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8日

受到連累的鬼神

看到這則超級想罵人的新聞(呃,突然發現,有人罵得比我還直接,看了真是爽,待會把連結放在最下面),我只覺得鬼神運氣不太好,竟然這種事也可以被牽拖到?最好笑的是「廟方一致表示」的地方,哇咧,你們來淌什麼混水啊?表示個什麼東西?表示你們收了不少香油錢,所以得說好話嗎?

  一直以來,我很討厭宗教人員介入這一類的事情,說得好聽是怪力亂神,講得難聽是沒事找事做。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類無法解釋的事情,也相信這個世界一定還有人類知識範圍外的生命,但也不需要把個人的行為牽拖到這些無法解釋的行為上。說是卡到陰,怎麼不說是外星人抓他回去做實驗,所以才有這些行為出現?

  照慣例,為了怕 Yahoo 定期刪文,先引用一下原文讓大家看看


中時更新日期:2007/08/26 04:39
記者:程炳璋/高雄報導


  清大準博士生劉崑毅尾隨女子強行猥褻犯行被揭露後,劉家表示,已找精神科醫師幫助孩子。護子心切的母親表示,兒子從小不讓人操心,會發生這種事,可能是被不乾淨的東西附身所致,劉父也說「卡到陰」。


  劉父表示,他是單純的上班族,生了一子一女,是個平凡的小家庭,兒子攻讀博士,女兒也正在讀研究所。兒子從小就很乖,非常聽話又聰明,並無特殊的舉動或癖好,也交了一個女友,目前正在中北部工作。


  劉父指稱,發生事情後,他們不相信也搞不懂自己兒子為何如此,親戚也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兒子女友則請他們在家先冷靜一下。信佛的他們最後只好去問神明,求了三處都得到相同的答案,廟方一致表示,劉崑毅是「卡到陰」。


  劉父要兒子放棄攻讀博士學位機會,在家每天抄寫經文等待當兵,並接受法律制裁。他們也找了一位精神科醫師,準備幫孩子開導。劉父表示,年輕人都有犯錯跌倒,早點摔跤對兒子也許是好事,但他們會陪著他走過這段路。


  劉家父母這幾天一一向幾位受害者登門道歉都遭罵回,還擔心兒子會想不開。劉父嘆言,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食不知味,坐立難安。

  Simon 在當兵時,就曾經發生過一件宗教介入的事,除了讓我更加討厭「管閒事」的宗教人員外,到現在我還是印象深刻。

  那個時候我已經是個小小的教育班長了,負責帶新兵從剛到本部到抽籤分發的這段時間,所以只要是我們這個單位的新兵,我幾乎都認識。有一位我帶過的新兵,剛下單位沒多久就逃兵了,因為這個關係,所以關到我們這裡的禁閉室反省。

  理論上,這個故事應該是以這個二兵在禁閉反省過後,回到單位裡順利地服完兵役告終。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趁看守禁閉室的班長不注意從禁閉室裡跑掉了(註一),因為如此,上級開始懷疑這些看守禁閉室的班長的能力,只好找所謂的「精英」,也就是我們這些訓練班隊的教育班長輪流「兼差」幫忙看著禁閉室。

  不管中間的過程如何,這個自目還是被抓回來了(註二),讓所有人跌破眼鏡的是,他除了帶家人,還帶了個「師太」一起回營。我沒有打錯字,是師太,沒錯,就是頭光光的老尼姑(可能想說我們指揮官是佛教徒,應該吃這套),請那位師太說好話,什麼他知道錯啦、不會再犯啦、再給他一次機會啦 ...

  我們指揮官可能是頭一次看到這種狀況,不知道是被他的「創意」感動了還是嚇到了,竟然還真的答應了,沒送進軍事審判。於是呢,在關完一個月禁閉後(註三),一回部隊。他老兄「又」逃兵了,這次被抓回來,就沒有找那位「師太」來了!

  經過這次事件,我對這種參與「世事」的宗教人員反感到了極點,不就是出家人,都已經出家了,還來亂幹什麼?你以為你是誰啊?佛經唸多了,腦子燒壞了嗎?我比較尊重那些真的有在做事的出家人,像是什麼行醫啊(這是真的有,不是小說裡看來的)、參與救災啦、聽所謂的「信眾」倒垃圾啦 ... 那些手上拿個缽化緣的,我覺得跟詐騙集團沒什麼兩樣?說要蓋廟?可以想辦法賺錢啊?拿個缽就是在工作嗎?那跟乞丐有什麼不同,人家也是為了生活啊!

  我常看的 Blog「諸神的黃昏」,版主老大也罵了這則新聞,他老兄思路清𥇦,罵得也比我殘忍,有興趣的可以看看這篇「卡到機八毛」


註一、
  看守禁閉室的班長都是所謂的軍中廢物,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沒法帶兵,不能勝任文書作業,部隊不知道讓他們幹什麼,所以去看著禁閉室。 



註二、
  台灣軍隊有件很神奇的事,就是不管你怎麼逃兵,就一定會被抓回來,我在當兵的時候看了幾次,屨試不爽,這還讓我挺百思不解的。


註三、
  那位菜兵,自以為一副有「強大」後台,竟在我不幸輪值看守禁閉室時跟我「嗆聲」,由於我心情不好外加感冒發燒到 39 度(去輪班前量的),隨便找個理由,就進去扁了他一頓(那個時候,只要不鬧出人命,幹什麼都可以,會逃兵的人是沒那個老二去自殺的),外加扣了他的餐點及清水,之後好像就沒有聽說過他在禁閉室亂了。