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7日

Don't be a Baby!

在臉書上寫了段:「 『22K不嫌少?潘孟安:酸!聽了讓人吐血!』,綠黨的立委似乎有點跟市場脫節,搞不太清楚狀況,現在大學生的程度有很好嗎?需要動到政府方案才有工作的「新鮮人」,是不是該自己先檢討一下?老是怪政府幹什麼?」

沒多久,收到國小同學 Chih-Ting 的回應如下:

我不同意你的說法!

我成功高中的同學,該年度班上前幾名成績考進成大土木的,現在不得以轉行去賣保險,我碩士班畢業的學長在去年的失業潮中被資遣,現在也還待業中。

只能說台灣的中小企業極度的萎縮,過去大學畢業能夠立即就業的科系,到現在可能成為念錯科系。政府本來就該有個藍圖,引領中小企業轉型,而不是放任財團炒作地皮、公務人員不合理調薪導致平均工資的上揚、放寬學歷讓一些本適合有一技之長的人通通變成無用的大學畢業生。讓過去中小企業賴以維生的:便宜土地資本、合理的工資與人力素質通通不見,轉型得太快使得這些產業沒有了競爭力。

現在這樣M型化、難道是這些大學剛畢業的學生該負責的嗎?民間產業沒競爭力國家自然沒競爭力。政府該做的是產業結構、締定合理稅制,讓平均地權、漲價歸公這些國父思想裡頭講述到降低貧富差距、減少資本主義弊端的概念得以實現。而不是不思檢討,像個皇帝對百姓說:你們能當乞丐不餓死已經要感謝我了,我至少讓你餓不死,別來跟我抱怨吃不飽!

個人淺見

剛好,我也很想寫些什麼東西出來,貼在臉書上似乎太長,就乾脆寫在這裡吧 ...

原則上,我只認同政府該對大環境負責這一個部份(特別是教育&產業規劃這二塊)。其他的,就所謂的失業來說,我只覺得個人該負上 80% 以上的責任。

這麼說好了,以我這個在資訊業界待了很久的人做例子。我常常聽到剛進來的人,待沒多久就再見了,正在訝異為什麼而詢問時,發現大多數的原因是抱怨公司的要求太過嚴苛,一直要考認証,要求員工要進修,沒完沒了的,受不了才會離職。

聽到這種話時,我心裡想的是,這個行業本來就是個一直更新的世界,身處其中的「工程師」必需一直追上這個更新的腳步,當你無法追上時,就會被淘汰,這是必然的事實,特別是在間跨國大型企業,有許多人才在進步時(當然,比較順眼的才會說出來)

我看到的失業族群就是這麼一回事,是自己不願意努力造成的,跟市場脫節還一副自以為了不起的模樣(很多新人在應徵時就是這副德行,國立大學畢業就自以為了不起,不好意思,我可能上一通電話才涮下了一個國外名校來應徵的,島國國立大學很了不起嗎?看看在全世界的排名好不好),所以我完全無法對這些人有一丁點的同情心出現。我不知道其他的行業如何,但我想,應該是差不多的(我看到的保險業、室內設計都是如此,保險業比我們還誇張)

我們老祖宗有句名言:「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年紀增長,還真的愈覺得有道理。

我在五專時,就知道學這些所謂的「知識」是沒有用的(當很多老師還捧著這些過期知識當寶時,在講台上龍飛鳳舞,沾沾自喜,得意洋洋時,我還真的有種從頭涼到腳的感覺),別人或許會看到我沒有畢業就有數間公司找我去「上工」,但有多少人會在意我為了知道所謂的「業界趨勢」付出多少?

