹妹L小姐 跟男友私奔 要往彰化發展,由於她隔天就要拎著一卡皮箱出發(有種好淒慘的感覺,來個小小的雨就更符合意境了),所以才會選星期四這個奇怪的時間出來吃飯。

身為我的乾妹妹,L小姐很不爭氣地不知道要吃什麼,於是我挑了最近 Medea 嚷著要吃的燉飯,Mr. Rice 可以算是東區燉飯的佼佼者,Mr. Rice 搬家後,離 Medea 好朋友小內公司超近,只要碰到好吃東西 就會立刻神豬上身 的小內,一聽到是連我都覺得不錯的好店,不假思索地立刻說要 翹班狂奔過來 加入。


Mr. Rice 內部其實不大,但位置卻安排很很不錯,不會讓來用餐的人有種很雍擠的感覺
店裡的配色很大膽,台灣其實不太常看到有店家用這麼「奔放」的紅色做牆面

裡面有不少小東西都可看得出店家的用心程度,這些擺飾品的確是會讓客人用餐氣氛加分
Simon&Medea @ Mr.Rice 瑞司義大利燉飯~店內裝潢
由於時間久遠,所以 Simon 已經忘記到底是誰點什麼菜色,跟這道菜色的名字,只記得 Mr. Rice 的燉飯的確不錯吃,口感改成台灣人較適應的全熟飯,份量也真的是超大,其餘的,請看照片吧 ...



焗烤田螺,我個人覺得不優,相較起來天母高島屋 12 樓的伯諾比較合我的味口

今日濃湯 ...

義式酥炸雞塊,這個真的不錯吃,讓大家手停不下來的一道菜


沙拉 ...
Simon&Medea @ Mr.Rice 瑞司義大利燉飯~前菜、湯品、沙拉
所有的前菜裡,我最有印象就是店家推廌的義式酥炸雞塊,真的是讓人一口接一口,搭上味道特殊的沾醬,真的值得嚐嚐。



Simon&Medea @ Mr.Rice 瑞司義大利燉飯
這是我們四人所點的燉飯,我已經無法把相片跟燉飯名字對應起來了,唯一記得的就是這四盤的水準都不差,而且份量其實很大。另就一個印象卻是~同桌的小內發揮了 神豬附體的 超級戰鬥力,把她自己的那盤吃完,讓另外沒有吃完二位女性嚇得目瞪口呆。


Simon&Medea @ Mr.Rice 瑞司義大利燉飯~飲料、飯後甜點
飲料&飯後甜點,我只對烤布蕾有印象(這是個很明顯的暗示了吧),其餘的,應該不算太差,只是我太挑而已,我看這次超沒戰鬥力的主角L小姐吃得挺開心的(我不禁心想:『這孩子真可憐,大概沒去過什麼真正有水準的餐廳吧』)

說真的,Mr. Rice 的確是間不錯的店,用餐下來,我只覺得有二個地方不太好。第一是現金要帶足,它不能使用信用卡,這對平時喜歡用塑膠貨幣,身上不會帶超過一千的我來說是很困擾(害我手刀跑步去領錢,超糗,被 Medea 笑了很久);第二是它的營業時間不算長,只到九點半而已,如果要聊天的話,需要準備續攤的店 ...

Mr. Rice 瑞司義大利燉飯
電話:02-2775-5360
地址:(106)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4段371號

2009年8月26日

天母古道~貓之章

Simon&Medea @ 天母古道~貓之章
在颱風接二連三的大雨後,我們這二個喜歡爬山的人,終於盼到一天可以上山去溜溜了,走著許久沒來的「早餐路線(天母北路→中山北路七段→天母水管路步道→文化大學)」,真的要慶幸這次颱風沒有對我們熟悉的樹木林道造成太大的破壞。

原本 Medea 迷上在我們的走的路線上來個「生態攝影」的,可能因為颱風過後,別說蝴蝶,連路邊的小蟲都沒幾隻,反而讓我們碰到不少和善的貓咪,原本的蟲蟲章,就變成了貓之章了 ...

這是我們碰到第一隻貓,牠優悠地躺在階梯上,雖然看到我在拍照,也依然故我


我在拍照時,不小心吵到這隻正在打盹的貓咪
看得出來,牠不太爽 ...

