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

自有公論

在寫較正經的東西前(謎之音:『你有寫過任何正經的東西嗎』),先來閒聊個二句,我家 MacBook 因為風扇陣亡(我個人懷疑,是被我操到掛的,我的歷任電腦,不論大台小台,好像沒有一台是可以平平安安壽終正寢的),現在正在 eBay 尋找合適的零件搶救它,所以最近不太可能會有任何的塗鴉出現。

也由於小白住院,我的上班行頭減輕到比 Medea 的上班裝備還輕的地步(其實,如果不是揹台筆電,我上班真的不需要帶什麼東西,幾乎一台 iPhone 就搞定了 80% 以上的事), 偶而這樣,其實也挺不錯的。

也或許是因為上班太閒(沒辦法做自己的事), 我開始在網路上狂看符合我個性的 Blog,運氣不錯,今天看到了二個有大快人心感覺的 Blog,其中一個是意識型態咖啡的劉副教授寫的「何不讓部分大專課程具有證照效力? 」;另一個是新發現的 Blog~「La Pensée sauvage」。

首先是劉副教授這次在 Blog 裡提到的「何不讓部分大專課程具有證照效力? 」,其實,我個人覺得這個想法很棒,讓學校的教育可以與現實接軌,畢業的學生才能比較有機會具有相對的兢爭能力,不會一碰到社會實務時才發現自己是活在石器時代的原始人。這個話題,在 Simon 所處的資訊業裡特別明顯。

之前,「不幸」要幫老闆在徵才前做第一關的刪人動作(因為是被拗的,所以不幸,這真的是工作份外的事情)。我負責打電話聯絡經過 104 過濾的幾位人選,由於本公司是外商公司,英文溝通要有一定程度,所以在電話裡的約談會用英文進行再加上幾個實務上的問題(當然,我會先用中文帶入這個話題),如果過得去,那去找老闆也比較不會丟我的臉。

誰知道,一講英文,我就刪了 60% 的人選(不少人一聽到要用英文交談,就立刻說再見了),再問實務,另外的 40% 就不見了。明明 104 幫我們過濾的是英文程度 OK 的,也有二年以上實務經驗的人,怎麼講個電話也不行(我自認我英文還不錯,公司幾乎每個老外都覺得我是國外留學回來的)? 問個簡單的 Windows 相關問題也不行?我 ... 我還沒玩到英文書信耶(這裡就可以知道我對面試人的態度)... 就 ... 全部被我刪光了 ... 囧rz ...

即使在世界公認的資訊大國寶島台灣,很多所謂的資訊人材還是跟現實無法接軌的,我不知道現在的學校在教什麼東西,但很多資訊科技只注重程式設計的方向,似乎應該做些調整才是,像我在電話裡談話時,很多人對網路的概念是相當不清楚的(要來應徵 SI 公司,好歹要懂什麼是 AD 架構吧)

至於証照,我很想說,原則上,資策會的認證在外商是「只做參考」的,真的有用的還是這些資訊大廠本身的認証,像:Cisco、Microsoft、Redhat、Autodesk、Adobe 等,這些公司的認証也都是走「實務方面」,畢竟,你出社會當 IT 人員,實際碰到就是這些狀況,如果學校的相關科系可以配合這些廠商的要求來設計課程,相信這些廠商會很樂意讓這個科系畢業的証書上加上他們的認証章。而不是學校歸學校,認証歸認証,出了社會等於從頭來過,那在學校學的東西有什麼用?

另一個新發現是 Blog~「La Pensée sauvage」...

裡面的文章風格跟我常看的「Evil Capitalism Heroes」很像,都是從萬惡右派資本主義的角度在看事情,語氣辛辣外帶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口吻,是我個人很喜愛的調調(在某方面來說,我也是這種人)。其中有篇我看得真的是高興到炸~「公娼向女知青開戰了」。

其實,我之前看到政府有意讓情色業公開化,我個人是很高興的,與其無法可管,讓它們躲在黑暗裡,不如讓它們曝光,集中在一個地方,這樣才方便管理,政府政策最糟的做法就是~管制,與其管制,不如開放。不過,當初看到報紙的這條新聞時,我就興災樂禍地跟 Medea 說:「一定會有些假道學的人跑出來抗議,最好是所謂的女權運動人士,那就有好戲可看」

果然,所謂的婦女團體出來抗議,盲目地抗議著她們完全不懂的世界,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這本身就是個笑話,就像五歲小孩出來抗議一些政治議題一樣,只會讓人覺得好笑與無盡地諷刺。

有點腦袋的人都知道,嫖賭是人類世界裡的古老行業之一,不論中外,只要有行業的記錄,就有這二樣的存在,與其像鴕鳥一樣,裝做看不到,不如讓它們公開化(其實,知道的就是知道,跟公開也沒什麼二樣),還比較容易管理(政府搞不好還可以多分一點油水,減輕一些財政負擔)

這些出身良好家庭的婦女團體成員,有什麼資格去代替這些所謂的公娼發言?只會盲目地用個不知所謂的道德標準來要求,我也想問問這些婦女團體成員,當她們優雅地喝下午茶聊是非時,會知道這些公娼過什麼日子嗎?憑什麼用她們的世界去衡量這個世界所有人的行為?

看到公娼對這些不知所謂的婦女團體公開對抗時,我心裡真的是個爽,有什麼事比撕下這些人虛偽的假道學面具,顯露出下面那張不知所云的蒼白臉孔,更來得大快人心?

看到「La Pensée sauvage」對這些婦女團體的看法,更是讓我大感痛快,她其他的言論,更是讓我覺得高興(像是某些對女性的優惠,本身就是一種歧視,更是說到我的心坎裡了),很多事情,社會自有公論,不需要這些鳥人裝模作樣地披上悍衛道德的外衣跑到政府機關前惺惺作態(或許,真的有人吃這套,但我個人是當作喜劇在看的,還常常看得哈哈大笑)

P.S. 這只是無聊的後續補充,由於我刪人刪得太兇,導致新人一隻都找不到,所以我家老闆後來寧願自己乖乖地打電話,把這項重則大任攬回自己手上,讓我著實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