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5日

真相是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今天對新聞記者寫報導的功力,真的是多加深了一層認識,可以算是長見識了 ...

坦白說,由於是同一個小組裡同事的事情,當初聽到消息時,我個人真的頗震驚(我還以為老闆發神經在開玩笑),其實並不打算寫任何相關的東西,只想在心裡默默祝福他可以一路好走就好,不知道為什麼,他的事卻上了媒體,還被寫得亂七八糟的,我真的有些想法想要好好透過我這個不太常維護的 Blog 發表一下。

平時,我個人是拿新聞來配早餐的,畢竟早餐的時間並不算長,配上幾則新聞就差不多可以準備出門。不過,今天的狀況不太一樣,因為看到了跟自己同事相關的新聞,忍不住多花了點時間注意一下(還害我差點遲到)。早上的中天新聞講得很模糊,只有竹科、朱姓工程師等字眼,並沒有明確的相關資料,如果不是打馬賽克的照片,我還得想一下會不會只是「類似新聞」而已,出門時還開玩笑的跟我家 Medea 說:「等一下,會不會看到老闆在辦公室裡有奇怪的反應。」

誰知道,今天一進辦公室就看到我可憐的老闆,神色嚴肅的坐在位子上講電話,我就知道狀況不太妙,原來中天新聞真的是「客氣」了,有名的水果報「完整」的寫了篇報導出來(為了怕水果報更新太快,我把原始頁面轉成圖檔保留下來,點圖片或其下方文字就可以直接連到原始網址)

坦白說,我真的覺得記者胡說八道外加搞不清楚狀況!

首先,我們公司是「系統整合(簡稱 S.I.)」,我個人覺得算是服務業,電腦維修的部份碰得其實不算多,看我們公司的英文名字就可以知道(Automated System,中文翻『澳圖美德』,請別問我這是誰翻的),駐點只是公司營業的業務之一,說我們是電腦維修公司真的是有所偏頗;公司一年簽一次約的部份是錯的(跨國企業誰跟你一年一簽?光審厚厚合約就累死了,我只能說時間更為長期,詳細情況不方便透露),續約成敗與否,也跟我們沒有關係,因為是國外在談,我們向來只是「被告知」的一方。

原則上,駐點工程師的工作內容就是協助客戶處理電腦的相關問題,業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講句實在話,就算我們有心想跑也無從跑起(可能寫報導的記者沒待過跨國規模的外商,主公司在國外的外商,幾乎所有的採購都是由國外統一談好,我們這裡幾乎是處在被動接受的位置,台灣這裡談業務?除非搭飛機去國外找老外談,不然,連哈啦的機會都沒有)

也因為是駐點工程師,原則上,在上班地點是沒有「直屬長官」的(除了身在台北市的我之外),可以說是處在「天高皇帝遠,沒人可以管」的狀態。換言之,「理論上」沒有人可以直接命令他做任何工作範圍外的事。當然,理論跟實際是會有些差距的,有些時候,為了跟客戶處好關係(畢竟在人家的地盤裡,搞好關係是常識),偶而還是會看心情「幫忙一下」,但,以我在這個客戶服務這麼久的時間裡(在這個圈子裡,我的年資比他還長些),也「幾乎」沒有超長時間工作過(我有碰過幾次,但都是主要的伺服器陣亡,資訊產業裡,工程師碰到這種狀況,當然是先把伺服器搞回來再說,但之後也都有補休)

補充一下,外商公司跟台灣的公司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就是在對「加班」的認知上。在外商公司,要固定工作時間的員工加班是件很可怕的事,加班費事小(外商不在乎這點錢),煩的是要經過層層關卡,大概的流程如下:
  1. 客戶那裡要求加班的人提出申請→
  2. 我們公司這裡提出報價(加班費的來源)
  3. 客戶主管簽可→
  4. 我們公司主管核可後→
  5. 才有可能加班。
一般日加班都要這樣了,更何況是假日加班?那大概要 eMail 飛個好幾次才可以搞定(外商公司超級注重休假的私人時間)

報導裡寫的「工作做不完,要帶回家處理」,這更是我無法想像的。外商公司向來是可以接受「今天做不完,明天再接著做」的地方,只要跟客戶解釋好,約好時間,沒人會特別去刁難這一塊。在客戶那裡,「帶客戶的電腦回家」更是大忌(資料保密問題),以我們的工作狀況來說,這也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很多東西都只有在內部網路裡才有,帶回家走 VPN 從外部網路做?事倍工半不說,有經驗的工程師都不會這麼做的。

至於「部門主管壓榨」這個,更是讓我有暈眩感,我們老好人直屬主管平時人在台北,跟其他地方駐點的工程師一年大概見一次面(這次機會,一般叫『尾牙』),平時了不起一天通一次電話,詢問工作狀況,「部門主管」去壓榨他?這是哪門子的笑話?

說真的,Willy 平時的表現很好(我還是不習慣叫中文名字),屬於不需要太過擔心的工程師(我平時算『顧問』,跟他的接觸的次數的確算不少),出了這種事,同組的同事大家心裡真的都不太舒服,我也可以理解出了這種事,家屬的傷痛是一定的;身為親屬想知道真相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是我,手段可能更加激烈些)。我不知道這篇文字不通順的鳥文,Willy 的親屬是不是有機會看到,但,我真的想讓 Willy 的家人知道我們這些工程師真正平時的工作狀況,而不是淪為媒體灑狗血炒新聞的道具。

我知道要求記者先「考証清楚」再寫報導,在熱愛即時狗血劇碼的台灣是件不太可能的事,花時間寫這個只是不希望相處過的同事,被一時興起的媒體拿來做為亂搞新聞的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