這隻貓是我們碰到最特別的貓,還會主動靠過來摩噌一下,打個招呼
在人多的台北市,這真的是很難得的體會
Medea 看牠往她那裡靠時,還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這張,是在文化大學附近拍的
牠原本很小心地走在乾掉的水溝裡,沒想到被我們發現了
我們在拍牠,牠也在看我們在做什麼

下山時發現二隻窩得很自在的貓
可能是因為窩得很舒服吧?這二位不太想理人

儘管我靠得很近拍,牠還是不甩我
Simon&Medea @ 天母古道~貓之章
走了這麼多回早餐路線,我們有看過成群結隊的猴子、顏色豔麗的蝴蝶、輕盈飛舞的豆娘&蜻蜓、有點恐怖的大蛛蜘(特別是牠在我頭上不遠處的時候),這還是第一次在路上看到這麼多貓咪,是我們之前沒有注意?還是牠們也想出來透透氣呢?

外篇~早餐店附近的兔子
Simon&Medea @ 天母古道~貓之章
不知道為什麼,㕷們 Medea 小姐,這次竟然還注意到這隻毛色很特別的兔子,看這個照片,我想這隻兔子對突然靠過拍照的人,似乎也不太爽的樣子。

2009年8月24日

發人深省的 eMail 轉貼

這是在公司裡頗照顧我的S大姐轉給我的 eMail,我個人看了挺有感觸的,裡面有不少部份是寫到我實際的感想,所以轉貼上來 ...

===== eMail 轉貼開始 =====
忍不住也要讓你們聽聽 不同的聲音


====================

我有個朋友,看了很多災情報導後,很熱心地捐錢到紅十字會;再看了更多報導後,他竟然去把捐的錢給要回來。


他的行為有點好笑,但可以理解。


災民可憐,值得同情,全國人都應該幫助他們。但那是出於自願、出於同在這片土地的感情、出於將心比心的關懷。


並不是因為我們欠你!


在鏡頭前,災民的聲音,從呼救、變成要求,現在已經成了你如果不給他他要的,他就跟你沒完沒了。


義消張瑞賢可以不必犧牲,只因家屬強勢要求救難隊,要找他們那99%沒有生還希望的家屬。那時大水還在沖、大雨還在下。他們的遭遇值得同情,但救難隊員的生命難道就不寶貴?


救難隊固然要冒險犯難,但一位訓練有素、經驗豐富的救難隊員,可能是好幾位災民、甚至數十位災民的救命菩薩,為什麼要為一位99%沒有生還希望的人犧牲?
還有人拒絕大陸送的組合屋!?  921時,我們住帳篷住了一個多月ㄟ,先有個地方安身再說吧!


馬英九很天真,他認為救災不及格,可以用重建來彌補。哈!如果在那種十萬火急的狀況下,可以理解的物資不足、人力不足,災民都不能共體時艱的話,他以為他可以有什麼辦法讓大家對他的重建滿意?


官笨民刁,難怪股市要跌!


Dear:


以下是我擷取網路的一些人的看法,我沒有捐錢,我想再等等,因為實在捐不下去…
 
今天中午看到台中市長夫人去慰問災民,居然有災民嗆聲!


災民心情不好,可以諒解!但是,當人家來慰問時,禮貌上要好好對待人家,何況邵女士不是去作秀,因為她自己覺得,她受傷的那一段時間,承受了不少人的祝福,所以她只是在償付祝福而已!看到那情景讓我真的心痛!


以前『敦厚、純樸、老實、有禮』的台灣人,在李、陳教導下,還真的有些人很『受教』耶!
 
我舉一個實際的說明來解說吧!那一天我到林邊鄉幫忙清理!結果再我清理的那個地方,我無意間聽到下列的對話…


女:怎麼不派軍隊來,也比較好分配!派了這些志工,不好意思要求太多!


男:沒關係,反正不用白不用,就將他們當外勞用吧!先叫他們把東西搬出去,不管有沒有浸到水!如果沒搬好就有理由再要求派軍隊來幫忙!


所以啦!你說是怎麼樣呢?


