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5日

驚世媳婦(文字版)

篇純粹是自己的雜唸,由於這件事發生得太快也太讓人訝異,讓我有種不寫不快的感覺。

  今天回老大家去拜祖先,明明是差不多中午的時間拜,性急的老媽卻堅持要在九點從明德出發,說早點到還可以幫點忙,別讓大嫂一個人太累。於是呢,她自己一大早上完課後匆匆地從不近的地教室趕回來(還拜託人家載她回來)、二嫂送完小朋友去補習班後也快速騎車回來、我得在難得睡到自然醒的大清早起床,幾乎讓住明德那邊的人都因為這件事趕得要死,說什麼都要在早上九點回到家集合,再坐計程車去泰山老大家。

  雖然大家都很趕,但難得一起出門,所以在車上也是有說有笑的,興致算是高的,又碰上一個對泰山超熟的計程車司機,我們只花了半小時左右,就到泰山我大哥家了(這個速度跟我騎摩托車差不多,認識我的人就知道有多快),興沖沖地按了門鈴,迎面而來的是老大沒有睡醒但歡迎的臉,接下來卻有個「高分貝」的女聲 ...

  你們這麼早來幹什麼?


  沒看到小朋友都還沒起床嗎?


  我什麼都還沒準備,你們這麼早來,我的壓力會很大!


  不是叫你們快十一點左右再到嗎?


  這麼早來,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準備,搞什麼?

  儘管老大鐵青了臉對裡面的「那位」喊了聲:「妳在說什麼」,這種應該是很有氣勢的怒吼聲,在這種情況下,卻顯得這麼無力,裡面的那位大嫂,依舊持續地發出高分貝的聲音。

  即使老媽進去勸說:「別這麼生氣」之類話語,我家大嫂仍舊持續地高分貝回著:「我不是生氣,而是你們這麼這樣讓我的壓力很大,為什麼不照著約好的時候來?

  坦白講,在第一時間,我是有點傻掉的;反應過來後,有股無法壓抑的怒氣上湧;聽到我大哥的怒吼聲後,制止住了我要砸桌子的手(我相信,我老大家的便宜木頭桌是禁不起我抓狂來一下的);聽到老媽聲音後,想起我在計程車上答應她不在老大家鬧事的話 ...

  好,不歡迎是吧?有什麼了不起?我們走!

  我叫著二嫂跟狀況外的小侄子就往門外走,老媽相當不配合地要留在老大家裡,害我拉大隊坐計程車回明德的計劃落空。

  我們三人在外頭的小公園待了快二個小時(九點半到老大家,九點 45 分我就已經去過小七,買好東西坐在附近的小公園裡了。這一區沒有咖啡店,果真是個窮鄉僻壤),其間我跟二嫂哈啦了不少事情,當然,最多的部份還是討論這次發生的事情。

  不知道為什麼,我愈回想,愈覺得這次的事件,就像是驚世媳婦的劇碼在我大哥家上演,只是,我們從電視機前,走到了電視裡面,仔細想想,還真的有種好笑的感覺。

  我大嫂沒家教+白目已經是全家皆知的事情了(這種狀況,我想不出好聽的話來表達),只是之前大家都多少會忍耐一下,忍耐的原因也只是為了不讓我大哥難做人而已。

  我不爽的原因很簡單,之前祖先是老媽在拜的,祭拜的牲禮等物品,都是由二嫂或老媽一手包辦,誰不是起個大早或是前一天就在準備了?

  以前這麼多次祭拜,我們可曾叫過一次?

  現在換人拜了,才第一次就給我出這種狀況?

  之後的端午、重陽跟過年都還要去拜拜咧?

  妳自己沒有準備好是妳家的事,我們只是好心過來幫忙,卻變成給妳壓力,這是妳自己的問題,有病就去看醫生,兇我們幹什麼?

  雖然我大哥找了很多理由幫我大嫂的脫軌行為開脫(誰讓出包的是他老婆),在我聽來全部都是牽強至極的藉口,我連聽都不太想聽(錯就是錯,道歉反省,請大家原諒就是了,幹嘛找別的藉口,又不是前第一家庭)。我跟二嫂在那裡真的是渡秒如年(我大嫂還裝做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得要強壓下找荏的想法,對我這種任性的人還真的是種折磨,到後來,我乾脆躲到我老大的書房裡,來個眼不見為淨。

  當天的中餐,原本是講說要在我老大家吃的,在這種氛圍下,誰還吃得下去啊?不合作的老媽跟侄子留下來吃,我跟二嫂先坐計程車回舒舒服服沒有奇怪氣氛的明德家裡。

  這次,是我忍耐的最後一次,我不會再答應老媽這麼傻的條件了,如果還有下次,哼哼,我不玩出事情來,也太對不起我自己了。


P.S. Series ...

  1. 先寫文字版,記錄一下我自己的想法與當時的狀況,等我想清楚一點,再來畫漫畫版。

  2. 我覺得我們家第一名嘴(我二哥),這次沒有參與,真的是太可惜了;如果他老兄在,才不會管我老媽說什麼,我大嫂倒楣定了(也幸好他不在,不然這場驚世媳婦的劇碼,就沒完沒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