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9日

工作上的麻煩,往往都是自找的


看到 Samhain 小姐在她 blog 上寫的這篇「人沒有同情『自找罪受』的人的義務」,再次寫到我的心坎裡。

很多道理,真的都是相通的 ...

*********

工作職務的關係,我處在一個「未掛名主管」的尷尬角色,雖然不是主管,但卻做了不少主管做的事,其中之一,當然就是聽同事訴苦。

駐點工程師是個很奇妙的工作,明明不是這間公司的人,卻幫這間公司處理資訊相關事務,說真的,因為每天碰到,跟駐點的公司還比較熟悉些,反而跟公司其實不熟。

有些駐的「點」可能都是些比較遠的地方(XX工業區之類的),老闆半年看不到一次,天高皇帝遠,駐點公司的人又跟我們沒有直接的直屬關係,也管不動我們,其實,我個人覺得是份很爽的工作,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一樣的狀況,我的工作量明明最大,每天過得很開心,工作量比我小的工程師卻常常叫苦連天。

剛開始,閒著也是閒著,也出於好奇,是用「聽八卦」的心態在聽的,當然,畢竟工作相關,同事慘的話,也必定牽連到我,還是得幫忙出點主意。

有一部份同事聽得進去的,也的確是有獲得改善(事實証明,我的鬼點子可能不是很好,但算管用),大部份案例都是成功的,不知不覺間,明明大家是平級的同事,有問題卻都跑來找我,讓我主管無形中少了很工作;不過,有一位同事C聽不進去,卻又喜歡找我抱怨 ... 嚎的內容,不外乎是廠裡面的 IT 主管會拗他做不是份內的事情、裡頭的員工也不按照標準的流程做事、他每天都加班到很晚 ... 之類的蠢事 ...

前一、二次我還很認真的聽,也有幫他出主意,但他老兄卻總是對我動腦袋幫他想的主意置諸耳後,每次打來都是抱怨類似的問題,好像以前的苦情媳婦,找人哭訴被狠心婆婆虐待的慘狀,娘家卻對他置之不理,全世界好像沒人比他還慘的樣子。

第三次開始,我就知道C君不會參考我的建議,也就開始當個垃圾筒,反正人家看我講電話會覺得我很認真工作(實際上也可以算是在工作),講電話的同時可以做自己的事,某種程度上,說得上是一兼二顧,何樂而不為(雖然聽久了還是會膩)
 忘記哪一次,我聽他又跟和尚一樣,唸著一樣內容的抱怨,真的煩了,加上熬夜和頭痛的多重煎熬下,終於受不了(認識我的都知道,我的耐心其實很有限),在電話裡很直白的罵了他一頓(開玩笑, 人家心理醫生一樣聽人家倒垃圾,一樣給意見,可是按小時計費的,我又沒收錢,幹嘛聽你廢話)

這下好了,可能罵得太過直接,也讓他知道我火起來是什麼樣子,他終於沒再找我唸經,天下太平,恢復清靜,不用再去聽一個不會成長的傻蛋抱怨些不需要花費什麼心力就可以解決的事,他老兄沒再打來,心裡還很樂觀的想,應該是被我罵了之後大徹大悟,開始著手過爽日子了吧。

沒想到,我真的太樂觀,他老兄並不是大徹大悟,而是換了個哭訴對象 ... 囧rz ... 新的對像是我隔壁的R君,R君是我們駐點公司的 IT,超級好人一枚,跟我一開始一樣,很認真地幫他分析狀況,替他出主意,聽到後來,反而問我:「你們家的C君是怎樣?」

我笑著跟R君解釋了狀況,很簡單的道理,這麼多駐點,明明大家都是做類似的工作,C君那裡 User 沒台北多,固定的工作沒我多,也不用幫老闆開會,卻過得這麼慘,這是誰的問題?

明明年紀一把了,社會歷練&處事方法應該要隨著年齡增長而更加成熟,C君你拿公司的薪水,駐點客戶的 IT 明明拗不到你,自己犯賤給人家拗,這是要怪誰?職場裡,人人都想爽,事情可以少一件是一件,有個傻蛋可以拗,為什麼不拗?說真的,不拗才是白痴吧(一樣的情況,我也會拗)

更何況,C君那裡並只是只有一位 IT 主管,還有一位「會照著規矩走」的更高層 IT 老闆J在那裡,J可是做事一板一眼的精明人物,自己人犯錯,雖然不會很明顯的開涮,但絕對會明文禁止下屬亂搞,沒有直接的厲害關係,又有高層可以放砲,諸多有利的條件下,還可以被拗成這樣,除了自找的,我還能說什麼?

職場裡有不變的遊戲規則,外商公司更是明顯,待了快三年還找不到,真的讓我不知道讓說什麼好,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是「垃圾筒」不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