921大地震和88水災,受難的同胞,接受幫助的情況真的有不一樣,921地震時,志工幫災民煮素食、熱餐時,災民會感恩,把飯茶吃乾淨,偶爾吃不乾淨,也不會剩太多,這回88水災,災民的心態,確有不同,不喜歡吃功德會提供的素食... 會嫌東西不好吃,吃一半就丟在一旁,會嫌廁所不夠,浴室不夠.... 看在眼裏??感覺大家的愛心被濫用了!



====================


沒錯!就是愛心被濫用!


這次的救災活動我一點都沒感受到有感恩的心,只有尖銳的比較,高分貝的漫罵,還有媒體一直在灌輸救災不力的印象,最特別的是還有很多根本不是災民的人見縫插針,不斷的興風作浪,煩都快煩死了!


馬政府的確處理不盡人意,然而含陳水扁在內的前朝各級官員貪污案,怎麼不見CNN、NHK來替台灣人民做正義伸張?


一場水災的報導,CNN、NHK記者,要拍畫面,要進災區,為什麼不自租直升機?反而利用台灣的消防軍方救災部隊資源?


CNN那位被介紹來自台灣的邱姓女記者,一臉笑意在災區指東指西,她是來觀光的嗎? 不是來自台灣嗎? 她的人溺己溺之心在哪裡?


訪問馬英九的那位老外記者,一付嘻皮笑臉的德性,他是個什麼東西?憑什麼質問中華民國的總統?今天若是在美國,這個傢伙恐怕連想靠近歐巴馬做訪問的資格都沒有,居然來台灣撒野,什麼玩意兒?!


莫拉克颱風登陸台灣、離開、到現在的救災,名嘴們坐在攝影棚裡,打扮漂亮吹著冷氣天天罵,各家媒體記者利用救災資源,進災區做訪問,問一些莫名奇妙的問題,搞不清楚實際狀況,也天天寫著救災人員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出一張嘴很容易,請問這些名嘴這些記者,今天若由你們來做救災,一定會比現今的救災單位人員們做得更好嗎?請問這些名嘴這些記者,少講一些少寫一些不入流的話,多一些鼓勵,不好嗎?

2009年8月23日

黑特文~一些關於嫡長子的想法

我個人討厭寫所謂的勵志文(因為我個人覺得很蠢),但今天一早卻又發生了件讓 Medea 不爽到哭出來的事(她大姐雖然看戲的哭點很低,其實平時不太會哭),我個人覺得我應該做個記錄下來,讓我以後有個地方可以有個簡單的「証明」,來提醒我自己。
Medea 家是「極為傳統」的家庭,所以她大哥在家裡的地位非常地特別(一直寫她大哥很累,改用 T 來代稱好了),可以說只要在家裡,T 不管做什麼事都是可以被原諒的,像:年夜飯擺個臭臉不一起吃、對自己的媽媽經濟狀況不聞不問、對自己快要垮掉的家裡完全不管(我沒有任何誇大,這真的是事實)...


台灣很多傳統家庭,老人家都會認為以後都會跟著長子住,還是有種「長子為大」的觀念(我家&Medea 家都是這樣),所以往往長子會比其他的弟弟妹妹多一些「特殊待遇」(像大家一起做錯事,老大卻免罰),在父母的寵縱下,久而久之,長子就開始覺得自己這樣是正常的,慘一點的狀況,就是回家變土皇帝,或是變成所謂的敗家子(古人說:『棒下出孝子』,有時想想,好像有這麼一點道理)


T 在 Medea 家是土皇帝的角色,自己的薪水只是支付家裡的水電雜費,就一副「這個家是我養的」想法,在家裡「看心情辦事」。今天心情好,大家都好;今天心情不好,就得把大家都拖下水。家裡明明已經破舊到不行,也完全不聞不問,一回家就窩回他煙霧瀰漫的宅男小天地裡。

這次的導火線是 T 把家裡廁所的門弄壞(原本那個門鎖本來就有點問題,在某天,那扇門的把 T 關了一個下午,極度不爽的 T 就『破門而出』),而 T 卻沒什麼要負責善後的表示,後續的維修還是 Medea 的媽媽找「鄰居」來幫忙弄的,照 Medea 媽的講法,她忘記我昨天會載 Medea 回家,所以門板還沒裝上(這下可好,還沒出嫁,已經像是外人了),為了怕「吵到 T 休息」,今天才請鄰居來把門裝上。

