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3日

二年了,希望你過得好

2017 年的今天,在中油大樓的停車場裡,接到了上面這則一輩子都忘不掉的簡訊,發送訊息的朋友不會拿這個開玩笑,原本的睡意不翼而飛,腦袋真的是一片空白。我的親大哥在深圳心臟病發猝死去世,在睡夢中結束了他 51 年的生命。
這是個很奇妙的感覺,突然間 ... 一個熟悉的人就「不見了」。雖然他老幹些傻事,我們也不常碰面,但就是知道他還健健康康的在中國混日子,似乎也沒什麼不好。
前些日子才跟他商量老媽的事,他就走了。
以後再也聽不到那個傻裡傻氣又愛逞強的混蛋聲音、少了一個可以在 WeChat 裡八卦的對象、平時隨時可以靠夭的人就沒了,三個兄弟突然少了一個,直到現在還是滿滿的不真實感。
對於他的離開,過了二年,我才比較能夠寫點什麼,也希望這個豬頭能在另一個世界過上好日子。

去接他回台是件極鳥的差事,撇開兩岸規定,莫名的文件流程,我跟他熟歸熟,但法律上我就是旁系血親。直系血親裡,二個小的不去(一個大學牲,一個高中牲),老的去怕多個麻煩,更別提這些生物腦袋裡「幻想」的遺產(我家老大離婚是『淨身出戶』的,我還接濟過一段時間,去中國才一年多,債還完就不錯了)。讓人苦笑的是,自己的公司剛脫離「股東往來」代墊款項的窘況,才開始準備要過點正常的日子,就出這種狀況。

下面的文字,其實很無聊,純粹就是個簡單的記錄:

2017.10.18
為了這個豬頭,用了三、四天備齊文件,我再次踏上深圳這塊土地,中午左右抵達,用了所有的人脈關係,再加上老大朋友的幫忙(包含不神秘的神秘女友),在一個沒什麼效率的地方,硬是在一個下午跑完所有流程,準備好所有的官方文件,讓他可以在所謂的頭七順利火化,我自己也覺得神奇到一個不行。

2017.10.19
一直以為我早就是個「沒血沒淚」的人,火化當天,看到他冰冷的躺在棺材裡,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老大的告別儀式安排得很倉促,但還是有朋友遠從北京「當天來回」看他最後一面,某方面來說,他做人算是很成功。也多虧了這些朋友,買了他最喜歡的煙來拜(不然誰知道他抽什麼煙)
託殯儀館的鍾先生指點,再加上許多貴人幫忙,中國的儀式算是順利完成。

2017.10.20
帶他的骨灰回台灣之前的傍晚,我突然接到易遊網的電話,說香港航空要我填寫份文件,等會 email 給我,還一定要印出來寫好才行。這可真的難倒我了,填寫沒有問題,用iPad Pro + Apple Pencil 就可以搞定。印出來 ... 可就考倒我了 ...
幸好這天約的朋友辦公室就有印表機,我也在去找她的路上,就是這麼恰巧的時刻接到電話,說是巧合,也實在是太巧了些。
這一連串的「順利」,不禁讓我覺得 ... 老大,雖然你在中國過得開心,但在這最終的時刻,你還是想回台灣吧?

2017.10.22
凌晨回到台灣的桃園機場,我仍然覺得這次去深圳像作夢一樣,但身前扛著沈重的背包,卻又不斷提醒我這是現實,或許是這幾天一直都沒什麼睡,腦子仍舊混亂,有種身處在夢境裡不太真實的感覺,很希望醒來還能看到 WeChat 來自老大的訊息,這一切的經歷只是個可笑的夢魘,可惜的是,我 TMD 真的是醒著的。
由於我媽將老大後事交由謝女士處理(前大嫂),我整個心情差到爆,不自覺地隱藏自己的身形,在出境大廳堵我的三位家人,竟然沒看到我龐大的身軀(超大行李箱加前後大背包),我就直接走到外面的 30 號碰面點,跟「西方緣」的工作人員碰面了。
讓老大的小孩背走他之後,我開車到西方緣在板橋的辦公室,確認他真的平安到殯葬業者的地方後,才慢慢開車回家,雖然背了點債務,但總算是成功的把老大帶回台灣。

2017.11.17
接到我無緣的大嫂訊息(真的很可惜,我很喜歡她的直爽,難得我老大有眼光),謝女士在處理老大後事的微信群組裡造謠(就在我退群後),說什麼我吞了老大的遺產 $%^&*(如果拿他的深圳通坐大眾運輸也算的話,我倒是承認),整個群裡的人都覺得我不是東西,全程陪同的她很想替我打抱不平,想知道我的想法。
老實說,在答應接老大回來時,我就知道會有這種鳥事,只是沒想到讓我老大淨身出戶的賤貨,還營造一個她其實很在乎他的表面形象,我老大的白痴朋友們還相信離婚的女人,還一副有機會要整整我的想法。
這些傻瓜們怎麼會以為我需要從他們那邊得到什麼?我的公司本來就是為了替我家老大留條路,才做電子業的相關準備,我家老大走了,當然不會再去碰觸這一塊(碰了就會想到這個豬頭),更何況,我本來就不需要靠他們這些高不成低不就的傻瓜什麼東西(真的要拜託,也不會去找你們這些小蝦米)
真的讓我比較難過的,竟然真的有台灣的親屬相信這種謠言,讓我一整個無言到不行,從頭到尾都是我自掏腰包,白包直接付中國的葬儀費用(我還是倒貼了些),自己的錢不夠,還跟先跟朋友借錢,才避免了沒錢可用的尷尬狀況。

經歷過老大的事情,我自己對人生的想法有了不少改變,以往重視的「未來」,不再這麼重要,提醒我要多重視「現在」,先過好自己的日子再說。至於傻瓜親戚們(包含二頭不願去見自己親生父親最後一面的生物),我們最好不見,不然,你們會見識到機車的教育班長有多少損人的手段。

0 意見:

張貼留言

請勿使用注音文留下訊息,否則一律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