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4日

愈活愈回去?

Simon@塗鴉亂畫
今天接到一通很神奇的電話,是平時不相往來的H小姐打來的(其實是我老大的老婆,但因『驚世媳婦』一事後,都簡稱H小姐,我實在無法違背良心叫聲『X嫂』出來),打來問我一些事情,內容更是奇怪,問我二哥的二位小朋友我今年有沒有拿來申報所得稅?

我的天,現在都幾月了?八月了耶,妳大姐還在問我五月申報的事?會不會太晚了點?聽說妳還是會計是吧?

再說,我二哥雖然不在台灣,但我二嫂在啊,他們家小朋友的事,妳不問小朋友的爸媽?問我幹什麼?要節稅也不是這樣吧?妳大姐不會天真地以為,只要我們二個說好,蓋好我二嫂章的切結書就會憑空出現吧?這個世界上有個東西叫「尊重」好嘛。雖然是家人,也知道人家一定會同意,但也好歹知會一下吧?電話錢有這麼貴嗎?省下的稅額可以打很久吧?

更妙的是,電話裡H小姐還說她老公已經在家門口等,但家裡卻一個人都沒有。

這個真的就好笑了 ...

這個世上,好像有個東西叫「約會」。

男生約女生會事前聯絡、業務約客戶也會事前聯絡,怎麼對像換成家人就可以一切跳過?

請問賢伉儷事前打過電話詢問人家在不在沒?妳們沒跟人家約,怎麼知道會有人來?為什麼要在家裡傻等?又為什麼不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泡妞知道要先約,找客戶知道要先打電話,跟家人就不用哦?

出社會這麼久,年紀愈活愈大,基本的禮貌卻愈來愈少,這年歲是活到哪去了(放心,我不會說什麼『活到狗身上去』的話,很多狗還知道禮讓行人外加看燈號過馬路,年紀愈長的狗,往往愈聰慧,有禮貌的很,拿來比喻還真是汙辱了狗)

今天,幸好碰上的是好說話的二嫂,換成是「兇名在外」的我,賢伉儷敢不敢這樣?

可能是聽出我口氣不善,H小姐很聰明地開始講我家老大最近的狀況,什麼身體不好又不吃藥啦、沒工作又不做事啦、開公司不跑客戶啦、現在家裡的開銷都是她一人在背啦  ...

雖然很殘忍,但我真的是當作笑話在聽的 ...

賢伉儷二人的事,我們似乎沒有資格管,畢竟,是妳們在一張床上,二個人溝通不良,我們外人能幹嘛?倒垃圾?對不起啊,我們沒有這麼熟。妳甘願選了我家老大,情願去做連續劇的苦情女主角,干我什麼事?我不拉張椅子,捧盆爆米花,舒舒服服地坐下來邊吃邊笑,已經很仁至義盡了。

說真的,我家老大可以算是被家裡寵壞了,嫡長子嘛,老人家疼得很,以前我行我素沒人敢管。一樣做錯事,我跟我二哥可能被打個半死,我大哥可能就微笑帶過(其他還有更誇張的,也就別提了,傳統家庭裡,嫡長子的確是有不少特權)。這樣下來,當然是以他自我為中心,什麼人的意見都不太理會,所幸,在還沒娶H小姐前,他對我們這二個弟弟真的不錯,也可以說是照顧有加,那時的他還頗有身為大哥的風範,還知道要尊重長輩,會多少顧一下這個家。

在娶H小姐並搬到泰山後,我家老大對家裡的表現開始出現一條明顯的分隔線。

可能是被H小姐身上的「自私H菌」感染。在我眼中,他開始變得以自我為中心,家人都要配合他,仿彿家裡的人無條件地幫他都是應該的,做什麼事情,不再當做自己是個有上有高堂,下有家小的人,而像一個任性的死孩子。

這幾年來發生了不少事,讓我覺得這種況狀更是變本加厲,有的時候,我還真的想問,那個我熟悉的老大,是出國去哪了啊?什麼時候簽証過期回來?還是現在這個老大,其實是披著「老大 Suit」,裡面是裝著來毀滅地球的K隆星人?

更讓人好笑的是,這對賢伉儷還常常自己搞起諜對諜的戲碼。妳們自己玩也就算了,還非得連我們這些無辜的路人甲乙丙丁也拉進來(還不得不參加),有戲看是不錯,但這些時間,我還寧願去美美地睡上一覺(我要是再吃胖點,憑著臉上的大黑輸,搞不好動物園就把我抓去當貓熊展覽了)

所以呢,雖然H小姐慘得像苦情連續劇的女主角,但我還真的同情不起來,心裡反而是幸災樂禍的情緒居多。像是開公司一事,本來就是要有充份地準備,不然,台灣每年倒這麼多公司是倒假的哦?連大公司都會倒了,還妳們這種連主要商品都搞不清楚,外加不成氣候的小小小公司?

至於其他的破事,我聽起來,大多是溝通不良,平時都在玩諜對諜了,怎麼會有個「誠實的溝通」,夫妻間的事,除了賢伉儷自己外,任何人都是外人,妳們自己愈活愈沒長進?別人怎麼幫得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