這下慘了,Medea 當場暴走,問 Medea 媽:「家裡的『二個男人』在幹什麼(Medea 有三個哥哥,小哥精神狀況不穩定;我呢,原本昨天就想要幫忙弄了,是被 Medea 攔下來的)?」

Medea 媽雖然對 T 後容忍,但對 Medea 可是完全不一樣,當場也兇起來,反怪是 Medea 太早回來,才會有這種狀況出現,@#$%^&(大部份是又快又急的客家話,對我這個客語只有幼稚園程式的人來說,來不及同步轉播)...

於是 ... 原本都會在 Medea 家待到下午(陪 Medea 媽吃個飯),現在出了這件事,再加上 Medea 哭,在抓狂邊忍耐的我,難得一早就直接回台北了(我之前努力建立出來的乖寶寶形像,在今天毀於一旦)

之前,我跟 Medea 曾經討論過關於她家裡的狀況,一致認為需要買一楝新的房子才能根本地解決 Medea 老家快垮掉的問題(原本的房子被鄰居增建的部份堵住,進去的路很小,別說工程車,一台摩托車要過都還要有點技術才行,要修補是不太現實的,成本也太高)

在不指望 Medea 二位哥哥的狀況,我承諾這個部份我會一肩扛下(反正桃園縣的房子比台北市便宜得太多),現在發生這件事,雖然 Medea 想要取消這個部份,但我仍舊會想買一間房子給 Medea 的家人住,這樣才可以對 Medea 媽証明 Medea 才是真正有為這個家著想的,她能做的,比所謂的「長子」多上更多。

=====我自己想法的分隔線=====

說真的,由於我自己獨立得早,我個人很看不起這種「想爽卻完全沒想過要付出」的人,好像一副這些在家裡的特權都是天經地義的一樣,全世界的人(呃,應該說是家裡的人),都是欠他的,所以不管他做什麼,都是無所謂的,完全不需要去顧忌其他人的想法。

這樣的狀況,其實我家也有一隻,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 Medea 的想法。說穿了,所謂的老大心態,也就只是被父母寵壞的小孩,只不過,後果承擔的人多了點,幸好,我不用一個人扛起所有的事務,還有一個比我更勇猛的哥哥會幫忙分分擔。

當然,我也看過有肩膀的嫡長子,當兵認識的T君&L君,都是超級有肩膀的長子,常常會讓興起「為什麼我家的嫡長子不是這樣」的感嘆。

P.S. 這是我跟我女朋友的親身體驗,我想(或應該說我也希望),只要有我們二個家庭的嫡長子是這樣就好了。

2009年8月19日

今天看到的笑話

這個禮拜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反之前清閒的狀況,陸陸續續地有不少事要做,直直忙了我二天才做完,今天才能有閒下來的功夫看 Yahoo 新聞(這可是我重要的新聞來源),沒想到一上線,就讓我看到一個讓我訝異不已的新聞標題:


看到這個標題,我一度懷疑我眼鏡是不是沒擦乾淨?

再看到幾個標題:
  1. 外媒質疑 馬:我領導強而有力

  2. 實問虛答 「馬」上反彈難奏效

  3. 劉揆去染髮 馬:社會觀感不好

  4. 「很多人得到教訓」… 、 補償訊息「政院網站上就有」… 失言連連 記者會滅火變點火
看完這四篇的內容後,我心裡的想法是~我現在是在看笑話版嗎?

在「強而有力」的領導下,最強的救災力量沒有在第一時間內出現;所有的救災行動亂七八糟,我怎麼覺得看起來怪怪的?

在對外的記者會上,記者問的問題,所得到的答案往往是「空包彈」,如果這是場考試,我想,分數應該很低吧!

我個人覺得,當官員,有的時候是需要演戲的,披頭散髮跟儀容整齊,哪一個看起來比較像是忙碌的樣子?哪一個扮相說自己在救災這方面投入許多心力是比較有說服力的?

