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4日

D 公司的最後一天

~2013年的二月四號,是我在D公司駐點的最後一天 ...

雖然早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但真的面對這一天時,冷靜如我,依舊有些難用筆墨來形容的感覺。明明想寫些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著手,想著想著,每當有點想法時建立時,卻又被新工作的事務壓得一絲不剩,推敲推敲,真的是直到一個月後的今天,我才慢慢的有點思緒,可以寫點什麼出來…

(P.S. 這算是某種程度的『書到用時方恨少』嗎?)

文筆差勁如我,還是用最笨的回顧法好了 ...

2003 年,我「不小心」通過面試,被派進了D公司當駐點工程師(當時我跟 Medea 正逛街,就臨時被通知去C公司面試,衣著當然是隨興到了極點,履歷還是現場寫的,這樣也可以通過,不知道是當時的主管 Eric 慧眼識人,還是真的缺人到狗急跳牆的境界。通知錄取時,我的嘴巴大概可以塞下一顆大大的雞蛋)

進到D公司後,第一個不是訝異於這個辦公室的規模(感謝 IBM,讓我長見識,知道大公司長什麼模樣),而是…我只有「一個星期」可以交接(也就是五個工作天)…Orz…接下來,就得自立自強了。

真的是自立自強的情況下,跌跌撞撞的過了好一段日子才真的適應這份工作,一切適應後,開始過著「天高皇帝遠,閒閒沒人管」的爽日子,C公司雖然是台商,但卻比外商開明,不但休假跟著D公司休,平時工程部的活動也是多到一個不行(幾乎每個月部門就聚餐一次,每季公司出去玩一次,每年固定有一個時間較長的員工旅行),三年左右,C公司因為合作廠商跳票,宣佈倒閉 ... 囧rz ...

還在想要轉行的時候,接手的 A 公司又把我留了下來,於是雖然老闆換了,但我仍舊是在 D 公司過著天高皇帝遠的日子。唯一的差別,大概是錢變多一點點,但「福利全部消失」(我到現在也還是搞不懂正職跟約聘有什麼差別)

不知不覺間,我在 D 公司待了快十年,真要說有什麼成長,大概就是做事變得有條理些,對待 User 的方式更加婉轉些,跟外國人吵架的用語多了點。或許是我平時就用「一律平等」的方式對處理 User 的問題,也或許是我做事算有效率,感覺在 D 公司裡,我還不算是人緣太差的那個,最後的這一個月,中餐真的是天天有人請,吃到我都不好意思了。

在離開前的最後一天,D 公司的同事甚至還為我辦了個小小的歡送會,上圖的小碗就是他們費盡心思的感人禮物(我家貓熊第一次實體化耶),真的是讓我感動到一個不行,沒想到之前送的小禮物都被人家記在心上,實在是個很棒的感覺。

目前大公司的潮流,大概都是「Cost Down」,不太會爭取的亞洲人,往往都是被犧牲的那個角色,雖然離開 D 公司,也大概可以預見新廠商進來服務會有什麼品質(儘管我已經把我能教的一絲不留的傳授,能給的東西也全都給出去),但我還是希望 D 公司的同事們不太會碰到電腦的問題(好啦,我知道這只是個 Wish),也希望他們在公司裡可以順順利利,步步高昇 ...

*陪我直到最後的工作機,正在格式化的一格一格進度,好像也在幫我回憶這個座位上的點點滴滴*

~2013年03月14號,後記

我是個喜歡給自己目標的人,在 D 公司決定轉投 M$ 陣營後,評估他們的使用環境,我就開始慢慢的「引導」辦公室的老闆們更換行動裝置(像:iPhone 跟 iPad),避免電腦有狀況時無法工作的情況。

在離開前,只剩一位老闆沒有完成轉換,成為我離開 D 公司前的唯一未完成事項。

不過,就在今晚,我有幸把這最後一位老闆成功從 BlackBerry 轉換到 iPhone 上頭,完結了我在 D 公司給自己排的工作,算是真正把 D 公司的工作劃下句點。

-- written from iPad @ BlogPre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