付出多少很模糊,我也記不太起來了,講個有印象點的真實小故事。

專四的時候,我去輔大找我們國小同學潘小琪,看我跟她朋友的一場表演(路痴如我需要她帶路,知道各自的朋友在同一個社團,上台表演,還互為舞伴時,還真的挺訝異的,世界果然很小啊)。那晚,整場表演,我只有在朋友上場時醒著,其他的時間都在睡,因為我在前一個星期七天累積的睡眠时間不會超過 15 小時(我朋友本來以為我來不了,看到我來,高興到一個不行,所以印象深刻)

社會本來就是很現實的,與其指望別人給你援助,不如自己早一步先想辦法,這可真的是我學生時期打工打出來的結論。

我真的覺得,現在的環境其實比我們那個年代好上太多,特別是資訊流通這方面。

包羅萬象的網路上,可以搜集的訊息太多,很容易知道自己所學是否過期,是否符合這個社會或是產業的需求,明明知道自己學的是過期的東西,卻又不知道加強,那出社會被「準備好的人」拼掉也算有天理,只是能不能從失敗中記取教訓,失敗得有價值才是重點。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太誇張,但我們公司的確有不少這種人(我自己勉強也算是),客戶的公司也有「常有」這種新人出現,只是台灣人的比例愈來愈少而已。

社會 M 化,我覺得是必然的趨勢,政府能夠做的,也就是減緩這個轉變而已,我也實在是不相信台灣政府有如此超級人才,能夠辦到國父所說的「降低貧富差距、減少資本主義弊端」這回事,這似乎是個無解的題目,愚笨如我,還真的想不到有什麼方式可以解決這種問題(連消費券發放結果報告都寫得亂七八糟的大有為政府,我還真的從沒指望過)

舉個很簡單的例子,一間銀行,年利率是 2%,存一千萬領的利息(20萬),當然比存一萬的人多很多(NT$200),一樣一間銀行,一樣的遊戲規則,這種單純狀況下,有錢的人當然愈有錢,窮鬼如我等,當然愈來愈窮,更別說是更加複雜的現實世界(不過,複雜的現實世界才是窮鬼有可能翻身的世界)。當這個差距大到受不了時,自然就會有個東西來平衡,這個東西我們以前歷史也常唸,叫「革命」!

多付出多努力的人,得到多點回報,我覺得是應該的。很多有錢人未必生下來就有錢,沒有錢的人要有錢,本來就要多付出努力,就像剛剛的存錢例子,我這個戶頭只有一萬塊的窮鬼,可能看人家戶頭一千萬的人,光是領利息就這麼多,我要做的,除了流口水外,就要努力讓我的戶頭趕快也有一千萬出現啊!

這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道理,但現代人真正知道這個道理的似乎不多。每天看到綠色左派的人在喊著似是而非的口號,聽起來似乎有道理,好像真的為人民抱不平,但仔細想想,真的有道理嗎?

我承認我跟世界和平的左派觀念相反,是朝萬惡的右派前進的小惡魔,但我活得很舒服,因為我知道現實是什麼。我目前看起來,真正推崇些愛與和平的人左派好像現實生活大多不是挺舒適的(除了我也很佩服的美國股神巴菲特,請見下方註),反而是清楚知道世間險惡的邪惡右派活得自在。

我不喜歡講大道理,也不走溫馨路線,但與其指望大有為的政府,我真的希望我的朋友可以瞭解到現實是什麼,靠自己比較實在點。相較起來,我很佩服你那些願意「轉職」的學長,放下所謂的身段,才是新一個機會的開始。搞清楚現實的狀況,才可以活得更加舒適。

My Friend,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註:之前看到巴菲特在做嚇人金額的慈善捐款(那個金額,我可能一輩子也賺不到,果然是個 M 型社會啊),我真的很佩服,這個人最起碼說得出做得到,不管他是不是有節稅等想法,但人家可以真的在慈善方面有實際的行動,比國內一些人只會打嘴砲來得好多了。

4 則留言:

  1. Hum……基本上,我在回這篇文章前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就是我算左派嗎?

    當然,和simon比起來,我一定比他左得太多(我們兩個可是常為了一些社會政策的得當與否在拌嘴,而且兩個立場還很兩極),可是,我不敢自稱我是左派,因為我是那種會去萬惡的、剝削的、使人異化的香港迪士尼玩得很開心的那種人,即便我看在眼中,理智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可是還是能玩得很爽。在這方面,我實在不夠格說我是個左派。

    不過,關於這個問題,其實我想說的是,simon你的時間和現在小朋友的時間不一樣,或者該說,我們當時,剛好碰到了一個對的點,你也進了一個對的行業,如果把時間點換到現在,你做和當年同樣的事情,十年後,未必會有你現在這個成就,只能說,點對了。可我也同意你說的,資訊業本來就是要一直跟著時代跑、追著時代跑的行業,這也就是我當年「叛逃」的原因XD。因為我很有自覺,我不想這麼累,所以我跑到一個可能不用那麼累的行業。

