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4日

大中至正?自由廣場?

大中至正門
相信大家對這個門都不太陌生吧,不管在哪裡,看到這張圖,一定可以認出是台北的中正紀念堂,在某些方面,它是台北市的著名景點外加有名地標,也是 Simon 外國朋友第一次到台灣必定造訪之地。

  但,趁著它還沒改名之前,趕快去照張相留念吧,我們的推行無數成功教育政策的教育部,為了貫徹「忠君」的美德,打算將它改名了...

  最近看到 Yahoo 新聞上寫的「『大中至正』拆定了,教育部另外保管」,讓我有種很不可思議的感覺。

  台灣,還真是個民主的國家啊,凡事只要牽扯到「愛台灣」就一定是對的,一定是無比正確的,不管你公然汙辱人,不管政務官參與選舉活動,不管發生再多麼離譜的行徑,只要口頭上高喊著愛台灣,那就一定是對的。

  這句話,比清朝的尚方寶劍還好用(謎之音:「清朝是沒有尚方寶劍的」),比古代的聖旨還好用。這就像是西洋中古世紀的「教會黑暗期」一樣,只要是異教徒一律死刑,因為「神只有一個,神的一切都是對的,與神不同的都是邪惡的象徵」,沒想到「民主」的台灣也會走到這一步啊!

  大中至正門要改名這件事讓我再次認識了台灣人的善良與守法。

  即使我身邊百分之百的人都覺得這件事是政客無聊的作為(來個我身邊人的民調,肯定百分之百跟政府公佈的數據結果相反,最起碼我從出生到現在還沒有收到任何民調電話),但卻沒有看到任何有力的抗爭,即使有很多人在反彈這項政策,但我們的教育部仍舊沒有聽到這些聲音,秉持著忠君的理念,毅然決然地當一條乖乖地狗,忠心地執行著所謂的「政策」,或許我該考慮替這個部門畫張類似「八公」的圖來表揚一下他們的盡忠職守。

  話說回來,我還是想不通蔣公跟民主自由有什麼關係?這算是對裡面蔣公銅像的一種反諷嗎?在努力發聲與國際接軌的同時,我們國內卻一直鬧笑話給國外看,我們的政府還真是英明偉大到了極點。

  照慣例,引用 Yahoo 的原文,以免人家說我空口說白話(原文連結點這裡

更新日期:2007/11/22 14:30;陳映竹 報導
教育部表示,文建會已經通過「台灣民主紀念園區建物更名再利用計畫」,「大中至正」牌坊將改為「自由廣場」,中正紀念堂則由「台灣民主紀念館」代替。依照文建會決議,「大中至正」四個字是古蹟的一部分,這幾個字教育部必須妥善保存。

經由文建會審查通過,高掛在中正紀念堂上將近三十年的「大中至正」、「中正紀念堂」排匾,將被「自由廣場」、「台灣民主紀念館」替代,由於兩旁的「大忠門」、「大孝門」並不在當初申請國定古蹟的範圍內,得以保留「原名」。

教育部主任秘書莊國榮坦承,「大中至正」當初申請古蹟的一部分,因此未來這四個字,教育部必須妥善保存。

莊國榮也提到,政黨淪替後,新的執政黨也能按照法定程序,申請取消國定古蹟。「假如發生那種情形,他要把它改成改紀念『民族救星世界偉人』或是『獨裁者』都也蠻好的,如果有人願意這樣做,也是一種方式。」

莊國榮證實,只要接到文建會的正式公文,就會上網公開招標一周,決標後立即動工。

6 則留言:

  1. 請大家試想如果我們是228或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受害者或其家屬,每當我們搭公車經過中正紀念堂時,是不是心如刀割?但是對於一個六十年來不敢吭聲的家庭來說,我們有反抗能力嗎?我們只是一個無力的個體而已!
    記者受傷的畫面不斷重複,各界譴責聲浪不斷,很多人因此難過掉淚,但殺了1千多萬人的屠夫,其紀念館卻是很多人心中美好的回憶,台灣社會的確充斥很一個很不符合邏輯的現象。