最後那個新聞,也是我常常會覺得政府官員不懂得「說人話」外加沒常識。

災民能在天災裡活下來,已經是祖宗保祐外加上輩子燒好香了,攜家帶小都來不及了,可能連手機都沒時間拿,誰還有時間「帶著電腦逃命」?我還行政院網站上有咧!這個時候,你應該是大量印出來帶來發放,而不是在那裡說什麼「網站上有」,你不會這個時候還想著節能減碳吧?

雖然我是用著看笑話的心態來看這些新聞的,但卻有種淡淡的悲哀 ...

原來,這就是我們選出來的人材?這就是要領導台灣走向「光明未來」的主要人員?這就是「我準備好了」的實際狀況?

2009年8月17日

身為統帥

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無知。易其事,革其謀,使人無識。易其居,迂其途,使人不得慮。帥與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而發其機,焚舟破釜,若驅群羊 。驅而往,驅而來,莫知所之。聚三軍之眾,投之于險,此謂將軍之事也。九地之變,屈伸之力,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


~孫子兵法 九地篇

看到最近救災新聞關於馬總統的行為,真的是讓我大失所望。

身為三軍統帥,大家都知道救災視同作戰的道理,你老大不坐鎮救災指揮部,四處跑來跑去做什麼?

你最大的功用,應該是先瞭解災情、搜集資料、制訂完整的救災方案、分派國家資源救災後,最後才去探訪災區。

身為決策者,你有你該坐的位置,你的權力可以決定國家機器往哪個方向運作,隨便舉個例子:你大筆一揮,就可以動用軍方基本留守人力之外的所有人投入救災;你打通電話,可以叫幕僚團隊徹夜想去救災方案;你口頭講一聲,可以要求相關人員清算欠缺的物品清單。

這些才是身為決策者應該做的事,而不是總經理去幹工友的事,你跑去災區幹什麼?你不先做決策、制訂方向、簽核該簽的公文讓國家機器動起來,跑去聽什麼民怨?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你要你的地方首長幹什麼?你不分配事情給你的手下去做,他們哪知道要幹什麼?

這種行為,說好聽點是親民,講白點是搞不清楚狀況。上行下效,老闆自己都一團亂了,憑什麼叫下面的人有條不紊(我個人就看不懂司法部長跑去前線給人家罵做什麼?沒事找罵?單槍匹馬去綠色黨部辦公室會不會更爽點)

救災=作戰,所以我在最上面引用了孫子兵法九地篇中,關於將軍的部份,這段大概意思的譯文,我放在最下面。

如果有機會,我很想跟馬總統請教一下,孫子是什麼時代的人?人家都知道將軍要幹什麼?身為現代人,你比人家多了近二千年的文化傳承,卻似乎不知道這種最基本的道理?我很想知道,在他心中,總統在這種時候,應該是要做什麼事去?是他現在做事嗎?如果是,坦白講,我個人會很後悔把票投給您(雖然當時也沒什麼好選的,但我現在覺得當初投廢票,現在會爽一點)

馬總統曾在新聞上說他應該負起全責,實際上也應該是,如果他可以冷靜面對這場災難,而不是自己亂七八糟瞎忙的話,救災應該會更有效率,也可以救出更多的人。

註:
我個人覺得最次表現得最好的是第一夫人,她四處奔走,關懷各地,這才是她應該做的事情;相較於總統先生的表現,她稱職得多,也無愧於第一夫人的名頭。


註二:
會寫這篇文章,純粹是種看不下去的心態。堂堂一國元首,連一個企業的總經理都不如,這樣的人,如何帶領台灣走向更好的未來?如果馬總統可以放棄四處奔走找罵,回到辦公室,開始做決策者該做的事,我想,我個人會覺得好一點。

譯:
  帥軍隊的將帥處事,必須冷靜而幽深,公正而有條不紊。能阻塞士卒耳目,使他們無法了解軍事計畫,改變戰法、更換計謀,使人們無法識破﹔駐地經常變換,行軍路線迂迴,使人們無法推斷出行動的意圖。將帥向部隊下達了作戰命令,要像登高後撤掉梯子一樣,使軍隊只能一往直前,只能進不能退。將帥與軍隊深入諸侯的土地,要使軍隊像射出的箭一樣迅猛異常、飛快行進。像驅趕羊群那樣,趕過去、趕過來,使士卒不知道究竟要往哪裡去。聚集全軍士卒,投置於危險的境地,使他們不能不拚死奮戰,這叫做將帥的責任。總之,依據不同的地區採取相應的作戰方針,依據戰場不同態勢,決定採取伸縮、進退的有利措施,依據在各種處境中軍隊的情況,也就是戰場上的心態變化,進行相應的誘導、激勵,以爭取勝利。這些,都是將帥不可不認真考察和研究的。

