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4月22日

軍訓課!拜拜!

吃飯的時候看到中天新聞播的午間新聞,得知了令人驚訝的消息。新聞裡提到了,軍訓課要改名為「國防通識課」(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改這個名字跟軍訓有什麼差別,中文研究所的,教一下差在哪吧,可別跟我說字數不同)。

  提到軍訓課,在我的印象裡,都是教一些關於部隊的東西,當然,隨著在學校的資格變老,軍訓課似乎成了「軍事電影課」,記得五專四年級後,每逢軍訓課,就是吹冷氣、看電影的時間!要被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Simon 在老師的眼裡,應該是屬於問題學生的那種,可惜,我的考試成績還不會很差,想要當我,除非老師玩陰的)!而教官提到關於部隊的事,我都當做是耳邊東風,連讓它吹進去耳朵的意願都沒有(通常,老教官都會講他們以前的豐功偉業,第一次聽可能很新鮮,第二次就還好了,第三次是給教官面子不打哈欠,第四次就‧‧‧聽周公講故事好像比較精采)!

  喔!我又跳躍式思考了,還是轉回來吧 ...

  我很想知道將軍訓改成國防通識課的人腦袋在想什麼東西?這麼驢的主意都想得出來!他當一般老百姓都是白痴嗎?從家裡小朋友上的課本看來,我懷疑那些制定教育制度的人是不是真的有把心力放在這裡上面?或者只是純粹只想把國內的教育制度外國化?只是單純地將國外的教育制度一五一十地搬過來?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考慮過台灣的小朋友真的需要什麼?國內的教育環境是不是適合引用國外的教育制度?

  這篇似乎有點偏向「訐譙」的意味,但卻真的是發自內心,每次看到我二哥的小孩,我就會覺得他們很可憐,他們算是最無辜的受害者,是一群大人未經深思就做實驗下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