    回覆刪除
  2. 20世紀全球被政府殺害人口有一億七千萬(引用此書Death by Government by R. J. Rummel )
    ( 後續修正至兩億六千萬人。為毛澤東所修正增加之4000萬及Colonies所修正增加之5000萬)
    冠軍:史達林共4267萬2仟人
    亞軍:偉大領袖毛澤東共3782萬8仟人(後續修正至7300萬人)
    季軍:希特勒共2094萬6仟人
    殿軍:蔣介石共1021萬4仟人
    第五:列寧401萬7仟人
    第六:日本軍閥東條英機389萬人
    第七:柬埔寨波帕239萬7仟人
    第八:巴基斯坦亞雅汗160萬人
    第九:南斯拉夫狄托117萬2仟人

    回覆刪除
  3. 拆不拆大中至正並不是最重要的工作,最重要的工作是讓全民知道蔣介石時代迫害人權與屠殺的歷史,設立228或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受難者的紀念碑或紀念牆,將受難者的名字一一刻上,讓每個進入參觀的民眾或觀光客瞭解到正確的歷史,並對民主紀念館(中正紀念堂)有正確的認知,否則如此大型紀念館來紀念一位屠夫,不只在國際社會,並在妳我的心中都會產生無比的矛盾。

    回覆刪除
  4. 其實重點不在人死的多寡,而是妳自己心中對於獨裁者紀念館的價值與定位,如果過於簡化成歷史或古蹟,對受害者是極為不公平的事,如果今天你/妳的的父輩或祖父輩是受到迫害甚至死亡,你的價值觀一定會極為不同,我們非常不滿意陳水扁在選舉時處理蔣中正,這就是選舉操作,陳水扁有七年的時間都不做,刻意選在這個時間點。我們也很遺憾,國民黨只是在反對議題上做文章,從沒有看到國民黨對蔣中正時代做出重大反省,更不用說道歉,或處理中正紀念堂。
    無論誰當選,我們都應該監督他,包含在經濟上、環保上、社會正義上.......etc.別讓未來的執政黨重蹈過去的覆轍,如同國民黨過往拼經濟,卻葬送了台灣的環境,民進黨挾環保議題執政,卻輕視環保政策.....
    很多說詞都是片面的,拼經濟與實施社會正義並不會互相抵觸,只是看上位者如何執行罷了!

    對陳水扁與馬英九都很失望的人

    回覆刪除
  5. 坦白講,我還真沒想到,我這個默默無名的 Blog,竟然會有人關注,這真的讓我挺意外的。

      我是個很懶惰的人,不太喜歡跟人家打筆戰,在這裡的言論也都只是我自己的感想而已,各位看得順眼的就看,看不順眼的就請離開(別指望我會針對迴響發表什麼,這是要看我心情而定的)。

      很不幸的,我今天早上頗閒,所以回覆一下我看到的迴響,或許有針對性,但卻都是我自己真實的想法 ...

    to KKMAN:
      如果您是因為 Mercury 的 Blog 而知道我的小小 Blog 的話(假設是同一位),您的到來,是我最不意外的一位,先感謝您願意在這裡留下迴響 ...
      但,我覺得我們都不是二二八事件的相關人(相關人指家屬,要直系或好朋友等有相關的哦,什麼同理心、同情心、為他們出頭、甚至是八竿子打不著邊的就別出來叫囂了),沒有什麼資格說什麼關於這方面的事,畢竟我們都不是相關人等,沒有資格想人家會怎麼樣。
      或許今天這些人已經放下仇恨,也或許仍舊放不下,但,我們都沒有資格去「猜測」人家想什麼,因為不相關人等的猜想是沒有意義的。
    P.S. 我個人認為,二二八的抗爭活動的人潮,可能有過半的人都是因為政黨活動才來的。

