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5日

洋香蕉

晚上跟 Medea 去樂兒吃飯,由於隔壁桌小洋香蕉(外黃內白)的關係,搞得有點食之無味,事實証明,心理果然是會影響生理的啊!

  因為某位親戚的關係,我一直很討厭洋香蕉。

  但我更討厭把自己當外國人的人,卻還硬是要回來濫用台灣健保資源的人,偏偏臉上還一副理所當然,再加上我比一般人優秀的樣子,真的是亳無羞恥心可言。

  在吃飯的時候,隔壁桌有個去留學的小痞子(才要唸加拿大的大學而己,我應該夠資格叫他小朋友了,但我就是看不慣他的痞子行徑,所以要叫他小痞子),一直在講他人在國外是如何好又如何好,回來台灣都不知道要做什麼,因為朋友都在國外了,還說要不是台灣的健保弄牙齒便宜,他才不會想回來。一想到我老老實實地繳健保卻是給這種「貝戈戈的洋香蕉」用時,我心裡那個火啊(幸好我現在修養好多了,不然我可能過去找他麻煩,橫豎他只是去唸個加拿大大學而己,我可是報上了史丹佛及劍橋卻沒有去唸的人,要把他損個灰頭土臉是沒有問題的)

  我個人認為,既然要當個外國人,就好好當個外國人嘛,沒有人會怪你啊,因為你的朋友,習慣的生活環境都在國外,回來台灣會比較以「觀光客」的心態,這是可以理解的。但,你心在國外,喜歡國外,那就要適應國外的就醫制度,好好地在國外過嘛,口裡跟心裡想著國外,用的卻是台灣人民辛苦供養的健保制度,那是什麼意思?當香蕉就算了,還要兼職做蝙蝠?這可真的是二邊不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