    這讓我想起,之前我在ptt看過的一篇文章,有人在問,為什麼台灣不注重高學歷人才,其中,有一個回應的人很得我心,他說,台灣從來就沒有不注重高學歷人才,但前提是,必需要是「人才」,而不是高學歷自我感覺良好者。說真的,這十幾二十年來,台灣的教育政策,是一個畸型的政策,遙想我高中畢業當年,以可以考上宜農、德明(當時的排名是台技、雲技、屏技、朝陽、北商、宜農/德明)的程度,雖然說不算高,但也是中等,可是,我壓根不敢考大學,就可以知道,當年的「大學」是多可怕的東西。甚至當我和simon在考插大的時候,都是要幹掉少說一兩百人,才有辦法錄取,熱門科系可能還是要幹掉一層樓的人才有可能考上。可是現在呢?考大學要100分否?免!要50分否?免!那多少?20!20分就好!

    也就是說,其實,我們現在大學學歷的價值,和二十年前的高中學歷的價值,是差不多同等的。因此,用現在的大學生起薪和二十年前的大學生起薪比,根本不公平。所以,我真的不知道,現在大學生是在跩什麼的?這就算了,可怕的是,父母輩的也壓根沒跟著社會在進步,都以為孩子念大學很棒,以老娘看到的來說好了,他在金融界的業務單位,這兩年面試很多業務員,那些小朋友都說,不想做沒底薪的工作,那問他們想做什麼,都回答說爸媽要我去考公務員。

    這又讓我想起以前的一件事(人老了真的會一直活在過去的回憶中XD),當初我在考插大的時候,曾經和我們家妖怪舅媽討論(妖怪舅媽是那種高職畢業,大學二專都考上,然後,高考一次上,會計師一次上的考試怪物),然後,我講到,如果插大考不上,那去考公務員好了。當時,他回我的話,我永遠記得,他說:「如果你連插大都考不上,就不要去想公務員了。」

    回覆刪除
  2. Lucifer 桑,

    我 ... 我這是看錯了嗎?你竟然會回文耶 ... 真的是嚇到我了。

    雖然我必需承認,我們那個時候,的確是個進電腦業界一個很棒的切入點(雖然,還是稍嫌晚了點)。但,現在的技術跟我們那個時候又大不相同,可以學到相關知識的管道比我們當時多了太多(現在很多小朋友不知道以前數據機是拿來當上網主流的吧),切入點雖然不對,但管道&資料的豐富,已得以補足這一切。

    不過,我超認同你其中一句「必需要是人才,而不是高學歷自我感覺良好者」。

    現在我大部份面試的新鮮人,幾乎都是「自我感覺良好者」,還是那種我看不懂他們在驕傲什麼的那種(幸好,我之前涮人涮到半年找不到一個人,我老闆看不下去,只好自己跳下來找,我得以解脫這份苦差事)。

    之前面試過最好笑的例子,104 裡寫著精通電腦硬體,實際面試問到這點時,竟然很驕傲地跟我說他「會組桌上型電腦」!

    聽到這個,我心裡真的只有二個字~靠腰 ...

    現在組電腦有什麼難的?不用跳 IRQ、不用設定資源位址、連 CPU 時脈都不用算,做鋼彈模型都比這個難上許多了,還可以得意洋洋地說「精通電腦硬體」咧 ... Orz ...

    還有,看到你講插大,真的是讓我回憶起考插大那個錄取率只有 200-300 分之一的年代,考過這種考試,再來看現在考試的錄取率,怎麼看都覺得現在考試的錄取率挺高的(新聞真的是有誇大嫌疑),這算是歷鍊過等級比較高嗎?

    我真的覺得,現代的小朋友環境太好,對挫折的接受能力沒有我們那個時候來得高,以我們以前的概念,大概是有工作就很爽了,能活下去再說,活得好一點,再來跳薪水較高的工作。剛出社會就吱吱歪歪的,活該被企業涮掉 ...