2009年8月13日

類似的災難,不同的應變措施


這張畫,雖然是臨時在辦公室裡畫的,但卻真的是我當時的慘況
下方黑色的是泥巴,真快到我大腿的高部(我 175CM)
Simon @ 塗鴉亂畫
先說一個 Simon 自身經歷的小故事 ...

在 2001 年的時候,有個颱風叫納莉,由於這個颱風帶來了超大雨量並適逢漲潮(怎麼每次颱風來的時候都漲潮),基隆河瞬間暴漲並溢過堤防,再加上南湖大橋基隆河整治工程尚未完成,形成缺口,大量洪水灌入松山、南港地區,以致抽水站被淹,除了造成大臺北地區嚴重淹水外,捷運系統也中了大獎。

我有印象的台北市淹水狀況是:捷運南港線從南港機廠、昆陽站及市政府站出入口淹水淹入車站,沿捷運隧道向西漫流經後山埤、永春、市政府、南港線臺北車站等至西門、小南門;忠孝西路捷運台北車站站前地下街共構牆進水和捷運忠孝復興站與 Sogo 連接的部份。

為什麼印象會這麼深刻呢?

因為那個時候,Simon 還在南港的聯勤勤指部當兵(不是總部,而是另一個單位,已經撤除了,所以寫也沒關係),而且已經是個半菜不老的班長。

印象中,淹水的隔天,我們就被派出去救援平時飽受我們騷擾的南港&汐止「鄰居」(註一),救援的內容的內容很簡單,但卻對災民很實用,我的印象是:

第一天,協助南港&汐止地區居民先搶救地下室(如果沒淹的話)&一樓裡尚可救出的物品
第二天,幫忙搬運並集中已經變成垃圾的大型物品(一樣是在南港&汐止)
第三天,幫忙清運垃圾,並協助附近有地下室的民眾清理地下室(還是在南港&汐止)
第四、五&六天,到汐止不同的地方幫忙「挖出」在陷在泥裡的一樓民宅

即使隔了這麼久,我仍舊印象深刻,除了我沒有雨衣穿卻要在雨中做事帶隊外(緊急狀況,雨衣不夠分,只好優先給阿兵哥穿,當時帶隊的『所有班長』都沒得穿,包括一位剩不到二個月就要退伍的L君《註二》),首次看到淹水的狀況,也讓我著實有種大開眼界的感覺(這個形容很怪,但我還真的想不到別的詞),也讓我體驗了不少「第一次」。

第一次覺得泡水的傢俱真的是重得要命(特別是該死的地毯類)、第一次幫忙整理地下室出來後卻是全身散發出洗過澡後的香氣(那間地下室放的是海馬牌沐浴用品,個人猜測應該是大盤商吧)、第一次在訓練班隊裡卻沒有辦法見紅就放(國軍的訓練部隊,大多都是見紅就放,週休二日,除了犯錯,很少在扣假的;因為救災的關係沒放,卻也沒聽到有人叫一聲)、第一次見識到「泥淹半層樓」的驚人景象(還有水淹一樓半,只是我們到的時候,水已經退了)、第一次知道原來河裡的垃圾這麼多(動畫神隱少女的河神洗出一堆垃圾的情節真的沒有唬爛)...

這麼多的第一次體驗(我省略很多了),都在我當兵救災時體驗到的,那個時候的國軍在災難發生後可以行動的第一天就出動了(淹水當天也出不來),我所在的部隊不大(畢竟只是訓練單位),除了我們之外,我也看到有其他北部的部隊出動往其他的地方救援(軍卡很好認的),充份發揮國軍人手多、效率高的優勢(還有些工兵部隊有大型機具,那更是救災的好幫手)

八年前,國軍可以在災難發生隔天就出動,並配合當地的里長動作,但這次的水災,我似乎沒有看到?

