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

看得讓我拍案叫絕的二篇文章

最近看「La Pensée Sauvage」裡的文章,總會讓我有種拍案叫絕的感覺,特別是下面這二篇:
  1. 是「我」變了???還是你從來不認識「我」????
  2. 是「錯誤」,就要趕快收場
更是讓我有種趕快轉出去給「相關人士」看,不寄會對不起自己良心的感覺(謎之音:『你還有良心這個東西嗎?它不是被抓去關到不知道哪個角落去了嗎』)...

認識 Simon 的人都知道,我的職業是個資訊相關的工程師(好啦,我知道這三個字被濫用得很嚴重,濫用到我說我自己是工程師時,還會有點尷尬),身為資訊服務業,我的一項工作就是找出客戶電腦問題的癥結點,進而加以解決(簡稱 debug),所以我「自認」我的思考邏輯還不錯。

㕷們老祖宗有個頗完整的思想體系,可以稱為道家,認為世上很多事物,走到最後,道理都是相通的。

由於職業病的關係,我常常會用 debug 的想法來看週遭的人際關係(這算是中電腦病毒嗎),也常常得出很簡單,但又很好笑的結果。

其中一例,是真實發生在我身旁的案例:

故事的背景是:丈夫 C 失業已經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裡,他不是不努力,而是大環境的狀況比較多(因為他的專長就是之前不景氣的產業,出了這個產業,還真的沒什麼搞頭),所以在這段時間裡,都是由妻子 H 在負擔家裡所有的開支。

很神奇的,在 C 有工作時,H 完全不會跟婆家一方有任何互動,在她扛超所有的開支後,竟然開始「主動」聯絡起婆家的人,說 C 都沒有負起養家的責任,現在都是她一肩扛起,說有多辛苦就多辛苦,什麼生活費、二個小孩的費用、雜費、開公司的支出啦 ... 一副以前電視八點檔苦命媳婦都沒有她坎坷的姿態。

當然,沒良心如我,聽到話筒另一頭的「真實苦情女」,在這頭笑得是很開心,還不忘按下靜音鍵,避免對方聽到,提早結束這讓我笑到不行的訴苦人生八點檔(我事後有對自己做一番檢討,我竟然笑到忘了開啟 iPhone 該死的錄音功能,沒能『有錄音有真相』,讓我著實悔恨許久)。

當然,H 的想法是她們一對夫妻已經是個育有二子的完整家庭,儘管跟 C 已經貌合神離,還是要繼續維持這個家庭下去,不管她再怎麼辛苦,再怎麼坎坷,也要繼續維持這個家庭下去。

可是 H 在自怨自艾的時候,卻似乎忘記了當 C 有一個月十幾萬的工作時,可有在四處宣揚她一個月才賺三萬不到?所有的費用也都是 C 一肩扛起,完全沒有任何嫌棄的意思。

現在 C 狀況不好,卻一副落井下石,披著苦情女的外皮,四處去 C 的家人那裡說 C 有多糟糕。

身為 C 的家人,儘管他近期對我媽的態度不是很理想,但我還是很誠懇地叫他好好地想想要不要「離婚」,與其跟個不快樂的人在一起,倒不如好好整頓與 H 的婚姻關係,做個了斷,還比較快樂點,對小孩也有稍微良性點的示範。

沒想到我家老媽立刻打我一槍,說:「哪有人勸離不勸合」的這種芭樂到極點的八股論調,劈頭罵了我一頓(真的是好心給雷親)...

關於這對可以列入我「怨偶清單」裡的一對(如果不是家人,我還懶得管,頗有種挺倒楣的感覺),我老是覺得,有什麼東西可以寫出來描述一下,但卻老是抓不到這個感覺,好像在霧裡看東西一樣,明明那個東西就前方,但卻總是看不清楚,所以一直遲遲沒有寫。

今天在看到了「La Pensée Sauvage」的這二篇文章,真的讓我有恍然大悟的感覺,特別是「是『我』變了???還是你從來不認識『我』????」裡的:

跟「是『錯誤』,就要趕快收場」裡寫的:

真的讓我有種撥開眼前迷霧的感覺,原來,是 C 跟 H 搞不清楚自己的婚姻,才會有這種結果,那,也沒什麼好叫的了。

我衷心地希望 C 有機會能好好地去看看「La Pensée Sauvage」的文章,好好地想想什麼對自己最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