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7日

身為統帥

將軍之事:靜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無知。易其事,革其謀,使人無識。易其居,迂其途,使人不得慮。帥與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而發其機,焚舟破釜,若驅群羊 。驅而往,驅而來,莫知所之。聚三軍之眾,投之于險,此謂將軍之事也。九地之變,屈伸之力,人情之理,不可不察也。


~孫子兵法 九地篇

看到最近救災新聞關於馬總統的行為,真的是讓我大失所望。

身為三軍統帥,大家都知道救災視同作戰的道理,你老大不坐鎮救災指揮部,四處跑來跑去做什麼?

你最大的功用,應該是先瞭解災情、搜集資料、制訂完整的救災方案、分派國家資源救災後,最後才去探訪災區。

身為決策者,你有你該坐的位置,你的權力可以決定國家機器往哪個方向運作,隨便舉個例子:你大筆一揮,就可以動用軍方基本留守人力之外的所有人投入救災;你打通電話,可以叫幕僚團隊徹夜想去救災方案;你口頭講一聲,可以要求相關人員清算欠缺的物品清單。

這些才是身為決策者應該做的事,而不是總經理去幹工友的事,你跑去災區幹什麼?你不先做決策、制訂方向、簽核該簽的公文讓國家機器動起來,跑去聽什麼民怨?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你要你的地方首長幹什麼?你不分配事情給你的手下去做,他們哪知道要幹什麼?

這種行為,說好聽點是親民,講白點是搞不清楚狀況。上行下效,老闆自己都一團亂了,憑什麼叫下面的人有條不紊(我個人就看不懂司法部長跑去前線給人家罵做什麼?沒事找罵?單槍匹馬去綠色黨部辦公室會不會更爽點)

救災=作戰,所以我在最上面引用了孫子兵法九地篇中,關於將軍的部份,這段大概意思的譯文,我放在最下面。

如果有機會,我很想跟馬總統請教一下,孫子是什麼時代的人?人家都知道將軍要幹什麼?身為現代人,你比人家多了近二千年的文化傳承,卻似乎不知道這種最基本的道理?我很想知道,在他心中,總統在這種時候,應該是要做什麼事去?是他現在做事嗎?如果是,坦白講,我個人會很後悔把票投給您(雖然當時也沒什麼好選的,但我現在覺得當初投廢票,現在會爽一點)

馬總統曾在新聞上說他應該負起全責,實際上也應該是,如果他可以冷靜面對這場災難,而不是自己亂七八糟瞎忙的話,救災應該會更有效率,也可以救出更多的人。

註:
我個人覺得最次表現得最好的是第一夫人,她四處奔走,關懷各地,這才是她應該做的事情;相較於總統先生的表現,她稱職得多,也無愧於第一夫人的名頭。


註二:
會寫這篇文章,純粹是種看不下去的心態。堂堂一國元首,連一個企業的總經理都不如,這樣的人,如何帶領台灣走向更好的未來?如果馬總統可以放棄四處奔走找罵,回到辦公室,開始做決策者該做的事,我想,我個人會覺得好一點。

譯:
  帥軍隊的將帥處事,必須冷靜而幽深,公正而有條不紊。能阻塞士卒耳目,使他們無法了解軍事計畫,改變戰法、更換計謀,使人們無法識破﹔駐地經常變換,行軍路線迂迴,使人們無法推斷出行動的意圖。將帥向部隊下達了作戰命令,要像登高後撤掉梯子一樣,使軍隊只能一往直前,只能進不能退。將帥與軍隊深入諸侯的土地,要使軍隊像射出的箭一樣迅猛異常、飛快行進。像驅趕羊群那樣,趕過去、趕過來,使士卒不知道究竟要往哪裡去。聚集全軍士卒,投置於危險的境地,使他們不能不拚死奮戰,這叫做將帥的責任。總之,依據不同的地區採取相應的作戰方針,依據戰場不同態勢,決定採取伸縮、進退的有利措施,依據在各種處境中軍隊的情況,也就是戰場上的心態變化,進行相應的誘導、激勵,以爭取勝利。這些,都是將帥不可不認真考察和研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