就我的印象裡,國軍涵蓋陸海空三區,資源是很豐富的(現在應該還是吧),工兵部隊有機具、二棲部隊有橡皮艇、化學部隊有消毒手段、一般部隊有人力,這些在救災時都是非常實用的,在這種時候不出動?請問那些設備、人員在那裡幹什麼?

註一、Simon 當兵的時候,士官隊訓練仍舊是走「沒人性訓練」的路子。光是喊口號的訓練,及格標準是 28 個人的部隊,喊口令要喊到對面的居民打電話來抗議為止(跨過對面南港火車站那裡的居民,不是隔壁的居民),或許是這個關係,我們營地的指揮官跟附近都很熟 Orz ...


註二、好友L君是我目前碰過當兵當得最「救難大隊」的代表,從九二一地震到納莉颱風水災,他老兄都碰過了,也都有出去協助救援,常被我們譏笑是有名的倒楣蛋。


註三、如果國軍弟兄真的出動了,記得回去要喝薑湯或薑茶去寒,不然很容易感冒的

2009年8月10日

透支

Simon@塗鴉亂畫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聽到公司同事要用 DELL Latitude D420(Intel Core Solo 1.2GHZ ULV, 1G Ram, 4,200 RPM 60G HDD)跑 Adobe Premiere 做剪輯的時候,腦袋裡浮現的就是這個畫面。

一個肥仔,騎在一台小摩托車上頭,還要那台摩托車狂飇 ...

那台被壓榨透支至死的小摩托車,就像公司同事用的 D420 一樣 ...

2009年8月5日

透過 GreaseKit 在 Safari 加入 Plurk Smile 外掛

這是看到 AppleSeed 之前發表的「[GreaseKit] 替 Safari 的 Plurk 加上表情圖示,自動載入下一頁」而實驗的筆記,對一個跟 MacOS 不太熟的人來說,要一次搞定,還真的有點複雜,所以我把相關的過程記錄下來,當個筆記(回去就可以用在我家客廳的 MacMini 上)。

要使用這個 Script,得先把基本的程式環境準備好,我先列出如下:
  1. SIMBL(網站程式下載點
  2. GreaseKit(網站程式下載點
SIMBL 的安裝很簡單,下載回來解壓縮後,直接點「SIMBL」去安裝就好了
接著去 GreaseKit 的網站下載程式回來,掛載上去如下:
相較起來,GreaseKit 就比較麻煩,下載回來後,得要手動把「GreaseKit.bundle」放到「 ~/Library/Application Support/SIMBL/Plugins」

左圖就是我的 GreaseKit 放置位置,由於要放到 Library 目錄裡,所以需要驗証後才能放入(啥?不知道什麼是驗証?那 ... 還是找別的高手幫忙吧)。

程式環境都設置完成後,只要重新開 Safari 就可以看到最上方多了個「GreaseKit」的字樣。
接著,只要到 PlurkSmile 的程式碼網頁上(網址),直接點網頁右上方的「Install」即可
這些步驟完成後,Safari 在輸入 Plurk 的表情圖示時,就會出現一堆較為特別的表情圖示可以選了 ...

2009年8月4日

愈活愈回去?

Simon@塗鴉亂畫
今天接到一通很神奇的電話,是平時不相往來的H小姐打來的(其實是我老大的老婆,但因『驚世媳婦』一事後,都簡稱H小姐,我實在無法違背良心叫聲『X嫂』出來),打來問我一些事情,內容更是奇怪,問我二哥的二位小朋友我今年有沒有拿來申報所得稅?

我的天,現在都幾月了?八月了耶,妳大姐還在問我五月申報的事?會不會太晚了點?聽說妳還是會計是吧?

再說,我二哥雖然不在台灣,但我二嫂在啊,他們家小朋友的事,妳不問小朋友的爸媽?問我幹什麼?要節稅也不是這樣吧?妳大姐不會天真地以為,只要我們二個說好,蓋好我二嫂章的切結書就會憑空出現吧?這個世界上有個東西叫「尊重」好嘛。雖然是家人,也知道人家一定會同意,但也好歹知會一下吧?電話錢有這麼貴嗎?省下的稅額可以打很久吧?

