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6日

懇親

上一篇的「特別的宜蘭之旅」就是為了這個標題去的,好友L君在區公所堅持徵召下(我很認真地懷疑,他是不是當了人家區公所員的小孩),終於在三十多的高齡入伍了(我們之前就在就在開玩笑,說不定他比他們的連長年紀還要大,可能是該連第一高齡)

當兵,是每個健康的台灣男人很特別的回憶(或,躲不掉的災難),男人聚在一起聊起當兵的時候,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難得㕷們L君也要體驗這種感覺了,雖然他的狀況特殊,但 ... 總是可以體會到台灣另一種不同的文化 ...

L君的新訓中心是宜蘭金六結,這個營區我可是聞名已久,在當教育班長的時候,可是收過不少這裡出來的兵,託L君的福,我今天可以來這裡長長見識。

一走進來,我好像回到了當初當兵的時候,這「簡潔」的配置,部隊還真是數十年如一日啊,好像都是這種風格(這是否代表了沒有進步呢)。為了自己的鼻子,我不太敢靠宿舍太近(當過兵的應該都知道我在怕什麼),只好遠遠地從另一邊慢慢閒逛進去。

逛沒多久,咦?走了一圈了?金六結果然是個不大的營區啊(我之前待的營區,光是上個哨可就要騎 20 分鐘的腳踏車),看著熟悉的訓練設備,還真的頗有幾分懷念。

我這次的運氣不錯,還碰上了難得的軍營開放日,進來參觀的民眾,再加上懇親的人潮,原本應該空曠的營區頓時變得熱鬧了起來,在中間的司令台還有表演(不知道表演什麼就是了,最讓我有印象的是在播放『分手相關內容的情歌』),旁邊的操場還有幾個攤販,最讓我訝異的是這裡的營站,竟 ... 竟 ... 然是~Hi Life 萊爾富!枉費我在這種大熱天,揮汗如雨地從外面的小七扛飲料進來 ... 囧rz ...

由於某些原因,L君在部隊裡是有名的「黑人」(狀況太多的人),要找他很簡單,在認領處報名字,人家馬上就知道他的號碼了(看有多黑就好,一連好歹也 120 人以上,才講名字,班長立刻就知道號碼,沒有一定的『黑』是辦不到的),沒多久就把他領出來了。

其實,今天來只是為了讓L君可以有個人講講「K隆星語」,怕他在裡頭被笨笨的藍星人洗腦了,之後要重新適應外面險惡的世界需要一段時間。可憐的L君,原本反應很快的一個人,才入伍不到二個星期,就變笨了!反應平均慢上二拍,這在之前可真是無法想像的事!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部隊真的是一個讓人變「單純」的環境啊!

聽L君講起軍中的生活,除了不太能操練之外,似乎跟我之前當兵沒什麼二樣,不過,不能操練這點可真是讓我傻眼到家,明明都是當兵,L君都是去天使連報到(他這次還是兵器連,當過兵的人都知道這個單位代表什麼,頭一次聽到兵器連會很爽的),而我卻都是去「精實連」坎坷,明明我們倆幹的壞事都是差不多啊,怎麼待遇差這麼多 ...

聊了很多「K隆星」話,L君被藍星人腐化的智商終於回復了一點了,聊到了他們班長「幾乎」都是笨蛋的事,有多笨呢?舉個例子(他們要回連上打掃,打掃完就可以『放學回家』,可憐的我就在外面等)

一個剛從幹訓班回來的班長,帶著一班的兵去整理餐廳,第一件事就是把原本用餐的桌子搬回去放好,就有下方的對話:


 兵:「報告班長,放桌子小房間放滿了,怎麼辦?」


班長:「... ... ...」


 ... 十分鐘後 ...


班長:「那我們搬去別的地方好了 ...」


「終於」搬完桌子了,有個白痴兵把一瓶沒喝完的可樂打翻了,地上都是可樂,班長&一班的兵圍著地上被打翻的可樂


 兵:「報告班長,餐廳沒有抹布,怎麼辦?」


班長:「去裡面拿拖把出來。」


 兵:「報告班長,餐廳也沒有拖把耶,怎麼辦?」


班長:「... ... ...」


 ... 又過了十分鐘 ...


身在其中的L君心想:「你這個班長是白痴啊?這裡沒有是不會回連上拿哦?看你可以這裡愣多久 ...」(腦袋回復的L君,劣根性也跟著回來了)


 ... 再過了一會 ...


一個腦袋較為正常的兵:「報告班長,我回連上找拖把」(可能也看不下了)


班長:「哦,對哦,那你趕快去」

這可是真實案例(因為他人就在裡面),原來他們打掃了三十分鐘,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發呆」,部隊還真的是個可怕的地方啊。好不容易變回來一點點的L君,你還是早點脫離那個可怕的地方吧!


P.S. 為什麼我會想去懇親呢?因為我之前是「被懇」的那一個,孤僻的 Simon 週遭朋友大多都已經當過兵了,沒有可以「懇」的對象,難得L君去當兵了,怎麼可以不去玩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