    to TOMMAN:
      我想請問一下,您這個資料有什麼可信度?這個數字的搜集時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到什麼時候結束?這些數字跟二二八事件有什麼關係(別跟我說二二八殺了這麼多人,台灣那個時候的人口有沒有這麼多都是個問題)?這個數字跟大中至正被拆有什麼關係?盲目地使用某些數字道聽途說,似乎不是個很恰當的行為。
      一將功成萬骨枯,這是個很簡單的道理,哪個政治上的成功者不是踩著屍體舖滿的地毯走向這個位子的?我個人相信,即使蔣公有再多不是(習慣了,改不掉),他仍舊帶領了中華民國打了一場抗日戰爭,如果這個數字有包含抗日戰爭,那干二二八什麼事?
      忠烈祠裡受人尊敬的烈士英雄,也就是因他們為這個國家奉獻過,所以才有了忠烈祠。單純從這方面來看,或許蔣公有私心,但這抗戰這點上的貢獻是不可抹滅的,那蓋個「中正廟」有什麼好意外的(這也是我不希望中正紀念堂改名的主因)?

    回覆刪除
  6. 由於迴響有字數限制,所以拆成二篇(這就是:『自作自受』嗎)。

    to TOM:
      我個人很認同你這個部份的看法,讓歷史真相大白才是真正的意含所在。也就是如此,我才會覺得改名是件很無聊又好笑的事。
      不管名字怎麼改,那個紀念堂裡坐著的銅像還是蔣公,不是別人。在最主要的位子紀念的對象,不叫「某某某紀念館」,那要叫什麼?從哪個角度看來,蔣公都跟民主沒什麼關係,把他的紀念館改名叫「民主紀念館」,這本身就是一種嘲諷,對一個國際皆知的地方玩這種冷嘲熱諷的遊戲,到最後被瞧扁的還是住在台灣的我們(那些領國外護照的洋香蕉就別來亂了)。
      坦白講,我每次看到二二八的抗議民眾,我都覺得很好笑,他們只知道抗議、抗議外、還是抗議,抗議什麼?要誰道歉?完全沒有一個主題訴求,只是單純地淪為政黨鬥爭的工具而已。

    to 路人:
      我個人唯一贊成您的意見只有一小小部份,也就是「選舉操作」這一個部份。
      顯而易見地,在這個時候玩這個改名的東西,跟選舉是完全脫離不了關係的(甚至跟某上位者想轉移貪汙官司焦點也有關),偏偏卻有人熱血上腦,看不清事實而墮入陷阱而不自知。
      至於國民黨反省,至今二二八的受害者仍舊沒有一個很完整的方案,感覺上,他們就是抓個把柄想威脅得到最大利益的人而已,只不過,他們仍舊在幻想著那個不存在的「最大利益」而已。如果真的想要國民黨對二二八有所反省?那要怎麼反省?提個具體的方案出來,這才是處理事情的最佳方式,而不是老是把自己定位在「受害者」,像個小媳婦在小小的角落裡自悲自憐,這只會讓人家瞧不起而已。
      我個人很佩服二二八事件的那些「勇者」,在一個威權的年代裡勇於發表自己的意見,這本身就是件很了不起的事。他們的出發點是為了讓台灣這個島嶼更加美好,而不是更加紛亂。說要公開這種歷史,這是合理的;要國民黨公開聲明,甚至在黨部裡弄個房間展示這些相關資料,這是合理的;畢竟這些都是事實,雖然不堪回首,但仍是不可抹滅的事實。
      但要馬英九道歉?用什麼名義?代表國民黨的話,那是可以接受的。個人的名義?那就很好笑了,人又不是他殺的,他道什麼歉?蔣公又不是他老爸?為什麼要以他的名字來道歉?在這方面,二二八的抗爭團,似乎不太厚道。

    P.S. 我對陳總統一直很失望,雖然佩服他的危機處理手段,但仍舊瞧不太起他老人家。至於總統參選人馬先生,我覺得他很聰明,但卻少了種硬氣的感覺,不過,他給我的感覺比提出「幸福經濟」這種不知所謂政見的參選人來的好得多。

    回覆刪除

請勿使用注音文留下訊息,否則一律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