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3日

黑特文~一些關於嫡長子的想法

我個人討厭寫所謂的勵志文(因為我個人覺得很蠢),但今天一早卻又發生了件讓 Medea 不爽到哭出來的事(她大姐雖然看戲的哭點很低,其實平時不太會哭),我個人覺得我應該做個記錄下來,讓我以後有個地方可以有個簡單的「証明」,來提醒我自己。
Medea 家是「極為傳統」的家庭,所以她大哥在家裡的地位非常地特別(一直寫她大哥很累,改用 T 來代稱好了),可以說只要在家裡,T 不管做什麼事都是可以被原諒的,像:年夜飯擺個臭臉不一起吃、對自己的媽媽經濟狀況不聞不問、對自己快要垮掉的家裡完全不管(我沒有任何誇大,這真的是事實)...


台灣很多傳統家庭,老人家都會認為以後都會跟著長子住,還是有種「長子為大」的觀念(我家&Medea 家都是這樣),所以往往長子會比其他的弟弟妹妹多一些「特殊待遇」(像大家一起做錯事,老大卻免罰),在父母的寵縱下,久而久之,長子就開始覺得自己這樣是正常的,慘一點的狀況,就是回家變土皇帝,或是變成所謂的敗家子(古人說:『棒下出孝子』,有時想想,好像有這麼一點道理)


T 在 Medea 家是土皇帝的角色,自己的薪水只是支付家裡的水電雜費,就一副「這個家是我養的」想法,在家裡「看心情辦事」。今天心情好,大家都好;今天心情不好,就得把大家都拖下水。家裡明明已經破舊到不行,也完全不聞不問,一回家就窩回他煙霧瀰漫的宅男小天地裡。

這次的導火線是 T 把家裡廁所的門弄壞(原本那個門鎖本來就有點問題,在某天,那扇門的把 T 關了一個下午,極度不爽的 T 就『破門而出』),而 T 卻沒什麼要負責善後的表示,後續的維修還是 Medea 的媽媽找「鄰居」來幫忙弄的,照 Medea 媽的講法,她忘記我昨天會載 Medea 回家,所以門板還沒裝上(這下可好,還沒出嫁,已經像是外人了),為了怕「吵到 T 休息」,今天才請鄰居來把門裝上。

這下慘了,Medea 當場暴走,問 Medea 媽:「家裡的『二個男人』在幹什麼(Medea 有三個哥哥,小哥精神狀況不穩定;我呢,原本昨天就想要幫忙弄了,是被 Medea 攔下來的)?」

Medea 媽雖然對 T 後容忍,但對 Medea 可是完全不一樣,當場也兇起來,反怪是 Medea 太早回來,才會有這種狀況出現,@#$%^&(大部份是又快又急的客家話,對我這個客語只有幼稚園程式的人來說,來不及同步轉播)...

於是 ... 原本都會在 Medea 家待到下午(陪 Medea 媽吃個飯),現在出了這件事,再加上 Medea 哭,在抓狂邊忍耐的我,難得一早就直接回台北了(我之前努力建立出來的乖寶寶形像,在今天毀於一旦)

之前,我跟 Medea 曾經討論過關於她家裡的狀況,一致認為需要買一楝新的房子才能根本地解決 Medea 老家快垮掉的問題(原本的房子被鄰居增建的部份堵住,進去的路很小,別說工程車,一台摩托車要過都還要有點技術才行,要修補是不太現實的,成本也太高)

在不指望 Medea 二位哥哥的狀況,我承諾這個部份我會一肩扛下(反正桃園縣的房子比台北市便宜得太多),現在發生這件事,雖然 Medea 想要取消這個部份,但我仍舊會想買一間房子給 Medea 的家人住,這樣才可以對 Medea 媽証明 Medea 才是真正有為這個家著想的,她能做的,比所謂的「長子」多上更多。

=====我自己想法的分隔線=====

說真的,由於我自己獨立得早,我個人很看不起這種「想爽卻完全沒想過要付出」的人,好像一副這些在家裡的特權都是天經地義的一樣,全世界的人(呃,應該說是家裡的人),都是欠他的,所以不管他做什麼,都是無所謂的,完全不需要去顧忌其他人的想法。

這樣的狀況,其實我家也有一隻,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 Medea 的想法。說穿了,所謂的老大心態,也就只是被父母寵壞的小孩,只不過,後果承擔的人多了點,幸好,我不用一個人扛起所有的事務,還有一個比我更勇猛的哥哥會幫忙分分擔。

當然,我也看過有肩膀的嫡長子,當兵認識的T君&L君,都是超級有肩膀的長子,常常會讓興起「為什麼我家的嫡長子不是這樣」的感嘆。

P.S. 這是我跟我女朋友的親身體驗,我想(或應該說我也希望),只要有我們二個家庭的嫡長子是這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