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5日

奇特的年夜飯

乎每年,我們家的年夜飯都是照著傳統到不行的習慣,煮一大桌菜(或是把拜拜的祭品搬下來熱了後吃),大家圍著一張大桌子一起吃,可以說是標準的「圍爐」。

去年,真的是很精彩的一年,其間發生了不少事,像是老媽從石牌搬到明德、我家終於翻修、祖先牌位也搬到我大哥那裡去了,如果依照慣例,應該是去我大哥那裡「圍爐」才對。

但,我大哥那裡似乎有點小,這次要塞九個人進去,似乎不太實際(在之前的抱怨文裡曾提過,就不太多囉唆了),所以我找了天母的一家義大利餐廳吃年夜飯(台菜餐廳大多休息,要不然就是沒有位子了)。

這間義大利餐廳在天母頗有名氣,算是我跟 Medea 常去的店之一,就是「隨意鳥地方」。

二嫂一家&老媽中午就先到我家報到(這其實已經是我家的『承載極限』了),在看了二部電影了一個下午後,就走路過去餐廳(我家走過去還挺快的,大概五分鐘左右就到),老媽第一個反應跟我第一次去隨意鳥地方一樣,都是:「這哪裡是『鳥地方』,一點都不鳥。」

說真的,對一個找餐廳的工人來說,帶去用餐的人高興是最重要的(也會滿足這位工人的虛榮心),Simon 媽這樣,第一次來這種所謂的『高級餐廳(註)」的侄女&侄子更是有點傻眼(其實,侄女已經有點心理準備了,我敢帶他們去的餐廳沒有差的)

或許是有訂位,也或許是我們訂的是大桌子,我們有專用的衣架,服務生的服務也有恢復到我之前去隨意鳥地方的水準,可以很清楚地介紹菜色與推廌客人需要的菜式,這點讓我覺得隨意鳥地方是有在恢復之前水準的。

不出我所料,我大哥一家又遲到了(已經講明了是訂六點的位子,隨意鳥地方附近就有停車場了,這樣還遲到,我也沒話說),都來餐廳了,我們當然是先點先吃,義大利餐有個好意,它也可以像台菜玩「合菜」,點來之後大家一起分著吃,這已經是我能找到比較有圍爐氣氛的方式了。

由於小侄子第一次來這種餐廳,看他正襟危坐,連講話都不敢大聲講的樣子,真的是快讓我笑噴了,身為叔叔,只好開始指點他一些用餐的禮儀&基本常識,就當做是機會教育,可是他還是連點菜都小小聲的(平時講話音量的 30 - 50% 左右),害得負責的正妹得靠很近才聽得到他在說什麼(還一直被我們打趣他因為看上那位正妹 Waiter,所以臉都紅了),簡單地說,他不知道在緊張什麼。

小侄女倒是一副見過世面的樣子,東點西點的不太生疏。吃素的老媽在正妹 Waiter 的詳細解說下,也點了幾道適合她吃的菜色(幸好我老媽吃奶蛋素,不然,可以說是什麼餐廳都不用去了),再加上我跟二嫂點的主菜,可以說今晚肯定是個會撐著的夜晚。

前菜上來後,我大哥就到了,我大嫂一貫地自目,竟然說她們一家子中餐三點多才吃,可能吃不太下。我心裡想的是:「裝肖維,訂六點的位子妳是不知道哦?沒聽過這家餐廳,不會上網查哦,三點多吃,六點多就上餐廳吃飯,是怕太貴嗎?」坦白說,我個人最不欣賞我大嫂就是這個部份~白目(當然,沒有時間觀念也是一點),反正講好了大家一起分攤的,妳家少吃不干我的事,有人幫忙出錢最好。

雖然我大哥一家吃得不多,但超乎我想像的,我大哥的二位小孩(好像也是我侄女&侄子,只是之前沒禮貌,所以我不太想承認),今年比去年有禮貌多了(讓我原本不想給紅包的戲碼無法上演 ),整餐吃起來,除了酸我大嫂沒見過好一點的餐廳外,其實還挺愉快的。

今年,是我們家第一次在外頭吃團圓飯。以我大哥的狀況,我想,之後應該都是這樣了吧!

註:
可能是去過的餐廳太多,我對隨意鳥地方可真是用「隨意」的態度,這點在小侄女&侄子眼中,好像一副這個叔叔見識過很多大場面似的,坦白講,我還真有點莫明其妙。直到我去接 Medea 回來後聊到這個,連她也是一副「隨意鳥地方有很高級嗎」的樣子。在我們去過的店裡,隨意鳥地方雖然不錯,但卻還不算我們心裡要「正式服裝」出席的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