    回覆刪除
  3. 難得你回了,我就順便把昨天因為太長懶得講的部份順便打一打。

    對,基本上現在小朋友觀念很奇怪,他們寧願在家裡蹲,也不願意去「屈就」一些低薪工作,當然,如果是真的左翼份子,為了和資本主對幹,這是正常的事情。可是,到底,有沒有到這種程度?他們有沒有被嚴重剝削?有沒有到不合理的程度?如果沒有,我真的不知道是在唉什麼?當然,這牽涉到很複雜的問題,就算我們兩個面對面,以我們之前那種吵法,吵三天三夜都吵不完,所以就不講了。XD

    我想我們認識也夠久了,彼此也都是這樣看過來,其實也是一直到這三四年,我們才敢跩一點,才比較會去挑工作,當然,一方面是自己的一些專業地位建立了,一方面也是經濟狀況好一點,比較不愁吃穿。可是,以前我們在找工作,根本就是他媽先有個收入再說,至少別太扯,像當時我為了籌插大的學費,一小時65的小七也幹了,因為他是7:00-15:00,可以配合我補習和看書的時間,一小時65,一天也才520,一週五天,一個月四週,能有多少收入其實很清楚。後來,插大考上之後,也是為了配合晚上讀書(我一直覺得,學生讀書是正職,所以我很不能接受因為「工作忙」而沒辦法顧課業的夜間部學生),去找個中時的工作,這次運氣好,找到的環境好一天,可是,也是一天500上下,有去就有,沒去就沒,而在進中時前,我是在派報社打工。當時有沒有挑工作,有!可是,挑的條件是什麼?最好是能夠在中午前結束工作,能讓我來得及上3:30的選修課,然後,一個月大概在15000左右的收入。

    曾經,在中時的時候,有一次,一樓重新裝潢,可是該作的事還是要作,於是,我就在塵土飛揚的大廳,弄整個大樓的工作用資料。當時,警衛看了,很捨不得,說:「你一個大學生,居然願意在這種沙土堆裡面做事,真是了不起。」我當時也只是笑笑的回:「大學生沒什麼了不起,這是我的工作,我需要錢,就這麼回事。」

    是的,我們當時都有一個共同的認知「我需要錢」。不管是學生打工,或者是剛出社會的,都有這樣的認知,所以,只要還在合理範圍內,怎麼樣難過,都吞了。

    不講我們當年好了,就像我說的,時代不一樣了,就像在當年那些炸八八坑道的看起來,現在當兵秋天沒熱水就在叫是太嫩(這可是真實事件,發生在馬祖XD)。Ok,我也同意,每個時代不一樣,那就拿老妹來說好了。老妹現在一個人在外面住,偶爾也會換工作(因為我鼓勵他去找想做的事情,所以他在試),不過,他工作和工作之前,沒有高於半個月過的,不管是餐廳內場、咖啡館外場、還是他以前的本行安親幼保,雖然說兩年來換了三、四個工作,可是,從來也沒有找不到工作過,而且,他還挑薪水,要付房租,還可以讓他吃,和偶爾出去玩。再加上,我成天就在我去的各種商店,看到徵人的廣告,那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找不到工作。

    是說,雖然不想講左派,不過,最後還是忍不住會想講,那就是,如果真的依照社會主義的理想,真的講左翼,我必需說,台灣有一半的大學生,基本上要重新打到工農兵去,因為國家不需要這麼多高知識管理階層。而你真的有本事讀書,沒關係,不用擔心沒錢,國家會讓你讀書,可是,那些20、30、40的,很抱歉,去當社會基礎的生產棟樑吧。

