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7日

Don't be a Baby!

在臉書上寫了段:「 『22K不嫌少?潘孟安:酸!聽了讓人吐血!』,綠黨的立委似乎有點跟市場脫節,搞不太清楚狀況,現在大學生的程度有很好嗎?需要動到政府方案才有工作的「新鮮人」,是不是該自己先檢討一下?老是怪政府幹什麼?」

沒多久,收到國小同學 Chih-Ting 的回應如下:

我不同意你的說法!

我成功高中的同學,該年度班上前幾名成績考進成大土木的,現在不得以轉行去賣保險,我碩士班畢業的學長在去年的失業潮中被資遣,現在也還待業中。

只能說台灣的中小企業極度的萎縮,過去大學畢業能夠立即就業的科系,到現在可能成為念錯科系。政府本來就該有個藍圖,引領中小企業轉型,而不是放任財團炒作地皮、公務人員不合理調薪導致平均工資的上揚、放寬學歷讓一些本適合有一技之長的人通通變成無用的大學畢業生。讓過去中小企業賴以維生的:便宜土地資本、合理的工資與人力素質通通不見,轉型得太快使得這些產業沒有了競爭力。

現在這樣M型化、難道是這些大學剛畢業的學生該負責的嗎?民間產業沒競爭力國家自然沒競爭力。政府該做的是產業結構、締定合理稅制,讓平均地權、漲價歸公這些國父思想裡頭講述到降低貧富差距、減少資本主義弊端的概念得以實現。而不是不思檢討,像個皇帝對百姓說:你們能當乞丐不餓死已經要感謝我了,我至少讓你餓不死,別來跟我抱怨吃不飽!

個人淺見

剛好,我也很想寫些什麼東西出來,貼在臉書上似乎太長,就乾脆寫在這裡吧 ...

原則上,我只認同政府該對大環境負責這一個部份(特別是教育&產業規劃這二塊)。其他的,就所謂的失業來說,我只覺得個人該負上 80% 以上的責任。

這麼說好了,以我這個在資訊業界待了很久的人做例子。我常常聽到剛進來的人,待沒多久就再見了,正在訝異為什麼而詢問時,發現大多數的原因是抱怨公司的要求太過嚴苛,一直要考認証,要求員工要進修,沒完沒了的,受不了才會離職。

聽到這種話時,我心裡想的是,這個行業本來就是個一直更新的世界,身處其中的「工程師」必需一直追上這個更新的腳步,當你無法追上時,就會被淘汰,這是必然的事實,特別是在間跨國大型企業,有許多人才在進步時(當然,比較順眼的才會說出來)

我看到的失業族群就是這麼一回事,是自己不願意努力造成的,跟市場脫節還一副自以為了不起的模樣(很多新人在應徵時就是這副德行,國立大學畢業就自以為了不起,不好意思,我可能上一通電話才涮下了一個國外名校來應徵的,島國國立大學很了不起嗎?看看在全世界的排名好不好),所以我完全無法對這些人有一丁點的同情心出現。我不知道其他的行業如何,但我想,應該是差不多的(我看到的保險業、室內設計都是如此,保險業比我們還誇張)

我們老祖宗有句名言:「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年紀增長,還真的愈覺得有道理。

我在五專時,就知道學這些所謂的「知識」是沒有用的(當很多老師還捧著這些過期知識當寶時,在講台上龍飛鳳舞,沾沾自喜,得意洋洋時,我還真的有種從頭涼到腳的感覺),別人或許會看到我沒有畢業就有數間公司找我去「上工」,但有多少人會在意我為了知道所謂的「業界趨勢」付出多少?

付出多少很模糊,我也記不太起來了,講個有印象點的真實小故事。

專四的時候,我去輔大找我們國小同學潘小琪,看我跟她朋友的一場表演(路痴如我需要她帶路,知道各自的朋友在同一個社團,上台表演,還互為舞伴時,還真的挺訝異的,世界果然很小啊)。那晚,整場表演,我只有在朋友上場時醒著,其他的時間都在睡,因為我在前一個星期七天累積的睡眠时間不會超過 15 小時(我朋友本來以為我來不了,看到我來,高興到一個不行,所以印象深刻)

社會本來就是很現實的,與其指望別人給你援助,不如自己早一步先想辦法,這可真的是我學生時期打工打出來的結論。

我真的覺得,現在的環境其實比我們那個年代好上太多,特別是資訊流通這方面。

包羅萬象的網路上,可以搜集的訊息太多,很容易知道自己所學是否過期,是否符合這個社會或是產業的需求,明明知道自己學的是過期的東西,卻又不知道加強,那出社會被「準備好的人」拼掉也算有天理,只是能不能從失敗中記取教訓,失敗得有價值才是重點。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太誇張,但我們公司的確有不少這種人(我自己勉強也算是),客戶的公司也有「常有」這種新人出現,只是台灣人的比例愈來愈少而已。

社會 M 化,我覺得是必然的趨勢,政府能夠做的,也就是減緩這個轉變而已,我也實在是不相信台灣政府有如此超級人才,能夠辦到國父所說的「降低貧富差距、減少資本主義弊端」這回事,這似乎是個無解的題目,愚笨如我,還真的想不到有什麼方式可以解決這種問題(連消費券發放結果報告都寫得亂七八糟的大有為政府,我還真的從沒指望過)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一間銀行,年利率是 2%,存一千萬領的利息(20萬),當然比存一萬的人多很多(NT$200),一樣一間銀行,一樣的遊戲規則,這種單純狀況下,有錢的人當然愈有錢,窮鬼如我等,當然愈來愈窮,更別說是更加複雜的現實世界(不過,複雜的現實世界才是窮鬼有可能翻身的世界)。當這個差距大到受不了時,自然就會有個東西來平衡,這個東西我們以前歷史也常唸,叫「革命」!

多付出多努力的人,得到多點回報,我覺得是應該的。很多有錢人未必生下來就有錢,沒有錢的人要有錢,本來就要多付出努力,就像剛剛的存錢例子,我這個戶頭只有一萬塊的窮鬼,可能看人家戶頭一千萬的人,光是領利息就這麼多,我要做的,除了流口水外,就要努力讓我的戶頭趕快也有一千萬出現啊!

這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道理,但現代人真正知道這個道理的似乎不多。每天看到綠色左派的人在喊著似是而非的口號,聽起來似乎有道理,好像真的為人民抱不平,但仔細想想,真的有道理嗎?

我承認我跟世界和平的左派觀念相反,是朝萬惡的右派前進的小惡魔,但我活得很舒服,因為我知道現實是什麼。我目前看起來,真正推崇些愛與和平的人左派好像現實生活大多不是挺舒適的(除了我也很佩服的美國股神巴菲特,請見下方註),反而是清楚知道世間險惡的邪惡右派活得自在。

我不喜歡講大道理,也不走溫馨路線,但與其指望大有為的政府,我真的希望我的朋友可以瞭解到現實是什麼,靠自己比較實在點。相較起來,我很佩服你那些願意「轉職」的學長,放下所謂的身段,才是新一個機會的開始。搞清楚現實的狀況,才可以活得更加舒適。

My Friend,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註:之前看到巴菲特在做嚇人金額的慈善捐款(那個金額,我可能一輩子也賺不到,果然是個 M 型社會啊),我真的很佩服,這個人最起碼說得出做得到,不管他是不是有節稅等想法,但人家可以真的在慈善方面有實際的行動,比國內一些人只會打嘴砲來得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