更妙的是,電話裡H小姐還說她老公已經在家門口等,但家裡卻一個人都沒有。

這個真的就好笑了 ...

這個世上,好像有個東西叫「約會」。

男生約女生會事前聯絡、業務約客戶也會事前聯絡,怎麼對像換成家人就可以一切跳過?

請問賢伉儷事前打過電話詢問人家在不在沒?妳們沒跟人家約,怎麼知道會有人來?為什麼要在家裡傻等?又為什麼不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泡妞知道要先約,找客戶知道要先打電話,跟家人就不用哦?

出社會這麼久,年紀愈活愈大,基本的禮貌卻愈來愈少,這年歲是活到哪去了(放心,我不會說什麼『活到狗身上去』的話,很多狗還知道禮讓行人外加看燈號過馬路,年紀愈長的狗,往往愈聰慧,有禮貌的很,拿來比喻還真是汙辱了狗)

今天,幸好碰上的是好說話的二嫂,換成是「兇名在外」的我,賢伉儷敢不敢這樣?

可能是聽出我口氣不善,H小姐很聰明地開始講我家老大最近的狀況,什麼身體不好又不吃藥啦、沒工作又不做事啦、開公司不跑客戶啦、現在家裡的開銷都是她一人在背啦  ...

雖然很殘忍,但我真的是當作笑話在聽的 ...

賢伉儷二人的事,我們似乎沒有資格管,畢竟,是妳們在一張床上,二個人溝通不良,我們外人能幹嘛?倒垃圾?對不起啊,我們沒有這麼熟。妳甘願選了我家老大,情願去做連續劇的苦情女主角,干我什麼事?我不拉張椅子,捧盆爆米花,舒舒服服地坐下來邊吃邊笑,已經很仁至義盡了。

說真的,我家老大可以算是被家裡寵壞了,嫡長子嘛,老人家疼得很,以前我行我素沒人敢管。一樣做錯事,我跟我二哥可能被打個半死,我大哥可能就微笑帶過(其他還有更誇張的,也就別提了,傳統家庭裡,嫡長子的確是有不少特權)。這樣下來,當然是以他自我為中心,什麼人的意見都不太理會,所幸,在還沒娶H小姐前,他對我們這二個弟弟真的不錯,也可以說是照顧有加,那時的他還頗有身為大哥的風範,還知道要尊重長輩,會多少顧一下這個家。

在娶H小姐並搬到泰山後,我家老大對家裡的表現開始出現一條明顯的分隔線。

可能是被H小姐身上的「自私H菌」感染。在我眼中,他開始變得以自我為中心,家人都要配合他,仿彿家裡的人無條件地幫他都是應該的,做什麼事情,不再當做自己是個有上有高堂,下有家小的人,而像一個任性的死孩子。

這幾年來發生了不少事,讓我覺得這種況狀更是變本加厲,有的時候,我還真的想問,那個我熟悉的老大,是出國去哪了啊?什麼時候簽証過期回來?還是現在這個老大,其實是披著「老大 Suit」,裡面是裝著來毀滅地球的K隆星人?

更讓人好笑的是,這對賢伉儷還常常自己搞起諜對諜的戲碼。妳們自己玩也就算了,還非得連我們這些無辜的路人甲乙丙丁也拉進來(還不得不參加),有戲看是不錯,但這些時間,我還寧願去美美地睡上一覺(我要是再吃胖點,憑著臉上的大黑輸,搞不好動物園就把我抓去當貓熊展覽了)

所以呢,雖然H小姐慘得像苦情連續劇的女主角,但我還真的同情不起來,心裡反而是幸災樂禍的情緒居多。像是開公司一事,本來就是要有充份地準備,不然,台灣每年倒這麼多公司是倒假的哦?連大公司都會倒了,還妳們這種連主要商品都搞不清楚,外加不成氣候的小小小公司?

至於其他的破事,我聽起來,大多是溝通不良,平時都在玩諜對諜了,怎麼會有個「誠實的溝通」,夫妻間的事,除了賢伉儷自己外,任何人都是外人,妳們自己愈活愈沒長進?別人怎麼幫得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