    台灣是個很有趣的社會,或者說,很畸型的社會,其實很多人沒有發現,台灣是在資本主義的架子上,要求有社會主義的社會福利。就像另一篇我本來也想回的全民健保好了,其實那是典型社會主義國家會有的東西,在東歐當年的社會主義國家,沒有病人會倒在街頭沒人管,因為國家有責任要照顧你。可是,在萬惡的美帝,他們的觀念就是,我可以管理我自己的生活,我需要醫療我買保險,為什麼我要幫一些我不認識的其他人負擔保費,所以你看小黑歐巴馬,他也想推類似健保的東西,但怎麼推就是推不起來。因為資本主義國家的人有一個認知就是,你他媽的政府的錢不是政府的,政府的錢是我的。問題是,台灣有太多人都覺得,政府的錢是政府的,沒有想到,政府的錢是我的。如果以資本主義來講,那些沒錢看病的窮人,本來就是自然淘汰,除非你的疾病有研究價值,不然就是再見,誰叫你不買保險,不然你以為萬惡資本主義的貧者越貧富者越富怎麼來的?。而以社會主義國家的想法就是,國家有義務要照顧所有國民,因此,連你們的錢,都是要由國家管理,因此,要嘛均貧,要嘛均富,大家都一樣,所以教授的薪水,雖然比工人高,但也高不到真的天差地遠,因為一切都由國家管理,理想是各盡所能各取所需,遇到人性就是大家一起擺爛。

    可是,台灣,到底是什麼樣的國家?XD

    回覆刪除
  4. 難得你會回這麼長一篇,可又再次嚇到我了 ...

    某方面來說,我的確是個右派,想法都被萬惡的資本主意所影響,我們二個在討論某些事的時候的確是有點南轅北轍,印象中,你對我做了個心理測驗,測出來的結果有「反社會人格」存在,其實還挺準的。

    對我來說,台灣是個四不像國家,本來是清朝不重視的「化外之地」,接著成了日本的殖民地,沒多久變成戰敗國民黨的避難之地,這一切的一切,都讓這個島國上的居民處在不知道自己的定位如何的狀況。

    說文化,以我們從小所學的「中國人」那一套,台灣可以說是承襲了正統的漢學體系(去過香港的人都知道為什麼我這麼說),在正統漢學上,其實台灣是足可傲視全球的。

    但在綠黨執政,大力搞起了「去中國化」的行動中,卻又努力想拋掉中國的「包袱」,很努力地搞「台灣化」,明明就是踩著中華文化巨人的肩膀孩子,卻又說這是腳下的巨人沒有關係(這也是我很瞧不起玩台灣文學這塊學者的地方),努力地像隻鴕鳥把自己的眼睛遮起來自欺欺人。

    從某方面來說,我真的覺得台灣的「去中國化」是件很可惜的事,努力了這麼久才建立起來的成果,在短短的時間推翻掉,我也不禁佩這些主事者的破壞能力(如果建設與做事的能力有由自卑報復而來的破壞能力一半強就好了)。

    對我來說,什麼是真正的「台灣話」(別跟我說講閔南話就是台灣話?那客家話?原住民母語又算什麼)?什麼是真正的「台灣文學」(別跟我來個什麼屬地主義,漢斌、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這些時期分明,體制分別清楚,才是我所謂的文學分類)?我真的覺得有待研究。

    這塊島嶼上的人們還需要時間找到「真正的答案」,也或許是在迷茫中,大家都不知道方向在哪裡,才會有這種資本主義架構下的社會主義想法。更可怕的是,大多數的人,都還不知道這其實是極其錯誤的(兩種主義的想法跟本是南北兩極),還講得頭頭是道,沾沾自喜,看在我們這些「稍微清醒」的人眼中,真的有點可笑,像是西方文學裡的一個必考題~荒謬劇。

    在許多島民的心中,台灣似乎是全世界的中心,整顆地球是以台灣中心運轉的,所以才會有許多讓人訝異到不行的言論出現,像:恐怖份子駕飛機自殺攻擊 101 怎麼辦?台灣有實力可以跟中國對抗?還有許多人很認真地看待這些事情,一副以天朝台灣,外夷來服的狀態自居。

    但,在我所處和接觸到的世界裡,台灣真的只是個自以為是的化外之地,引以為傲的科技業?說穿了只是超大型高技術「代工廠」;自以為外列已開發國家?國際上的大型組織哪一個台灣說了算;自認不受外力影響,足以自立自強的經濟體系,今天美股大跌,明天台股會漲嗎?

    很多時候,我也很想知道台灣是什麼樣的國家,雖然寶島台灣真的是個很棒的地方,但,無知羔羊們的優秀領路人還未出現,只是幾隻牧羊犬各自為政,亂引亂吠,就足以讓羔羊們上竄下跳,不知所措了。

    回覆刪除

請勿使用注音文留下訊息,否則一律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