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8日

這 ... 這還是現代人嗎?

貓熊 VS 狼
  今天看到了一則令人訝異的新聞~「看不順眼學弟妹 學長姐夜半點名」,也難怪外界的人對體育系的學生總是抱持著「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第一印象了!
  老規矩,為了怕 Yahoo 新聞更新太快,我把原文引用在最下方的位置!

  現在都是什麼時代了,連部隊都不太敢玩這一套了(至少我退伍前是如此),這麼落後的管理制度竟然可以在大學裡看到,看來龔教授的稻草人理論直到現在仍然適用啊(學歷愈高,生活智能愈低。怕的是學歷不高,生活智能仍然很低)

  不過是學長姐,憑什麼叫學弟妹做東做西的?晚點名?幹嘛,怕逃學啊?人家部隊是怕逃兵,順便維持紀律才這麼玩的,背後還有軍法依據的耶。學生玩這個,憑什麼法律?學生會自治法嗎?這是可以不用理會的好不好?現在都民國幾年了,這種老掉牙的情節還可以在現代的學園上演?

  先不說這些白目的學長姐,這些學弟妹也是腦袋沒帶出來,人家叫你做什麼,你就一定要聽啊?只是學長姐而已,又不是你的誰,不理會怎麼樣?被扁?不會打回去啊,體育系是唸假的哦?還是校規裡有一條不聽學長姐的話會被記過(如果是我,就算記過也不會去鳥他的),你唸書是都唸到狗身上去了?人身自由懂不懂?狗受脅迫時,還會叫、會咬跟會跑咧。生而為人,竟然連條狗都不如,你們是哪門子的萬物之靈啊?我還真替這些學生的父母可悲(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家人在幫我出頭前,肯定會先把我暴打一頓,被打的理由同上)

  看到這個,我不禁想到之前在書店看過的一句話:「狼行天下,吃肉;狗走天涯,吃屎」(書名是『狼魂,強者的經營法則』,我是沒看過啦,只是封面上的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尊重本來就是靠自己掙取來的,不是別人施舍的,如果你自己放棄掙取的權利,那就別怪別人欺壓到你頭上,這本來就是世界的基本運行法則。

  講到這個,就會覺得難怪 Lucifer 跟我會是好朋友,我們二個都有點天不怕地不怕的特質,他老兄在大學時就曾經一個人跟學生會對著幹過,也沒看過他老兄少了根毛什麼的,反正他不怕人緣差(他在課堂上很好認,前排,整排只有他一個人坐的就是了),自己又熟讀過一些什麼學生會自治法之類的怪東西,所以他可以「引經據典」地跟人家對著玩,最好笑的是對方往往是沒有準備就來了,這就像赤手空拳的人對著一個手拿機關槍的,會嬴還真的是沒天理。

  至於我呢,我是個老實人,沒什麼人會來欺負我的 ... 自然也用不到這些鬥爭的手段了!

引用原文如下:
 更新日期:2007/06/07 12:28 記者:葉奉達

TVBS_N屏東教育大學的體育系的大一新生,傳出深夜被學長姐叫到操場「晚點名」,期間還要聽學長姐訓話,還有學妹因為感冒戴了帽子,還被學姊責罵說她是在「深夜遮陽」,校方知道之後大為震怒,表示會嚴格調查禁止類似事件再發生。

  屏東教育大學體育系學生,白天開開心心上課,但到了晚上,才是惡夢開始,集合大一新生深夜「晚點名」,這軍隊裡才會出現的場景,居然在大學裡發生。屏東教育大學學務長:「這是我們體育系的一些學長們求好心切,他們覺得說學弟們,可能在體能競技方面來講,他可能還有加強的空間。」

  7、80個學生排排站,任憑學長姐教訓,一站就是1個小時,還有女學生因為感冒,照樣也得到場,還因為戴了帽子,被學姊譏諷是在「深夜遮陽」。屏東教育大學體育系大一學生:「那個是學姊開玩笑而已。」記者:「是開玩笑的喔?」屏東教育大學體育系大一學生:「對對對。」

  校方介入調查後,發現這群要學弟妹深夜點名的大二學生,其實在大一時,也曾被學長姐在晚間叫到操場點名,而這似乎已經成了體育系傳統。

  不過也有老師替大二學生講話,說他們沒有惡意,只是重團隊榮譽,認為有些學弟妹對師長不尊敬,才會要學弟妹到操場「聽訓」,沒有體罰。

  而校方也強調,未來還是會嚴格查禁,不讓錯誤的行為,繼續偏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